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神家族》

第17章 佐清现身

作者:横沟正史

珠世遇难

十二月十四日是金田一耕助侦办犬神家杀人事件的曙光乍现之日,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他一早醒来,就感觉相当兴奋。

由于之前阻碍他推理的盲点已经消除干净,所以接下来的推理过程也就相当顺畅。

昨天他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在脑海里把整件事过滤一次,如今那个谜底已经解开,接下来只要等警方找到真正的佐清就没问题了。

金田一耕助八点左右睁开眼睛,洗个热水澡,并吃过早饭,换上外出服,这时,橘署长忽然打电话来了。

“金田一先生、金田一先生!”

橘署长的声音显得相当激动。

金田一耕助听了,不由得皱起眉头。

(发生什么事了吗?不对呀!应该不可能还有别的状况啊!)

“署长,有什么事吗?”

“金田一先生,佐清出现了!昨天晚上他回到犬神家……”

“什、什么?佐清回到犬神家?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有!唉!还好他没有成功。金田一先生,你能不能立刻赶来警署?我们正准备全力逮捕佐清。”

“知道了,我随后就到。”

金田一耕助请旅馆的人为他叫辆三轮车之后,便在和服短外套外再披上一件外套,匆匆忙忙离开旅馆。

由于昨天晚上并没有再下雪,所以今天的天气可说相当睛朗。

只见湖面的冰层上,湖畔边的村落,以及湖后的群山山峰,全都覆盖着一块纯白冰毯,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金田一耕助一到达警署前,就看到三辆后面装着滑雪用具的警车,以及好几名装备齐全的警察正忙进忙出。

他很快来到署长室,发现橘署长和古馆律师也都穿上滑雪服、戴着顶滑雪帽站在那儿。

“金田一先生,你怎么这种装扮?你没有滑雪服吗?”

“署长,你究竟想做什么?刚才你不是说有状况发生,怎么现在还有心情去滑雪?”

“别说傻话了,我们得到线报,说佐清正逃往雪峰,所以我们准备去追捕他。”

“佐清逃往雪峰?”

金田一耕助惊讶得不停眨着眼睛。

“署长,佐清该不会是想自杀吧?”

“很有可能,所以我们必须尽快逮捕他归案;可是你这身装扮……”

金田一耕助洒脱地笑道说:

“署长,我可是个道地的东北人呢!对我来说,穿雪橇比穿木屐还简单,所以我只要把和服下摆往腰间一扎就能滑雪了,问题是,如果没有雪橇的话……”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早就为你准备好了,走,咱们快点出发!”

于是,所有的刑警和便衣便人员依序坐在前面两辆警车里,橘署长、金田一耕助及古馆律师则坐在最后一辆警车中,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在雪地上奔驰前进。

“杉山,车子可以开到哪儿?”

橘署长问负责驾驶的警员。

“因为地面相当湿滑,所以大概只能开到八合目。”

“可以开到八合目就轻松多了,否则我实在不擅长登山。”

橘署长闻言,不禁叹口气说。

“署长,犬神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佐清到底回去做什么?”

金田一耕助终于问出憋了好久的问题。

“对了,我还没告诉你,昨天佐清回来准备杀珠世……”

“杀珠世?”

金田一耕助不由得睁大眼睛。

“嗯,是的。”

根据橘署长的说法,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昨天晚上珠世被请到大厅问话,而佐清则利用这个空档潜入她的住处,并躲进珠世寝室的壁橱里。

珠世十一点左右回到寝室后,就关上灯准备上床睡觉。

不过,由于情绪太激动的缘故,她一直无法入睡,辗转反侧了一个钟头左右,忽然,她听到壁橱里似乎传出非常微弱的呼吸声。

珠世是个非常有胆量的女孩,她扭开电灯,穿上拖鞋,悄悄来到壁橱前,并猛地打开壁橱的门。

没想到,壁橱里竟然跳出一个蒙面男子,他不但把珠世扑倒在床上,还用两只手勒住珠世的脖子。

所幸猿藏很快发现珠世房间里传出一阵不寻常的声音,连忙从走廊冲进隔壁房间。

虽然珠世寝室的门上了锁,不过巨人猿藏根本不把这玩意儿看在眼里。他用力撞开房门,冲了进去,这时,珠世已经被意图不轨的男子勒得奄奄一息了。猿藏立刻撞向那名男子,男子则甩开珠世,面对猿藏的攻击。

就在双方激烈的打斗中,男子用来蒙面的围巾掉下来了,猿藏一看到那张脸,整个人都呆住,而珠世也发出一声惨叫。

原来这个男子居然是佐清!

