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门岛》

第四章、关于和尚

作者:横沟正史

在狱门岛西边的半山腰上,是了然和尚住持的千光寺。寺后山势陡峭,从那里往东的折钵山是岛上的最高峰,站在千光寺门前的石阶上可以俯瞰聚集在狱门岛西侧的村落。

像狱门岛这样的小岛,防海盗是自古以来的传统。岛上有些地方的住户甚至还背靠背地连在一起,以防万一有事时可以共同抵御外侵。

站在千光寺门前石阶上向下看,可以看到右边鬼头本家的屋子。从上向下看,栉比鳞次的房瓦就像迷官一样,令人联想到重檐飞瓦,曲径回廊,给人一种庭院深深、富贵大家的感觉。

“死去的嘉右卫门最喜欢盖房了,一栋接一栋地盖,所以才会形成这么复杂的大宅邸,房间多得数都数不清。”

了然和尚站在山门前,把鬼头本家的屋子—一指给金田一耕助看。

“那是正屋,那是上房边的偏院,那是厢房,那是仓库,那是鱼库,那是放渔网的仓库……”

这些屋宇倚着屋后的坡度层层叠叠而建,密集拥挤,给人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师父,靠左边那一个略高一点、长满苔藓的地方是什么房间呀?”

“哦那是个祈祷所。”

和尚有点不屑地说。

“祈祷所?祈祷所是干什么用的?”

金田一耕助既好奇又惊讶地问。

“祈祷所就是祈祷所……总之,这件事以后再跟你说吧!”

和尚略显不悦,敷衍着说。

金田一耕助虽然心里充满好奇,但看到和尚的神情,也只好强压下心中疑问。

祈祷所的位置比其他建筑都高,和其他建筑也隔得远远的,不仔细看,还看不出那儿有一间房子呢!从屋顶上发黑的苔藓来看。这间房子的年代应该已经相当久远了。

金田一耕助心想:这一定是奉祀狐仙之类的地方吧!

鬼头分家的房子,与本家隔着一道山谷,也是依山谷而建。两户人家背山而居,从某些方面看来,总觉得充满了明争暗斗的意味。

这时,和尚突然冒出一句:

“这仿佛是跟木曾殿下(木曾是源自经、源赖朝时期的武士,曾挟持天皇,率兵占领京都,还杀死许多大臣,但因军纪涣散,为人民所排斥,后被源义经赶出京都)背靠着背,让人感觉寒意森森哩!”

前面说过,从两鬼头家前面延伸出去的两条路,在谷底会合后,蜿蜒辗转成一条登山路。翻过山头再往另一个谷底走,转几个弯后,就可以看到一座小小的庙。

岛上虽然不产米,但仍有农家种些芋头或蔬菜等作物。岛上的渔夫绝对不会拿锄头下田的,这些活全由女人们劳作,因此为了祭祀土地神,才建了这座小小的庙。

从小庙的木格子窗往里面看,庙中央有座白木神坛,供奉着一尊像是从中国请来的神像。格子窗的匾额上,写着“土地神”三个字。

过了土地神庙不久,路就变直了,迎面可以看到约有五十几阶的千光寺石阶。石阶下有块“不许荤酒入山门”的石碑,千光寺就依着这座山的山势而建。

山门上,挂着斗大的“医王山”三个字的匾额。进了山门右边是厨房,厨房门口吊着一口云形钟,到千光寺来的信众,几乎都要撞一下这口钟。厨房的左边则是正殿,正殿的左边又有一排禅房,以前常有行脚僧到这里挂禅,最近也许是受战争的影响,已很少有行脚僧到这里来了。

从禅房到正殿的走廊前,有棵老梅树。这颗老梅树的树冠已超过走廊屋顶,向南伸展的树枝长达十几米,树干粗到一个人都抱不住。为了保护这棵老梅树,寺院专门在树干周围装了栅栏,旁边立着一块牌子,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牌子上的字迹已模糊得几乎看不清了。

千光寺里住了三个人。除了金田一耕助外,另外两个是了然和尚跟典座了泽。所谓典座,就是负责厨房事务的僧侣,有些寺院管他们叫“知客”或是“知浴”。

典座除了负责膳食外,还负责接待客人和兼理浴室等打杂之类的事,由于岛上的人都叫了泽为典座,所以金田一耕助一开始还以为他的名字就叫“典座”。

了泽大约二十四五岁,是个皮肤黝黑干瘦的年轻人,虽然话不多,但两只闪闪发亮的眼睛,滴溜溜不停地转着。

金田一耕助记得刚到这里的时候,一直以为了泽对外人有某种敌意,因而心里感到不太自在。但随着相处的日子久了,他才慢慢发现了泽是个热心且心思细密、设想周到的人。了泽对人没有丝毫敌意,只是不会自我宣传、不善交际而已。

最近,了然和尚已向在鹤见的总寺提出让了泽继承千光寺的申请,只要宗长送来同意的文件,就可以举行传法仪式了。

“我修行浅,哪有资格继承寺院?再说,师父身体还那么健康,怎么会想到这种事呢?”

