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神家族》

第11章 风声鹤唳

作者:横沟正史

废墟

距离那须市对岸一里处,有个叫丰田村的贫穷村落。

在蚕茧极为抢手时,丰田村村民的收入倒还不错,但是近年来由于生丝出口业很不景气,连带也影响到整个村落的收入。

这个村落的最西边,有一条小河流经此处,将沿岸冲积成了一个三角洲。这个三角洲逐年增大,但因平日很少有人走动,所以此时三角洲上巳长满干枯的芦苇,景色十分萧条。

佐智的汽艇很快驶入这个三角洲。

一来到这里,佐智便放慢汽艇的马力,以那只狐狸般的眼睛滴溜溜地巡视四周。

可是他放眼望去,除了干枯的芦苇之外,别无他物,已经收割的田地和桑树园里,更是见不着半个人影。

天空中那只鸢鸟依旧盘旋不巳,似乎在窥视着这边的动静。

佐智为了避人耳目,继续朝芦苇间驶去。

没有多久,前方忽然出现一栋西式建筑物,这栋建筑的外表看上去犹如一栋废墟,但它可曾是风光一时的建筑物呢!

事实上,这个丰田村正是犬神家的发源地,而立于芦苇尽头处的那栋建筑物便是佐兵卫最初建造的家园。然而,由于丰田村在交通运输上极为不便,因此佐兵卫将事业中心移到上那须的同时,也在那里另盖了栋新的宅第。

犬神家搬迁之后,就没有人再住进丰田村的这栋建筑物里,不过对犬神家而言,这栋建筑物的纪念意义远超过它的实际价值,所以它就这么被保存下来了。

战争爆发之后,负责照料这栋建筑物的男丁都被征召入伍,因此犬神家只好任其荒废。尤其是佐兵卫去世之后,更加没有人愿意看着管这栋建筑物,所以它越来越荒凉,近来还有些好事者称它为鬼屋。

而今天佐智的目标就是这栋西式建筑物。

这栋建筑物原本是面向湖面而建,如今随着三角洲逐年增大,它离湖边也越来越远。

因为靠近建筑物附近的小河水浅泥深,汽艇不容易运转,佐智便顺着小河而上,把汽艇停在长满芦苇的河边。

佐智好不容易把汽艇拴好后,这才跳上三角洲。

忽然,有两、三只鸟从芦苇丛中振翅高飞,令他吓了一大跳。

“哼!吓我一跳!”

他喘口气,拭去额头上的汗水,并看着珠世昏睡的脸庞。

就在这一瞬间,一股莫名的战栗传遍佐智全身。

(啊!沉睡中的珠世是如此美丽!

刚才用浸了*葯的手帕捂住她的口鼻时,她曾奋力挣扎过,以致于秀发显得有些散乱,然而尽管如此,依旧无损她的美丽。

从芦苇间渲洒而下的阳光,在她略微汗湿的额头上形成金色的斑痕,她的呼吸似乎有些急促……)佐智咽了一口口水,慌张地望辽望四周,十分担心有人会觊觎他这道佳肴。

等他确定四周没人后,便跪在长满芦苇的三角洲上,静静欣赏珠世的睡颜。

他之所以还没有采取行动,一方面是因为美人总是令人百看不厌的,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着实无法下定决心。

他就这样一边咬着指甲,一边凝视着珠世的脸蛋;就像淘气的孩子一直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恶作剧似的。

或许是珠世绝世的美艳,反而削弱了他的勇气吧!

“哼!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迟早会结为夫妻的。”

佐智咕哝了一句,然后下定决心,伸出手臂抱住珠世的身子。

水中的泥鳅因为汽艇的晃动,在芦苇间四处逃窜。

当佐智把珠世抱起来的那一瞬间,珠世暖暖的体温、如新鲜水果般的处女芳香,以及滑嫩肌肤下清晰可见的血脉络……都几乎让佐智丧失理智。

他只得强忍住高涨的慾望,抱着珠世,双眼布满血丝地走在芦苇丛间。

即使十一月的空气相当冰冷,但淋漓的汗水仍顺着他的面颊滑下。

走过芦苇丛之后,就是一道围墙;涂着白漆的栅栏大半都巳斑驳,上面尽是一些烂泥,而围墙里也是一片干枯的芦苇。

佐智抱着珠世,毫不犹豫地跑进围墙里。

他在干枯的芦苇间小心翼翼地穿梭,一步一步接近废墟。

佐智不想被人看见,而且也不能被人看见。不论在湖面上,还是在陆地上,他都必须非常小心。

突然间,佐智整个人蹲在芦苇丛中,惊慌地窥探着四周的动静。

因为他有种强烈的感觉——有人正在某处盯着他看!

