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门岛》

第十四章、搜山

作者:横沟正史

县刑事课请来的木下博士等人上岛后立即投入到工作中,当尸体解剖结束,检察官与木下博士、前田法医离开狱门岛时,已经是海风凉吹的黄昏时分了。

尸体解剖结果证实:

花子是头部遭到重击之后昏倒,然后再被勒死的;雪枝则是被人用手巾之类的东西勒毙之后,再放进吊钟里面。至于行凶时间,也跟村濑医生推断的一样,雪枝是在前一天晚上日落后没多久就被杀了。

验尸完毕,鬼头本家忙着替两姊妹安排丧礼。今天原本是花子的丧礼,现在又碰到雪枝不幸遇害这档子事,两天之内一连死了两个人,实在太令人意外了!因此,本家决定明天让花子跟雪枝一起出殡。

在日本虽以火葬为主,但像狱门岛这样落后的地方都实行土葬。鬼头家的墓地就在千光寺后面折钵山的半山腰上。几个请来年轻人正忙着在昨天刚挖好的墓穴旁再挖一个墓穴。

金田一耕助虽然问了相关人物一些问题,但这些人的证词还是令他如坠云里雾中,摸不清头绪。

他把希望寄托在和医生打架的那个人身上,但是经过仔细盘问之后,医生除了说出相同的情况外,再也没其他线索了。不过他倒是再次说,那个男人好像是从本家后面的木门出来,而且手上还拿着类似大方巾之类的东西。

金田一耕助后来也询问了本家的早苗和阿胜,是否有人趁她俩不注意的时候从后门进来,顺手拿了东西出去?早苗却说没有搞丢过东西,而阿胜则畏畏缩缩的,根本不知道家里是否少了一块大方巾,因此,金田一耕助最后仍是一头雾水。

“金由一先生,依我看来,我们不得不来一次全岛大搜捕了。昨天晚上和医生打架的那个男人,也许就是我们追捕的海盗,搞不好,他也是杀死两个女孩的凶手。”

矶川警官果断地说出自己的主意。

“警官,我同意你的观点。至于他杀人的动机,我认为并不单纯。不管凶手是不是他,这里面一定有强烈的杀机。对了,警官,你是住在这里,还是要回去呢?”

金田一耕助说出自己对这两件命案的看法后,这才想起跨海而来的矶川警官今晚住哪里?他期待矶川警官能留在岛上,因此才会这么问。

“这里事情太多了,我想尽可能住在这里。除了海盗的事情外,同时我还想再到现场看看;天天渡海过来,也太麻烦了。”

矶川警官说出他心中的打算。

“住在这里比较方便。你看,房子这么大,住上十个八个刑警应该没问题。我想从今晚开始就和你一起住在这里吧!我去和早苗谈谈看。”

“啊!这样太好了。”

月代听到金田一耕助想住在这里时,不禁兴奋地大叫大嚷起来,一点也没有丧失亲人的悲痛。

早苗当然同意,月代和阿胜一听说警察们要住在这里一扫脸上的阴霾,月代还像小孩子般,高兴得手舞足蹈。

“啊!我最喜欢热闹了,原本死气沉沉的家里有这么多人来住,真是太令人开心了。”

月代一脸开心地说。

“月代,你可不能一高兴就跑到外面去喔!”

金田一耕助认真地提醒她。

“我才不出去呢!我不会像雪枝、花子那两个笨蛋,太阳都下山了还出去。”

月代一本正经地说着。

“真的不出去吗?就算鹈饲送信来,你也……”

金田一耕助故意开她玩笑。

“讨厌啦!金田一先生。”

月代有些撒娇地用和服的长袖子打着金田一耕助说:

“我很爱惜自己的性命,不管谁说什么我都不出去。”

月代虽不聪明,却也意识到这一点了。

“搞不好,下次可能轮到我了。”

“这样最好,只要不出去就没事,不管任何人说什么,绝对不要出去就是了。”

金田一耕助认真地叮嘱她。

“我才不出去呢!我要去祈祷所祈祷早日把凶手杀死。”

月代看了一眼金田一耕助,同时以坚定的口吻说。

“到祈祷所祈祷?”

