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男》

第8章 真凶现身

作者:横沟正史

“躶体照片”集锦

那天晚上,在东京的某间房子里,所有窗户都拉上窗帘,黑暗的房间只有一盏大台灯矗立在地板上照亮某个角落。

台灯旁边放着一张很舒适的沙发,一个男人闲散地靠在沙发上。

他身上穿着一件华丽的睡袍,脚上趿着室内拖鞋。

可是男人的脸正好被台灯灯光的阴影遮住,所以看不清楚。黑暗中,隐约可以看见有个白色的东西在颤动着……

难道男人的脸绑着绷带吗?

男人的膝盖上放着一本大相簿,相簿的封面上写着:

躶体艺术 我的杰作

这几个字是以藤蔓花样的装饰文字写上去的。

过了半晌,靠在沙发上的男子终于将姿势摆正,如此一来,他的脸进入灯光照射的范围内,只见他整张脸都绑着绷带。

在脸上的绷带之间还插着一支烟斗,让人感觉有点突兀、滑稽。

绷带男子小心翼翼地打开相簿的封面,第一页贴着放大的躶体照片,下面写着:

浴缸美女

这张躶照的主角是第一位被害人——小林惠子的尸体,照片拍得很好,浴缸和美女之间的构图相当完美,光与影的交错也很见效果。

“呵呵!我拍得真好。”

“幽灵男”高兴地翻到下一页,在盛开的繁花中伸出两条腿,上面题名为:

花园奇景

事实上,这张照片的构图相当有创意,不仅不会让人感到恐怖,反而隐隐透出一抹香艳、浪漫的感觉。

相簿的第三页写着:

沐浴的女人

第二、三页照片中的主角都是都筑贞子。

接下来的照片题名为:

阿拉伯风的格子布

这张照片中,武智麻里全躶的胴体上覆盖着格子花外套,她戴着黑色太阳眼镜的效果很好。

紧接着,当然就是以宫川美津子为模特儿所拍的照片,她趴在虎皮上的臀部曲线非常优美。

最后是题名为“跳水女人”的照片。

照片中女人的周围都是水球,看起来真是绚烂、美丽极了。

这些照片上都仔细记录着照相机的底片、光圈、曝光度等资料,颇具研究意味。

“呵呵!我真厉害,就连安德雷德丁兹都拍不出这样的作品。”

安德雷德丁兹是近代拍摄躶体照片的名家。

“幽灵男”兴奋地翻阅相簿,着迷地欣赏自己的作品。突然间,夹在相簿里的一张照片掉落在地板上。

“幽灵男”把那张照片捡起来,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地注视着,然后脸上浮现一丝诡异的笑容,自言自语道:

“嗨!美女,雍容华贵的聪明妇人,这次换你了!如果能把你的躶体照片放进这本相簿里,我的‘躶体艺术’才算完成。看来离完成之日不远了,呵呵呵……”

“幽灵男”手上拿的那张照片,主角正是“x夫人”……

蜡像存在之谜

连续杀害躶体模特儿的恐怖凶手“幽灵男”,真的是新东京日报社的记者——建部健三吗?

根据建部健三的自白,“幽灵男”这个人物确实是他创造出来的,可是真正以“幽灵男”身分杀人的却不是他。

他只是为了捏造一则“独家新闻”,才利用“共荣美术俱乐部”的小林惠子作案;而且,他并没有打算杀死小林惠子,他坚称有人发现他的企图,巧妙地将他的计划变换成血腥的杀人游戏。

建部健三向金田一耕助自白的第二天,等等力警官和金田一耕助两人神情凝重地对坐着。

“先生,你认为建部健三说的话值得相信吗?”

等等力警官的表情不太高兴。

警方逮捕建部健三之后,等等力警官一直督促部下到处搜证,他们找到建部健三监禁吸血画家——津村一彦的地方,并且确认他在第一桩杀人事件发生前不久,曾在西荻洼的画室附近出没。

所以警方认为,不管建部健三一开始的动机为何,从小林惠子开始的一连串杀人事件都是他所犯下的。

现在只为了嫌疑犯所作的辩白,就要将先前搜证的结果整个推翻,这对等等力警宫而言,想必是很难忍受的。

等等力警官焦躁不安地在房里走来走去,说:

“金田一先生,建部健三最初的动机或许是为了捏造新闻,但后来也可能演变成亲手杀人的情况啊!你不也曾经怀疑加纳三作可能因为‘猎奇’成逃避现实等情绪,引发出乎意料之外的状况吗?”

