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男》

第4章 恶意挑衅

作者:横沟正史

沐浴的女人

小岛中央有一个大约五十坪大的浅水池,它和先前大伙划船过来的那个水池不同。浅水池另一边有一座人工的低矮石墙,小瀑布的水从石墙上面流下,水池里开满了水莲。

在水莲的包围下,有个躶体女人呈“<”字型弯曲坐着,她披散而下的黑发从肩膀垂到丰满的rǔ房上,两手做出梳头发的姿势,腹部以下都浸在水中;女人附近的池水被鲜血染红,她与水接触的皮肤的还附着几只正在蠕动的水蛭。

水中的女人正是都筑贞子,恶魔或许是以“沐浴的女人”作为这幅画的标题吧!

那个奇怪的服务生咻地吹了一声口哨后,笑着转头看建部健三说:

“建部先生,还好贞子小姐的头跟身体没有被砍断,如果真的像儿所说的那样,你可就麻烦了,啊哈哈!”

他悠哉地笑了起来。

建部健三听了服务生的话,已经完全失去反驳的力气。建部健三苍白、表情僵硬的脸上不断冒出冷汗,此刻他已经知道这个神气的服务生是何许人了。

服务生对大家所投来的探询眼光视若无睹,他转向本多那边说:

“本多先生,你打电话去东京了吗?”

“是的,我打过了。”

本多心里非常慌张,他很担心这件凶案会影响旅馆今后的生意。

“顺利联络上了吗?”

“联络上了。”

“那么……等等力警官呢?”

“他将从警政署开车赶来这里。”

听到“等等力警官”这几个字,加纳三作、菊池阳介、西村鲇子和武智麻里这几人再度看向服务生,露出一脸惊讶的神色。

不只他们,就连官阶是三线一星的当地警官也感到很惊讶,皱着眉头向本多询问。

只见本多回答了几句话,那名警官便瞪大双眼,重新审视这位奇怪的服务生,然后出声问道:

“对不起,请问您真的就是那位有名的金田一先生吗?”

加纳三作、菊池阳介一听到“金田一耕助”这个名字,都露出惊讶的表情看着服务生的脸,看来他们对这个名侦探的事迹略有耳闻。

“哪里,也不是很有名啦!主任认识我吗?”

看着警官流露一抹崇拜的眼神,金田一耕助不禁脸红了。

“当然认识,上次发生‘月琴岛大道寺事件’的时候,您来我们这边帮忙查案,我看过您当时很多精彩的表现……”

“原来是这样啊!”

金田一耕助顿时手足无措,一张脸红通通的,过了好一会儿才说:

“对了,主任,在警政署等等力警官到达这里以前,请留意不要让任何人离开这间旅馆,还有,除了警察以外,不要让任何人进入这座小岛。”

“好的。”

于是警官低声向部下交代一些事情,一位警员马上动身离去,大概是去安排监视旅馆的事情。

接着,警官重新转向金田一耕助问道:

“金田一先生,您认为这回又是怎样的事件呢?”

“我想,这大概是‘幽灵男杀人事件’的延续吧!”

“幽、幽灵男!”

如今“幽灵男”的名声远播,因此在场的年轻警官和警员们一听到这个可怕的名号,顿时都激动起来。

警官又问:

“那么这件案子也是‘幽灵男’做的?”

“应该是,因为‘幽灵男’曾经预告说,他还会找模特儿下手,继续犯案。”

警官狐疑地盯着金田一耕助身上的服装说:

“金田一先生,您是不是早就知道会发生这个案子?”

“不是的,如果我早知道,就会事先防范。”

金田一耕助转头对加纳三作说:

“医生,你们三个人是今天活动的主办人吧?”

“是的。”

“很抱歉,能不能麻烦你回到旅馆之后,对大家宣布:没有警察的允许,不可以擅自离开这家旅馆,好吗?”

“好的。”

“本多先生,我们该回去了,请带路。”

“是。”

在本多的带领下,一行人正要离开的时候……

“啊!请等一下。”

一名在水池里打捞证物的警员突然从后面叫住大家。

“有什么事吗?”

