《幽灵男》

第3章 彩绘杀人事件

作者:横沟正史

断指

第二天,等等力警官接获警政署的通知,快步走进第五调查室,看见里面早已聚集数名刑警,大家围成一个半圆形背对着他。

一听到开门的声音,刑警们才慌忙转过身来看着等等力警官。

等等力警官迫不及待地对其中一名刑警说:

“新井,怎么了?幽灵男杀人事件的案情有什么新发现?”

“警官……”

新井刑警喘着气说:

“这个人说他知道一些关于幽灵男的事情,他想亲自对警官说。”

围成半圆形的刑警们赶紧让出一条路给等等力警官进入,只见一个男子垂头丧气地坐在椅子上,他就是菊池阳介。

菊池阳介的头发杂乱,颈上的领带松了,西装上沾满泥土,金边眼镜也不知道掉到哪里去;此外,他那双像金鱼眼般突出的眼睛有些迷朦,嘴巴四周已经长出胡须,模样看起来很狼狈,与他平日的形象相差甚远。

等等力警官惊讶得瞪大眼睛说:

“这不是菊池先生吗?究竟发生什么事?”

菊池阳介抬起混浊的眼睛看了等等力警官一眼,然后移开视线,用力地摇晃着头。

这时,一位穿制服的警员站出来说:

“我是早稻田警局的河村启吉,今天早上五点半左右我正在巡逻,结果发现这个人躺在路上睡觉,于是我把他叫醒,看他的样子好象有点不对劲,所以我就带他回派出所去,问了他很多话,他只提到*醉手枪……”

“*醉手枪?”

等等力警官不禁瞪大眼睛。

“是的,他好象被打了*醉葯,意识还没清醒,因此我们决定把他带到这里,向警官报告这件事情……”

这时,早稻田警局的搜查主任——海野警官代替河村巡警开口说:

“我们后来又问了他一些话,他又提到什么‘幽灵男’……我们猜想他可能涉及最近发生的幽灵男杀人事件,因此我们进一步询问他,可是他好象还没完全恢复意识,说话语不能详。

后来,我们请医生来检查他的状况,医生说他可能被人注射强力的*醉葯,刚才我们正在讨论是注射还是吸入等问题时,他的神智似乎较清醒了,说要跟警政署的等等力警官当面说话,因此我便跟河村带他来这里。警官,您认识他吧?”

等等力警官点点头说:

“是的,我认识他。你们应该听说过神田的‘共荣美术俱乐部’是专门提供躶体模特儿的公司,这个男人就是那里的老顾客之一——菊池先生。”

等等力警官锐利的视线盯了菊池阳介半晌后说:

“菊池先生,你到底是怎么了?昨天晚上幽灵勇又做出什么事吗?”

他像连珠炮似地提出一连串问题。

菊池阳介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只是表情呆滞地看着等等力警官说:

“左手……的小指……”

他断断续续他说道。

“左手的小指?你说左手的小指怎么了?”

等等力警官急忙问。

“只有一半……”

“左手的小指只有一半?菊池先生,这是怎么回事?请你说清楚一点好吗?”

“左手的小指……”

菊池阳介的声音听起来虚无飘渺,他一直重复着相同的话。

“只有一半……”

等等力警官摇晃他的肩膀说:

“左手的小指只有一半这点我们听懂了,可是它代表什么意思呢?菊池先生,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左手的小指……”

“警官、警官!”

一旁的新井刑警突然很兴奋地说:

“他是指津村一彦吗?听说他的左手小指断了一半。”

“啊!”

等等力警官倒抽一口冷气,慌忙将双手放在菊池阳介的肩膀上,使劲地前后摇晃说:

“菊池先生,你快醒醒!你是不是遇到津村一彦了?”

菊池阳介的头不停地摇晃着,口齿不清他说:

“是贞子咬掉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贞子?是不是你们俱乐部里的都筑贞子?”