佐智的心脏急速鼓动着,额头也全是粘呼呼的汗水。

可是四周依然如此寂静,似乎没有什么异状,唯一的声响便是风扫过芦苇丛所发出的声音。

又是一阵风呼啸而过,摇摆的窗帘不时拍打在只剩下窗框的窗户上。

破烂不堪的窗帘到处都是脏污的痕迹,每刮起一阵风,它们便啪哒啪哒地拍打在窗框上。

然而,就因为它如破烂,才能依然留在这栋废墟里,没有被人盗走。

佐智忍不住发出几句咒骂,也不知是气自己胆小,还是气那不识相的风。

他再次窥探过四周的动静之后,便抱起珠世,奋力走离芦苇间,进入废墟的大厅。

一进大厅,刺鼻的霉味随时即扑鼻而来;而蜘蛛网也如帘幔般从墙壁、天花板垂挂下来。

佐智忍不住别过脸去,气喘吁吁地跑上楼梯。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再度倒吸一口气,伫立在楼梯旁。

(楼梯上留有带泥的鞋印,可见最近一定有人上过这个楼梯。)

他屏息凝视了一会儿后,忽然发现,带泥一鞋印不只一个!

从玄关到走廊间都鞋印。

佐智这才想起,警方最近好像曾派人前来这栋废墟搜寻蒙面男子的下落,因此,这些鞋印大概是那些警察们留下来的。

他想到这儿,虽然安心不少,但还是尽量放轻脚步,登上楼梯。

二楼其实跟一楼差不多残破,一如前面所说,所谓的玻璃窗只剩下窗框,就连开板都残缺不全了。

佐智四处打量过之后,决定用脚踢开其中一扇房门,把珠世抱了进去。

这是一间没有任何装饰、相当杀风景的房间。然而尽管如此,房间角落里仍有一张铁床、一张破草席上,以及一把结实的椅子。

佐智把珠世轻轻放在草席上,然后一边拭去汗水,一边以那双狐狸般的眼睛不停察看周遭的动静。

(这一切似乎都处理得天衣无缝,没有任何人知道我把珠世诱拐到这栋废墟里,所有的问题都将在下一瞬间有了定论。

只要这件事一结束,就算珠世哭得死去活来,只怕也由不得她了;届时我就可以一举掌握美色、金钱和权力!)

一道黑影

佐智实在太兴奋了,不由得感到口干舌燥,连膝盖也不停地颤抖。

他先以颤抖不巳的手指解开领带,然后依次脱下大衣、白衬衫,并将它们顺手往椅子上一扔。

这时,他忽然意识到窗子上既无玻璃,也没有窗帘,似乎不大妥当。

因此,他咬着指甲再度巡视屋内。

“哼!管他的。反正不可能会有第三者知道这件事,而且当事人现在也乘乘地躺在这儿,根本不懂得抗议!”佐智于是跑在床上,将珠世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褪去。

当珠世光滑的肩膀、白嫩的胸部一一展现在他的眼前时,佐智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亢奋。

他的指尖像是染上毒瘾般,不停颤抖着,呼吸也相当急促。

就在这个时候——

不远处似乎传来一个微弱的声响,接着便是有人踩踏地板的声音。

佐智慌忙跳下床,摆出一副随时准备撂倒来敌的架势。

可是,过了半晌,他都没有再听到声响。

佐智还是不放心,便离开房间,四处巡视一番。

屋内并没有任何异状,只是厨房角落有一个老鼠窝,里面还有刚生下来的小老鼠。

“哼!难道是这些老鼠发出的声音?”佐智口中一面念念有词,一面登上楼梯。他正准备打开房门时——

“咦?刚才离开这里的时候,房门明明是开着的呀!这会儿怎么关上了呢?”

他握住门把,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看见房内似乎并没有其他人,这才放心地向床边走去。

然而,眼前的景象却令他震惊不巳,只见珠世一丝不挂的胸部上面,竟然有人为她加盖上衣!

佐智的双脚就像被地板紧紧吸住似的,根本无法动弹;他原本就十分胆小,今天这个行动他可是下了非常大的决心才付诸实行的,而且自从着手进行之后,他便不断感到心惊肉跳,随时担心被人发现。

此时佐智更是全身冷汗直流,他想说话,但舌头却早巳不听使唤。

“谁……是什么人……”

他好不容易才挤出这几个字。

蓦地,隔壁房间的地板像是回应他的话般发出声响。

(啊!是谁在隔壁房间?

唉!刚刚进来时,为什么不事先确认一下呢?

看来刚才听到的声音果然不是错觉,那个人现以就藏在隔壁的房间里……)

“什么人?出来!是谁躲在那儿?”

佐智说完,便伸出手,缓缓打开那扇门。

他很快就看见那个男人的身影。

那是一个头戴战斗帽、用围巾围住脸部的男人……

一个钟头之后,有通电话打开犬神家打猿藏。

“是猿藏吗?哦,别管我是谁。总之,珠世现在在丰田村的废墟里,说是犬神家以前住的那栋房子的二楼左边第一间房间,你快点来接她回去吧!但是记得不要惊动其他人哦!让别人知道的话,珠世会感到难堪的。对,最好自己来处理这件事。我想珠世应该还在睡觉,不过你不必担心,她只是被人迷昏了,时间一到自然会醒过来,没什么大碍的。那么就拜托你了。记得哦!要尽快来处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犬神家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