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神家族》

第18章 真相大白

作者:横沟正史

清白

今天是十二月十五日,由于昨天的好天气一直持续到现在,所以覆盖在那须湖畔的积雪大部分都已经融掉了,不过此时那须市民仍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紧张气氛。

因为每个人都知道震撼那须湖畔一带的犬神家连续杀人事件中最有嫌疑的疑犯,昨天巳在雪峰遭到警方逮捕,而且这位疑犯不是别人,正是佐兵卫的长孙佐清。

今天,佐清将在犬神家后院的房间里,和这次事件的相关人士一起面对面解决他们之间的恩怨。

而大家也都知道,从若林丰一郎被杀之后到目前为止发生的一连串杀人事件,终于要接近尾声了。至于佐清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凶手,在今天面对面的审讯当中,应该会有个结论。

所以,住在那须湖畔一带的人们,个个都屏气凝神地静候犬神家传出最新消息。

现在,犬神家后院那间六坪大、隔成两部分的房间,正坐着一群各怀心事的人们。

松子依旧冷静地端坐在一旁,悠然自得地吞云吐雾,叫人根本猜不透这个瘦弱却十分有韧性的女人,此时此刻究竟在想些什么?

她不可能不知道真正的佐清昨天在雪峰被捕的事,但从她的态度和表情上,丝毫看不出任何不安的神情,甚至连拿着烟管的指尖都看不出有任何颤抖的迹象。

而竹子、寅之助、梅子及其丈夫幸吉都坐在一块。

这四人并不像松子那么沉稳,他们的心中都充满了猜疑、恐惧和不安,尤其竹子那肥胖的双下巴还因过度紧张而颤抖不巳。

至于珠世则一个人孤单地坐在离这群人稍远些的地方。

她依然很美,但今天的珠世却不像平日一样稳健,她那对呆滞、松懈的眼眸里,流露出伤心的神色。

以前不论别人怎么说她、用什么样的眼光看着她,她依然可以处之泰然,然而今天她却第一次表现出方寸大乱的反常态度,似乎是一直支撑她的某个希望突然消失了似的。

而古筝老师宫川香琴——也就是青沼菊乃则是坐在珠世附近,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叫到这里来,不过坐在可怕的松子、梅子三姐妹面前,仍让她由衷感到恐惧,频频发抖着。

此外,金田一耕助和古馆律师也在座。

古馆律师已经完全失去原先沉稳的态度,只见他不时以干咳或擦抹额头流下的汗水来掩饰心中的紧张。

金田一耕助也显得非常激励,他一面看着在座的每一个人,一面不停抓头。

忽然,远处传来的一阵警笛声,没多久,走廊那头立刻有人咚咚的走来。

首先现身的是橘署长,接着才是被刑警一左一右扣住手臂的佐清,他被手铐铐住的右手还缠着一条白色的绷带。

佐清来到门口,有些畏怯地停在那儿,局促不安地看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一眼,当他视线接触到松子的目光时,随即别过脸去。

下一瞬间,他和珠世四目交接。好一阵子,这两个人都只是默默地看着对方,一动也不动。

过了半晌,佐清的喉咙里终于发出类似啜泣的声音,而珠世就像被解除魔咒似的低下头。

在这群人中,最令金田一耕助感兴趣的莫过于松子的态度了。

当她看见佐清的脸进,脸颊突然泛红,拿烟管的手也微微颤抖,然而她很快就又恢复了平日顽强的神色,静静地抽着她的烟。

她坚强的意志力,连金田一耕助也为之咋舌。

“喂,把佐清带到这里!”

橘署长一声令下后,一名刑警立刻推了戴着手铐的佐清,于是佐清踉踉跄跄地走进房间里,坐在金田一耕助的前面;两名刑警则紧跟在他身后坐着,以便应付任何突发的状况。

橘署长也在金田一耕助的旁边坐下。

现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金田一耕助转头看着橘署长。

“问出什么新供词了吗?”

