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珠塔》

第四篇 花瓣之谜

作者:横沟正史

恐吓文字

半夜,美绘子听到东西倒下的声音而醒来。

“什么声音?是我在做梦吗?”

接着又传来“卡当”一声,美绘子顿时吓得从床上坐起来。

这次绝不是梦境,她确实有听到东西碰撞的声响,而且是从隔壁房间传来的。

(是小偷吗?)

美绘子吓得全身的血液都冻僵了,她伸手去碰警铃,但是还没摸到就缩回手。

因为她的房间突然亮了起来,一道白色光线透过隔壁房间的窗帘投射在墙壁上,形成一个四方形银幕,而且光线中有一些像小虫般的黑点舞动着,仔细一看,才知道那是一串可怕的文字……

不要动!不要叫!一吵闹就会没命!

美绘子吓得用毛巾将自己从头到脚紧紧益住,心脏急速地跳动着,全身直冒冷汗。

过了一会儿,美绘子悄悄地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往墙上看,只见诡异、骇人的文字依旧停留在墙上。

这些宛如蚯蚓一般没头没尾,看起来像棒子的字体,大概是用毛笔写在毛玻璃上。

过了会儿,美绘子发现角落印着一只黑指印,大概是对方在毛玻璃上面写字时,不小心印上去的;由于指印很小,写字的人可能没注意到。

现在那些文字被放大投影,指印也变得像一颗人头那么大,非常清楚地浮现在墙壁上。

这个指印看起来大概是拇指指纹,外形有点像眼镜蛇的头,前端较宽,指纹的纹路宛如地图上弯弯曲曲的山脉,而且上面有一道歪斜的伤痕从手指横切开来。

“这个小偷的拇指受伤了。”

美绘子说完,墙壁上投射的文字突然消失,接着传来关窗户的声音,然后是有人快步跑开的脚步声。

没多久,四周又恢复一片静寂,只有朦胧的白色月光从窗缝透过来,附近传来卡车行驶过的声音。

美绘子心想小偷应该离开了,于是走到窗边,从窗帘的缝隙往外瞧。

原本她以为小偷弄出那么大的声响,隔壁房间八成被翻得一团乱,可是房间里竟出乎意料之外的整齐。

“美绘子,你大概是在做梦吧!”

爷爷笑着说道。

美绘子的爷爷是参加日俄战争的有名老将军,根本不怕那些鼠辈。

“我没有做梦,爷爷,我说的都是真的!”

无论美绘子怎么坚持都没用,因为她没有确切的证据。

美绘子的双亲都已经去世,本来她还有一位在防卫厅担任设计技师的叔叔——藤仓博士,但去年却出车祸意外死亡,留下美绘子和爷爷相依为命。

那天晚上,美绘子的女家庭教师——青木老师像往常一般来到家中。

青木老师大约在十天前开始来这里上课,由于之前替美绘子上课的老师突然生病,所以才由青木老师代替。

青木老师的皮肤白皙,看起来很年轻,不过她总是戴着一副蓝色眼镜,喉咙上绑着绷带,给人一种不健康的感觉。

美绘子一上完课,便对青木老师提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青木老师一听,惊讶地说:

“小偷有跑进来吗?家里有没有掉东西?”

“没有,什么都没掉,所以我才觉得奇怪。”

“我们报警吧!”

“不行,爷爷说我是在做梦,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

美绘子愤愤不平地说着。

这时,青木老师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却又突然皱紧眉头。痛苦地说:“啊!好痛……”

美绘子吓了一跳,赶紧问道:

“老师,你怎么了?”

“我突然觉得肚子痛,美绘子,对不起,可以找个地方让我躺下吗?”

“好的。现在已经很晚了,老师就在这儿住下吧!”

