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神家族》

第12章 佐智之死

作者:横沟正史

神秘纸条

窗处隐约传来的鸟语渐渐唤醒了珠世,她缓缓睁开双眼,下意识想伸出双手坐起身。

虽然她已经清醒了,但一时之间仍弄不清楚自己究竟身在何处,只好张着一双大眼睛环视四周。

此时珠世只觉得头疼,而且全身虚软。

(怎么睡醒了还感到这么疲倦呢?这跟平日早晨起床时有感觉不同呀!

难道我生病了?)

就在珠世百思不解的时候,湖心发生的那一幕景象突然跑进她的脑海里。

(汽艇摇晃得很厉害……我被佐智紧紧抱住……一条手帕捂住我的口鼻……)

想到这里,珠世忍不住跳下床,全身颤抖不巳;她紧紧抓住睡衣的领口,仔细凝视自己的身体。

(为什么我感觉头重脚轻?

难道这表示我已经被佐智侵犯了吗?)

这么一想,珠世顿时感到怒不可遏,愤怒之余,一股难言的悲痛和绝望也从她心底升起。

她就这样坐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强烈的绝望让她感到四周一片昏暗。

但是,另一个声音却在心里不断提醒着她——

(我现在正坐在自己地寝室里,而且连睡衣都好端端地穿在身上。难道佐智为了玷污我,才把我带到这个房间来吗?

不,我不相信。

那么,佐智是在达到他邪恶的目的之后,才把我送回这个房间?)

突然,门外传来一些声响。

珠世慌忙将毛毯紧抓在胸前,并冷冷开口问道:

“是谁?”

因为没有人回答她,于是她又问了一次:

“是谁在外面?”

“对不起,小姐,我很担心你,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他的语调还是那么恳切,没有任何修饰,却仍充满挂念。

不过珠世并没有立刻回答他,她吸是不断在心里想着——

(猿藏知道我被佐智欺负了吗?)

直到猿藏又问了第二遍,珠世才勉强开口:

“嗯,我很好,没有不舒服。”

“哦,这么就好。对了,小姐,这里有个你非看不可的东西,我想你最好早一点看比较好……不,早一点看你会比较安心。”

“什么东西?”

“一张小纸条。”

“你说我看张纸条就能安心?”

“是的。”

珠世想了下才说:

“那么,你从门缝里把纸条送进来吧!”

因为此时此刻珠世并不想见任何人,就连平日服侍她的猿藏也不例外。

“好的,那么我就从这里送进去了,想必你看了就能安心。等你情绪稳定之后我再来找你,好好休息。”

猿藏那温柔、慈爱的语调,令珠世忍不住掉下泪珠。

“猿藏,现在是什么时候?”

“十点多。”

“这个我知道……”

珠世看着枕边的闹钟,低声说着。

猿藏这才注意到珠世话中的意思。

“啊!是我会错意了。嗯,现在是昨天的隔天早上,也就是说,离昨天巳过了一个晚上,这样你清楚了吗?”

“哦,我知道了。”

“那么,我这就把纸条送进去。对了,署长派人来找我,我这就去回话。”

猿藏的脚走声渐渐步远后,珠世才缓缓从床上爬起。

她从门缝拾起猿藏刚才塞进来的纸条,并拿着纸条回到床边。

只见这张像是从记事本上撕下来的小纸条上,写着一些潦草的字。

珠世只好扭开枕边的台灯,吃力地辨识着纸上的文字。

这张纸条上的字体看起来极不自然,想必是写字的人不想让人认出他的身分,因此故意隐藏笔迹。

纸条上只写着这这样的句子——

佐智失败了。

仅此证明珠世小姐现仍纯结一如往昔。

无名氏

(这是真的吗?

这位无名氏究竟是谁?

不,不!最重要的是,猿藏为什么会拿来这张纸条?)

“猿藏!猿藏!”

