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门岛》

第六章、误会

作者:横沟正史

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了然和尚知道凶手是谁吗?

金田一耕助不解地盯着和尚的脸,和尚则默默地数着念珠。

竹藏跟了泽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动也不动地看着那弯弯曲曲像条锦蛇般的花子。

风越来越大了,倒吊着的花子那头黑发像黑蛇般仍在地上拖动着。

金田一耕助回过神来后,以他的职业本能,提着灯笼查看尸体的位置、捆绑带子的手法之后,回头对竹藏说:

“竹藏,麻烦你去请医生来好吗?他这会儿应该清醒了吧!”

竹藏如梦初醒似地揉着双眼,又回头看了看和尚。

“师父。”

他怯怯地喊着。

了然和尚面向禅房站着,好像没听到竹藏的声音似的,一双眼睛不知望着什么地方,神情茫然。

“师父,了然师父!”

竹藏又叫了一遍,这时了然和尚像吃了一惊,手上的念珠掉了下来。

“什么事?竹藏。”

了然和尚慌忙捡起念珠,声音却有点发抖。

“金田一先生说,要我去请医生来。

“啊!那就辛苦你跑一趟了。”

了然和尚咽了咽口水,又慌忙念了两次“南无释迦牟尼佛”。

“那……本家那边呢?是不是我也去通知一声?”

竹藏带着征求意见的语气看着和尚的脸问。

“本家那头……嗯,那你就顺便去一趟好了,告诉他们已经找到花子,但是记住,不许说她是被杀死的。还有,金田一先生!”

和尚看看竹藏,又看看金田一耕助。

“我在这里。”

金田一耕助用“请说”的眼神看着和尚。

“花子是被杀死的吗?”

“看起来不像是自杀。”

金田一耕助对和尚的这个问话感到好笑,不自觉地想笑出声,然而他一转念,又发现这种场合实在不可以如此放肆,便慌忙压抑住笑意,以搔头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竹藏,这件事情我看还是不要告诉本家的好。那里全都是女人,要是受到惊吓就太可怜了。”

了然和尚终于下达了清晰的指示。

“好的,那我先走了。”

“喂,等一下……顺便也去通知村长,请他到这里来一趟。对了,金田一先生,麻烦你去通知派出所,好吗?”

“清水不在派出所。”

“不在?”

“是的,听说笠冈本署有缉捕令来,他开船出去迎接了。”

和尚摸摸光秃秃的脑袋说:

“这样吧!竹藏,你还是到派出所去看看,如果清水回来了,就叫他到这里来。”

“是!师父,那我去了。”

竹藏顶着大风在山里走着,艰难的动作有如弥次郎兵卫一般。他冲出山门没多久,豆大的雨就下起来了。

“可恶!”

金田一耕助抬头看着天空,一脸遗憾地说。

“金田一先生,怎么了?”

“雨……”。

“雨?啊!是啊!下起大雨来了,一下起雨……唉!”

“要是天亮前雨能停就好了,一下雨,脚印就会变乱了。”

“脚印?”

和尚喘着气,惊疑地看着金田一耕助。

“我差点忘记了,金田一先生,请到这边来一下。”

“有什么事?”

“我有东西要给你看。了泽,你也过来!”

“师父,那具尸体就这么吊着行吗?”

了泽僵立了老半天,这时才惊魂未定地说。

“啊!金田一先生,能不能把尸体放下来?”

和尚征询金田一耕助的意见。

“我看,暂时就这样吧!搞不好清水已经回来了。”

金田一耕助谨慎地说。

“好的。了泽,那就别管花子了,你们跟我到这里来。”

和尚命令道。

于是三个人离开古梅树,走到玄关前面,这时雨下得更大了。

“可恶!”

金田一耕助对这场大雨厌恶极了,忍不住十分生气地看着天空。

“这场雨下得真不巧。对了,金田一先生……”

和尚边往玄关的屋檐下走,边说:

“刚才我比你们早一步回来,我原本打算从玄关进来,后来想到这个门是从里面闩上的,因此就绕到那边……啊!请往这边走,小心脚下危险。”

和尚带着金田一耕助来到紧挨着悬崖的厨房后门,只见门里一片漆黑。

“因为玄关门关着,我就绕到这里,可是你看……”

和尚把灯笼举得高高地说:

“锁不知被谁扭断了!”