在场所有人都回头看着那名警员。

“有人看过这条手帕吗?”

警员手上拿着一条湿透的女用手帕,那条手帕看起来还很新,可见并没有在水里浸很久。

警官问道:

“木村,那条手帕是在哪里找到的?”

“就掉在这枝水莲的根部旁边。”

警官将手帕打开来看,接着说:

“手帕上面没有绣名字,但却绣着蔷薇的花样。请问有谁看过这条手帕?”

西村鲇子皱着眉说:

“那……那条手帕会不会是贞子的?”

“贞子是……”

警官问道。

“就是那个被杀的女人……”

西村鲇子接着转头问:

“麻里,你认得那条手帕吗?”

“不,我没看过……”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一连串可怕的事件给吓着了,只见武智麻里脸色铁灰地僵立在原地。

消失的男子

这些乡下警察从来没有处理过这一类重大刑事案,尤其他们这回所面临的凶杀案是如此离奇恐怖,因此每个人都处于极度兴奋、混乱的状态中。大家忙得团团转,案情千头万绪,却又不知该从何做起。

他们都知道今天的晚间新闻会向全国宣传s警局的名字,说不定会提到某警官的访谈或某警员的发现,大家的照片也可能因此上报,所以在忙碌之中,心头总是带着一丝期待和兴奋的心情。

金田一耕助一面协助处理善后,一面还要收紧缰绳,有效掌探这些犹如万马奔腾的警员们,真可说是绞尽脑汁、费尽心力。

即使大伙忙得不可开交,最后还是把两个现场拍照存证,并做好善后工作。

根据各方查证的结果,都筑贞子的双脚是被人在水池里切断的,当警方确认这一点时,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医生验尸完毕,得知都筑贞子双脚被切断以前,是被细绳子勒死的。

凶手勒死都筑贞子后,在水池里面切断双脚,并将失去双脚的贞子上半身弄成“沐浴的女子”的姿势,只拿双脚到花圃去,架构出花圃里那幅诡异、骇人的景象。

为什么凶手要这样做呢?这一点目前没有人了解。

基本上,警方认为幽灵男根本就没有杀人动机或理由,他只是单纯的嗜血,想藉由这些可怕的杀人手法吸引世人注意。

因此警方如果想追究幽灵男犯罪的动机,根本就是愚蠢之至。

现场搜证结束后,金田一耕助与安井警官一起回到旅馆的阳台享用旅馆的负责人——本多为他们准备的午餐。

“等等力警官大概傍晚才会到,在他抵达这里之前,我们先针对相关人员进行侦讯吧!”

安井警官听金田一耕助这么说,自然马上照办。

在侦讯的过程中,安井警官开始幻想自己的名字很快就会传遍全国,所以他仔细地将与相关人员之间的一问一答记录下来。

有关侦讯的内容,安井警官整理出一些重点:

大伙儿最后看到都筑贞子活着的时刻是早上十点左右。

都筑贞子担任菊池阳介的模特儿,在花园里拍了几张躶体照之后,十点左右跟菊池阳介一起回到阳台这边,可是她没有上阳台,一个人往庭园里走去。

这一点除了菊池阳介之外,还有建部健三、西村鲇子、武智麻里和其他人可作证。

“贞子跟你分开的时候有说什么吗?有没有提到跟谁有约?”

面对安井警官的询问,菊池阳介回答:

“没有……她只说今天人不太舒服,不想当模特儿了。”

关于这一点,有很多人可以作证贞子当时的脸色不太好看。

侦讯之后得到的结论是:都筑贞子由于人不舒服,不想当模特儿,她为了躲避众人,就跑去小岛上休息,结果遭到幽灵男攻击,不幸被杀死。

贞子被切断的尸体是在十一点半左右被发现,加上杀害贞子,切断尸体的时间,可以判定她被杀害的时间是她到达小岛后没多久,大概是十点半左右。

综合以上的结论来判断,幽灵男可能在今天早上就已经潜伏在“百花园”旅馆的某处了。

到了下午三点,搜查小组很兴奋地公布他们发现凶手用来切断尸体的凶器,是一组锐利的手术刀、锯子、剪刀等,全都被装在一个老旧的公事包里;而这个公事包被丢弃在旅馆后院,有一条通往后山的小路附近的古老防空洞后面。

“主任、主任,发现凶器了!凶器……”

兴奋的警员提着公事包跑到阳台上的时候,正好本多也在,他看了一眼公事包,马上瞪大眼睛说:

“什、什么?凶、凶器是在这个公事包里面?”

