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珠塔》

第2章 化装舞会

作者:横沟正史

跳舞娃娃

御子柴进全身僵硬地看着金蝙蝠飞走后,失神的意志也随之回复。

(没错!一定是这样!一定是操控金蝙蝠的魔术师杀人……)

这个想法一浮现心头,御子柴进不禁打了个哆嗦,同时他也隐约感觉到即将有什么不祥的事发生。

(太好了!终于遇到一件大案子。)

思绪一转,御子柴进赶紧冲进车内,抱起全身软绵绵的女人。

顿时,他感觉手上湿湿黏黏的,低头一看,发觉手上沾满一大片鲜血……他再定眼一瞧,这才看见女人的心脏中枪,大量鲜血从伤口涌出来。

御子柴进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打开车里的灯想看清楚女人的长相,只是女人的长相更叫他吓坏了。

眼前的女人正是东京知名的女歌手——丹羽百合子。

御子柴进会知道丹羽百合子,不是因为看过她的舞台表演,也不是从她的海报上认识她,而是今天御子柴进才刚见过她。

今天下午三点左右,丹羽百合子一个人到新日报社拜访三津木俊助。

说到三津木俊助这个男人,他可是新日报社的一块瑰宝。

他是个相当资深的名记者,在报导犯罪事件方面,没有人比得上他,而他本人也不知道侦破了多少离奇的怪异案件。

御子柴进会选择到新日报社工作,多少也是冲着三津木俊助的名气。

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像三津木俊助一样,成为一名能干的名记者。

再说到丹羽百合子到报社时,三津木俊助正好离开报社外出。

等了大约半个钟头,三津木俊助依然没有回来,最后,丹羽百合子带着失望的表情离去。

(难道丹羽百合子是为了金蝙蝠的事来找三津木俊助?她不是发现了什么关于金蝙蝠的事,所以才招来杀身之祸?)

想到这儿,御子柴进的一颗心又噗咚、噗咚、噗咚地跳个不停,此刻,好奇心已经快把他淹没了。

御子柴进连忙视查车内,希望能够从中发现一些线索,突然间,他注意到一个掉落在座椅下方的手提包。

打开手提包一看,里面除了化妆品之类的女人用品外,还有一个沾满鲜血的信封。

御子柴进拿起信封看了一眼,上面没有收件人,也没有寄件人的名字。

御子柴进觉得十分奇怪,他再次检查信封一遍,这时,他看到信封角落好似有什么东西,于是透过灯光仔细审视

(金蝙蝠!这是金蝙蝠的标志吗?)

御子柴进睁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标志。

“不管那么多了,还是先打开看看再说吧!”

御子柴进紧张地打开信封,拿出一张约莫七公分大小的纸娃娃。

信封里头一共有十六个纸娃娃,每个娃娃都留着妹妹头,两手分别拿着红色和白色的旗子,每个挥舞旗子的样子都不相同。

sss(纸娃娃的形状如图所示。)sss

bbb(纸娃娃的形状如图所示。)bbb

御子柴进看了这些纸娃娃之后,心中纳闷不已。

他是看到信封上有金蝙蝠的标志,才决定打开信封瞧瞧,原以为能发现什么秘密,没想到里头竟然是小孩玩的纸娃娃。

御子柴进虽然感到疑惑,不过现在也没有太多时间思考这个问题。

他把纸娃娃和信封一起放进口袋,随即跳下车。

然而就在此时,他忽然听见远处传来疾驶的车子引擎声。

“大概是刚才那辆车子,难道说……”

御子柴进发觉一股危险的气息逼近,他敏捷地躲进车子的阴暗处,接着便听见从疾驶的车里传来两声枪响。

看到一阵发白火花同时,御子柴进耳边随之响起子弹飞逝的声音。

子弹如果再偏个三公分……不!要是再偏个一公分,那么御子柴进就要跟这个世界“莎哟娜啦!”了。

御子柴进吓得面如土色,但也看到一名手上拿着手枪,脸上带着面具,身着黑衣的男子从车上探出头来。

“歌唱界的女天王遭人杀害”、“丹羽百合子离奇死亡”