等等力警官追问道。

但是菊池阳介仿佛没听见等等力警官的问话,只是一古脑儿地继续说:

“贞子不知道那个人就是津村一彦,因为她差点被津村一彦吸血,所以一紧张就不自觉咬掉他的小指。”

“嗯,然后呢?”

“贞子昨天才跟我们谈到那件事情……因为美津子提起看过她的躶体客人中,有一个人的左手小指断了一半。”

闻言,大家不禁面面相觑。

这时,等等力警官认为勉强问他话,还不如让他随心所慾讲出来比较好,于是将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安静地看着菊池阳介的脸不再问话。

菊池阳介依旧张着茫然双眼,发出梦呓般的声音说:

“美津子听完贞子说的事情以后很害怕,因此我陪她坐计程车回家,结果发现司机的左手小指……”

“司机的左手小指怎样?”

“只有一半……”

在场所有人听了,再度惊讶得互相对望。

“后来司机怎么了?”

“他突然转向后座,发射手枪……”

等等力警官点点头说:

“那应该是*醉枪吧!然后怎么样?你……”

“我就躺在某个地方睡着了,后来被人叫起来……”

菊池阳介露出一副头痛慾裂的模样,两手抱住头,并不断地抓着头发。

“你说的美津子就是宫川美津子吧!所以你也不知道宫川美津子现在怎么样了,对不对?”

“美津子、美津子……”

菊池阳介像金鱼般张合着嘴巴说:

“她一定是被幽灵男带走了。”

这时,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新井刑警拿起话筒,回答两、三句话之后,表情激动地喊道:

“什么?那个女的身上有宫川美津子的名片?”

众人一听到这句话,随即转头看着新井刑警。

小船上的男女

菊池阳介、等等力警官、新井刑警和数名警官一起搭上警察的汽艇,迎着二月下旬,宛如会割人的冷冽河风往下游驶去。

汽艇上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紧张。

菊池阳介在冰冷的河风吹拂下,意识清醒许多,可是眼神还是有些茫然,整个人看起来没什么元气。

“警官,我们要去哪里?”

菊池阳介说话的声音终于透出抑扬顿挫的声调了。

这时,距离不远的胜哄桥耸立在朝雾中,桥上早已挤满人群,大家伸长脖子往桥下看。

由于刚好是上班时间,连通过桥上的公车也挤满乘客,他们纷纷从窗户探出头来,看看桥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等等力警官他们搭乘的汽艇来到胜哄桥下的时候,那里已经停放着一排先抵达的警察汽艇,四周人声鼎沸,嘈杂得不得了。

偶尔有一阵强光穿过朝雾,那是警方负责拍照的人员正在拍摄小船中的景象。

照相组拍摄完毕,又来了一艘汽艇,上面载着两名男子,其中一个人是医生。

“辛苦了。”

“辛苦了……”

两艘汽艇上的人员互相打招呼。

接着,等等力警官搭乘的汽艇也来到小船旁边。

大伙从汽艇下来,走上那条小船一看,只见小船里有一男一女相拥地躺着,两人身上都裹着大衣,大衣上面还盖着一件毛毯,他们的脸色都已经发紫,可能是因为长时间被冰冷的河风吹拂的缘故。

等等力警官张大眼睛问:

“两个人都死了吗?”

他问话的声音十分沙哑,好象有东西卡在喉咙似的。

“不,还没死,他们只是睡着而已……好象是吃了某种葯性很强的葯,也可能是用闻的。”

小船上面有个像是警官的人转头回答等等力警官。

医生轮流翻看着两人的眼睛,然后检查脉搏、鼻孔,最后从医葯箱中拿出注射器,在两人手上各打了两、三针。

“这样就没问题了,再过一个小时应该就会清醒。”

医生很有自信地说着。

“他们不会死吧?”

等等力警官不放心地再问一次。

“那倒不会。这两人的心脏功能没什么问题,不过应该尽快帮他们保暖,以免感冒了。”

医生上了汽艇后,有两、三位警员正准备将昏迷的两人抱起来。

“啊!等一等……”

等等力警官急忙制止道,然后回头看着一旁的菊池阳介说:

“让菊池先生看一下那个女人的脸。”

于是警员抱起女人,将她的脸转向汽艇这边。

“啊!美津子……”

菊池阳介的眼睛好象快跳出来一般,接着神情激动地想往前跑去。

等等力警官见状,赶紧抱住她的身体,并问道:

“她是宫川美津子吗?”

