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珠塔》

第三篇 神秘银币

作者:横沟正史

吉祥物

驹井不二雄的叔叔——驹井启吉是个小说家,他今年三十六岁,尚未娶老婆,每天悠闲度日,寄住在驹井不二雄家。

有一天,杂志社的人来找驹井启吉,要他以“我的吉祥物”这个专题谈一谈。这里说的“吉祥物”是指“守护神”的意思。

驹井启吉说:

“我的吉祥物就是这个。”

说着,他把桌上的五十钱银币拿给杂志社的人看。

这种银币一直通用到战争中期,现在已经看不到了。

五十钱银币有很多种,而驹井启吉的“吉祥物”则是大正三年出厂,直径大约三公分的银币。

杂志社的人感到很不可思议地说:

“这就是驹井先生的吉祥物吗?它有什么特殊含义?”

驹井启吉笑着说:

“这个吉祥物有一段十分有趣的故事,你仔细听好。”

于是他开始说出那段有趣的故事。

“那是发生在昭和十六年底或十七年春天一个寒冷的夜晚。

当时我要去办事,在新宿的巷子里走着;而那时新宿的巷子一到晚上,就会有很多算命师出来摆摊子。

原本我很讨厌看手相、面相这类的事物,但是那天,我却心血来潮地跑去找一位算命师帮我看手相。

我听从算命师的话,将脱下手套的左手伸出去,算命师见了吓一跳,抬起头盯着我的脸。

他之所以会那么惊讶,是因为我的左手小指少了一半。

我的左手小指是战争初期在上海受伤的。原先我并没有很在意,以为算命师是因为看见我的左手小指少了一半而感到惊讶。

事后我仔细回想,发现他惊讶的神情很不寻常。

由于那天晚上很冷,我把外套的领子竖起来、戴着口罩,因此算命师看不清楚我的脸,我也不太记得他看着我的手说了什么话。

最后,我给了算命师一元纸钞当作算命费用,他就找给我这枚五十钱币,还不停地暗示我快点走。

尽管我心生桅异,仍直接从新宿车站搭上往立川的电车,回到位于吉祥寺的家。

那个时期银币已经很少见,我在电车上毫不在意地玩着那枚银币,觉得它似乎太轻了。

我心里觉得纳闷,回家后便开始检查那枚银币。

我先轻轻敲几下银币,察觉它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对劲;接着再仔细检查银币的表面,发现两面的接口也没有合拢。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不停地玩着银币,结果就变成这样……”

说到这里,驹井启吉转动银币,只见银币的正面与背面分开,里面是空心的,而且装着一张纸片。

杂志社的人神色讶异地问:

“啊!这张纸片是什么?”

“好像是一些暗号……你看!”

银币里面的薄纸片写着如下的数字:

3.2 1.1 5.5 2.2 ″7.2 5.5

5.5 1.1 6.2 6.1 8.1 1.2 4.1″

杂志社的人瞪大眼睛说:

“原来如此。那么您解开这些暗号了吗?”

“没有,我又不是侦探小说家。”

“可是,为什么算命师要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驹井启吉微笑着说:

“据我的推测……那个算命师大概是因为我少了一半的左小指而认错人了。那天晚上,他原本要将这枚银币交给少了左小指的男人,刚好我让他看到我的左小指,而且当时我戴着大口罩,他看不清楚我的长相,所以才会认错人,把这枚银币交给我。

第二天晚上我再去一趟新宿,却没有找到那个算命师。我想,使用这种银币或暗号的人一定跟黑社会有关联,人家常说拥有小偷忘了带走的东西就曾招来幸运,因此我才会将这枚银币当作吉祥物保存着。”

驹井不二雄坐在驹井启吉的身边,他也是头一次听到这件事,并感到非常有兴趣,于是当场就和他的叔叔、杂志社的人一起试着解暗号。

但无论他们如何绞尽脑汁,还是没办法解开那些暗号。

各位读者是否可以解开暗号,让驹井启吉和不二雄出糗呢?

