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神家族》

序章——故事开端

作者:横沟正史

关于犬神佐兵卫

昭和二十x年二月,信州商业界的巨子及犬神财团的创始者——人称“日本生丝王”的犬神佐兵卫,长眠于信州那须湖畔的家园,享年八十一岁。

关于犬神佐兵卫的传记有很多,其中,“佐兵卫的立志美谈”曾刊载在各类报章媒体上,喧腾一时。不过,这些传记里记载最详尽的,还是佐兵卫死后由犬神奉公会(注:类似基金会的一种组织)所发行的“犬神佐兵卫传”。

根据这本传记的说法,佐兵卫自幼父母双亡,不但不知道自己的故乡何在,就连生于何处、父母是谁,他都不清楚。虽然他自称犬神,但没人知道是真是假。

一般人有钱有势之后,总会想追本溯源,不过佐兵卫却没有这种倾向,他常自我解嘲地说:

“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是一丝不挂的来,我又何必给自己增添那么多累赘呢?”

此外,佐兵卫还曾在这本传记中提到:

“十七岁之前,我一直像个乞丐般四处流浪,直到我流浪到信州那须湖畔,受到野野宫先生的青眯,人生才有了重大的改变。”

这位野野宫先生名为野野宫大贰,在那须湖畔的那须神社当一名神官。他可以说是佐兵卫这辈子的大恩人,这份大恩大德,一直铭记在佐兵卫的心中,每当他谈及这位恩公,总是一副正襟危坐的恭敬态度。

佐兵卫的知恩图报,以及他后来对野野宫家族的照顾,在当时的确传为美谈;但是,大凡事物总有一定的限度,不及与太过总是不好。

事实上,佐兵卫死后,犬神家族之所以发生一连串的喋血杀人事件,原因就在于他对野野宫家族报恩得太过度了。由此可知,即使我们的出发点原是出于善意,然而一旦处理不当,就会造成相当悲惨的结局。

不过,这件事我们暂且不提,先来看看佐兵卫和大贰最初接触的的委吧!

一如佐兵卫在自述中所说,十七岁时的他,的确正过着如乞丐的日子。

有一天,他像只丧家之犬似的昏倒在那须神社前,当时巳是晚秋时分,寒气逼人。佐兵卫不但衣衫褴褛,而且巳有三天未曾进食;在饥寒交迫的窘况下,佐兵卫清楚意识到死神即将降临。

事实上,如果那时候大贰再晚一点发现他的话,佐兵卫肯定会客死他乡。

不好大贰一看见年幼的佐兵卫昏倒在地,吃惊之余连忙把他带回家,吩咐妻子晴世尽全力照顾他。

根据“犬神佐兵卫传”中的叙述,当时大贰四十二岁,他的妻子晴也才二十二岁,佐兵卫曾说过,这位叫做晴世的女子不但个性十分温柔,人也长得非常漂亮。

在他们夫妻俩的悉心照顾下,佐兵卫很快就康复了,而大贰在得知佐兵卫悲惨的际遇之后,便劝他留下来,正好佐兵卫本人也不愿离开如此温暖的家,于是便同意留在大贰的身边帮忙。

在此之前,佐兵卫从未接受过学校教育,自然是斗大的字认识不到两个,不过大贰非常疼爱他,所以时常不辞辛苦的教育他。

大贰之所以如此疼爱佐兵卫,是因为他看出佐兵卫头脑灵活的一面,不过还有一个理由是“犬神佐兵卫传”中所没有提及的,那就是——佐兵卫是个非常俊秀的美少年。

大贰非常欣赏佐兵卫俊秀的容貌,传说两人在当时即有暧昧的关系,所以佐兵卫住到大贰家的一年后,个性十分温柔的晴世便因为大贰对佐兵卫的极度庞爱,完全无视她的存在,而搬回娘家住。

不过他们夫妻之间不和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之后佐兵卫为了避嫌,也离开野野宫家;他离开野野宫家不久,晴世便又乘乘地回家了。

那件事过后,大贰夫妻感情更加融洽,不多久,晴世产下一女,名为祝子。

祝子年满十八即嫁作人妇,并产下一女名为珠世。

事实上,珠世才是本故事的主角人物。

佐兵卫离开野野宫家后,便在大贰的帮忙下,进入一家小型纺织厂工作,这份工作让他奠定了日后雄霸日本商业界、建立犬神财团的重要根基。

资质聪敏的佐兵卫能在短短的一年内,精通旁人得花数年时间才学得好的技术,此外,他虽然离开野野宫家,但还是经常回去探望大贰,接受大贰的薰陶,所以佐兵卫后来也成为一位非常有涵养的人。

至于大贰的妻子——晴世,虽然曾经因为佐兵卫的缘故离家出走,但是后来仍和佐兵卫处得不错,每当佐兵卫来访时,都会像照顾亲弟弟般照顾着他。

佐兵卫进入纺织厂时是明治二十年左右,这个时期可说是日本纺织工业的摇篮时代。

佐兵卫在工厂工作的这段期间,学会不少有关纺织厂的组织、销售生丝的生财之道,所以没多久,他即能独立作业,拥有属于自己的工厂,而提供这一切所需资本的的,据说就是大贰。

佐兵卫后来逐步发迹,历经中日、日俄战争,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战,日本在充实自身国力的同时,生丝也成为出口产业的大宗,犬神纺织公司因而成为日本一流的大公司。