第二天,所有的报纸都以头条新闻报导这桩骇人听闻的杀人事件。

其他报社都以大篇幅的文字报导丹羽百合子被杀的消息,可是对凶手却只字未提,有的也只是写着警方正在调查中。

可是当民众看到新日报社报导杀害丹羽百合子的凶手,就是现在令世人闻名丧胆的金蝙蝠时,读者无不吓得全身打颤。

全速奔驰的两辆轿车……两声枪声……丹羽百合子离奇死亡……在车旁飞舞的金蝙蝠……折返回来的金蝙蝠……少年御子柴进受到致命攻击……一名带着骷髅面具的黑衣人。

这个独家报导,使得第二天新日报社的报纸全部销售一空。

当然,这个独家报导也让御子柴进变成报社里最受欢迎的人。

“侦探小子,这下子可让你抓到独家新闻了,这可是大功一件哦!”

报社里有人语气酸溜溜地这么夸他。

“喂!侦探小子,社长大人有没有召见你?什么?还没有!对了,我现在要外出采访,不过我们大家都以你为荣。”

不论大家如何夸奖,御子柴进始终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一大早进入报社,御子柴进就到处寻找三津木俊助的踪影。

三津木俊助是新日报社的名记者,经常出外采访,很少待在报社里。

御子柴进等到三津木俊助回来,已经是傍晚六点多的事了。

“啊!三律木先生,请你等一下……”

御子柴进连忙叫住穿着一身正式燕尾服的三津木俊助。

“原来是侦探小子啊!托你立下的奇功,今天本社的报纸创下非常好的发行量哦!”

三津木俊助面带微笑地赞赏道。

“三津木先生,关于这件事,我想私下跟你谈谈……”

“跟我私下谈谈?”

三津木俊助不解地看着御子柴进,试图从他脸上看了端倪。

“侦探小子,你该不会是要告诉我,昨天晚上的事情是杜撰的吧?”

“三津木先生,你认为我是那种人吗?”

看见御子柴进一脸严肃的模样,三津木俊助开心地大笑说:

“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你立了一个大功,可是却不怎么开心,所以我才会有这种想法……来!进来我办公室再说。”

在新日报社里,三津木俊助还拥有自己的办公室。

一走进办公室,三津木俊助劈头就问:

“侦探小子,你到底想跟我谈什么?”

“三津木先生,我想请你看这个东西。”

说着,御子柴进递给他一个红色信封。

“这个……这是什么东西?”

“三津木先生,你在灯光下看一下信封的角落。”

三津木俊助纳闷地拿起信封对着灯光瞧了一眼……

“啊!这、这是金蝙蝠!你从哪儿弄来这个东西?”

三津木俊助颇为震惊地看着御子柴进。

“这是我在丹羽百合子的手提包里找到的。我私自藏匿这封信,因为担心被警方斥责,所以今天早上一直在找你。”

“三津木俊助认真地听御子柴进把话说完,接着打开信封拿出纸娃娃。”

“什么呀?这是小孩玩的玩具吗?”

“不!我不认为这是小孩的玩具。昨天晚上,我已经先对照过手旗信号的意思,也解开部分暗号,你看,这是我研究出来的结果。”

御子柴进翻开笔记本给三津木俊助看,上面的内容是:

12345678910111213141516

ノノノィィィィクケヘョャキカテュス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实在是看不懂。”

三津木俊助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符号。

“哦!因为我没有按照顺序写出纸娃娃要表达的文字。不过我想只要查出所有纸娃娃的意思,那么就可以知道这封信的内容,所以昨天我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研究,但怎么也不明白其中的涵义,只知道11号、13号和4号大概是这个意思……”

御子柴进边说,边翻开笔记本的下一页,上面写着这样的日文字:

ャヵィ(晚会)

“什、什么?你说晚会!”

三津木俊助一听到这两个字,惊讶地睁大眼睛。

他专注地凝视御子柴进想出来的字母,过了一会儿,又挑出了几个字:

ェノキティ(柚木邸)

“我想这应该是丹羽百合子昨天从金蝙蝠那里拿到的。”

三津木俊助一边说,一边又继续挑出字母。

ァスノョ(明天晚上)

光是这十二个字的意思就非常明显了,接下来还剩下四个字:

ノィケヘ

三津木俊助又找出三个字母,再加上先前的几个字重新排列组合之后,得出了以下的句子:

(明天晚上去柚木家的晚会)

“这么说来,今天晚上那个叫柚木的家里要举行晚会喽!”

