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神家族》

第09章 守灵之夜

作者:横沟正史

密谈

近来举行正式守灵仪式的家庭已经越来越少了,一般差不多都只守到十点、十一点,也就是所谓的半守灵。

尤其像犬神家这种彼此充满恨意的家族,除了死者的父母和妹妹之外,根本没有人想彻夜守灵,而且守在身首异处的死者旁边,相信任何人的心情都不太好。因此,在古馆律师的提议下,守灵仪式十点左右就结束了。

这个时候,外面的暴风雨虽然已经平息,可是天空依然乌云密布,好像随时会有风雨似的。

金田一耕助和古馆律师在雨中结伴离去,没想到在那之后,犬神家又再度发生一起事件。

这个事件和昨晚的佐武事件,以及稍后发生的第二起杀人事件、相较之下似乎微不足道,可是这个事件本身却隐藏了非常重大的意义。

事件的主角同样是珠世。

守灵仪式一结束,珠世就立刻回到自己的住所。

她的住所是由五个房间构成,其中也有客厅、玄关和浴室,属西式建筑。

数年来,珠世都和猿藏住在这里。

当时珠世一回到住所,佐武的妹妹小夜就来了,说是有话要对珠世说。

从早上起,珠世就被一连串的紧张气氛弄得筋疲力竭,她很想洗个热水澡,早点上床休息,可是在小夜子的坚持下,她不好拒绝,只好请小夜子到客厅。

“我只是想知道关于我哥哥的事。听说我哥哥被杀之前,曾经跟你见过面?”

小夜子嘴里虽这么说,但了解犬神家内幕的人一定不会相信这两个谈话仅止于止。

因为小夜子并不是个丑女孩;相反的,她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位美女。

但是由于同一个屋檐下还住着珠世这号世纪大美女,于是小夜子的美貌立刻被比下去了。

然而,即使如此,在佐兵卫的遗嘱公开之前,小夜子本身倒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如珠世。不,应该说,珠世在小夜子的眼里根本毫无份量。

虽然珠世的确是个大美人,可是她再怎么说也不过是个仰人鼻息、寄居在犬神的可怜虫罢了。

再说小夜子始终认为,她身为佐兵卫外孙女,再怎么说也该有一份遗产才是。

所以她一直深信,佐智一定会毫不犹疑地选择她。

小夜子从小就喜欢佐智,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份感情越来越无法自拔。而佐智似乎也不讨厌小夜子,如果顺利的话,佐智狡猾的父母一定会为了能多分得一些犬神家的财产,而鼓励儿子迎娶小夜子。

但是事情并不如小夜子原先所想的那般美好,当她知道自己一下子变得毫无价值的同时,也了解到自己向来不以为意的珠世现在巳成为带着光环的幸福女人,而更令她无法接受的是,连佐智也开始对珠世摇尾乞怜了。

这件事对小夜子来说,无疑是项奇耻大辱,她之所以在这个时候还来找珠世,也正是为了此事。

毕竟佐武死了之后,珠世选择佐智的机率就相对提高了。更何况佐清现在巳变得面目全非,叫人不敢正视,所以小夜子不得不感到提心吊胆。

这两个女人究竟在珠世的客厅里谈了些什么,可能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因为要小夜子说出她们谈话的内容,就像要她说出藏宝地点般的困难,而珠世这位不爱议人长短的女性,也绝对不会说出中伤小夜子的话。

总之,她们谈了半个钟头后,珠世送小夜子离去,并立刻打开寝室的门。

值得注意的是,她的寝室除了这扇通往客厅的门之外,并无其他的出入口。

因为珠世想早一点休息,所以送走小夜子之后,她立刻打开寝室的门,扭开墙壁上的电灯开关。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一声凄厉的叫声响,遍整间寝室……

惊吓

第二天,珠世回答橘署长的侦讯时,曾这么叙述道:“嗯,我一打开寝室的电灯,就看到一个人从寝室里跳出来。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所以详细情形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那个人身上似乎穿着军服,他把战斗帽压得很低,还用围巾把脸遮起来……就因为这个缘故,他那对炯炯发亮的眼睛才更让我觉得印象深刻。

由于那个人就像一阵黑色的旋风突然向我扑来,我忍不住尖叫一声,那个男人随即把我撞开,往走廊的方向跑走了;接下来的事就跟别人叙述的一样。”

“对了,珠世小姐,你知不知道那个男人为什么会躲在你的寝室?”

对于橘署长这个问题,珠世是这样回答的——

“不知道,不过我后来发现好像有人翻过客厅。不,我并没有东西被偷,我想,这个人可以只是在找某样东西罢了。因为当时我和小夜子正好回来,所以那个人便慌慌张张躲进寝室。嗯,如你所见,我的寝室只有一个出口、并没有其他通道,而窗子也全部并起来了,要是他想开窗,势必会发出声响;因此他只好躲在寝室里,直到小夜子离去为止。”

“原来如此,那么你认为这个男为究竟想找什么东西?你有没有什么东西是那个男有所觊觎的呢?”

