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神家族》

第15章 尸体之谜

作者:横沟正史

众多疑点

通常十二月中旬,那须湖的岸边就估开始结冰,到了差不多一月中旬以后,岸边的冰就可以溜冰;但是如果那一年特别寒冷,那么大约年底就可以在岸边溜冰了。

这一年恰好就是非常严寒的一年,一进入十二月中旬,那须旅馆后面的湖岸边就开始结着厚厚的冰层。

警方在十二月十三日早晨,于湖边冰层中发现犬神家最后一位牺牲者的可怕尸体,不过在提及这件命案之前,还是从头开始描述这个事件吧!

这阵子金田一耕助看着湖畔日渐萧条、荒凉的景象,内心的忧郁无形中也与日俱增。

从他接受若林丰一郎的邀请前来那须市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月,在这两个月当中,先后有三个男人被杀,而这三棕命案目前依然呈现胶着状态。

虽然金田一耕助心中强烈感觉到凶手就在身边,而且就在大家眼前;可是无奈眼睛里始终有颗尘埃,以致于无法清楚看清凶手的庐山真面目。

金田一耕助心头越来越烦躁,他近来甚至开始感觉到一颗心始终无法定下来。

他想干脆重新再看一次这阵子发生的事,或许可以从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便反复阅读自己的日记,并摘录来新的线索而隐藏在烟幕后面那个神秘人物也始终叫人看不清他的真面目。

所以,金田一耕助最近经常一边抓着头上那顶鸟窝,一边唉声叹气。

现在,我就把金田一耕助记录出来的重要事项逐一写出来。

虽然他还没有看出整事件的来龙去脉,然而在这些条列事项中,已经隐藏着犬神家连续杀人事件的谜底。

一、十月十八日——应若林丰一郎之邀来到那须市,之后,珠世遇到沉船灾难,同日若林丰一郎被害身亡。

二、十一月一日——戴面具的佐清回到犬神家,古馆律师在犬神一家面前公布佐兵卫先生的遗嘱。

三、十一月十五日——佐武和佐智怀疑佐清的身分,因此前往那须神社取回佐清供奉在那儿的手印(这件事全赖珠世过人的智慧)

四、同日晚上——松子夫人和佐清拒绝盖手印,家族会议在十点左右不欢而散。

五、同日晚上十一点——珠世把佐武叫到辽望台,交给他一只怀表,上面有戴面具的佐清的指纹(这只怀表目前下落不明,或许已经沉落湖底。)

六、同日晚上——佐武被杀,凶手行凶时间推定为十一点至十二点之间。

七、同日晚上八点左右——一位自稳山田三平的蒙男子投宿在下那须的柏屋旅社,并于十点多离开旅社外出,约十二点才回到旅社,回到旅社时一副狼狈的模样。

八、十一月十六日早上——猿藏在放置菊花玩偶的舞台上发现佐武的头颅,行凶现场判定是在辽望台。

九、同日——松子夫人和佐清主动愿意盖手印。这个手印和从那须神社取回的手印一模样,因此确定戴面具的佐清是真正的佐清。

(疑点:此时珠世两度想发言,可是最后仍什么也没说。)

一十、同日——佐武的无头尸浮出湖面。

一一、同日——在下那须的湖畔找到运走佐武尸体的小船。

一二、同日早上五点多自山田三平的蒙面男子退房离开柏屋;自始至终都没有人看见过他的长相。

一三、同日晚上——为佐武举行的守灵仪式,大约十点就结束了。

一四、同日晚上——蒙面男子潜入珠世房间,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疑点:他究竟在找什么东西?是否已经达到目的?)

一五、同日晚上十点半——珠世发现蒙面男子而放声尖叫,这声尖叫造成犬神家一阵騒动。

一六、同日晚上同一时刻——小夜子亲眼看见蒙面男子和猿藏撞个正着;因此,这名男子并非猿藏假扮。

一七、同日同一时刻——佐清听到珠世惨叫而冲出房间,却在辽望台下不知被什么人迎头痛击而昏倒在地,脸上的面具因此脱落,一张奇丑无比的可怕脸孔暴露在大众人面前。

一八、十一月二十五日——佐智用*葯迷昏珠世,并用汽艇把珠世带到丰田村的废墟,企图侵犯她。(但以上只是珠世的片面之词。)