看到本多惊讶的表情,金田一耕助和安井警官感到有些诧异。

“本多先生,你认得这个公事包吗?”

“是的……”

本多颤抖地指公事包说:

“是这个公事包没错!昨天下午有位客人带着这个公事包……”

“昨天下午?那么是在我来之前?”

金田一耕助纳闷地反问道。

“是的,就在金田一先生来之前的两个小时。”

金田一耕助接着问:

“可是,您不是说从昨天到今天,只让猎奇俱乐部的人进入这间旅馆吗?”

本多针对金田一耕助的问题回答:

“因为前天晚上很晚的时候,加纳医生打电话来……”

“加纳医生?”

“是的。其实猎奇俱乐这次要在我们这里举办活动,也是加纳医生提议的……他前天晚上打电话来,说大家应该会在傍晚抵达,不过会有一个人先到,叫我多关照一下,因此我昨天下午就一直等着,果然在一点左右有位提着这个公事包的人来了……对了,在大家到达之后,那位客人说身体不舒服,所以一直没有离开房间。”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年纪大约二十岁左右,不胖不瘦……应该说有点矮小,穿着粗格子的大衣和同布料的帽子,戴着一副黑墨镜,所以我们几乎看不到他的脸。不知道是不是在为晕车的关系,他觉得身体很不舒服,一来就马上进了房间……我叫服务生过来,你们可以再问问看。”

于是本多马上叫来三位服务生,他们都认得那个公事包,而且那名男子一直到今天早上还在旅馆里面,可是却不跟其他一起行动,服务生们还觉得很奇怪呢!

安井警官一听到这件事情,立刻命令警员搜查旅馆内外。可是在这个时候,当然找不到那个奇怪客人的踪影啦!

大家只知道那个奇怪客人穿着粗格子大衣和同布料的帽子,戴着黑墨镜,却没有人看过他的脸。

照这种情形来推断,那个人一开始就是有目的地进行杀人计划,而且他应该就是“幽灵男”。

逃避现实

“前天晚上我有打电话到这个旅馆来?”

加纳三作疑惑地张大眼睛,表情显得相当激动。

“不、不可能,我连这间旅馆的电话号码都不知道呢!”

“可是,本多先生说确实是你打电话来的。”

安井警官狐疑地看着加纳三作的脸。

金田一耕助身上仍穿着“百花园”旅馆的服务生制服躺在摇椅上,他饶富兴味地注视这位外科名医的表情。

他们三人目前在楼下的一个房间里,这里是警方临时成立的调查总部,窗外有三三两两的猎奇俱乐部会员、模特儿,他们正百无聊赖地散步着。

他们的样子就像被牧羊犬看守的羊群,已知暴风雨即将来临,也难怪羊群会感到害怕、敏感。

加纳三作发出很大的声音,从喉咙里咳出痰,然后说:

“一定是哪里弄错了,也可能是有人假借我的名义……本多先生确定是我的声音吗?”

“这个嘛……”

安井警官犹豫了一会儿才说:

“因为距离很远,其中还有一些杂音,所以听不太清楚,但本多先生相信那是你。”

“那真的不是我!”

加纳三作斩钉截铁、一脸笃定他说。

金田一耕助从摇椅上站起来说:

“加纳医生,假设前天晚上有人假借你的名义打电话……”

“这不是假设,事实上确实是有人假借我的名义。”

加纳三作盯着金田一耕助抢白道。只见金田一耕助微微一笑,然后轻轻一鞠躬说:

“抱歉,那么关于假借你名义的人,你觉得有可能是谁?”

“我也不清楚。”

加纳三作口气冷淡地回答,接着又补充说:

“金田一先生,我久仰你的大名,可是没想到你竟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章 恶意挑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幽灵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