金田一耕助和了泽两个人见到不禁吓了一跳。

原来那一副钉进厨房后门柱子里的洋锁已被敲毁,剩下一半的钉子挂在柱子上还晃着。

“了泽,你关这扇门的时候……”

“师父,我把门关上时,它还是好好的。”

“师父,这扇门是谁开的?”

金田一耕助问。”

“不是我,我刚要拿出钥匙要开锁,就看到锁已经扭断了,当时我吓了一跳,打开门一看……就看到那个。”

和尚举着灯笼从半开的门缝往里面照,只见地板前的水泥地面上,有几个很大的泥鞋印。

“师父,有小、小偷?”

了泽吓得有些说不出话。

“你看,这脚印还很新,我看了马上去叫你们,可是又担心小偷就在附近,为了以防万一,就拿着灯笼到处看看,然后就看到……”

和尚顿了顿,像咽下什么难吃的东西似地说:

“花子的尸体。”

“师父,这么说你还没进正殿喽?”

金田一耕助问。

“当然,我哪有时间啊!”

“那我们先到里面去查看一下吧!”

“好,了泽,你先进去开灯。”

“师父……”

“怎么了?了泽,你在发抖吗?真是胆小鬼。”

“师父,搞不好小偷还躲在里面呢!”

“了泽,你放心,你看这脚印是一进去就又出来了,小偷不可能躲在里面的……唉!我看还是我先进去吧!”

“不我先进去。”

了泽进了厨房,打开电灯,立刻大叫:

“师父,小偷没脱鞋就进来了,你看这么多泥鞋印!”

“哇,不得了,有没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我正在查。”

“师父,请把你的灯笼借我用一下。”。

由于金田一耕助的灯笼让竹藏拿去用了,他只好拿着了然和尚的灯笼查看厨房后门。

那里紧挨着悬崖,终年见不到阳光,是个阴暗潮湿的地方。金田一耕助根据鞋印判断,那应该是军鞋的脚印,从外面进来,然后又走出去,可是一走到院子的地面上,因为地面坚硬,就很难找到任何脚印,再加上这场雨……

“可恶!”

他气乎乎地骂着,当他再回到后门口的时候,和尚跟了泽已经不在厨房里了。

“师父,了泽。”

他喊了一声。

“我在这里。”

住持房里传来了泽的声音。

金田一耕助提着灯笼往住持房间一看,只见了泽正打开壁橱在查看里面的东西。

“有什么东西被偷了吗?”

“现在还没发现……”

“师父呢?”

“他到正殿去查看……”

这时,了然和尚在正殿喊:

“了泽,拿灯笼来。”

金田一耕助马上把手上的灯笼送了过去,了然和尚则从正殿南边的楼梯栏杆上往下面看。

“师父!发现什么了吗?”

了然和尚把灯笼伸到栏杆外,看到在香油钱箱边上有三根烟蒂,旁边还散置着五六根用过的火柴。

“了泽,你打扫过这里吗?”

了然和尚问。

“每天早上我都来打扫,而且来参拜的人是不许在这里抽烟的。”

“看来是小偷喽!这个贼从后门偷偷进来,竟然还坐在这里逍遥地抽了几根烟呢!”

了然和尚看了看火柴、烟蒂,摇了摇头,又好气又好笑地说。

这里是正殿,烟蒂跟火柴都没有受到大雨的影响。

金田一耕助把烟蒂跟火柴—一捡起来放到纸上,同时有些兴奋地搔着头发,对了然和尚说:

“师父,你看这些烟蒂,都是用字典纸卷的香烟耶!”

“不错,而且还是英文字典呢!”

“对,这是简明英日辞典上的纸,这种纸用来卷烟倒是蛮合适的。师父,这岛上有英文字典的人不多吧?”

“本家的千万大、阿一都上过中学,应该有英文字典才对。”

“本家有人抽烟吗?”

和尚像吓了一大跳似的,睁大了眼睛望着金田一耕助,双手紧紧抓着栏杆上宝珠形的装饰品,急促地喘着。

“师父,你怎么了?”

了然和尚大口喘气,让金田一耕助也不禁吓了一跳。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师父,谁会、会在那里抽烟?”