最近为了这件事,了泽反而对了然和尚有些不满起来。

“金田一先生!金田一先生!”

了泽在住持房间里喊着。

“来了,来了,准备好了吗?”

金田一耕助走出书院,来到住持房间,看到了泽已经穿上红法衣,披上外黄内黑的袈裟;而了然和尚却还穿着白色行衣,正在套袜穿鞋。

“金田一先生,能麻烦你帮我跑一趟吗?”

了然和尚虽是语带请求,却容不得人推辞地说。

“好啊!去哪里?”

“麻烦你去通知鬼头分家,请他们也来参加今晚的守灵吧,只要礼貌上通知过他们,以后就会少些麻烦……对了,听说仪兵卫痛风躺在床上起不来,所以你跟志保说也行。”

“没问题。”

“然后你就去本家,说我跟了泽马上一起过去。了泽,把灯笼拿过来。”

和尚仔细吩咐着,同时,又威严地使唤了泽。

“师父,现在还不到六点半,不需要打灯笼。”

金田一耕助觉得和尚此举有些多余。

“不行!你从分家回来的时候,天色早已经变黑了。夜里走山路多危险呀!”

和尚不由分说,把灯笼交到金田一耕助的手中。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金田一耕助已有好几年没提灯笼走夜路了,虽然觉得有点不太习惯,但和尚的好意又不好拂逆,因此,他只好提着灯笼走出千光寺。这时,天色也确实渐渐暗了下来。

今天是十月五日,也是鬼头本家收到千万太死亡正式通知的第三天。

千光寺的了然和尚、荒木村长及村濑幸庵医生三个人商量后,决定了丧礼的日期和守灵的仪式。

他们三人在狱门岛上可以说是“三者”,对鬼头本家来讲,更等于是三奉行(武家时代担任行政事务的官名)。嘉右卫门去世后,本家的大事全由这三个人共同商量决定,因此,金田一耕助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千万太的信封上要写这三个人的名字了。

金田一耕助出了山门,下了石阶,突然遇到一个从山下走上来的男人。

“啊!寺里的客人,你好,和尚呢?”

这是个四十五六岁,身材瘦小,肌肉却结实的人,金田一耕助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却又一时想不起来。不过看样子对方应该是鬼头家派来迎接和尚的人,所以他试着问道:

“你是来接师父的吗?师父应该马上就会来了!”

“你呢?”

“我去那边的鬼头家。”

“去分家?”

这人有点惊疑地瞪大了眼睛问。

“是啊!师父要我去通知他们今晚守灵的事。”

“哦,是和尚要你去?”

这人皱了皱眉,但马上堆出一副“我明白了”似的笑容说:

“辛苦您了,待会儿见。”

金田一耕助目送着他的背影,才想起来他就是竹藏。

“啊!早知道是他,就该跟他多聊一会。他的样子变得真快,都认不出了,真是……”

金田一耕助边走边自言自语地嘀咕着。

他到岛上已经两个礼拜了,虽然常去鬼头本家,到分家去可是第一次。金田一耕助想起昨天派出所巡警清水说的话,心里不禁感到一阵不安。

清水曾对他说:

“在这种岛上,跟渔夫说话要特别小心。当然,其他地方的渔村也一样,如果有两家船东,渔夫就分两派,有三家就分三派,互不相让;在这座岛上,由于两家船东彼此敌对,因此渔夫也互相仇视;除非保持中立,否则不管站在哪一边,都没好处。”

清水还说:

“村长和医生太依赖嘉右卫门,但现在本家的千万太死了,因此他们成天唉声叹气的,万一阿一又出什么事情的话,这里就成了分家的天下了。据说,仪兵卫正在幕后活动,要把村长赶走,而且还打算从县里请个医学院毕业的医生来。”

金田一耕助不解地问:

“那和尚呢?”

清水用坚定的语气说:

“和尚地位高于船东,不管有多少家船东,或发生任何纠纷,都动摇不了和尚的地位。今天,村长、医生的头之所以还在脖子上,是因为和尚还信任他们。所以和尚可以说是这座岛上的皇帝,其他的人以后恐怕必须在仪兵卫、志保的手掌心上过日子了。”

金田一耕助此刻觉得到分家去拜访,仿佛是闯敌营一般令人恐惧。

“敌营?”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摇摇头,似乎是想甩掉这个可笑的想法。毕竟,金田一耕助跟任何一边的鬼头家都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千万太临终时的话,却时常在脑海中响起,如浪潮、如惊雷、如松涛般搅得他心神不宁。

“我们主人已经休息了,您是哪位?”