佐清瞪了一眼呆立在那儿的猿藏之后,便从寝室里往外跳,这时寅之助和幸吉也赶来了,他们看到佐清,也都吓得动弹不得,而佐清则趁着这场混乱消失在雪地中。

雪峰之战

“这个消息传进我耳里的时候,大约半夜一点左右,我只好匆忙赶往犬神家,那时珠世正歇斯底里的哭个不停,她的脖子上留有勒痕,看了实在叫人感到于心不忍。”

“你说珠世哭了?”

金田一耕助吃惊地问道:

“是啊!唉!这也难怪,她差一点连命都没了,就算个性再怎么坚强,毕竟还是个女孩子,难免会害怕啊!”

“那么松子夫人呢?”

“哦,松子夫人啊!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对付那个女人才好。她始终沉着一张脸,目露凶光,根本不愿开口说半句话。”

“这样啊……那么,佐清为什么甘冒危险来杀珠世?之前他又藏匿在什么地方?”

“这些疑问也只有抓到佐清之后才会知道了,所幸我们就快抓到他喽!”

由于整个命案就快出现曙光,所以橘署长显得非常兴奋,但金田一耕助却静静地沉思着。

此时,警车已经越来越接近雪峰,而积雪经过登山者的踩踏之后,平坦了不少,使得车子比预期中还要好开。

“署长,照这情形看来,我们开到八合目应该不成问题。”

“嗯,真是太好了。”

当警车来到通往雪峰的登山道时,只见一名穿着滑雪装的便衣警察正在路旁等候。

“署长,其他人已经先追上去了。”

“很好。”

橘署长满意地点点头。

警车在雪地上发出吱吱的声音后,继续向前行驶。

此刻天空晴朗得犹如刚刚擦拭过般,而堆积在山谷里的白雪一经阳光反射,随即发出耀眼的万丈光芒。

车子很快来到八合目地藏坡,一行人也纷纷下车,穿上雪橇。

“金田一先生,你没问题吧?”

“没问题,我一定会让大家开眼界!”

的确如此,金田一耕助此时的装扮可说是滑雪史上空前绝后的装扮,他脱去外套,和服短外套,以及宽松的和服外服之后,便把和服下摆往上翻折,露出保暖用的紧身线裤及袜子,然后穿上雪橇。

“金田一先生,你这身装扮真有趣!哈哈!”

“别笑了,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本领吧!”

金田一耕助说着,随即两后拄着滑雪杖,蹬蹬地快步往上走。

橘署长则挺个大肚子,行动迟缓地跟在后面。

没多久,一行人巳过了九合目,来到了山顶上的沼泽附近。一名便衣刑警从上面滑下来。

“署长,快点来,凶嫌持有枪枝,我们现在正在追捕他。”

“嗯。”

一行人于是加快脚步攀登,正当他们爬到一半时,上面却传来砰砰的枪声。

“啊!发生枪战了!”

金田一耕助如脱免般纵身登上一个陡坡,不久便来到斜坡的山顶上。

“哇!好壮观哪!”

他不由得叹道。

眼前的群峰是如此清晰巍峨,耸入云霄,在深蓝色的晴空下,显得十分壮阔。

但是,金田一耕助并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欣赏眼前的美景,因为斜坡下又传来好几声枪声。

他仔细一瞧,原来在下面不远处有一名穿军服的男子,正被三名便衣紧追不舍,刚登上坡顶的橘署长等人见状,立刻俯冲直下,金田一耕助立刻跟在后面往下冲。

他们到达时,穿军服的男子巳被警方人马团团围住,只见他甩开滑雪杖,穿着雪橇,直挺挺地站在那儿。

刑警正准备再次朝他开火,金田一耕助却在旁大叫:

“别开枪杀他!他不是凶手!”

不知道这声音是还传进那男子的耳朵里,只见他抬起头朝金田一耕助的,方向看过来,这一瞬间,男子的眼中闪过一道凶暴的目光。

紧接着,男子突然反手持枪,瞄准自己的太阳穴。

“啊!别动手!”

就在金田一耕助惊呼的那一刹那,不知道谁开了一枪打中那名男子的手肘,男子立刻双膝一软,跪在雪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数名便衣刑警一涌而上,将男子双手反铐。

橘署长和古馆律师也很快来到男子身旁。

“古馆先生,这个是佐清吧?”

古馆律师屏住气息,瞥了男子一眼,便神情黯淡地点点头。

“是的,这个人的确是佐清。”

橘署长高兴地搓着双手,然而,不久后,他又回头看着金田一耕助,双眉紧蹙地问道:

“金田一先生,你刚才说他不是凶手,这是什么意思?”

金田一耕助则一面抓头,一面神情愉悦地回答:

“署、署长,其实这个人并不是凶手,不过大、大概会一口咬定自己是凶手吧!”

刚才还目露凶光瞪着金田一耕助的佐清,这时一听到金田一耕助如此说,不由得绝望地倒在雪地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犬神家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