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男》

第7章 幽灵男实现预言

作者:横沟正史

绑架

金田一耕助最近每天晚上都到丽人剧场看表演。

今晚上半场表演结束后,他正想从观察席走向后台的时候,竟然遇到建部健三。

“嗨!”

“嗨!”

“您倒是挺热心的。”

建部健三笑着对金田一耕助说:

“彼此、彼此。”

两人经过一番寒暄后,金田一耕助问道:

“鲇子小姐呢?”

“等一下就换她上场表演了。刚才她在换衣服,所以我先出来。”

“那菊池先生呢?”

“今晚好象还没来,听说之前他每晚都来。”

他们两人站着谈话时,刚从舞台退下的舞娘们身上散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汗臭,从他们旁边匆匆通过。

金田一耕助看了她们一眼,对建部健三说:

“其实你去后台也没用,只会干扰她的情绪而已。”

“我不会干扰她的啦!鲇子今晚还要表演那出‘美女与野兽’,现在大概快开始了吧?”

“这样呀……那我也回观众席好了。”

于是金田一耕助和建部健三肩并肩,正想一同走向观众席的时候,突然听见后台那边鼓噪起来。

“失火了!失火了!”

此起彼落的尖叫声突然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也随之而起,声音大得几乎要震堪后台。

金田一耕助与建部健三不解地停下脚步,这时烟臭味逐渐飘来,有五、六位脱衣舞娘仿佛被弥漫的烟雾追赶出来,一脸仓惶地冲向后台的楼梯。

金田一耕助紧张地问道:

“发、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在舞台后面的工作人员大声喊道:

“失火了!失火……二楼的后台起火了!”

接着便听见脱衣舞娘哇地大哭出声。

“糟了!”

金田一耕助马上迈开步伐,冲到舞台后面;建部健三也紧跟在后。

两人一到后台,只见一边尖声喊叫的舞娘们从上面跑向楼梯,而道具工作人员则慌慌张张地从下面冲上楼梯。

他们抬起头,看见一道白光闪过,里面不断冒出浓烟,众人呛得眼泪、鼻滋流个不止。

“让开、让开!”

“救命啊……”

后台陷入一片混乱,有的脱衣舞娘从楼梯上跌下来,还有工作人员踩在楼梯上,这时却听到楼上的一名男子大喊道:

“安静、安静,没事啦!这是有人恶作剧!”

他应该是负责道具的工作人员,一边咳,一边努力地解释:

“有、有人……装了……咳、咳!烟火跟……发烟筒,咳、咳!真是太可恶了!”

金田一耕助与建部健三一听,不禁吃惊地对望着。

(有人恶作剧?)

演出途中发生这种事情,金田一耕助的心中更加感到不安;他和建部健三爬上二楼,冲进西村鲇子的化妆室,但是已经看不到西村鲇子的踪影了。

“建部先生,这里还有别的楼梯吗?”

金田一耕助急忙问道。

“那边还有另一个……”

金田一耕助和建部健三穿过烟雾弥漫的走廊,往另一个楼梯跑去。

“不是失火……没事的,请大家冷静地退出去好吗?”

到处都听得到工作人员安抚大家的声音,脱衣舞娘三三两两地爬上楼梯,有些人依然激动地哭泣着,大家都一脸惊魂未定的模样。

“你有没有看到西村鲇子?有没有人看到西村鲇子?”

金田一耕助一路上不停地问。

“我不知道。”

一位舞娘生气地别过脸去,另一位却说:

“你说西村鲇子吗?出事的时候她好象被吓到了,正要昏倒的时候,有人把她抱起来带走了。”

“谁?是谁把她抱走的?”

先前回话的舞娘冷哼一声说:

“谁知道那个人是谁啊!反正我以前没见过就对了……是一个脸孔长得像海怪的大块头男人。”

金田一耕助又问:

“他们往哪里走?”

“好象跑下这个楼梯……后来往哪里走我就不知道了。”

“啊!那个男人说要带西村鲇子去看医生,所以抱着她从后台出口冲出去。”

其他的脱衣舞娘在一旁插嘴说道。

“这下子惨了!”

