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珠塔》

第5章 解开谜底

作者:横沟正史

神父说谎

“啊!”

弥生倏地从椅子上跳起未,手中的信纸也随之掉落在地板上。

御子柴进一言不发地盯着盔甲武士几秒钟后,马上掌握住情况,他缓缓地走到盔甲武士旁边打开面具,当下,弥生失控地大叫。

“尼古拉神父!”

“快点找医生过来!弥生,我先打电话回报社。”

御子柴进镇定地一一吩咐众人。

后来在医生为神父检查期间,弥生才想起那封信的事情,她低头寻找,一看见信纸,马上把信捡起来放进口袋。

神父一个钟头后才清醒过来,他看见弥生,虚弱地举起手说:

“弥生小姐、弥生小姐,你没事吧?”

“神父你放心,我很好。神父,你怎么会在盔甲武士里面?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呢!”

“我在盔甲武士里面?我不知道啊!”

“神父,我想知道你是怎么逃出地下室的?又怎么会到这里?”

御子柴进提出心中的疑问。

神父的说法是:他跌进水里后,先是被大水冲到地下室的尽头,后来水位逐渐下降,才顺利捡回一条命。

水位完全退去之后,他仔细搜寻地下室各个角落,但怎么也找不到弥生他们三人,后来他意外地发现一个洞穴,心想大家可能从那里逃出去了,所以一个人爬出洞口,立刻赶来柚木府邸。

但是当时弥生还没有回来,老佣人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所以他就先到饭厅等弥生回来。

“当时我就是坐在这张椅子上,后来突然有人从后面抱住我,还用一块沾湿的棉花捂住我的鼻子,我只记得我好像闻到一股刺鼻的葯水味……接下来的事就不知道了。”

依照神父的说法,他从前天晚上就被人推进那个盔甲武士里面,不,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

昨天晚上八点左右,御子柴进曾不经意地看了一下盔甲武士内部,当时里面并没有任何人在啊!

(尼古拉神父为什么要说谎?)

神父回去之后,御子柴进整晚一直想着这个问题,怎么也睡不着觉。

御子柴进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大,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到了大约十点左右,他听见房门外有一阵脚步声,有人轻轻地打开他的房门。

当下,他马上假装睡觉,没多久,门外的脚步声也静静地离去。

御子柴进赶紧从床上跳下来,他急忙打开房门查看,正好看见有个人影走过走廊转角。

(那个人不是弥生吗?)

“糟了!”

御子柴进突然想起中午那封信的事情,他立即回房换装,来到大门口的时候,站在对面街角的弥生已经上了一辆计程车。

“大事不妙!弥生要是发生意外的话,我要怎么跟三津木先生交代?”

“司机先生,麻烦你跟着前面那辆计程车。”

御子柴进也迅速地拦下一辆计程车,慎重地交代司机。

这两辆计程车就像是用线拴在一起似的,一前一后在市区穿梭,车子经过热闹下町,没一会儿,它已跨越隅田川,来到一个小名木川的偏远地方。

计程车在这里停下来,御子柴进也在相隔一百公尺的地方下车。

这条小路的一边有一条小名木川的小溪流经,另一边则是工厂围墙。

弥生慢慢地往前走,还不时地停下脚步注意水面上的船只。

(弥生来这里难道是跟这些船只有关?)

当弥生走到桥墩时,忽然有个拄着拐杖、不良于行的少女从暗处走出来,她和弥生交谈两、三句话之后,就跟弥生并肩走着。

汽艇上的怪人

“柚木小姐,你没有告诉别人你到这里来的事吧!”

拄着拐杖的少女看青四周的动静,有些担心问道。

“没有,我没有告诉其他人,信上不是说不要跟任何人说吗?”

“这样啊!真是谢谢你了。”

“你和写这封信的川口有什么关系?”

“我叫钤江,是川口的妹妹。”

“钤江,你哥哥是做什么的?”

“我哥哥他……嗯……”

钤江犹豫了一会儿,才继续说:

“他做的都是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我劝哥哥离开他的老大,可是……”

“算了!”

弥生看少女有些为难,体贴地拍拍她的肩膀。

“你哥哥在信上说,他在河底捡到我叔叔柚木博士从钟楼上找到的黄金女神像,这件事是真的吗?”