“这一点我也不清楚。不过这个男人一定是在找小东西,因为我有个装着戒指、耳环的小抽屉被打开了。”

“但是你并没有遗失任何东西?”

“是的?”

好了,现在我们再将话题转到那个珠世寝室逃走的不明人士身上吧!

珠世的惨叫声响遍整个犬神家时,刚好家中所有的男子都有不在场证明。

首先是佐清,那时他正在自己的房间里,这件事除了松子之外,大山神主也可以作证,所以应该没有问题。

大山神主当晚住在犬神家,而且还在松子的房间聊了一会儿,所以他也听到那声惨叫。事后,他曾就当时的情况做了这样的说明:

“是的。当时大约十点左右,我正在松子夫的房间聊天,突然听到一声女子的惨叫。我们两人都站了起来,这时佐清也从隔壁房间跑进来,说是珠世的声音,然后便光着脚冲出庭院。我吓了一跳,连忙来到走廊,但是已经见不到佐清的人影了。因为昨天晚上天色相当暗,加上当时的雨势也不小……”

接下来是佐武的父亲寅之助,他当时正和妻子竹子守在儿子的灵堂前。这件事除了竹子这外,另有三个女佣可以作证;因为女佣们正在清扫守灵的场地。

最后是佐智和他的父亲幸吉,他们听到惨叫声时,正好在自己的房间内准备上床睡觉。这件事除了幸吉的妻子梅子之外,替他准备寝室的两个女佣也可以作证。

而佐智一听到惨叫声立刻脸色大变地冲出去,幸吉也跟在后面跑出去一看究竟。

但是距离珠世房间最近的,莫过于小夜子。

她才离开珠世房间,一来到走廊上,便听到那声惨叫。小夜子在惊吓之余立刻往回走,没想到却看见有两个人正撞在一块儿。

一个是穿军服的男人,一个是猿藏。

“什么?你、你说什么?猿藏和穿军服的男人撞在一块儿?”

听到这段证词时,橘署长惊讶得几乎喘不过气。

这也难怪,因为他一直怀疑这个穿军服的男人是猿藏,如今这种假设却被小夜子的证词击得粉碎了。

“嗯,没错。不只我亲眼看见,之后我还和猿藏交谈呢!”

小夜子特别强调这一点。

当时穿军服的男人撞上猿藏后,便立刻跳到走廊外面逃跑了。

由于走廊的尽头是一扇玻璃门,所以他大概从拉门外面的阳台往下跳到庭院里离去的。

“如果我那时候追上去,一定可以追到那个男人的;可是我顾虑小姐的安危……”

猿藏咬牙切齿地叙述当时的状况。

因为之他一直以为守灵就是要守到天亮,所以并不知道仪式结束的事,当然也就不知道珠世已经回房间了。后来他听到珠世的惨叫声,才赶回去一探究竟。

“不,我没有看见他的脸,因为他用围巾围住他的脸……”

猿藏和小夜子跑回客厅照顾珠世的时候,佐智和他的父亲幸吉也赶来了。大家正议论纷纷地讨论这件事,外面突然又传来一声惨叫。

这声惨叫既尖锐、尾音又拖得很长,还夹杂着风雨声。

大伙儿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得面面相觑。

“好像是男人的声音。”

珠世惊魂未定地说。

“嗯,是从辽望台那儿传来的。”

佐智胆怯地眯起眼睛。

“会不会是佐清表哥?”

小夜子此话一出,珠世整个人立刻跳了起来。

“大家一块儿去看看吧!猿藏,去拿手电筒。”

此时外面正下着倾盆大雨,一行人走着走着,忽然看见寅之助和大山神主迎面而来。

“怎么回事?刚才那声惨叫……”

寅之助语气急促地问。

“不知道,不过我们怀疑好像是佐清的声音。”

佐智不安地回答。

接下来一行人便直奔辽望台,却发现有个人正躺在辽望台的楼梯下面一动也不动,珠世差点被他绊倒。

“啊!这里有一个人……猿藏,快拿手电筒来!”

原来发出惨叫声果然是佐清!当手电筒的灯光照在佐清的脸上时,一行人全都忍不住叫了出来,并纷纷向后退了一大步。

佐清并没有死,他只是被对方一记右勾拳击昏了。不过当他被打倒的时候,脸上的面具也跟着飞了出去,所以现在躶露在外的是一张恐怖得难以形容的脸,从鼻子到两颊全是些不成形的暗红色肉块!

小夜子见状立刻放声尖叫,但是珠世却张大眼睛,一直盯着那张可怕的脸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犬神家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