金田一耕助有些结结巴巴地问。

“我曾经看到早苗用这样的纸来卷烟,纸上写满了字,我问她卷烟要给谁抽……”

“她怎么说?”

“她说是伯父。”

金田一耕助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打了个寒颤。

“师父,早苗说的伯父,就是那个关在禁闭室的……”

“是的,就是那疯子。我特别叮嘱早苗说,给疯子抽烟不要紧,可千万不能给他火柴,早苗说她会小心的。”

天花板上的老鼠不知碰翻了什么东西,忽然发出一声巨响,了然和尚、金田一耕助和了泽都吓了一跳。

在冷风狂雨里,花子的身体全湿透了,在风雨中摇晃着。

了泽见状,一边发着抖,一边含混不清地念:

“南无……”

“师父,照你的看法,今晚来这里的叫‘小偷’是关在禁闭室里的本家主人吗?”

“我可没那样说,是因为你刚才提到烟卷的事……”

了然和尚大声否认着。

“可是你刚才说了些很奇怪的话哟!”

金田一耕助带着一副疑惑的神情,盯着和尚问。

“我?什么时候?”

“刚才在发现花子尸体的时候。”

“发现花子尸体的时候?我说了什么?”

“我听到你说‘不管是谁,都对疯子无可奈何啊’这样的话。”

“咦?我这样说过吗?”

“是呀,你的确是这样说的。当时我还感到很奇怪哩!师父,你是不是认为这件事跟本家的主人有关?”

“不管是谁,都对疯子无可奈何啊,我有这样讲吗?不管是谁,都对疯子无可奈何啊,不管是谁,都对疯子无可奈何啊……”

突然,了然和尚瞪大眼睛,神色狰狞地狠狠盯着金田一耕助,不久,他肩膀抖动着,嘴角强烈地*挛着,然后张开双手,蒙住整个脸,摇摇晃晃地向后退了两三步。

“师父!”

金田一耕助有些着急地问:

“你想起什么来了吗?”

了然和尚蒙着脸,双肩不住地抖着,之后,他慢慢把手从脸上拿开,眯着眼睛避开金田一耕助的视线。

“金田一先生。”

他小声地喊。

“嗯”

“你误会了,我说那句话,跟本家的主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可是,师父,你说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那疯子指、指的是谁?”

金田一耕助一着急,说话又结巴了。

“金田一先生,我不能说,这……这太可怕了。”

这时,和尚又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过了好半晌,他才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说:

“金田一先生,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普通人想象不到的可怕事情,也有一些是你无法想象的怪事。疯子……是的,简直就像疯子。但是,现在我不能说,这件事,总有一天我会对你原原本本说清楚的,现在求你什么都别问,问也是白问,我不会说的。”

和尚说着,从正殿的栏杆探身出去。

“我好像看到有人打着灯往这里走来了,大概是医生吧!趁他还没进山门的这段时间,我们先到禅房去看一下吧!”

前面已经说过,禅房跟正殿之间,有一条走廊相连。

禅房是一座宽六米、长十二米的细长建筑物,坐西朝东。打开走廊尽头的板门,左右两边各有一排长长的榻榻米,隔成一长条走道。榻榻米共有十张,第五张榻榻米刚好在走道中间,而两个走道的交叉点是禅房的中央,香案上面供奉着如来佛像。此外,禅房左右两边是粗直条的窗户,走道左边是禅房的入口,外面就是庭院,古梅树就在那里。

了然和尚拿着灯笼查看过禅房的每个角落之后,又到门边看了看,只见门是从里面闩住的。

“嗯,没有任何异样。了泽,住持房里有没有丢了什么?”

“师父,我还没仔细查验,不过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异常。”

“也许是我们寺院太穷了,没有值得他偷的东西。啊!幸庵应该快到了,我们去等他吧!”

金田一耕助始终想不透和尚为什么要那样说?谁都知道所谓的疯子就是鬼头本家的主人与三松。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不管是与三松或其他任何人,凶手一定是疯子!不过这样一来,和尚应该说:

“是疯子做的就无可奈何了。”

然而,金田一耕助明明听到:

“不管是谁,都对疯子无可奈何啊……”

究竟这话是什么意思?

疯子不是与三松,又会是谁呢?

在医生和村长到来之前,这个问题一直深深地困扰着金田一耕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狱门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