金田一耕助惊讶地看着月代。

月代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

“是啊!我如果有什么心事,或不顺心的事情,我就去祈祷。我的祈祷一向很灵的,凡是对我不好的人,都会受到处罚。”

金田一耕助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早苗,早苗接口道:

“祈祷所就是院子对面的那间白色建筑物。月代如果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就会把自己关在祈祷所里祈祷,岛上的人都知道月代的祈祷很灵验。”

“你看吧!连早苗都这么说。我今晚要连续祈祷,让坏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月代显得相当得意。

金田一耕助想起有一次了然和尚指着后院略高的地方对他说:“那是祈祷所。”金田一耕助当时还纳闷这种人家里面怎么会有祈祷所呢?他做梦都没想到月代竟然是个像巫婆一样的祈祷名人。

金田一耕助本想多问问她有关这方面的事情,这时候,矶川警官看了看手表说:

“金田一,我想再去现场看一次,如果再拖下去,太阳就要下山了。我们走吧!”

听到矶川警官的话.金田一耕助也看了着手表,正好是六点四十分。他带着疑问的神情看了早苗一眼, 早苗似乎没注意到,表情愣愣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今晚又一次忘了听复员船班次广播。

金田一耕助陪矶川警官出门,后来,他为此后悔不已。

太阳一下山,岛上的气温就变冷了,金田一耕助冷得抱紧肩膀说:

“要到寺里,还是……”

“不,到天狗鼻那里去看看。”

吊钟还搁在雪枝被杀的岩石上,两个刑警正在附近的草丛里搜寻。

山上的获花在深秋时节展现着凄楚的血红。

“找到什么了吗?”

“没有”

“其他人呢?”

“去搜山还没回来。”

清水带着刑警和岛上的年轻人到折钵山搜索去了。

矶川警官仰着头看吊钟。

“这个吊钟就扣在这里啊!对了,金田一,那个凶手会不会在清水跟村长第一次走过这里的时候,躲在吊钟的另一边呢?”

“我看有这种可能。因为清水和村长只是从这里用手电筒照过去,并没有跑到吊钟旁边看。但是,现在从吊钟的位置看来,距离岩石边缘不到一尺,如果只有凶手一个人也许还说得过去,如果还抱着雪枝的尸体,大概不可能。”

金田一耕助一边说,一边领着矶川警官走到岩石的另一边查看。

矶川警官稍微探身往下看,只见崖下六尺处有一条下坡路,除此之外就是数十尺高的断崖,虽然看得到路,但要爬上悬崖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悬崖下有强风巨浪,即使不被海草缠住,也一定会被海浪冲走的。

“这边果然不行!除非是壁虎,否则不可能攀住悬崖不动。”

矶川警官赞同金田一耕助的观点。

两人拍去膝盖上的灰土,从岩石上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听到从坡路那儿传来嘈杂的咒骂声与杂乱的脚步声,两人不约而同地回头看去。

只见一群扛着铲子、铁锹等东西的年轻人,连滚带爬地奔下坡来。这些人是到鬼头本家墓地挖墓穴的人。

“啊!警官,出来了,出来了!”

一看到警官,这群年轻人就大声嚷嚷着。

“什么东西出来了?”

矶川警官也紧张起来。

“那个整张脸全是胡子、样子十分奇怪的人……”

“穿着军服……”

“眼神敏锐的男人……”

年轻人七嘴八舌地说着。

“人呢?人在哪里?”

“就在本家的后面……”

“本家后面不是悬崖吗?”

“我们正在挖墓穴,就听见悬崖上有沙沙的声音,我们回头一看……”

“草丛里有个奇怪的人在盯着我们,他的眼神真的好可怕哟……”

“那个人绝不是岛上的人,我们以前没见过他的,他一定是你们要找的那个海盗!”

年轻人口沫横飞地讲着。

“那你们为什么不抓住他呢?”

一位刑警略带责备的语气对他们说。

“听说他带着武器……”

“而且那人看起来好像随时会动手的样子。”

“然后你们就一起跑开了吗?像你们这么胆小,哪像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讨海人呀!”

另一个刑警嘲讽地说。

“因为事情太出乎意料嘛!”

“喂,是谁第一个逃的啊?”