“我是寄居在千光寺的金田一耕助,和尚派我来……”

请稍候,我进去通报太太一声。”

金田一耕助刚到达狱门岛的那天,在本家看到早苗十分恭谨地在玄关前面迎接的样子,心里虽有点吃惊,却毫无不自然的感觉。但眼前这位少女,即使是跪地迎接,却让人感到虚假,那口滑稽怠慢的腔调,听起来也相当刺耳。

“欢迎光临。”

一声清脆的招呼,使金田一耕助吓了一跳。

一位风姿绰约的女人站在屏风边,她不仅脸长得美、体态轻盈,就连姿态也非常端庄。

金田一耕助猜想,这女人绝不是南方人,她应该是像秋田或越后那样的好山好水、钟灵毓秀的地方才能培育得出来的人。

事实上,金田一耕助在千光寺和她初次见面的时候,就被她的美震慑住了,此刻看到她站在古典屏风旁,那种妖艳气息更加浓郁。

志保身上穿的和服、腰间系的带子、头上的发型、发钗等等,无一不讲究,这身装扮,简直就像《时装》杂志上的封面照似的。

美女从屏风后面轻盈地走出来,嘴里又说了一声“欢迎”,并弯腰额手为礼,之后才再度客气地又说了一声“欢迎”。

“听说是和尚派你来的?”

志保娇媚地略偏着头,眼中闪过一丝促狭的笑意。

金田一耕助吞了下口水,既紧张又结巴地转述了和尚的后。但他越紧张就越结巴,越结巴就越慌乱地抓着头,那样子看起来真是手足无措、无地自容。

“喔!”

志保以一副轻松自若的神态,盯了金田一耕助一眼,接着嫣然一笑说:

“昨天本家已经派人来通知过了,可惜我家主人卧病在床,我实在是走不开,真是对不起……”

志保顿了一下,接着又说:

“不过,昨天我已经对本家的人说了,如果主人下得了床,一定会去的。咦?这件事,他们没告诉和尚吗?”

“是吗?那也许是……是和尚忘记了。失……失礼了。”

金田一耕助又结巴起来。

“哪里哪里!我才失礼呢!不过这和尚也真过分。”

志保半带挑衅地说。

“啊?”

金田一耕助不解地瞪着志保问。

“他竟然叫你来跑腿。”

志保狡黠地笑着说。

“这有什么关系嘛……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金田一耕助仍有些结结巴巴。

“金田一先生……”

志保一副慾言又止的样子。

“嗯?”

金田一耕助望着这个美女,内心盼望着她继续说下去。

“等一下你要到本家那儿去吗?”

志保没话找话说。

“是的。有事吗?”

“没事,那我就不留你了,改天有空再来玩吧!对了,听说你常常去本家?”

“我常去借千万太的书来看。”

“我这里除了没有书,其他的不输给本家,有空就过来坐坐吧!分家没有吃人的鬼怪!”

志保这番话,不但尖酸刻薄地讽刺了本家,还连带挖苦了金田一耕助。她说完这句话后,不无得意地瞟了一眼金田一耕助,让他窘得不得了。

“你太客气了,那……我告退了。”

金田一耕助像被火烧到屁股一般,一心只想快快离开这里。

“啊,那我应当送您了,请代我向和尚问好。”

志保得体地应对着。

金田一耕助一穿过分家的长屋门,顿时发觉自己腋下湿了一片。

快要走出玄关的时候,他听见屋里传出男人带着醉意的笑声。不管这笑声是否有意,但多多少少都有点伤他的自尊心。

在回千光寺的路上,金田一耕助突然遇到提着灯笼的了泽,了然和尚与竹藏则在后面边走边谈话。

“啊!金田一先生!对不起,听说本家已经通知过分家了。”

和尚带着歉意说。

“是啊!可惜那边的主人生病没办法去。”

“这样也好,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和尚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还没有到本家,他们老远就看见阿胜站在门前东张西望。

“阿胜!你在等谁?”。

“竹藏啊!你看到花子了吗?”

“花子刚才不是还在这附近吗?”

“对啊!可是一转眼就不见了。师父!欢迎!欢迎!请进。”

“阿胜!花子不见了吗?”

“是啊!唉!刚才还在这附近的……请上来。”

阿胜让了让来人,然后和竹藏留在门口等花子,其他三个人则进了玄关,只听见屋里面传来收音机的声音,那是早苗在收听复员船航班的消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狱门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