金田一耕助点点头说:

“对,我是这么说过,而且这句话到现在都还成立。”

等等力警官还想说话,却被金田一耕助制止道:

“正因为我这么说,所以才会认为建部健三不是凶手……这一连串的疯狂杀人事件,我不清楚真凶到底是基于什么样的动机,总之,他不断地寻找刺激、血腥,真凶绝对是个心理变态的人,这种心理可能是导致连续杀人事件的关键……”

等等力警官探询地看着金田一耕助说:

“金田一先生,你说建部健三不是凶手,那么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幽灵男’?难道是加纳三作吗?”

金田一耕助没有回答,只是将整个身体深深地埋进椅子里,盯着自己的指甲看。

等等力警官焦急他说:

“关于加纳三作……我也觉得很奇怪,建部健三被逮捕的事情登了那么大一条新闻,他为什么还不现身?为什么还要躲起来呢?而且他跟‘x夫人’躲的房子里,还有西村鲇子的人形蜡像……”

金田一耕助突然抬起头说:

“不,那个人形蜡像并不是‘幽灵男’向河野十吉订制的那一个。”

等等力警官露出惊讶的表情看着金田一耕助问道:

“金田一耕助,这、这是什么意思?”

金田一耕助正色道:

“我从两件事情中得出这个结论……‘幽灵男’向河野十吉订作一个与西村鲇子一模一样的人形蜡像,而西村鲇子被绑架到加纳三作和‘x夫人’躲藏的房子时,也看见那里有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蜡像,如此一来便很容易误导我们,认为那个蜡像跟‘幽灵男’订作的蜡像是同一个。可是,我却认为那并不一定是同一个人形蜡像……”

“为、为什么呢?”

“警官,你想想看,河野十吉也被‘x夫人’带走了,他可以在‘x夫人’的要求下,制作相同的人形蜡像呀!更何况,也许‘x夫人’带走河野十吉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等等力警官吃惊地看着金田一耕助的脸。

“可是,‘x夫人’又为什么要……”

“其中的内情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猜想可能是‘x夫人’在向‘幽灵男’挑战,她可能某种特殊理由,必须跟‘幽灵男’决斗吧!”

金田一耕助自等等力警官身上移开视线,重新看着自己的指甲,然后叹了一口气说:

“警官,我之所以认为西村鲇子在‘x夫人’躲藏的地方看到的蜡像与‘幽灵男’订作的蜡像不同,还有另一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是……”

“就是人形蜡像送进丽人剧场的时间!警官,你认为那个蜡像是在什么时间、以什么方式送进丽人剧场的?”

等等力警官眼神茫然地注视着金田一耕助的脸,抚摸着下颚说:

“关于这一点,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警官,你们一直严密监视丽人剧场的里里外外,但蜡像是怎么送进丽人剧场的后台呢?津村一彦可以逃过监视,改装混进后台,但蜡像是死的,无法自己行动,必须靠人带进来。

何况蜡像跟真人一样大小,不可能装在口袋里偷偷带进去;而且,丽人剧场里面没有人知道那具蜡像是在何时,以什么方式送进去……但蜡象在剧场里面却是不争的事实。”

“金田一先生,你一定知道蜡像是怎么送进去的吧?”

金田一耕助有气无力地点点头,眼中突然充满愤怒的神色。

“我知道,但也是后来才发现的……事实上,那具蜡像是在我眼前公然送进去的。”

“是什么时候?”

等等力警官惊愕地问道。

“就是发生那次‘假火灾事件’的时候,也就是河野十吉绑架西村鲇子那个晚上……”

金田一耕助咬牙切齿他说完后,便闭口不再说话。

幕后真凶

“金田一先生,那么是谁把人形蜡像送进去的?”

