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男》

第6章 医生的秘密恋人

作者:横沟正史

暗夜搜查

“啊!警官,就是那一栋,那一栋洋房……”

二十分钟后,河野筱坐在警车里面,手指着一栋洋房说。

“好,停车。”

在等等力警官的命令下,车子停在隅田川边今户附近。放眼望去,沿河排列的房子里面,有一栋外观比较漂亮的洋房。

“夫人,是那栋没错吧?”

“嗯,没错。”

河野筱肯定地点点头。

“好,你可以回去了。以后可能还有需要你的地方,到时候就麻烦你了。”

等等力警官说。

“好的,我先生那方面也请你们多关照。”

“你放心,他不会有问题的。”

河野筱一听,终于安心地回去了。

紧接着,大家小心翼翼地分散开来朝洋房接近,金田一耕助则跟着等等力警官一起行动。

洋房的大门紧闭,大谷石的门柱上并没有挂门牌,从通道往里面看,二楼与楼下都门窗紧闭,旁边有一间类似车库的房子。

“警官、警官,上次宫川美津子和小林浩吉是否就是被带到这里来呢?”

金田一耕助问道。

“嗯,我也这么想。”

他们大约走了一百公尺后停住脚步,周围已经渐渐笼罩在暮色中,附近的行人十分稀少。

两人正想往回走的时候,一名便衣走过来对他们说:

“我刚去问过附近的人,他们说那栋房子原本没有人住,最近经常看到一个男人来这里,有时候停留两、三个小时,有时候还会在房子里过夜。”

“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等等力警官提出问题。

“说起来也真奇怪,这附近居然没有人看过那个男人的脸。听说那个男总是把整张脸藏在帽子或衣领里面,而且从来不是从正门出入。”

金田一耕助急忙问:

“不是从正门?那么是从哪里?”

“那栋房子旁边紧临隅田川,他是搭乘马达从那边过来的。”

等等力警官张在大眼睛说:

“只有那男人来吗?或者还有别人?”

“听说最近只有那个男人会来,以前还有个女人过来。”

等等力警官一听,赶紧又问道:

“是什么样的女人?”

“这就不知道了,那个女人都是搭汽车从正门来,不过她总是用深色面纱遮住脸孔,因此,附近的人纷纷传言这两个人可能是偷偷跑到这里来幽会的。”

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不禁若有所思地对望着。

(这男人该不会是爱上有夫之妇的加纳医生吧?)

“今天是否有人运送人形蜡像之类的东西来这里?”

便衣刑警点头说:

“有,今天下午三点左右,有一辆小型卡车送来一具类似棺材的东西,附近的人看了都觉得很害怕。”

“好,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能放弃这条线索。不管了,先冲进去看看情况吧!”

于是他们回到那栋房子的大门前,在等等力警官的发号施令下,一位刑警立刻冲撞大门。

大门虽然上了门闩,可是并没有上锁,因此轻而易举就被警方打开了。

等刑警打开门,大家便陆续冲进去。

四周的视线已经很暗,所以大家都拿出手电筒来照明。

然而玄关的门紧闭着,看来上了锁,无论警方的人怎么推拉都打不开。

等等力警官说:

“找找看有没有别的入口可以进去。”

“是。”

一位刑警回答后便跑开了,另一位刑警走过来报告:

“警官,请过来这里一下,我们发现一样有趣的东西。”

“是什么东西?”

等等力警官和金田一耕助一起跟在刑警后面,来到车库旁边一间平房建筑。

“警官,你看那个。”

刑警用手电筒从窗外照进去,刹那间,金田一耕助与等等力警官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只见房子里的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个玻璃容器,玻璃容器里面装满许多努力爬动的蜘蛛。

“可恶!这里果然是‘幽灵男’的根据地!”