明治四十四年,大贰六十八岁。由于他是佐兵卫事业的第一个投资人,所以理所当然可以取回当初投资的金额及一些利息,然而任凭佐兵卫说破嘴皮,大贰仍不打算取回这些钱。

大贰死后,他的遗孤祝子没有多久也成婚,她的丈夫则继承大贰担任神官一职。

祝子和夫婿婚后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子嗣,一直到大正十三年才生了一个女儿,也就是珠世。

珠世诞生的时候,晴世已经去世,后来她的父母又相继去世,所以珠世便在犬神家长大成人。

因为她是佐兵卫的恩公的后代,所以犬神家一直尊她为贵客。

至于佐兵卫则不知道是基于什么理由,一生都没有正式迎娶任何女子。不过,他仍有三个女儿——松子、竹子、梅子,这三个女儿分别出自三个不同的母亲。

后来这三个女儿也分别结婚生子,长女松子的丈夫掌管犬神财团的那须市本店,次女竹子的丈夫则经营东京分店,而三女梅子的丈夫就负责神户分店。

尽管如此,佐兵卫仍亲自掌控犬神财团庞大实权,完全不让自己的女婿们有掌权的机会。

遗嘱

昭和二十x年二月十八日,犬神一家全都服侍在即将撒手人寰的佐兵卫身边。

长女松子已经五十多岁了,但是在犬神家族里的境遇却最为悲凄。因为她早年丧夫,唯一的儿子佐清又因战争的缘故,至今还没回家。

虽然大战结束后没有多久,松子就收到一封寄自缅甸的信,信中说佐清还在人间,只是不知什么时候会回来;也因此,佐兵卫的三个孙子里,只有佐清没有赶在他临终前回来。

松子身后站着佐兵卫的次女竹子和她丈夫寅之助,以及他的孩子——佐武与小夜子。佐武二十八岁,小夜子则二十二岁。

再来便是三女梅子和她的丈夫幸吉,以及他们的孩子佐智。佐智小佐武一岁,今年二十七岁。

上述八人加上还没回家的佐清,全都是和佐兵卫血缘关系的人,而这些人也就是犬神家的所有成员。

不过,佐兵卫临终的时候,除了这八个人全部在场之外,还有一个对佐兵卫而言非常重要的人也在。不用说,这号人物当然是野野宫家的遗孤——珠世,珠世当时二十六岁。

虽然每个人都守候在奄奄一息的佐兵卫身旁,但从他们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悲凄,除了珠世之外,每个人都流露出焦躁的神情。

只要体弱的佐兵卫一张开双眼,他们的眼里即充满了猜忌与不安,除了追随佐兵卫的视线之外,还不断窥探着对方的神情。

其实,他们之所以焦躁不安,是因为佐兵卫到现在还未曾交代遗言。大家都担心,如此庞大的犬神财团在他死后,将由谁来继承?而那么庞大的遗产又如何分配?

眼看着佐兵卫的气息越来越微弱,长女松子终于忍不住了,她探身向前说:

“爸爸,您有没有遗言?快说呀!”

不知道不是不松子的话唤醒了佐兵卫,只见他勉强睁开双眼。

“爸爸,如果您有遗言要交代,就快说出来吧!大家都想知道您有什么遗言要告诉我们。”

佐兵卫很快就了解松子的意思,他微微一笑,举起一双手指指向坐在末座的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犬神家的法律顾问——古馆恭三律师。

古馆律师发现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便轻轻咳了一声说:

“佐兵卫的遗嘱的确是交由我保管。”

古馆律师的一席话立即引爆这枚定时炸弹,除了珠世之外,每个人都不敢相信地瞪着古馆律师。

“有遗嘱?”

竹子的丈夫寅之助语气急促、喃喃自语道。

他咕哝之后,又慌忙从口袋里取出一条手帕,擦拭额头上渗出的冷汗——尽管当时还是严寒的二月天。

“什么时候公布遗嘱呢?是不是等爸爸驾鹤西归之后就立即……”

梅子的丈夫幸吉也露出相当焦虑的神色,急切地问古馆律师。

“不,根据佐兵卫先生的意思。这份遗嘱必须等佐清回家后才能公布。”

“佐清?”

竹子的儿子佐武脸上充满了不安的神色,喃喃低语着。

“但是,万一佐清没有办法回来的话……虽然这么说似乎不太吉利,可是……”

松子一听到佐武这么说,立刻瞪了他一眼。

一旁的梅子不顾姐姐的表情如何,也快人快语地说:

“是啊!虽然佐清还活着,但毕竟他还在缅甸啊!何况在他回国之前,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事呢!”

“如果遇到这种情况……”

古馆律师又清了清喉咙说:

“如果佐清迟迟没有回来的话,遗嘱就在佐兵卫先生死后一周年的忌日当天公布。至于遗嘱公布前的这段期间,犬神家的事业、以及财产的管理,全部都由犬神奉公会代为处理。”

大家听完古馆律师这番话,皆各怀心事,沉默不语。只有松子以夹杂着希望、不安、和憎恨的眼神注视着佐兵卫的脸庞。

佐兵卫依然浅浅一笑,双眼无神地依序看了每个人一眼,最后他的目光停在珠世的身上,便再也不动了。

一直为佐兵卫把脉的医生,此时则以平静的口吻向大家宣布:

“犬神先生已经走了。”

犬神佐兵卫就这样为他传奇的一生画下最后的句点,享年八十一岁。

现在回想起来,他走的那一瞬间,也是日后犬神家发生喋血案件的开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犬神家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