“美津子、美津子……宫川美津子……”

菊池阳介瞪大双眼,下一秒钟便哭了起来。

“好,那我顺便看一下那个男的,麻烦你们把男人的脸往这边转。”

“警官,他还只是个孩子。”

船上的警员补充道。

“孩子?”

“是的,他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当警员抱起那名少年的身体时,等等力警官的眼睛差点没掉出来。

“啊!他是小、小林浩吉!”

“警官,你认识他吗?这位少年……”

船上一名警官问道。

“嗯,我认识他,他就是幽灵男第一个杀害的小林惠子的弟弟。”

“幽、幽灵男?”

一听到“幽灵男”,现场的气氛霎时变得非常紧张,船上那名警官的脸颊不禁一阵抽搐。

“果然……这女人的名片上印着‘共荣美术俱乐部’这几个字,我马上猜想说不定与幽灵男有关。”

船上的警官拿下帽子,伸手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

“你确定这两个人都不会死吗?”

等等力警官一脸疑惑地再询问一次,仿佛觉得他们两人活着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嗯,他们的脉搏都很正常,不会死。”

于是等等力警官大声命令道:

“好,那么快点把他们搬上汽艇,帮他们保暖……菊池先生!”

“是的。”

菊池阳介的神情仍有些恍惚。

“昨天晚上小林浩吉也跟你们在一起吗?”

“没有,我不知道浩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和美津子在护国寺旁边遭到司机攻击的时候,车上就只有我们两人,为什么浩吉会跟美津子在一起呢?”

菊池阳介很纳闷地回道。

“这么说来,小林浩吉是在别的地方被幽灵男抓到的!好,这些事情等他们俩醒来以后就会知道了。对了……”

等等力警官接下来问小船上的警官:

“是谁发现这艘小船的?”

“是这位先生。”

小船上的警官拍拍站在他身边男人的肩膀。

等等力警官看向那个男人的一刹那,眼睛不自觉地瞪大,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是你……你不是新东京日报的建部健三先生吗?”

的确,那个站在小船上警官的旁边,缩着肩膀的男人,就是新东京日报的建部健三。

“健三!”

菊池阳介张大眼睛叫道。

“你、你怎么会……”

菊池阳介注视建部健三的眼睛,流露出浓浓的怀疑神色。

“是幽灵男打电话给我……”

建部健三意识到等等力警官与菊池阳介怀疑的眼神,不禁嗫嚅道:

“你说幽灵男打电话给你?”

等等力警官的语气很严厉。

“是的,幽灵男说宫川美津子就放在隅田川的一艘小船上,叫我快点去找;他还很高兴他说自己又完成一件漂亮的作品,接着发出很可怕的笑声。”

建部健三一脸恐惧的样子。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挂断电话后,我看了一眼手表,当时正好是五点。”

“你当时在哪里?”

“在报社,昨天晚上我住在报社。”

等等力警官追问道:

“你为什么不马上跟警方联络?”

“因为我无法确定这个消息是真是假,而且当时我心想,如果是真的话,更应该自己去找,好作为报纸的头条新闻。”

建部健三应该不是在说谎,而且他的肩膀上确实挂着一台照相机。

可是,等等力警官眼中的怀疑神色却久久无法散去……

前奏曲

等等力警官一行人期待着宫川美津子和小林浩吉一醒来,他们就可以获得重大线索,进而揪出残酷的凶手。

只可惜他们的期待落空了,幽灵男杀人事件变得更加复杂、诡谲。

首先,幽灵男会不会就是津村一彦的推论似乎是错误的。

综合宫川美津子跟浩吉所言,幽灵男与津村一彦是不同的两个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章 彩绘杀人事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幽灵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