珠世连忙叫唤猿藏,可是隔了许久,门外仍然没有任何回音。

她想了一会儿,便跳下床,急忙更衣。

虽然她的体力还没有恢复,但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这个可怕的疑惑一分钟不解决,她就一分钟坐立难安。

珠世换上和服,擦上淡妆之后,来到走廊上找猿藏;可是放眼望去,总不见猿藏的身影。

(对了!他说署长来了,还把他叫去问话。)

想到这里,珠世便沿着走廊往正房走。

她来到大厅,推门一看,原来大伙儿都聚在那里。

“啊!是珠世!”

小夜子第一个看见珠世,立刻跑出来。

“听说你不舒服,现在觉得怎么样?你的脸色不大好呢!”

小夜子虽然这么说,但其实她自己的脸色也很差。

“嗯,谢谢你的关心,我已经好和很多了。”

珠世看了看大厅,皱着眉头问:

“发生了什么事吗?”

此刻橘署长、金田一耕全、以及犬神一家全都聚集在大厅里,但却不见佐智的人影,而猿藏脸上则露出相当固执的神情,这令珠世心头不禁蒙上一层阴影。

小夜子看着珠世,眼中充满不安。

“佐智不见了,从昨天晚上就……”

珠世闻言,一下子羞红了脸。

(小夜子是不是已经知道昨天的事,所以才想套我的话呢?)

但她仍强自镇定地说:

“哦,是吗?”

“梅子阿姨和幸吉姨丈都非常担心,大家都怕是不是又发生什么状况,所以才打电话给署长。”

小夜子说到最后,忍不住语带哭腔。

看来佐智失踪,小夜子比佐智的父母还要担心、着急。

这时,橘署长也从大厅里走出来。

“珠世,听说你人不舒服,不碍事吧?”

“我还好,多谢关心。”

“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请你进来一下?有些问题想请你帮忙。”

珠世看看橘署长,又看看大厅里正吹胡子瞪眼的猿藏,只得说:

“究竟有什么事?”

“喏,进来再说。”

不得己,珠世只好走进大厅,坐在橘署长指定的座位上;小夜子则来到不世身边,站在珠世的椅子后面。

而佐智的父母、竹子夫妇、以及松子、佐清也都各位地坐在大厅中。

金田一耕助则站在一旁,若无其事地看着大家。

“刚才大家已经听小夜子说过,佐智从昨天晚上起便下落不明,也许他并没有发生什么状况,不过当事人的父母仍非常担心,希望我们警方能协助找寻佐智的下落。”

橘署长说到这里,忽然目光犀利地看着珠世,并将话锋一转——

“我们进行了种种调查之后,发现也许猿藏知道佐智的下落。可是刚才我问猿藏,猿藏却坚持这件事和珠世小姐有关,除非你允许,否则他绝不会透露半个字,因此,能不能请你叫猿藏告诉我们这件事?”

这一瞬间,珠世不由得感到全身冰冷。

她闭上眼睛,心里十分后悔自己刚才为何跑出业,就在她迟疑着该不该开口之际,突然,有人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珠世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小夜子正泪水盈眶,以哀求的眼神看着自己。

珠世不得不捏紧手中那张“无各氏”写的纸条,缓缓地开口:

“是的,关于这件事,我自己也想问问猿藏。但是在听猿藏说出这件事之前,请各位先听我说一些话,否则你们可能无法了解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接着,珠世便红着脸,一五一十地把昨天在湖心的那件事告诉大家,她一边说,放在膝上的手也一边微微地颤抖着。

当珠世说完之后,大伙儿都愕然地看着她。

橘署长大概也察觉到自己刚才说话太冒失,只好不时干咳几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小夜子则睁大眼睛,紧紧握住珠世的手。

珠世见状,随即拍拍小夜子的手说:

“上了汽艇之后,佐智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我完全不清楚。”

珠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会儿,然后又鼓一起勇气继续说:

“刚才我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老实说,我比大家更想知道那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佐智到底有没有对我……”

虽然她一直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然而那股愤怒的感觉巳在她心中化成一道炽热的火焰,使得她的语气越来越尖锐、高亢。

一旁的小夜子只能悲痛地握着她的手。

“猿藏,把你知道的事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不必有所顾虑。就算是再糟的事,我也愿意接受、面对。只要你原原本本将真相说出来,知道吗?”

“小姐,你看过那张纸条了吗?”