“如果可以的话?那真是太好了。”

就这样,青木老师当天晚上便住在美绘子家中。

这位戴蓝眼镜的家庭教师实在很奇怪,一听到小偷进来偷东西时居然那么惊讶,接着又突然肚子痛……

但是美绘子不觉有异,她让青木老师住在客房,自己回到床上睡觉。

到了半夜,美绘子又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奇怪的声音,再度醒来。

她紧张得立刻往墙上看去,并没有发现那些可怕的文字。

可是,当美绘子打开枕头边的台灯时,却看到一张纸片,上面写着:

不要动!不要叫!一吵闹就会没命!

美绘子今晚除了感到害怕之外,还觉得很难过。

她向四周张望着,不经意看到爷爷最喜欢用的烟斗。

美绘子灵机一动,拿起烟斗当作枪,摆好姿势,迅速拉开窗帘。

“不要动,你一动我就开枪!”

说完,她立刻扭开电灯的开关。

小偷被这突发状况吓到,双手高举地站在钢琴前面,不停地眨着眼睛。

他蒙着脸,只看得出身材十分瘦小,似乎是个年轻男子。

奇怪的是,他身上只穿着短裤、衬衫,头发非常杂乱。也没戴帽子。

“昨天晚上那个人就是你吧!现在我要去叫爷爷,你乖乖地别动,一动我就开枪。”

小偷往美绘子所在的位置偷瞄一眼,得知她手上拿的只是一支烟斗时,双眸不禁为之一亮,当下不再感到害怕。

他突然撞开美绘子的身体,从敞开的门缝往走廊上跑。

美绘子来不及思考便赶紧按铃,然后追着小偷跑向漆黑的走廊。

小偷的举动很奇怪,如果他想往外逃,应该在走廊的转角往左边走才对,可是他却往右边逃逸,那边有爷爷,奶奶和佣人们的房间,而且转过走廊便是和式客房,今晚青木老师就住在那里。

顷刻间,小偷的身影消失在那间客房的方向。

“小偷、小偷!大家快起来!”

听到美绘子的呼喊声,老将军第一个冲出房间。

没多久,佣人们也穿着睡衣、全身颤抖地聚集在走廊角落。

“美绘子,怎么了?”

“爷爷,是小偷,他刚刚弯过这条走廊,往客房那边逃走了。”

“好,我去抓他!”

老将军率先走过去一探究竟,可是却没有发现小偷的踪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奇怪……”

美绘子歪着头思考的时候,戴蓝眼镜的青木老师慢慢地从客房走出来。

“请问发生什么事了?”

“老师,小偷又跑进来了,他有没有进去你的房间?”

“我睡得很熟,没有察觉到。”

青木老师一听到有小偷闯入,立刻开始发起抖来。

之后,大家一起把整栋房子找过一遍,仍然没有找到小偷,也看不出有小偷进来过的痕迹。

美绘子边抱怨边回到先前的房间,大声地对爷爷说:

“爷爷,你看,这个可以证明我不是在做梦,小偷掉了这个东西。”

美绘子捡起一块长五公分、宽五厘米左右、宛如菊花瓣模样的金属版,上面刻着:

r——8,l——15

老将军一看到金属版上的数字,原本温煦的表情瞬间消失无踪。他甚至无法等到天亮,立刻打电话到宇津木俊策的侦探事务所。

宇津木俊策是近来知名度颇高的侦探,以前老将军曾经委托他调查过两、三件事情,相当信任他的能力。

但宇津木侦探现在有事走不开,因此会派他信赖的部下过来处理。

不久,一位叫绿川三平的侦探说他是宇津木侦探事务所派来的。

于是老将军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叙述一遍,并拿出那块像菊花花瓣的金属版给他看。

“看到这个,你应该知道我会想起什么事情吧!去年车祸去世的藤仓博士,他是我的次男……”

“是的,藤仓博士和火箭px号事件有关。”