金田一耕助露出沮丧的神情,点点头说:

“警官,不管我们再怎么小心,只要一被重大的事情引开注意力,就会漏掉其他的事情,而我……也完全陷入这个盲点之中。”

他的脸上浮现一抹自嘲的笑容,接着又说:

“当时我被出乎意料的突发事件引开注意力,跟建部健三两人挤命去找西村鲇子,可是在阴暗的楼梯下,我们遇到了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的手中抱着一个女人;那男人对我们说他手中的女人扭到脚在哭……唉!当时我如果能稍加注意,多花点心思去观察一下他手上抱的女人就好了。”

等等力警官皱紧眉头,此时他也猜到那个男人是谁了。

他用力喘着气,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地瞪着金田一耕助,额头的青筋都鼓胀起来了。

“金、金田一先生,那个男人是……”

金田一耕助露出憾恨的表情说:

“是、是的,警官,那的确是很好的时机……当时大家都因为火灾而乱成一团,所有人到处乱跑,有些女孩全身赤躶地从后台出口跑出去,她们之中真的有人扭到脚,因此那个男人利用混乱的局面,从容不迫地抱着蜡像从后台入口进来。

他心里很清楚,只要能顺利通过后台入口,接下来就没问题了;后台堆放着大大小小的道具,到处都有藏蜡像的地方,于是他就在我的眼前公然把蜡像带进来……他现在大概正在嘲笑我吧!”

金田一耕助发出凄苦的笑声,心里为了自己的疏忽而难过得不得了。

等等力警官茫然地注视着金田一耕助的脸,似乎受到相当大的打击。

“他……是他吗?那个男人……”

等等力警官像梦呓般自言自语着,然后又开始在房里走来走去。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看着金田一耕助。

“金田一先生,不可能啊!绝对不可能……”

他神情激动地喊道。

“为什么不可能?”

金田一耕助依然一副有气无力、懒懒散散的样子。

“如果真是这样,在伊豆‘百花园’旅馆发生的都筑贞子凶杀案要怎么解释呢?他、他跟都筑贞子分开后,就一直和西村鲇子在一起,这件事情除了西村鲇子之外,还有很多人可以证明;后来,他和武智麻里一起去离岛找都筑贞子的时候,都筑贞子已经在花园里被害了。”

“都筑贞子在花园里被杀害?”

金田一耕助反问道:

“是谁这样说的?”

“谁说的?”

等等力警官感到有些纳闷。

“恐怕是那个人自己这么说的吧?当时武智麻里只不过在远处看到两只脚而已,她根本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都筑贞子,也不知道那是活人的脚还是死人的……不!应该说她根本不知道那是人类的脚或是蜡像的脚;武智麻里相信那个男人说的话,就急忙跑来通知我们了。”

等等力警官蹙起眉头问:

“金田一先生,你的意思是说武智麻里最初看到是的‘蜡像的脚’?”

“我想应该是。在那次事件发生时,我知道‘幽灵男’一定有共犯,那个共犯将两只蜡像的脚放在公事包里,然后在离岛上故布疑阵。在那段期间,都筑贞子恐怕是在那座离岛的某个地方沉睡吧?

那天早上,大家都看到都筑贞子不舒服的样子,所以可能是那个男人跟都筑贞子分开后,利用某种藉口让都筑贞子吃下安眠葯……然后他制造不在场证明,让武智麻里相信都筑贞子已经被人杀死;接着,在武智麻里急忙跑来通知我们的时间,他才进行杀死沉睡中的都筑贞子,并支解尸体,最后将尸体的脚摆成和武智麻里原先看到的蜡像脚一样的姿势,而用来制造不在场证明的蜡像脚就由共犯带回去。”

等等力警官因为受到太大的震撼,顿时说不出话来。

如果金田一耕助所说的都是事实,那么凶手的作案手法未免太高明了吧?

“可是警官……”

金田一耕助叹了一口气说:

“计划过于精确的犯罪,反而容易出现漏洞。一般而言,临时起意的犯罪不容易被人发现,但事先预谋的犯罪只要抓到一条线头,就可以循着线头解开答案,我想这一点你也很清楚吧!当时,‘幽灵男’的失误就是他没发现到武智麻里是走哪一条路回旅馆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章 真凶现身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