“不是我!阿源是第一个跑的,害得我不由自主地也跟着跑。”

“乱讲,是你啦!吓得哇哇叫。”

正当这一群年轻人相互指责的时候,去搜山的清水和刑警的脚步声从后方传来。

“啊!你们都在这儿呀!刚才是怎么回事?”

“清水,那个人出现了,我们正在向警官报告。”

“清水,你们查得怎么样?”

矶川警官急忙问道。

“警官,确实有人潜入岛上。我们发现海盗山寨里有烧过火的痕迹,还有这条大方巾。”

清水拿出一块被雨淋湿、脏兮兮的大方巾,但看起来这条方巾并没有在现场遗留多久。打开一看,上面印着浅黄跟白色的鬼面,还有一个也是染成白色的“本”字。

“这是?”

“这是鬼头本家的家徽;分家也是用鬼面,不过上面印的是‘分’这个字。

清水简单扼要地回答。

矶川警官回头看着金田一耕助说:

“医生说的是真的,这人昨天晚上潜入鬼头本家,用大方巾偷了一些东西出来。”

“嗯,也许是这样。”

金田一耕助回答的口气似乎不太肯定。

“你怎么说‘也许是这样’呢?根本就是这样嘛!现在这块本家的大方巾就是证据。”

矶川警官反驳他说。

“是没错,可是为什么早苗没发现呢?”

“拜托你别这样说好不好,在那么大的房子里,一两块大方巾或是一两样东西被偷走,的确是不容易被发现的。再说,这两天不断有事情发生,谁会去注意大方巾这种小东西。金田一,你究竟在想什么呢?”

矶川警官喋喋不休地说。

金田一耕助猛然摇着头说:

“没什么,警官,这么一来,可以确定有人潜入这座岛上了。是不是要召集全岛的人,进行地毯式的搜山呢?”

“是的。”

矶川警官四处张望了一下,入夜的岛上一片漆黑,甚至无法分辨彼此的脸孔。

濑户内海一到夜晚,天上的星星就显得特别明亮。

“拖到明天可能就太迟了,幸好今晚有月光。”

清水看看天上的星星,对矶川警官说。

“好,那就立刻动手。”

矶川警官下定决心说。

一整晚,狱门岛上充满了戒备森严的紧张气氛。

矶川警官与金田一耕助等一行人先回到鬼头本家,草草用完早苗、阿胜做的晚餐。

而那一群年轻人则四处传递搜山的讯息,渔夫们一听到消息,都争先恐后到本家门前集合。

八点左右,本家附近聚集了数十位渔夫,他们各自带着火把、灯笼以及称手的武器,不知情的人看到这样子,一定以为有一场械斗要发生呢!

搜山行动前,矶川警官将这些人编成几组,趁着分派任务的时候,金田一耕助抽空问早苗一些事情。

“早苗,你真的不知道这块大方巾被偷了吗?”

“我……不知道……怎么了?”

早苗露出一种想要看透一切似的眼神,定定地看着金田一耕助。

金田一耕助感觉得出来,早苗的内心里,正有一股强烈的情绪在翻涌着,并试图以坚强的意志力努力地压抑着。

她拼命回避金田一耕助的视线。

“早苗……”

金田一耕助有点急促地说:

“今晚大家要搜山了喔!”

早苗低头不语。

“那么多人去搜山,不管是谁,都会被搜出来的,你真的不在乎吗?”

早苗吓得急忙抬起头,然后现出带着杀气般的可怕的眼神,瞪着金田一耕助说:

“金田一先生!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你不懂吗?”

“我不懂!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我……”

这时竹藏慌忙跑进来,打断了早苗的话。

原来是矶川警官叫他来找金田一耕助的。

“我马上就去。啊!竹藏,等一下。”

金田一耕助突然叫住竹藏。

“有什么事情?”

“月代呢?怎么没看到月代?”

“我在这里啊!”

月代的笑声与脚步声同时出现,她的一身装扮,真使金田一耕助看得呆了。

月代像舞伎一般,身上披着白色丝绢,穿着红色长裤裙,头上戴着金色的高帽子,手上还拿着黄金铃。

“月代,你怎么穿成这样?”