之后,杂志社在当月的杂志上刊出驹井启吉说的有趣故事,文中省略掉暗号的部份,没想到却引发一件怪事。

奇怪的访客

杂志出刊之后一个星期,有个叫香山由纪子的漂亮小姐来找驹井启吉。

由纪子今年十八岁,据说本来家境富裕,住在高轮一栋拥有二十几间房间的气派房子里;不过战后家道中落,高轮的房子已卖掉,最近搬到驹井不二雄家的旁边。

由纪子一直是驹井启吉的小说迷,如今搬到他的住家附近,因此经常过来拜访他。

驹井不二雄很喜欢由纪子,每次她一来,驹井不二雄总是围绕在她身边。

他现在是小学六年级的学生,由于没有其他兄弟姊妹,所以将由纪子当成姊姊一般看待。

今天由纪子一过来拜访,驹井不二雄马上跑到叔叔的房间和他们一起漫无边际地闲聊。

驹井启吉担心地看着由纪子说:

“由纪子,你怎么了?今天好像没什么精神,你妈妈的身体怎么样?”

由纪子的爸爸在战争中去世,现在只剩下她跟妈妈相依为命;而且她妈妈身体虚弱,经常卧病在床。

关于她的生活状况,驹井启吉和不二雄都很清楚。

由纪子流着泪说:

“嗯,最近又有点事……所以我有一件事情想拜托驹井先生。”

“说说看,只要我做得到,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帮你。”

“谢谢。”

由纪子犹豫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说:

“我想要卖掉钢琴,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买,因此想拜托驹井先生帮我问问看。”

驹井启吉睁大眼睛问道:

“你为什么要卖钢琴?上次你来的时候,不是说钢琴是你的生命,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会放弃吗?”

听驹井启吉这么一说,由纪子的神情显得更加悲戚了。

“原先我也是这么想,可是我妈妈的病需要很多钱……而且妈妈在生病,我哪有心情弹钢琴。”

由纪子原本想当一名音乐家,如今这个愿望恐怕无法实现了。

“说的也是。可是,你也不用急着卖钢琴啊!”

这时,佣人拿着一张名片走进来,驹井启吉接过来一看。

只见名片上写着“山田进”这个名字,任职于出版“欧罗拉”杂志的极光社。

“请他到这里来。”

由纪子不安地说:

“您有客人拜访,那我先回去了。”

她正要起身,驹井启吉却挽留道:

“没关系,对方大概是来邀稿的,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你一回去,不二雄就会觉得寂寞了,再待一下吧!”

说完,极光社的山田进已经上来二楼。

“您好,我是极光社的山田进。”

山田进的年纪大约四十二、三岁,前额的毛发稀疏,长相不太好看,不太像一般杂志社的人员;而且正如驹井启吉所言,山田进是来拜托驹井启吉写稿的。

不过,当驹井启吉以目前十分忙碌为由拒绝写稿之后,山田进只回了一句:“这样啊……”就不再提写稿的事情了。

由于他回答得太干脆,以至于坐在一旁的驹井不二雄都觉得有点奇怪。

接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山田进突然问道:

“对了,上次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您谈论那枚五十钱银币的事情……真是非常有趣。真的有那种事情吗?还是您自己编的故事?”

“是真的。你看,五十钱银币就在这里。”

驹井启古说着便拿起桌上的五十钱银币。

“啊!可以让我看一下吗?”

“嗯,将正面朝上,再往右边转……你看,打开了吧!”

“原来如此,这是很精巧的机关。这张纸上写的是某种暗号吗?”

山田进正想打开银币里的纸片。

“不能看!”

驹井启吉突然一把抢走银币。

“我决定不让任何人看暗号了,能解开暗号是很好,可是我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带来麻烦。”

“原来如此,我太失礼了。”

山田进露出遗憾的表情。

没多久,他突然想到有事要办,随便交代一声就回去了。

山田进离开后,驹井不二雄怀疑地说:

“叔叔,刚才那个人似乎是专程来看银市的。”

驹井启吉的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说:

“很有可能。极光社的人我每个都认识,却从没见过这号人物。不二雄,你有没有发现他只脱掉右手的手套,却一直没有脱掉左手的手套?你想,这是怎么一回事?”

驹井启吉觉得十分有趣地笑着。

当天半夜,一阵怪声把驹井不二雄吵醒。

(好像有人在屋顶上走,是小偷吗?)