金田一耕助的心中掠过一抹不祥的预感。

接着,他和建部健三跌跌撞撞地跑下楼梯。

“啊!金田一先生,金田一先生……”

黑暗中,突然有人大声叫唤他。

金田一耕助和建部健三停下脚步,循声回头望去,只见菊池阳介抱着一个脱衣舞娘站在那里。

“听说刚才后台发生火灾,这女孩的脚扭到了。”

“啊!菊池先生,你是从后台入口进来的吗?”

建部健三问。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那你有没有看到鲇子?有个长得像海怪的大块头男人抱着她……”

“啊!”

虽然四周的光线昏暗,但金田一耕助还是察觉到菊池阳介的脸色为之一变。

“那么……那个人真的是鲇子?有个大块头男子抱着她往马路上跑去……喂!”

菊池阳介说完,便对他手上抱着的脱衣舞娘大喊,但是对方没有回答。

一听到这里,金田一耕助与建部健三异口同声叫道:

“糟了!”

两人大喊一声,立刻冲出后台。

“等一下!我、我也去……”

菊池阳介放下他手中的脱衣舞娘,随后跟上金田一耕助与建部健三。

可是这时候马路上早已看不到那位长得像海怪的大块头男子和西村鲇子的身影了。

不久,丽人剧场的騒动终于平息下来,先前跑到外面避难的脱衣舞娘们陆续从后台入口回来。

在这些脱衣舞娘当中,有人看到一个大块头男子抱着女人,嘴里一直喊着:“有人受伤了,要赶紧送医院……”然后便坐上在门外大马路上等候的车子。

照这种情况看来,西村鲇子显然是被绑架了。

“可恶!我们中计了……”

金田一耕助又开始乱抓头发,露出十分沮丧、难过的样子。

菊池阳介和建部健三则茫然地对望着。

奇异的冒险

其实,丽人剧场发生“假火灾事件”时,西村鲇子并没有昏倒。

她先是看到奇异的闪光和烟,接着又听到有人大喊:

“失火了!失火……”

当时她真的以为发生火灾,顿时吓得不知所措。

后来旁边突然冲出一个男人,一看到她就说:

“危险!不可以待在这里!”

那个男人话一说完,便用风衣包住她。

由于事出突然,西村鲇子根本搞不清楚状况。

但是她看到那个男人穿着灯芯绒裤子,以及工作人员穿的日式棉外套,因此她认为对方是丽人剧场负责道具的工作人员。

那个男人将她抱起来的时候,她正好被浓烟呛到,咳得十分厉害。

这时候,男人迅速用一块黑布罩住她的头;西村鲇子以为对方是出于好意,因此她根本没有抵抗。

“失火了!快逃、快逃……”

那个男人一边叫,一边快速跑着。

耳边处处可听到女人的惨叫声与男人的怒吼声,西村鲇子以为整个剧场都烧起来了,吓得拼命靠在那个男人的胸口。

那个男人下楼梯时,仍继续喊着:

“有人受伤了!快,快,有人受伤了!”

然后马不停蹄地跑下楼去。

西村鲇子由于头部被罩上黑布,因此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什么地方。

直到后来她发现自己好象坐上一部车子,车子开始启动时,她才恍然问道:

“我们要去哪里?”

西村鲇子一边说,一边挥开那个男人的手,想要拿掉头上的黑布,可是男人结实的手宛如钢铁般牢固,不论她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安静,不可以乱动!”

听见男人恐吓的语气,西村鲇子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你是谁?要带我到哪里去?”

西村鲇子害怕得快要哭出来了。

“不管去哪里都好,我们有事情找你,所以才特地来带你走,如果你再发出声音,我就会这样……”

大块头男人边说边伸手按住西村鲇子的喉咙,做出要勒死她的动作。

西村鲇子吓得全身发抖,绝望的恐惧感冷冷地穿过她的背脊。

(啊!原来刚才发生的火灾只不过是他们要带走我的烟幕弹……)

“别这样!河野先生,不可以吓那位小姐。”

驾驶座出乎意料地传来一阵女人的声音,西村鲇子本来渐渐模糊的意识突然清醒过来。

(看来开车的是个女人……)

“啊哈哈!我只是担心如果葯的剂量不够,她在这时候大喊大叫的话,那可就全搞砸了。”

“说的也是。可是如果葯性太强,害她以后精神异常,我也于心不忍。”

“不用担心,反正她做的是那种生意,什么大风大浪没看过。”

“或许吧!”

