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神家族》

第08章 发现尸体

作者:横沟正史

古筝老师

位于那须湖畔的犬神老家,是一栋非常复杂、如迷宫般的建筑物,而松子和佐清则住在其中的一间偏房。

虽然说这是一间偏房,但却一点也不狭窄。它之所以称为偏房只是因为其他房间都是经走廊通到正厅;唯独这一间房间却有独立的长廊可以直接通到门前的玄关处。

换句话说,住在偏房的人若是和正房的人处不好,只要从廊出入,就可以过着完全独立的生活了。

佐清自从回到老家之后,几科不曾离开过这间房间。他总是待在这间四个半榻榻米大的房间里,连跟母亲都很少交谈。

那张欠缺生气和表情的橡皮面具时常凝视着微暗房间的一角,没有人知道、也没人在意他究意在想些什么?如今,他的存在巳为犬神家族带来一种难以言喻的不舒服感受。

就连他母亲松子见到这个可怕的橡皮面具,都会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是的,就连松子也害怕这个戴面具的男人——虽然她总是尽可能不在大家面前露出害怕的神情,但她的确是怕他的。

现在佐清是正坐在四个半榻榻米大的房间内的书桌前,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某一点。

他的前方有扇全开的圆型窗子,越过这扇窗子可以见到翻搅的湖水。

狂风骤雨让湖面兴起阵阵旋涡,几艘小船则浮在湖面上,任凭风雨吹打。

佐清把手撑在书桌上,伸长了脖子由窗向外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隔壁房间传来母亲松子的声音。

“佐清呀!把窗子关起来,当心雨飘进来哦!”

闻言,佐清双肩不禁微微颤抖了几下,但是他旋即恢复平静,应了声“是”之后,便关了玻璃窗。

突然间,他像发现到什么可怕的东西般,全身如坐针毡地紧绷起来。

佐清双眼凝视书桌的表面,只见那擦拭得非常干净的桌面上竟赫然出现十枚指纹。

那是他刚才双手撑在桌面上眺望窗外时,无意中留下的指纹。

佐清凝视这些指纹好一会儿之后,立刻从和服袖子里取出手帕,小心翼翼地擦去这些指纹。

他来来回回擦了好几次,似乎只擦一次不足以让他安心……

佐清在做这件事的时候,隔壁的松子正跟一位很特别的人物交谈。

这个人的年龄跟松子不相上下,是位短发老妇人,身穿全黑和服,和服外还罩着一件黑色的披风。

她像得了巴金氏症般,一只眼睛凸出、一只眼睛凹陷,而且她的额头上有一道疤痕,看起来十分吓人,不过所幸她有高贵的气质,全身还散发出良好的修为与教养,才不令人感到害怕。

这个人名叫宫川香琴,是每三个月或半年就会来一次的古筝老师。她在这一带和伊那都拥有不少学生,而且每次一来那须,总会先到犬神家拜访松子,然后再步行去其他学生家。

“对了,老师,你什么时候到这儿的?”

“昨天晚上到了,本来我想立刻来这里,可是因为有点晚,怕会为府上带不便,所以便在那须旅社住一晚。”

“唉呀!不必这么见外嘛!”

“不,如果这里只有您住的话,我倒是不会见外,可是我听说您的亲戚都来了,所以……”

香琴老师不由自主地看看四周,她的声音轻音轻柔、优美、而且沉稳。

“对了!我在旅社听说昨天晚上这里发生一桩可怕的命案?”

“咦?你也听说了啊?”

“是的,唉!实在太可怕了。原本我想既然府上发生如此不幸的事件,干脆直接去伊那算了,可是后来想想,还是先来这里跟您打声招呼吧!毕竟这件事实在太出人意料之外了。”

“老师,既然你特地来寒舍,还望多加指点我的琴法呢!不如先在寒舍住一阵子嘛!”

“这样啊……”

这时,一位负责偏房工作的女仆走进来。

“夫人,署长和金田一先生说想来拜访你……”

香琴老师听女仆这么说,立刻从座位上站起来。

“夫人,那么我先告辞了。在我去伊那之前,我还会再来府上拜望您,并给您电话。”

橘署长和金田一耕助进来的时候,正好和香琴老师擦肩而过。金田一耕助望着香琴老师端庄的背影说:

“好特殊的客人哪!”