“是的,这件事是真的。”

“他还说只要我愿意出一百万,他就会把女神像还给我。”

“嗯,我哥哥是这么说的。”

“你哥哥在信中提到他知道金蝙蝠是谁,这件事也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哥哥说他清清楚楚地看见金蝙蝠的脸孔。”

“既然如此,那你哥哥为什么不跟警方报案?”

“这个嘛……因为他从事的是违法的工作,所以不方便露面报案。不过柚木小姐你放心,我哥哥绝对不会伤害你的,有了这一百万之后,我会叫哥哥离开他的老大。”

“有你这么一位明理的妹妹,相信你哥哥一定会痛改前非。”

“柚木小姐,谢谢你,就是那艘船。”

说着、说着,她们已经走到一艘汽艇旁边。

在汽艇和河岸间架着一个短短的梯子,弥生虽然感到害怕,但还是跟在钤江身后踏上梯子走进汽艇。

“哥哥,哥哥,大老板,我把柚木小姐带来了。”

钤江站在船舱前喊话,可是里面并没有人回应她。

钤江打开船舱的门一看,有两个男人趴在桌上似乎是睡着了,他们旁边还有几个空酒瓶。

“真是的!又喝醉了……哥哥、哥哥,大老板。”

钤江想摇醒这两个喝醉酒的男人,不料她突然放声大叫,翻过身的大老板和川口竟然都口吐鲜血。

“一定有人在他们的酒里下毒……谁?到底是谁下的毒?”

钤江痛不慾生地大喊,这时弥生也忍不住大叫一声跑到钤江身边。

“什么人?是谁在驾驶舱里?”

没有人回答钤江的话,此刻,汽艇正逐渐加速驶出隅田川。

“到底是什么人在驾驶舱里面?”

钤江害怕地再问一次,这时,汽艇在河川中央停了下来,从驾驶舱里走出来的竟是戴着骷髅面具的金蝙蝠。

金蝙蝠手上握着一把手枪,目露凶光地走进船舱。

弥生很想开口大喊救命,无奈话卡在喉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相对之下,钤江就显得勇敢多了,她把弥生拉到身后保护她。

“是你杀死我哥哥和大老板的,对不对?”

钤江大声叫骂,可是金蝙蝠根本不理会她,他一步一步走近她们,这下子连钤江也吓得脸色发白。

“你想做什么?你杀了我哥哥和大老板,现在还想杀我们吗?”

“黄金女神像在哪里?”

金蝙蝠终于开口说话,听到他的声音,弥生居然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黄金女神像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钤江刻意偏过头不看他。

听见钤江的话,金蝙蝠嘴角微扬,发出呵呵呵的笑声说:

“你不可能不知道女神像的下落。快说!女神像究竟在哪里?要是你不说的话……”

“不说的话会怎么样?”

“枪杆儿可是不长眼睛的哦!”

说完,金蝙蝠用枪抵住钤江的胸口。

他那张骷髅面具下的一双眼睛散发出腾腾杀气,一看到这个情景,弥生拉了拉钤江的手对她说:

“钤江,快把黄金女神像交给他!”

“可是把东西交给这种人……”

“没关系!他不过是想得到真珠塔罢了。而且有没有真珠塔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主人家都说话了,我看你最好快点把女神像交出来!”

金蝙蝠语带威胁地说。

“既然连柚木小姐都这么说了……请你把手枪挪开一点!”

钤江毫不畏惧地说,接着她伸手摸了摸入口处旁的一块板子,顿时,一扇三十公分见方的小门应声弹开,里面出现一个小型的保险箱。

钤江在保险箱里找了找,不久,她的左手拿出一样东西。

“哪!女神像在这里。”

“嗯!”

金蝙蝠满意地点点头,就在他向前一步准备接收神像之际,钤江突然举起右手开了一枪。

当下,金蝙蝠的左手手掌被子弹射穿,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地,这也使得他脸上的骷髅面具突然掉下来。

“啊,你是……”

弥生话没说完昏了过去,暴露真面目的金蝙蝠先是一阵错愕,接着他马上对钤江开了一枪。

钤江似乎是中弹了,只见她踉踉跄跄地走到门边,拿着黄金女神像就要坠入河里……

“糟了!”