金田一耕助有些吃惊地问。

“你忘了,我现在要去祈祷所祈祷呀!你们不是要去搜山吗?我马上就去祈祷……我的祈祷很灵的,我相信你们一定抓得到坏人。”

说完,月代满面笑容地走出房间。金田一耕助则目送着她的背影离去,事后回想起来,那却是最后一次看到活着的月代了。

矶川警官又派人来催他。

“好,我马上去,早苗……”

“嗯?”

金田一耕助不放心地盯着早苗说:

“月代就拜托你了,要多注意她。”

早苗皱了皱眉头,仿佛在说不用你交代我也明白该怎么做。

“竹藏,你也要去搜山吗?”

金田一耕助看了竹藏一眼。

“是的”

“我希望你留在这里。”

“可矶川警官已经派我带一队人去搜山,现在大概不能调换了。”

这时候里面突然传来疯子的怒吼声,早苗叹了口气说:

“今晚的举动让伯父很不高兴。”

金田一耕助目送早苗的背影,心中升起一种无以名状的不安。

在竹藏的催促下,他往玄关走去,经过那间十坪大的房间时,顺便往里面看了看。

了然和尚跟了泽在灵堂前念经,荒木村长、村濑医生和分家的仪兵卫、志保以及美少年鹈饲也都在场,这么大的事情,连分家也不能置身事外了。

一看到金田一耕助,荒木村长沉稳地说:

“啊!金田一先生,你也要去搜山吗?”

“是的,我去一下。”

“辛苦了。我本来也应该去的,但今晚要守灵,等守灵结束后,我就去找你们。”

“不用啦!怎么方便就怎么办吧!”

金田一耕助的声音在室内回荡着,了然和尚依旧专注地念经。

出了大门,大队人马都出发了,只剩下竹藏和矶川警官率领的那一队人。

“金田一,出发吧!”

矶川警官看到金田一耕助终于走出大门,立刻大声说。

“请等一下,我希望能留三四个人在这里。”

金田一耕助看看矶川警官,又看看本家的大门,对矶川警官请求道。

“为什么?”

“万一我们搜山找的那个男人逃到这里来,那就糟了。留三四个人监视房子四周,也许会好些。”

矶川警官认为金田一耕助说的不无道理,于是他挑选出两个人来监视本家四周的环境。

“现在出发吧!”

一看时间,已经是夜晚八点半了,天上繁星点点。

农历初十的月亮挂在干光寺后面的山上,飘飘悠悠。

一群人绕过鬼头本家前面的坡路,往谷底走去,在往千光寺的盘山小路上,看得到一溜明晃晃的火炬正在往上爬着。

“警官,点那么多火把去找,岂不是敌暗我明?”

金田一耕助有点担心地说。

“火炬之后,还有一队是不拿火炬的,凶手如果为了要避开拿火炬搜山的人,一定会掉进不拿火炬搜山组的陷阱里。”

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矶川警官得意地说出他的计策。

“原来如此。”

金田一耕助与矶川警官带着队伍,沿着谷底直奔天狗鼻。左转后,爬上刚才挖墓的年轻人跑下来的坡道。要上折钵山只有这条路可走。

竹藏率领的那一队人点着火把,故意闹哄哄地往上爬。金田一耕助他们则隔了一段距离,默默跟在后面前进。

平常天狗鼻上面很少有人进出,因此路径显得十分狭窄,坡道也很陡。天上虽然有月亮,也有繁星点点,还是有人会不小心被路上横出来的树根绊到脚。

转过突出的岬角,整个视野变得宽广起来,从折钵山的山腰到山顶,可以看到海盗遗留下的山寨。

在折钵山的这片斜坡上,到处可以看到搜山队明晃晃的火把,犹如鬼火般缓缓移动着;人群犹如蚂蚁,远近四处传来喧闹的吆喝声。

这一切是如此真实,却又如此的虚幻,让金田一耕助突然想起临出发前听到的那记清脆铃声,心中有一种怪异感觉。

屋外在搜山,屋里在守灵。苍白脸色的早苗、像舞伎似的月代、禁闭室里如野兽般怒吼的疯子、鬼头千万太临终的遗言……它们像电影般—一在金田一耕助脑中浮现,他的思绪也在飞速旋转。满山的火把像要把整座狱门岛燃烧起来一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狱门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