“嗯,看过了。请你待会儿也顺便说明一下关于这张纸条的事。”

猿藏舔了舔嘴chún,这才断断续续地开始说起昨天发生的那件事。

然而不擅言的他,实在无法把话说得很流畅,所以橘署长和珠世只好不时插口问他。

根据猿藏所说,昨天傍晚四点左右,他接到一通不知从哪里打来的电话。

这通电话告诉他,珠世现在正在丰田村的废墟里,还说事态严重,而且关系着珠世的名誉,所以最好由猿**自把珠世接回来,千万不要惊动其他人。对方说完这些之后,便挂上电话了。

“因此,你说去接珠世?”

“嗯,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便悄悄地划船去。”

“那么,珠世真的在丰田村的废墟里吗?”

“是的。”

“那时佐智还在不在那里?能不能请你把当时的详细情形说一遍?”

“当时小姐躺在床上,脸色非常难看,我几乎以为她死了。后来我发现小姐的嘴边有一股浓烈的葯味,所以她应该只是被葯迷昏了而巳。

“佐智……佐智怎么样了?”

梅子歇斯底里的叫声响遍整个大厅。

猿藏一听到梅子的声音,忍不住转过头去,狠狠瞪了对方一眼。

“佐智那个畜牲也在那儿!不过,虽然他跟小姐在同一个房间里,却什么事也干不了,因为他光着上半身被绑在椅子上,而且嘴巴还被布团塞住。”

“猿藏,是你把佐智绑起来的吗?”

一旁的金田一耕助急急追问。

“不,不是我。我想那大概是打电话给我的‘无名氏’的杰作吧!”

“无名氏?”

橘署长皱着眉头,不解地问:

“这是怎么回事?”

“小姐,刚才那张纸条你带来了吗?”

珠世点点头,默默把纸条递给橘署长。

橘署长看完之后,这才恍然大悟地扬起双眉,并立刻把纸条交给金田一耕助。

金田一耕助也十分惊讶地张大嘴巴。

“猿藏,你在哪里找到这张纸条的呢?”

“我到的时候,这张纸条巳被放在小姐的胸前了。”

“原来如此,署长,这张纸条最好妥善保存,以后说不定会成为很重要的证物。”

“嗯,那么就先放在我这儿吧!”

橘署长把纸条收进口袋里,然后问道:

“对了!猿藏,接下来你就直接带珠世回家了吗?”

“嗯,是的。啊!对了,我是划小船去的,但是回程时,我故意开佐智的汽艇回来。”

“那么,佐智……佐智怎么样了?”

梅子再度尖声问道。

“佐智啊……我又没有义务带他回来,所以我想他大概还在那房间里吧!”

猿藏格格地笑着。

“天啊!被绑着……嘴里还塞着布团……”

梅子又惨叫一声。

“对、对!就是这样,而且他还光着上半身呢!我嫌跟他说话会弄脏我的嘴,所以就让他坐在那儿挣扎。哦!不只是这样,临走前我还赏了他一记耳光,哈哈哈哈……”

梅子听到这里,忍不住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谁快去救救那孩子?不然那孩子会冻死的。”

一会儿工夫,一艘汽艇便驶出犬神家的水闸。

这艘汽艇上坐着橘署长、金田一耕助、佐智的父亲幸吉、负责带路的猿藏,以及吵着一定要跟来的小夜子。

汽艇开到丰田村的三角洲时,大伙儿都看见猿藏昨天留下的小船还漂浮在芦苇丛间,由此可知,佐智应该还在废墟里。

一行人在猿藏的带领下来到那间简陋的房间,只见佐智上半身躶露、嘴里塞着布团、双手被反绑在椅子上,脑袋还低垂在胸前。

“哈哈!那家伙昏过去了!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胡来!”

猿藏愤恨难平地咒骂了几句,幸吉则连忙跑到佐智身边,取出塞在儿子嘴里的布团,并抬起他的脸。

啊!”

就在幸吉发出一声惨叫的同时,每个人也都看见有样东西正缠绕在佐智的脖子上。

那是古筝的琴弦!

琴弦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2章 佐智之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犬神家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