绿川侦探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在一旁倾听的美绘子也跟着紧张起来。

(去年意外事故的叔叔和这件奇怪的小偷事件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火箭px号

美绘子的叔叔——藤仓博士是防卫厅里有名的设计技师,他去世前不久刚完成性能优越的火箭设计图,命名为px号。

藤仓博士死后,政府曾派人详细地搜索他的研究室,可是到处都找不到藤仓博士完成的火箭设计图。后来有人谣传藤仓博士利慾薰心,将那份高科技发明卖给外国间谍。

“我儿子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我自始至终都相信他是清白的。设计图不见了是事实,但是这块金属版……”

老将军抖动着粗粗的胡子说:

“我儿子死的时候,他的钱包里放了一片相同的金属版,当时我并没有太在意。可是,昨晚来的小偷竟然也有相同的东西,这表示其中大有文章,我想委托你调查这件事情。”

“原来如此,我懂了。”

绿川侦探眼神发亮地注视着金属版,然后探出身子说:

“关于火箭px号事件,我们也在政府的命令下做了很多调查,但是一直到现在也只知道一部份事实。”

绿川侦探停顿一下,继续说道:

“一知道藤仓博士完成了px号,全世界的间谍都跑来日本,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马德罗斯次郎这个混血儿和蛭峰德克特尔这两人。他们原是日本人,后来为了钱同时替s国和t国效力,两人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都想从藤仓博士手中抢走设计图。我只知道这些,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清楚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人到底谁拿到设计图,就我看来,大概是没有人拿到。如果这样,设计图又在哪里呢?刚才我听了您的话,突然想到膝仓博士恐怕也知道有人要杀他,才会将设计图藏起来。

当然他也打算将藏匿设计图的地方告诉他可以信赖的人,没想到这时却发生车祸,于是他什么都没说就死了。那张设计图现在还藏在某个秘密的地方,这片金属版……我想就是打开这个秘密的关键。您觉得呢?”

“听你这么说……有可能是藏在这个房子里面罗?”

“是的,藤仓博士死后,有没有什么东西放在这里?”

“啊!对了……”

美绘子突然惊叫出声。

“叔叔很喜欢这架钢琴,他一直非常珍惜它,所以我收下他这个遗物,非常细心地照顾着。”

“就是这个!”

绿川侦探一脸兴奋地说:

“设计图一定是藏在这架钢琴里面。不过在这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先解决昨天晚上的小偷事件呢?”

这时,青木老师神色慌张地看着房里说:

“有什么不对吗?”

“啊……你就是青木老师吗?”

绿川侦探笑着继续说:

“什么时候改名叫青木的?”

“什么意思?”

“你何时由男生投胎转世变成女生的?”

说完,绿川侦探伸手往青木老师的头上一抓,只见她的头发整个脱落,眼前这位女家庭教师竟然是个男生!

绿川侦探抓住想要逃走的青木老师,瞬间将他摔在地上。紧接着,绿川侦探乘势压住青木老师,动作迅速地绑住他的双手。

意外结局

一连串突发的状况让美绘子讶异得不得了,就连人生阅历丰富的老将军也瞪大双眼。

绿川侦探看着他们祖孙俩惊讶的表情,得意地说:

“这位就是我刚才提到的外国间谍——马德罗斯次郎,他是混血儿,擅长乔装成女人。”

“用幻灯片投射那些文字来吓我的就是他吗?”

美绘子神情恍惚地问道。

“那可能不是这个男人做的。我认为一整个晚上用幻灯片惊吓小姐的,应该是蛭峰德克特尔;次郎伪装女家庭教师混进这里,却苦无机会下手,正在烦恼的时候,竞争者蛭峰德克特尔却偷跑进来。

他得知这个消息后,知道自己一刻也不能拖延了,因此假装生病留在这里,等到半夜才偷偷地潜入这间房间。次郎,是不是这样呢?”

马德罗斯次郎默默地点头。

“接下来是设计图这个问题。既然前天晚上闯进来的蛭峰没有找到设计图,那么设计图应该还在这架钢琴里面才对。”

“那个蛭峰德克特尔会不会当时就已经拿走设计图了?”