这时候,刚才离开的那位刑警小跑步回来说:

“警官,我撬开了二扇窗户了……”

“好。”

于是大家从那名刑警撬开的窗户鱼贯进入屋里。

一进去就是大厅,旁边有楼梯。

“宫川美津子醒来的时候好象是在二楼,我们上去看看。”

等等力警官用手电筒照着漆黑的楼梯往上爬,看见尽头处有一扇门,他打开门,走进房间,并用手电筒照射房里的情形。

“啊!那个人形蜡像在那里,就放在虎皮上面……”

只见白色的躶体人形蜡像抱着铺在地板上的虎皮头俯卧着。

金田一耕助沿着墙壁摸索,终于找到电灯开关。

啪地一声,整个房间顿时亮了起来。

正如宫川美津子所说,这间房里有一张附镜子的梳妆台、咕咕钟,角落还有一个瓦斯暖炉。

“警官,这么看来,可以确定是这间房间没错!”

金田一耕助说。

“嗯,可是‘幽灵男’把人形蜡像放在这里……它又跑去哪里了?”

房间角落还放着一个像棺材似的白色木箱,金田一耕助紧盯着躺在虎皮上的白色躶体,突然用力地握住等等力警官的手。

“怎、怎么了?金田一先生,有什么不对吗?”

“警、警宫!那个人形蜡像身上有汗毛……”

“什么?汗毛?”

等等力警官吃惊地看着人形蜡像的背部。

“啊!她的手真的有、有汗毛……”

等等力警官用力喘息着,大步走过去将人形蜡像的脸拉起来,看了一眼之后,不禁惊呼道:

“可恶!这、这不是蜡像,而是模特儿——宫川美津子!”

宫川美津子的颈动脉好象被人咬断,身上的血几乎都流尽了,全身一点血色都没有。

等等力警官和金田一耕助茫然地互望着。

这时,隅田川那边突然传来巨大的引擎声,然后停在这栋房子的后面。

“警官,有人来了。”

金田一耕助迅速关上灯,和等等力警官一起蹲在黑暗中等待来人出现。

意外的入侵者

除了他们两人之外,楼下还有五、六名便衣刑警在看守,他们一定也听到引擎声了。

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在黑暗中屏息以待,并仔细地倾听楼下的状况。

过了一会儿,某处发出轻轻的关门声,紧接着,像是有人蹑手蹑脚地走上楼来。

楼下的刑警很有默契地不发出一丁点声音,静静地看着这位意外的访客上楼。

金田一耕助与等等力警官听见那人上楼来了,两人在黑暗中侧耳倾听来人的脚步声,发现他像喝醉酒一般,走起路来有气无力、摇摇晃晃的。

屋内一片漆黑,他可能正用一只手摸着墙壁慢慢走上楼来。

那名男子的喘息声渐渐靠近,过了一会儿,脚步声终于停在房门前。

喀嚓!他们听见转动门把的声音,这时房内的空气缓缓流动,男子从外面打开房门。

他脚步蹒跚地走进房间,然后关上门,并将门上了锁。

男子的态度如此小心谨慎,不禁让躲在黑暗中的金田一耕助的心狂跳不已;等等力警官也是手心冒汗,紧紧地握住手枪。

他们两人背靠着背,躺在门旁的角落。

顷刻间,灯光啪地一声亮了起来,这时他们才看到那个男子的模样。

他戴着一顶软呢帽,穿着一件防水雨衣,并将衣领高高竖起遮住脸孔;金田一耕助与等等力警官看到他的背影,一眼就认出他是谁。

可是,那个男子似乎没有发现他们俩躲在门边的角落。

更何况电灯一亮,首先映入那个男子眼帘的是血色尽失的女人躶体。

他一边皱起眉头,一边呻吟道:

“喔……”

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脸上浮现一抹复杂的表情,看不出到底是高兴还是生气。

只见男子的眼睛眨都不眨地直视着那具趴卧的白色躶体。

“夫人?是夫人在那里吗?”

他轻声细语地询问着,声音中充满浓浓的爱意。

“是夫人来找小三了吗?夫人还爱着小三吧!我、我……真的好高兴哦……”

男子的身体往前倾,一步步靠近躶体女人,他的体内仿佛盛装了满满的热情,全身不停地颤抖。

“夫人、夫人……让我看看你的脸,自从你离开我之后,你知道我有多寂寞吗?”