“是啊!她是我的古筝老师。”

“她的眼睛看不见吗?”

“嗯,不过也不是全然看不见……署长,手印鉴定的结果出来了吗?”

松子转而问橘署长。

“不,尚未出炉。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件东西想请佐清看一下。”

松子于是叫佐清过来,而佐清一听到母亲的叫唤,立刻走进这个房间。

“啊!不好意思,把你找来是想请你看一下这个东西。”

当橘署长拿出那条沾满黏稠血液的手巾时,松子的眼睛张得比佐清还大。

“啊!这条手巾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

橘署长于是把柏屋老板的话简单说给他们听。

“因为这条手巾上印有博多友爱会的字样,因此我想佐清或许能提供我们一些线索……”

佐清默默想了一会儿,才面向松子说:

“妈,我回来的时候,博多给我们的东西在哪里?”

“我全部收在壁橱里。”

松子打开壁橱,从里面拿出一个布包。只见布包里放了军服、战斗帽,以及装杂物的布袋等等。佐清打开那个布袋,从里面取出一条日式手巾说:

“我那个时候他们发给这种手巾……”

佐清的手巾上印着“复员援护.博多同胞会”的字条。

“原来如此,每个梯次发给的东西都不太一样。可是,佐清,你真的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吗?他自称山田三平,住在东京都町区三番町二十一番地。”

“啊!你说什么?”

松子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你是说町三番町区二十一番地?”

“嗯,是的。夫人,你知道那里吗?”

“那就是我们在东京的地址啊!”

闻言,金田一耕助不由得吹一声口哨,还一个劲儿地搔着自己的脑袋。

橘署长也露出紧张的神色。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那个蒙面男人和昨晚发生的命案就越发有关联发。佐清,你真的不清楚这个人是谁吗?会不会是你的战友,还是解甲之后曾经来拜访过你的人,或者是对你怀恨在心的人?”

佐清缓缓摇着戴了面具的头说:

“我不知道,或许我曾经跟谁说过我们东京家的地址,但是我实在想不出有谁会特地来那须。”

“署长!”

松子插话进来。

“刚才你问有没有人对佐清怀恨在心,但问题是:被杀的不是佐清,而是佐武哪!”

“是,你说的没错。”

橘署长抓抓脑袋说:

“对了,佐武当过兵吗?”

“这还用得着说吗?只是那孩子运气好,一直担任内地勤务的工作,大战结束时,他好像正在千叶的高射炮部队……我想这件事你问竹子会比较清楚。”

“是啊!这件事我稍后再请教她。对了,还有件事想请教你。”

橘署长看了金田一耕助一眼,然后深吸一口气说:

“猿藏应该也当过兵吧?”

“当然啦!看他那种体格就知道了。”

“那么,大战结束时他在……”

“我记得他在台湾。猿藏运气也不错,很早就回来了。咦?难道猿藏他……”

橘署长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一直问着:

“这么说,他应该不是从博多回来的罗?”

“大概吧!我记得不是很清楚。”

“对了,夫人。”

“橘署长这时稍微改变说话的语气。

“昨天晚上的会议,只有犬神家的人才能参与吧?”

“是啊!除了珠世和古馆先生之外,都是我们家的人。”

“那么猿藏有不有……”

“你说什么?”

松子睁大眼睛,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

“他怎么可能出席这种场合呢?猿藏再怎么说也不过是个下人罢了,根本有资格进那个房间!”

“嗯,说的也是,我只是想知道猿藏昨天晚上在哪里、做了些什么事。”

“我不知道,不过他可能在补鱼网。因为昨天傍晚他来找我,要我把旧的古筝琴弦给他。”

根据松子的说法,猿藏是个撒网高手。佐兵卫在世的时候,就经常带着他到那须湖撒网捕鱼,两人甚至曾大老远到天龙川捕鱼呢!