驹井不二雄的心脏急速跳动着,全身直冒冷汗。

驹井不二雄一直都是一个人睡在玄关旁的房间,隔壁是驹井启吉的寝室,他的爸爸、妈妈则睡在更里面的房间。

他顿时吓得躲在棉被里,静静地听着怪声。

窣窸、窣窸……屋顶上的诡异脚步声再度传来。

(不会错,一定有人在屋顶上走。)

驹井不二雄的心跳愈来愈快,喉咙感到微微刺痛。

顷刻间,屋顶上的脚步声停止,一阵“咚咚咚……”的声音跟着响起,而且声音好像来自驹井启吉的房间。

(叔叔的房间没有防雨窗,随便一撬就开了……)

驹井不二雄鼓起勇气走下床,想去通知睡在隔壁房间的驹井启吉。

他轻轻打开拉门,一来到走廊上,顿时呆立在原地。

(有人站在楼梯下面!)

驹井不二雄正要大叫,站在楼下的人立刻扑上来,用大手掌紧紧捂住他的嘴巴说:

“嘘!不要发出声音。”

(原来是叔叔!)

“吓我一跳!叔叔,二楼有人……”

“嘘!叔叔知道。不二雄,你留在这里,我过去看看。”

“叔叔,我也要去。”

“笨蛋!很危险的,你留在这里。”

“不,我也要去抓小偷。”

无论驹井启吉怎么说都没用,最后只好投降了。

“好,可是你不能出声,一出声我就不让你跟来。”

就这样,叔侄俩蹑手蹑脚地往发出声音的方向前进。

只见房间的门缝透出一道朦胧的光线,光线一直在移动,好像是手电筒所发出的。

驹井启吉和不二雄走到门前,悄悄地从门缝往里面瞧,看见一个人在桌上乱翻东西。

这个小偷身穿西服、裹着绑腿(注:用布或皮制的带子从鞋子绑到脚踝,或从膝盖绑到脚踝)、戴了一顶鸭舌帽和黑色口罩,完全看不到他的脸,但是闪闪发光的眼神教人看了十分害怕。

他在桌上翻了一会儿,突然说道:

“找到了!”

小偷拿起东西放进口袋里。

就在这时,驹井启吉大声叫道:

“小偷!”

于是小偷慌慌张张地撞到旁边的东西,发出喀啦、喀啦的声音,然后从窗户跳到外面,由屋顶逃走。

驹井启吉和不二雄随即冲进房内,从窗户探出头大声喊道:

“小偷!小偷!”

小偷一听更加慌张,瞬间从屋顶往下跳。

此时,屋檐下方冷不防地窜出一道黑影,黑影拿着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往小偷身上扑过去。

“哇!”

小偷被扑倒在地上后,从屋檐下窜出的黑影在小偷身上的口袋里摸索一番,然后迅速往漆黑的马路逃逸。

驹井启吉和不二雄对事情的转变感到十分意外,久久发不出声音。

不二雄的爸爸、妈妈听到一阵嘈杂声,急忙跑出来问道:

“启吉,怎么了?刚才的声音是……”

“哥哥,有小偷跑进家里,小偷……”

“小偷?不二雄,你到这里来。”

驹井不二雄的妈妈马上露出害怕的神情。

他跑到妈妈身边说:

“妈妈,小偷就倒在那里。叔叔,小偷为什么不动了?难道他是被刚才那个人……”

不二雄的声音颤抖着,驹井启吉也是一脸惨白。

后来他们往下面看去,只见小偷一动也不动地倒在马路上。

黑吃黑

那个小偷是被利刃从背后刺穿而死,而且他就是那天来拜访驹井启吉的山田进。

可是,杀死山田进的凶手又是谁呢?

“原来如此。因此,他昨天伪装成极光社的记者来拜访你,目的就是要来调查那枚五十钱银币,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等等力警官皱眉说着,他是警政署里相当有能力的警察。

他得知山田进昨天来拜访过驹井启吉,以及数年前驹井启吉获得那枚银币的来龙去脉之后,不禁对这件案子更加有兴趣了。

“那个算命师把你错认为这个男人,然后把银币交给你是吗?”

“我想一定是这样。你看,他的左手小指少了一半。”

山田进和驹井启吉的左手小指都少了一半。

昨天他来拜访驹井启吉的时候,左手手套从头到尾都没脱下来,就是为了隐藏少了一半的左手小指。

“那么这个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篇 神秘银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珠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