男子无法压抑内心的激动,神情痛苦地哽咽道。

他跪在色彩鲜艳的虎皮上面,将手轻放在躶体女人身上,仿佛在碰触一颗尊贵的宝石般轻抚着。

可是就在下一秒钟,他像是被毛毛虫咬到似的,一脸惊慌地收回手。

他发出一阵暴风雨般激烈的喘息声,死盯着白色躶体看。接着,男子伸手去摸躺卧的女子的脉搏,然后喘着气抱起女人。

他看了女人一眼,说:

“不对!”

他尖声大叫之后,猛力推开躶体女人。

可是,那男子叫喊的声音中包含着痛心、失望、惊讶、愤怒等无法言喻的强烈感受。

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彼此交换一个眼神,然后一个箭步冲到男子的背后问:

“加纳医生,您说什么事情不对呢?”

x夫人

先前那位“意外的入侵者”正是医学博士——加纳三作。

加纳医生吃惊地跳了起来,回头看着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脸上露出愤怒与憎恨的表情。

“你、你们……”

他咬牙切齿他说:

“是谁……告诉我是谁做出这种事情?”

“我们正好也想问您这个问题。”

等等力警官的声音冷得像冰一样。

“问、问我?”

“是的,这里应该是您的房子,同时也是您金屋藏娇的地方吧?可是现在,宫川美津子却死在这里……不久以前,她曾经被一个奇怪的计程车司机带来这里,那个计程车司机可能就是‘幽灵男’;这里的虎皮、涂上夜光漆的咕咕钟、附镜子的梳妆台……房间的陈设就跟宫川美津子说的一模一样,加纳医生,你是否可以说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等等力警官一边说,一边往加纳三作身边走去。

加纳三作充满血丝的眼睛闪闪发亮,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由于过度愤怒,只见他额头上的青筋都浮起来了。

接着,加纳三作大喊: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呵呵……”

等等力警官低声笑道:

“医生,不管您怎么辩解,都无法否认这里就是‘幽灵男’躲藏的地方;我们已经发现车库旁的小屋里面有饲养蜘蛛的容器,宫川美津子被带来的同一天晚上,小林惠子的弟弟——小林浩吉从司机的小屋里看到吸血画家津村一彦在玩蜘蛛,因此,这里应该就是‘幽灵男’躲藏的地方。

另外,根据邻居所说……这里也是您金屋藏娇的地方。关于这一点,你也该解释一下吧?说,津村一彦现在在哪里?”

等等力警官厉声问道。

加纳三作的怒气未消,但是听完等等力警官的话之后,不禁露出一抹疑惑、混乱与不安井警官交杂的神色。

“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算你刚才说的是事实,那一定是有人故意要陷害我。”

“加纳先生,别再说这种骗小孩的话了!”

等等力警官大骂道。

“好了,警官……”

金田一耕助制止等等力警官说:

“你这样紧迫盯人的问话方式,让加纳医生很难回答。加纳医生……”

他一说完,转向加纳三作那边说:

“我想请问您以前是不是在这里跟某位女士幽会?”

加纳三作惊讶地看着金田一耕助,不发一语;但是由他的表情来判断,他已经承认金田一耕助所说的事情。

“请问您幽会的对象是谁?”

加纳三作摇摇头,露出一脸悲哀的表情。

一谈到他的幽会对象,不仅他的怒气渐渐消褪,就连态度也变得温驯多了。

“医生,您摇头的意思是……”

金田一耕助问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是谁……”

他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好象在呜咽似的。

“你不知道自己幽会的对象是谁?”

金田一耕助震惊地注视着加纳三作。

“是的,金田一先生,这是真的,她无论如何都不肯告诉我……别说她的名字了,就连她的身分我都不清楚。”

加纳三作悲哀他说。

“可是医生,你们俩应该……很相爱吧?”

“是的,我很爱她,到现在都还非常爱她。我想,她应该也是爱我的,可是……”

加纳三作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可是怎么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章 医生的秘密恋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幽灵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