但是在战争期间,渔网渐渐不易取得,连修理破网用的线都不好找。这时猿藏便想用旧的琴线撕成细线补网,而且补起来的效果非常好,所以即使现在已经停战了,他依然用这个方法补渔网。

“猿藏是个手艺很巧的男人……咦?难道他……”

“不,没什么。”

这时,一名刑警匆忙跑进来,因为佐武的尸体已经浮上来了。

疑云重重

佐武的尸体之所以能那么快找到,全拜这场暴风雨所赐。

一发不可收拾的暴风雨虽然阻碍了搜索工作,但是另一方面却也意外地拼佐武的尸体带到湖面上。

金田一耕助和橘署长一听到尸体浮上来的消息,立刻赶往水闸口。

他们拨开群众的刑警和警宫,只见一位头戴宽边防水帽、身穿防水外套的男子正全身湿淋淋地从小艇上岸。

“啊!昨天实在非常感谢你。”

男子开口对金田一耕助说话。金田一耕助则吃惊地看着对方。

他觉得那张脸好像曾经在哪儿见过,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正愁不知该如何应对时,对方却笑着说:

“哈哈哈,不记得我了吗?我是那须神社的大山神主啊!”

经他这么一说,金田一耕助这才想起来。

(是啊!这个人不就是那须神社的神主——大山泰辅吗?)

“唉呀!实实在在非常失礼,因为你的穿着都不一样,所以……”

“哈哈!大家都这么说。不过在这种风雨交加的天气,实在没有办法穿着神主的衣服出外办事。就连在战时,我也是这身打扮呢!”

大山神山轻轻拉着夹在腋下的旅行袋,看来那里面大概装着他的神主装束。

“你乘小艇来的吗?”

“是啊!这样比较快。反正在这种暴风雨下总是会淋湿的,于是我决定穿越湖面,结果竟在半路上遇到一桩可怕的事。”

“啊!你是指佐武的尸体吗?”

“嗯,是啊!那具尸体没有脑袋……唉!说起来就叫人反胃……”

大山神主皱起眉头,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

“啊!是啊!真是辛苦你了。”

“不,没什么……那么我先走一步。”

大山神主抱着旅行袋正要往前走的时候,却被金田一耕助叫住了。

“啊!大山神主,请你等一下。”

“哦?有什么事吗?”

“有件事想请教你,不知道方不方便?”

“这样啊……虽然我不知道你要问什么,不过我会随时恭候大驾。那么,再见了。”

大山神主走后,金田耕助这才回头望着湖面。

水闸口外除了警方的汽船之外,还有两三艘小艇如树叶般漂浮在湖面上。

只见脸色凝重的刑警在汽船上进进出出,而橘署长也在其中。

金田一耕助因为不想看见那具可怕的尸体,便留在岸边等橘署长回来。

过了一会儿,橘署长一边擦着汗水,一边从汽船里走出来。

“怎么样?”

“唉!下次就算出钱叫我去看那玩意儿,我也不愿意。”

橘署长皱着眉头,频频叹气。

“那是佐武的尸体吧?”

“是啊!这几天我会请他的家属前来认尸,不过楠田先生之前已经检查过两三次了,他说绝对错不了。”

楠田是镇上的医生,这回受警方之托前来验尸。

“原来如此,这样应该不会错。对了,死因查出来了吗?我看死者的头部并没有什么外伤……”

“嗯,凶手用刀从后背刺向死者胸前,一刀毙命。楠田说,死者有可能还来不及喊叫就丧命了。”

“那么,凶器呢?”

“楠田说也许是武士刀之类的东西。我想犬神家应该有许多武士刀,因为佐兵卫先生有阵子曾经非常喜欢武士刀。”

“这样啊!这就是说凶手先用武士刀刺死佐武,之后再割下佐武的脑袋……对了,切口呢?”

“从切口的形状看来,凶手似乎费了不少力气才把佐武的脑袋割下来哩!”

“这样啊……”

金田一耕助停顿了一会儿,突然加强语气道:

“尸体上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

橘署长言,面色凝重地搔搔自己的鬓角说:

“我倒是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不一样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8章 发现尸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犬神家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