橘署长摇摇头,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皱皱的茶色信封。

“请你念一下。”

金田一耕助接过信封一看,只见信封正面写着“自白书”两个字;背面则用钢笔签了“犬神佐清”的名字。

此外,信封里还有一张粗糙的信笺,上面这么写着——

犬神家连续杀人事件的凶手就是我——犬神佐清。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跟这次的事件有关。如今我巳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以此方式认罪。

犬神佐清

金田一耕助面无表情地念完这封信后,便默默把信笺装回信封内,然后将信封交还给橘署长。

“你在佐清身上找到这封信吗?”

“嗯,他放在上衣的口袋里。”

“署长,如果佐清打算自杀,为什么不痛痛快快地开枪自尽,而要和警方对抗呢?”

橘署长皱着眉头,不解地说:

“金田一先生,难道你认为佐清其实并不打算自杀?可是昨天你也在场,你应该知道当时多亏我手下一名刑警开枪射中佐清的右手肘,否则他早就自杀了。”

“不,署长,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相信佐清的确打算要自杀,但是他希望他的死,能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因为大家越是注意这件事,就越能增加这份自白书的可信度。”

金田一耕助停顿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

“其实,昨天佐清丝毫没有和警方抵抗的意思,他只是故意装个样子罢了,署长,难道你没有发现,佐清的枪口始终没有瞄准警方,他总是把枪口瞄准雪地吗?”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嗯,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这就对了!”

金田一耕助一高兴,又开始乱抓头了。

“署长,这件事情请你务必记清楚哦!因为将来在审判罪行的时候,这一点会对他很有利。”

橘署长这会儿又露出一副茫然不解的表情,不过金田一耕助实在无暇多作说明,只能急急再问:

“署长,佐清在接受审讯过程中,有没有详细描述自己是如何犯案的?”

“没有。”

橘署长摇摇头,一脸苦涩地说:

“这个人的口风非常紧,他只是一再说明所有命案都是自己做的,而且这些事跟任何人无关,除此之外,他便什么也不肯多说了。”

“这样啊!但是,佐清……”

金田一耕助这时笑容可掬地转向从刚才便一直默默低着头的佐清。

他的五官的确长得和橡皮面具上的五官十分神似,唯一不可的是,那张面具毫无任何生气,而眼前这位佐清的脸上,不但有血色,还不时浮现出悲哀的神情。

或许是因为他曾经去南方从军的关系,所以皮肤略显黝黑,整个人也比橡皮面具憔悴许多。

然而,尽管如此,他的外表还是十分光鲜,不但没有蓄胡子,而且看起来像才理过头发。

金田一耕助一脸兴奋地望着佐清说:

“喂,佐清,我根本不相信所有命案都是你一个人做的,就以若林丰一郎的命案为例,若林被害身亡的时间是十月十八日,但是你以山田三平的名字从缅甸回来时已经十一月十二日了,如何来得及杀他?”

至于我如何知道你就是山田三平呢?这是因为我们查出佐武被杀的那晚,也就是十一月十五日的晚上,有一位自称山田三平的男子,身穿军装,投宿在下那须的柏屋旅社。

这名男子退房之后,还留下一条印有复员援护,博多友爱会字样的日式手巾,警方立刻顺着这条线索追查,发现十一月十二日进博多港的复员船上,确实有一名叫山田三平的人,而且山田三平这个人的联络通讯地址正是东京都鞠町区三番町二十一番地,和你在柏屋登记的是同一个地址,也就是犬神家位于东京的地址。

这表示你虽然换了名字,但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自己能在哪里落脚,所以填写犬神家位于东京的地址,不过也因为你刚回来,并不清楚区名已经更换的事,因此才会在住宿记栏上写下鞠町区的地址。”

佐清依然保持缄默,其他人则全都一脸认真地聆听金田一耕助所说的话。

“佐清,总而言之,你十一月十二才回来,怎么可能在十月十八日设计毒死若林丰一郎呢?”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屏住气息,望着佐清,佐清这才有些心虚,双chún颤抖地说:

“这……若、若林的事情,我压根儿就不知道,更何况他的命案和犬神家的命案并没有任何关系呀!”