金蝙蝠怆惶地戴上面具,右手按住受伤的左手,一口气冲到甲板上,可是漆黑的河面上已经见不着钤江。

过了一会儿,这艘形迹可疑的汽艇便载着昏厥的弥生离开。

只是金蝙蝠并未发现,自始至终目睹一切,接着又不露声色潜入河中悄悄跟踪钤江的人,正是侦探小子——御子柴进。

义卖活动

圣·尼古拉斯教堂举办的义卖活动,主要是为了在交通意外中失去亲人的孤儿们筹募基金。

除了拍卖的摊贩外,教会还特别搭建了可供民众余兴表演的舞台,以及各式小吃摊位。

会场上有一张仿佛大蜘蛛网的绳索做装饰,上面还挂满了各国的旗帜,另外,教会的尖塔上还用绳索系着一个大型的氢气球。

中午过后,教友们都忙着燃放鞭炮,舞台上也有音乐演奏,好似预祝今天的义卖活动成功。

可是今天义卖活动的主持人——尼古拉神父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

神父一早就在教堂四周走动,也和负责拍卖的摊贩人员、与会宾客一一寒暄,可是他今天看起来似乎特别疲累。

神父的左手包着白色绷带,难道他是因为伤口疼痛才面露难色?

傍晚四点左右,义卖活动渐渐接近尾声,宾客们差不多都回去了,不过这时却有两个人特地赶来。

“神父,看来今天的义卖活动相当成功。”

三津木俊助面露微笑地跟神父打招呼。

“谢谢!请问您是……”神父表情十分不自然地反问他。

“哈哈哈,神父,你忘记了吗?我是三津木俊助呀!”

“三津木俊助……啊,我想起来了,你就是新日报社的名侦探。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对了,请问这一位是……”

“神父,你不记得他了吗?他就是参加柚木真珠王化装舞会的等等力警官,警视厅的等等力警官啊!”

“警视厅的……啊!是的、是的,我想起来了。”

尼古拉神父皱眉思忖,露出一副痛苦的神情。

等等力警官沉默地凝视神父,试图从他脸上读出一些讯息。

“神父,今天我们来这里,是想请教你有关丹羽百合子和黑河内晶子这两位女性的事情。”

三津木俊助话一说完,直望着神父等待他的回复。

“丹羽百合子和黑河内晶子……她们两人怎么了?”

尼古拉神父纳闷地说。

“神父,你知道她们两人已经死了,不,已经遭人杀害的事吗?”

“什么?丹羽小姐和黑河内小姐遭人杀害!这件事是真的吗?”

闻言,神父诧异地睁大眼睛。

“这件事是真的,而且她们都是死于人人谈之色变的金蝙蝠手中。”

三津木俊助一字一句慢慢回答。

“你说金蝙蝠?”

听到这儿,神父更是惊讶地合不拢嘴。

“是的!不知道神父对金蝙蝠有什么看法?”

“我只是稍微听过大家谈论金蝙蝠的事,至于细节就不清楚了。”

尼古拉神父轻轻地摇摇头说。

“黑河内晶子遇害之后,我们从她的日记得知她是你们教会的教友。”

“是的,她是一位非常虔诚的教友。”

“另外,她说她经常在这间教堂遇见丹羽百合子。”

“没错!丹羽小姐也是我们教堂的教友,只是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尼古拉神父不解地看着三津木俊助。

“因为黑河内晶子在日记上写下一段奇怪的内容。她说在尼古拉神父为她们两人传教的时候,她总是有置身梦境的感觉,换句话说,也就是有被催眠的感觉。”

“催、催眠?”

尼古拉神父结结巴巴地说,脸部表情也变得僵硬许多。

“没错!根据某些迹象显示,黑河内晶子和丹羽百合子都是受到金蝙蝠用催眠的方式控制住她们的行动,然后成为他的犯罪工具。”

三津木俊助话一说完,别有深意地看了神父一眼。

“也就是说,神父你就是金蝙蝠,不知道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等等力警官毫不客气地指着他说。

“我不是!我根本不清楚这么可怕的事情。”

尼古拉神父语气坚定地为自己辩护,可是豆大的汗水却不停地从他的额头滴下来。

“你说谎!你这个骗子,你就是金蝙蝠,我看过你的庐山真面目!”

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女声,大伙儿都不约而同地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章 解开谜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珠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