两人沉默半晌,坐在驾驶座的女人开口说:

“河野先生。”

“夫人,有什么吩咐吗?”

“我们没有抓错人吧!这位小姐真的是西村鲇子?”

“是的,绝对不会错,我就是用这个女孩的照片制作那个人形蜡像。别说是她的脸了,就算是她全身的关节。每一寸肌肤,我都一清二楚。啊哈哈……”

听到这里,西村鲇子突然感觉自己像是被打入绝望的深渊一般,霎时震撼不已。

(“幽灵男”不就是请河野十吉帮他制作人形蜡像吗?听说河野十吉后来被“x夫人”带走便失去踪影。

现在这个紧抱着我的男人也姓“河野”?那么河野口中所说的“夫人”,应该就是带加纳医生逃走的神秘女子——“x夫人”吧?)

这时,西村鲇子体内的好奇因子蠢蠢慾动,她很想看看加纳三作的情人——“x夫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这种好奇心甚至让西村鲇子忘记恐惧。

因此,她挣扎着要拿掉头上的黑布。

“你还乱动!再乱动的话,我就这样……”

男人的大手又伸到西村鲇子的脖子上。

车子快速地奔驰着,被黑布紧紧罩住头的西村鲇子当然不知道自己究竟会被他们载往何处。

不过,她隐约可以感觉到车子经常在转弯,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是为了避免有人跟踪,并让西村鲇子记不得路线。

车子约莫跑了三十分钟后,速度突然缓慢下来。

“河野先生,没有人跟踪了吧?”

“是的,我从刚才就一直注意,看来并没有人跟踪我们。”

紧接着,车子好象开进一道门里面,门被紧紧关上。

西村鲇子一被人从车上带下来,立刻伸手拿掉黑布。这回男人没有阻止她的举动,他只是用力抓住西村鲇子的手,命令她不准乱动。

西村鲇子向四周张望,眼前是一栋漆了奶油色的现代洋房,玄关外面亮着一盏灯,有个女人正站在电灯下面开门。

她身上穿着男人的衣服,戴着一顶鸭舌帽。

门一打开,女人转头看向西村鲇子这边。

这一刻,西村鲇子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冲击。

因为站在她前面的女人实在长得太美了,她的年纪大约三十岁左右,身材匀称、苗条,高雅秀丽的脸孔流露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眼中隐隐闪现一抹坚毅的光芒。

西村鲇子心中立即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嫉妒和敌意。

那个女人此时也斜眼看着西村鲇子。

“河野先生,先带她到里面去,我得把车子处理好。”

女人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是,遵命。”

女人和西村鲇子擦身而过后,男人拉着西村鲇子的手走上玄关,她顺从地跟着。

由于西村鲇子表现得很顺从,男人开始放松戒心。

他先把西村鲇子的身体往门里推,自己正想跟进去的时候,西村鲇子突然甩开男人的手,迅速推开他的胸口,啪一声关上门。

西村鲇子看见门的内侧有锁链,便动作迅速地挂上锁链。

“可恶!你、你要做什么?开门!开门!”

男人在门外用力拍打、叫喊。

屋里的人听见嘈杂声,开了房间门,渐渐往这里靠近。

这时候的西村鲇子宛如一只被野狼追逐的绵羊,急忙向四周张望,她看到大厅左侧有个楼梯,于是挤命爬上那个楼梯。

她一爬上楼梯,随即看到一扇门,门的钥匙孔里还插着钥匙,于是西村鲇子赶紧打开门,冲进漆黑的房间里,从里面把门锁上。

西村鲇子的心脏猛烈跳动着,刚才的剧烈运动加上紧张的情绪,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西村鲇子靠着房门稍作休息,调整好呼吸后,仔细聆听外面的情况。

过了一会儿,她伸手打开墙上的电灯开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章 幽灵男实现预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幽灵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