“我不这么认为,根据小姐所说,蛭峰在这个房间里到处翻找,那表示他没有这片金属版,像藤仓博士这么聪明的人精心想出来的藏图地点,他是不可能轻易打开的。现在,我们就来检查这架钢琴。”

绿川侦探不停地抚摸着钢琴盖,这时美绘子好像有所发现,脸色一变,仿佛就要昏倒似的。

老将军担心地叫道:

“美绘子,你怎么了?”

“我觉得很不舒服。”

“大概是昨天晚上睡得不好的缘故,你先到那边去躺着吧!”

“好的。”

美绘子乖乖地走出房间。

没多久,她又带着笑容回来。

“啊!你觉得怎么样了?”

“我到外面呼吸新鲜的空气之后,感觉好多了。爷爷,你们找到藏图的地方了吗?”

“小姐,马上就要找到了。”

绿川侦探仔细地检查钢琴,突然高兴地说:

“找到了、找到了,藤仓先生,你看这里!”

绿川侦探伸手指着钢琴背面的菊花雕刻图案,然后拿起那片金属版附上去,两者竟然完全贴合在一起。

“这是钥匙,而黄铜花瓣上面写着:‘r——8,l——15’,‘r’这个英文字母代表‘right’,也就是右边的意思,‘l’则是‘left’是指左边,所以要往右转八圈,往左转十五圈。”

绿川侦探照做之后,立刻发出“卡当”声响,滑出一个抽屉来。

“找到了,这的确是设计图。”

“咦?真的有吗?”

老将军要伸手去拿,却被绿川侦探一把挡开说:

“不,这是国家机密,尽管您是藤仓博士的父亲也不可以看,我必须马上将它转交给政府当局。”

绿川侦探将设计图放进口袋之后,打开门正准备走出去之际,却一脸惊讶地僵立在原地。

只见门外站着一个彪形大汉,他的两边各站着一位持枪警官。

老将军惊讶得出声问道:

“宇津木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绿川先生不是你的手下吗?”

宇津木侦探笑着说:

“小姐,谢谢你打电话给我,我们差点就被这个家伙把重要的设计图抢走了。喂,蛭峰德克特尔,一切都结束了,你乖乖地束手就擒吧!”

蛭峰德克特尔突然改变态度说:

“真糟糕,我好不容易伪装成侦探偷到设计图,却被你这个宇津木俊策识破,害我的工作泡汤了。”

“呵呵呵!别抱怨了,快点把设计图交给我。”

“没办法……好啦!给你。”

拿到设计图之后,宇津木侦策把设计图交给老将军。

“藤仓先生,由你亲手将这张设计图交给政府当局,就可以洗刷藤仓博士的嫌疑了。”

老将军面对一连串的意外状况,只能惊讶地眨着眼睛。

“宇津木先生,真是太神奇了!我有件事情想问你,你怎么知道我化装成侦探来这里的事情?”

“是这位小姐刚才打电话通知我的。至于她是怎么看穿你的真面目,我也很想知道。”

老将军瞪圆眼睛说道:

“美绘子,你怎么会知道呢?”

美绘子满脸通红,指着发出黑色光泽的钢琴盖说:

“爷爷,你看这里有很多指印,它的形状很像眼镜蛇的头,上面还有道伤痕,而且这是绿川先生的指印……当时我感到非常惊讶,因为前天小偷投射在墙壁的幻灯片上面也有相同的指印,我从这里猜想他绝对不是侦探而是前天晚上偷闯进来的小偷,于是赶紧打电话到宇津木先生那里……”

听到这里,老将军的脸上不禁露出一抹骄傲的神情。

没想到由于美绘子沉着、冷静的应变态度,不仅消除了国家机密泄露出去的危机,同时也证明她的叔叔——藤仓博士是清白的。

后来,政府当局对美绘子的机智表现深表感谢,而马德罗斯次郎与蛭峰德克特尔这两名国际间谍则被送进监狱。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真珠塔》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横沟正史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横沟正史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