一九、同日四点左右——某人打电话给猿藏,说珠世在丰田村的废墟里。于是猿藏立刻划船前往,当他到那里时,发现珠世昏睡在床,胸口还有一张‘无名氏’写的纸条。此外,佐智光着上半身被绑在旁边的椅子上,嘴里被塞着布团。猿藏把佐智留在那儿,带着珠世乘坐汽回家,当时大约四点半到五之间(但以上也只是猿藏的片面之词。)

二十、同日晚上八、九点——佐智被勒死。犬神家每个人都有不在场证明,也就是说,这些人之中没有一个人会在当时离开过犬神家。

二一、十一月二十六日——大家根据珠世和猿藏的说词,前往丰田村的废墟营救佐智,却发现佐智巳被人勒毙,而且他的脖子上还缠绕着的古筝琴弦。

(疑点一:佐智的皮肤上全是绳子摩擦产生的擦伤,可是发现尸体时,绳子却紧紧绑在佐智的身上,连根小指头都塞不进去,这是为什么?

疑点二:佐智衬衫上镶着钻石的扣子少了一颗。)

二二、同日——小夜子因受不了佐智被杀的打击发疯了。

二三、同日——在丰田村的废墟里发现许多疑似蒙面男子所留下的东西。

二四、同日——松子夫人说出青沼菊乃女士发下有关斧、琴、菊的毒咒。

二五、同日——大山神主当众公开有关珠世身世的惊人秘密。

老实说,金田一耕助所摘录出来的重要事项已经非常详尽了,然而,光是条列出重要事项,有时仍会有疏忽之外。至于何处疏忽了呢?这个部分我们以后再慢慢讨论,现在,先让我们把焦点转回到金田一耕助的身上。

金田一耕助反复阅读这些摘录,每当他看到第二十五有关珠世身世的部分时,心中总会涌上无限感慨。

事实上,当整个命案结束,所有谜底一一揭晓之际,金田一耕助才发现,大山神主口无遮掩地暴露出别人的隐私,竟无意间令犬神家的杀人事件掀起最gāo cháo。

当大山神主第一次提起他在那须神社的仓库发现那个神秘箱子时,正是大家为佐武守灵的那晚。大山神主曾说,那个箱子上留有佐兵卫与大贰的封印,而且那里面有很多年轻时的佐兵卫和大贰之间的情书。

金田一耕助还记得大山神主提起发现箱子的事时,脸上竟露出一抹难以言喻的得意神色,他还说了以下这段话:

“金田一先生,我想彻底调查一下子箱子里的东西,说不定可以从那里面发现一些有关佐兵卫先生不为人知的一面。当然,我并不是喜欢挖掘别人的隐私,毕竟佐兵卫先生可是咱们那须的恩人,我只是想以另一种全新的角度,写一本有关这位伟大人物的传记。”

仔细想想,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人心更可怕的东西了。大山神主后来果然整理出藏出箱子里的许多文件,并且耐着性子逐一查阅,结果无意间挖掘出佐兵卫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又是如此骇人听闻。

金田一耕助曾稍微看了一下大山神主整理出来的文件,里面其实都是佐兵卫、大贰、以及大贰的妻子睛世之间极不正常的关系的记录,而这也可以说是三位男女和情慾苦斗的一部病态史。

如果我一字不漏地公开这些记录,恐怕会让很多人感到于心不忍,所以我决定尽量简单报告这件事。

从这些文件中可以清楚证明,珠世的外祖父大贰和年轻的佐兵卫之间,确实存在着同性恋的暧昧关系,但是这种关系仅止于他们刚认识的两、三年间。

这或许是因为佐兵卫年岁渐长,开始懂得排斥,而大贰本身也慢慢自我控制的缘故。

不过从许多封情书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野野宫大贰虽然不致于性无能,却也不是十分迷恋性生活。