这时,金田一耕助又开始抓起他脑袋上的那堆乱发。

“署、署长,佐清刚才就的话的你都听见了吧?他已经承认十一月十二日回到博多的山田三平,以及十一月十五日出现在柏屋的山田三平都是他自已了。”

在这一瞬间,佐清终于明白自己误陷金田一耕助的陷阱,不禁有些泄气地垂下头。

而金田一耕助又笑着说:

“别太难过,佐清,我绝对没有设计陷害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证明自己的推断没有错罢了。还有,虽然目前还不能证实若林的命案和犬神家的杀人事件有关,但是照常理一推论,这四桩命案的凶手应该是同一个人才对,不过这件事我们暂且不提,大家先讨论一下假佐清的命案。

假佐清是在十二日晚上十点到十一点之间被杀,隔了一个钟头后,他的尸体才被扔进湖水里。佐清,那个时候你在那须市吗?”

佐清只是一迳低着头,没有回话。

经过刚才的教训后,他似乎已经下定决心,不论发生什么状况,他都不再多说话了。

金田一耕助见状,只好微笑着摇铃,叫女佣进来。

“麻烦你把在外面等候的那个人带进来。”

女佣点点头,很快便带来两个男人,一个穿着衣领外翻的黑外套,另一个则穿卡其色的军装。

橘署长惊异地皱紧眉头。

“署长,让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一位是在上那须车站的剪票口负责收票的上田启吉先生,另一位则是在车站前等客人叫车的三轮车夫小口龙太先生。对了,上田先生、小口先生,你们曾经见过这个人吗?”

金田一耕助一指着佐清,两人便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上田启吉先抢着说:

“这位是十三日晚上九点五分,出火车站的乘客之一。由于当时这位客人的一举一动都很奇怪,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刻。对了!我还记得他的车票是由新宿站所发售。”

三轮车夫小口龙太也说:

“我记得这位客人,因为十三晚上九点五分南下列车进站时,我已经在车站前等候客人了,当时从那班列车上下来的客人非常少,我只好碰碰运气,问这个要不要搭三轮车,可是这个人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别过脸去,吃力地走在雪地上。”

“啊!非常谢谢两位,以后警方可能会传唤两位出庭作证,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两名证人离去之后,金田一耕助又转向橘署长。

“昨天我一看到佐清的头发便感到十分好奇,看样子他应该刚理过发,但是,我相信佐清绝对不可能在这一带理发;一方面是因为他总不能蒙面理发,另一方面是,就算理发店老板不认识佐清,也难保进来理发的客人都不认识他。因此,佐清若想理发,只能去别处的理发店。

这样一来,他又是什么时候回到这里的呢?为了找到这个答案,今天一早我便带着佐清的照片去上那须车站问问看。当时我的想法是,佐清应该不会再蒙着脸了,因为现在在那须一带,大家都睁大眼睛寻找蒙着脸、穿着军服的男子,所以佐清若臣避人耳目,就不应该继续蒙着脸;而只要他不蒙着脸,就一定有人会记得他的长相。”

金田一耕助说到这里,又转头看着青沼菊乃。

“对了,菊乃女士,你也是搭十三日晚上九点五分到达上那须车站的南下列车吧?”

“是……是的。”

菊乃的声音显得十分微弱,似乎还没从极度的惊恐中平复过来。

“听说你是从东京的晚报上知道佐清被杀的消息,所以才惊慌地赶来这里?”

“是的。”

菊乃再度点点头。

金田一耕助于是又笑着望向橘署长。

“署长,既然菊乃女士可以从晚报上知道佐清被杀的消息,那么跟她搭同一班列车南下的佐清,当然也可能是在东京看到晚报,才慌忙赶回来的。”

“可是,他为什么要赶回来呢?”

“为了假装杀珠世呀!”

“假装?你是说假装?”

珠世听到这儿,整个人都弹了起来,并以急切的目光紧盯着金田一耕助。

金田一耕助则微笑着向她点点头。

“是的,其实佐清并不想杀你,他只是为了增加自白书的可信度,所以才故意装出要杀的样子。”

珠世闻言,全身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8章 真相大白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