御子柴进颇为高兴地说。

“这么巧!柚木真珠王今天晚上要在家里举行化装舞会,我今天的装扮就是为了这场舞会准备的。”

“难道是金蝙蝠命令丹羽百合子参加柚木家的化装舞会?”

“嗯,应该是这样没错!百合子大概是因为这件事感到困惑,所以才会到报社找我……我想金蝙蝠一定是认为百合子想背叛他,才会杀人灭口。”

“有、有名的女歌手竟然是金蝙蝠的手下……”

御子柴进语气颤抖地喃喃自语。

“没错!百合子一定是后悔了,所以才会……喂!侦探小子!”

三津木俊助突然拍了一下御子柴进的肩膀,兴奋地说:

“你真聪明,居然能弄到这样的线索,你真是我们新日报社的福星,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向社长和总编辑报告这件事。”

这几句话从御子柴进敬佩的三津木俊助口中说出,让他顿时满脸通红,颇为不好意思地回答:

“三津木先生,你知道金蝙蝠叫丹羽百合子到柚木家的目的吗?”

“我想一定是为了那个东西。”

三津木俊助先是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接着便开始述说今天柚木家举办舞会的目的。

“事实上,柚木真珠王想经由今天的晚宴,把他完成的真珠塔呈现在宾客面前。表面上我是受邀的客人,实际上,却是柚木先生亲自委托我暗中保护真珠塔。不过照现在的情形看来,金蝙蝠的目标一定是那座真珠塔……侦探小子,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三津木俊助话一说完,便急忙走出办公室。

“走吧!”

三津木俊助再度回到办公室之后,拍了拍御子柴进的肩膀说。

“咦?上哪儿去?”御子柴进不解地回答。

“和我一块儿到柚木家。我已经跟总编报告过这件事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助手。”

能够跟崇拜的三津木俊助一起工作,御子柴进高兴得无法言喻。

两人走出报社门口,马上有一辆计程车停在他俩眼前。

两人二话不说,随即钻进讣程车后座,车子也快速地往前驶去……

三津木俊助这时候如果稍加留意司机和坐在前座的男人,那么就不会有往后的灾难了。

当车子来到三宅坂的时候,坐在前座的男人突然转过身,把他手中的手枪抵着三津木俊助的鼻尖。

“啊!”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下意识地想站起身,可是一切已经太晚了。

就在男人开枪的同时,他们两人都听见一声奇怪的声音,随后又闻到一股芳香的味道,不一会儿,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便昏迷在计程车上。

啊!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个陷阱呀!

双方的战斗尚未开始,恶魔已经抢先一步行动,只是没有人知道恶魔要把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带到什么地方。

尼古拉神父

柚木真珠王的家位于纪尾井町,是一栋建筑宏伟气派的大宅院。

柚木真珠王是个白发、慈祥的老人,大家都尊称他为“柚木老人”。

他是一位富有爱心的天主教徒,也是一位博爱的慈善家。

柚木老人的老伴很早就过世了,唯一的女儿——弥生是他的心灵慰藉。

弥生今年十五岁,长得跟母亲十分相似,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

今天弥生将以法国洋娃娃的打扮出现,她纯真、可爱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抱抱她。

只是令人好奇的是,那张美丽的脸庞竟露出一抹不安的神情。

爸爸告诉弥生,今天晚上要把真珠塔放在大厅展示,让参加的宾客一睹它的风采。

由于今天晚上举行的是化装舞会,她担心有人心怀不轨混进来,另外。她更害怕金蝙蝠会出现在舞会上,而这也就是弥生愁容满面的原因。

因为昨天晚上她看见几只金蝙蝠在院子里盘旋,让人看了好生害怕。

(金蝙蝠突然出现在家里,难道这是不好的预兆?)

弥生把心里的不安告诉爸爸,柚木老人只是微微一笑地说:

“你不用担心,这一点爸爸也想到了,所以我已经拜托警视厅的等等力警官,和新日报社的三津木俊助先生前来帮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章 化装舞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珠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