而且,大贰只对佐兵卫感兴趣,至于妻子睛世对他来说则是一点吸引力也没有,也就是说,大贰只对男人倒还有那么点微弱的性慾,可是对女人却完完全全缺乏性慾。

因此,佐兵卫认识大贰时,尽管四十二岁的大贰已经和二十二岁的妻子睛世结婚三年,但睛世依然是处女之身。

前面提过,大贰和佐兵卫的暧昧关系只维持了两、三年,那之后佐兵卫虽然以大贰的忘年之交的身分经常出入大贰家,然而其实那时他巳和恩人的妻子有了新的关系。

箱子中的书信并没有谈及他们究竟是在什么样的冲动下发现那种关系,不过这件事却是影响佐兵卫的个性,以及造成他这辈子性生活悲惨的最大原因。

当时佐兵卫二十岁,睛世二十五岁,两人都被强烈的爱慾之火燃烧着,同时也深受自己良心的遣责。

毕竟佐兵卫和睛世都不是恬不知耻的人。正因如此,他们在良心的遣责下,本想一起殉情。

然而,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大贰知道了他们企图殉情的事情,所以他们的计划并未成功,不过,在此同时,大贰的态度也变得非常诡异。

他不仅原谅两人犯下的错误,甚至还怂恿两人继续维持这种不正常的关系。

这或许是因为他对结婚后连根手指头都没有碰过妻子感到歉疚,所以才想借此赎罪,不过,他仍必须顾虑别人的看法,所以才不顾公开与妻子离婚,成全他们两人,而睛世是女孩子,她当然也基于相同的理由不愿意这么做,因此三个人只好继续维持这种外人难以想像的关系。

睛世在名义上是大贰的妻子,实际上却是佐兵卫的妻子与情人。大贰不但尽量给这对恋人幽会的机会,甚至还极力保守这个秘密,不让外人知道。

佐兵卫与睛世幽会时,总是待在那须神社的房间里,大贰不但没有出门避免面对这种尴尬的场面,反而像只忠心的看门狗般,为了防止自己的妻子和情人幽会的事外泄,自愿担任守门人。

如此一来,这个秘密当然不可能被别人知道,他们这种奇怪、不自然的关系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不久后,佐兵卫和睛世有了祝子,大贰更是毫不犹豫地把祝子当成是自己亲生的女儿般疼爱。

表面上,这三人之间似乎过着平稳的生活,然而那只是表面上,在三人的内心世界里,其实都同样感受到良心的遣责而觉得非常痛苦,尤其是身为女人的睛世,她所受到的良心遣责更加严厉。

当时还没有“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这本小说,即使是道德观念如此开放的现代,相信仍没有人会有这么宽大的胸怀,放任自己的妻子另觅情人。每个丈夫都认为,即使自己连妻子的手指都不碰一下,做妻子的也应该隐忍,特别是生活在旧思想型态下的睛世,这种意识也就越发强烈,所以她对于自已和佐兵卫之间的不正常关系,始终感很痛苦与煎熬之后,也就更加深爱她了。

事实上,在佐兵卫心中,睛世已经等于是自己的妻子,而且也为自己生下一女,可是却始终无法给她一个名份。

佐兵卫对于这位不幸女子的怜爱,造成他即使在事业有成之后,仍坚持终生不娶。

然而,他在商场上越是风光得意,就越不易和睛世幽会。因此,当佐兵卫有生理上的需求时,就需要别的女人来满足他了。

在这里情况下,佐兵卫十分担心,如果身旁只有一个女人,他或许会因为日久生情,在不知不觉中爱上这个女人,所以,他故意藉着同时拥有三个女人,冷眼旁观这三个女人丑陋的嫉妒心来蔑视她们。

就像松子所说,佐兵卫只不过把这三个女人当成他泄慾的工具,其实对她们毫无任何情爱可言。

而佐兵卫之所以对自己的三个女儿如此冷淡,事实上也是基于相同的理由。

因为佐兵卫已经有一个名叫祝子的女儿,祝子不但是他的长女,还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为他生下的孩子,所以佐兵卫内心其实十分疼爱祝子,然而他却碍于世俗的规范,不能与祝子相认,尽管犬神家日渐繁荣兴盛,祝子依然是那须神社神官的孩子。

佐兵卫对于自己最心爱的女儿遭遇如此不公平的际遇,内心自然相当愤慨,这也就是他为什么对松子、竹子、梅子三姐妹那么冷淡,丝毫不给她们任何父爱的原因。

后来,这些怨恨、愤慨和怜悯,竟然变成佐兵卫遗嘱里的骨干,这可能是大贰当初始料所未及的。

由于佐兵卫对只能躲藏在阴暗处的睛世,以及虽贵为佐兵卫的长女,却必须以贫穷神官之妻的身分终其一生的祝子感到万分主疼与怜悯,为了有所补偿,他才会为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5章 尸体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犬神家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