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神家族》

第01章 绝世美人

作者:横沟正史

神秘信函

佐兵卫死后的八个月左右,也就是十月十八日那天,位于那须湖畔的那须旅社来了一位客人,并且订了一房间。

这位客人年约三十五、六岁,头发十分浓密,外表看上去并不起眼,体型也不高,身上还穿了一件发皱的毛料和服,而且一紧张,说话就会有点口吃。

他在旅客登记簿上签的名字是金田一耕助。

如果各位看过“本阵杀人事件”等一系列的侦探小说,想必对这位人物交不陌生。不过为了顾及头一回看本书的读者,我还是稍为介绍一下他。

金田一耕助可说是一位独具特色的侦探;虽然他的外表乏善可陈,而且当他推理到兴奋的时候,除了口吃的毛病会加重之外,还会情不自禁地猛搔那头乱发,说不上什么高尚的气质,但是他的推理智慧却实在无人能及。

金田一耕助在女服务生的带领下,来到面向湖畔的二楼房间,他一进房间,就立刻请接线生为他拨了一通外线电话。

“啊!那么说一个钟头之后见,嗯……好的,我等你。”

他挂上电话后,便交代女服务生:

“一个钟头之后会有人来找我,到时请你带他来我房间。我的名字是金田一耕助。”

女服务生点点头转身离去,金田一耕助则先洗个澡,然后才脸色凝重地从旅行袋里取出一本书和一封信。

那本书是一个月前由犬神奉公会所发行的“犬神佐兵卫传”,而那封信的寄件人则是在那须市古馆律师事务所工作,名为若林丰一郎的人。

金田一耕助叹口气,不断翻阅那本他已经读过好几遍的“犬神佐兵卫传”,过了一会儿,才把书本放在一旁,从信封里取出若林丰一郎写给他的信。

这是一封相当怪异的信,信中内容如下:

金田一耕助先生亲展:

时值秋寒时分,不知尊台是否康健、繁忙如昔?小北未曾与尊台谋面,却突然提笔写这封信给您,虽唐突,然而有事相求,实不得不出此下策。

相烦之事无他,乃是关于另外附寄之“犬神佐兵卫传”一书里的主人翁——犬神佐兵卫先生家属之事。因为最近犬神家族即将爆发一桩非比寻常的事件,令人忧心万分,而这非比寻常的事件,正是尊台最擅长处理的喋血案。

小弟每思及此事,即忧烦至整天无法阖眼。如果任事态继续发展下去的话,恐怕会演变成无法收拾的惨案,为防范未然,请尊台务必移驾至那须调查一番。

尊台读至此处,或许会以为小弟精神状态异常,但请相信小弟绝非发狂这徒,实因小弟太忧虑、太挂心、太害怕之故,才会出此下策,劳烦尊台。

另,尊台抵达那须之时,请挂通电话即信封上注明的古馆律师事务所,小弟定当即刻拜访尊台。

最后,小弟万分盼望尊台不会将此事等闲视之。

                      若林丰一郎敬上

附记,此事请务必保密。

当初金田一耕助一收到这封咬文嚼字的信时,几乎为之瞠目结舌。

若林虽然希望别人不要把他视为狂人,然而在看了他的信之后,想不认为他发疯也难。

因为信中曾提及犬神家族即将发生喋血案件,而且会有人因此丧生,但除非写这封信的人就是凶手,否则他怎能预言这种事呢?

不过话说回来,计划杀人的人,照理应不会将这种计划告诉别人,所以若林在一郎应该不是凶手。

那么,是他在无意中得知某人有杀人计划吗?但若真如此,他大可以直接暗示那些即将会有生命危险的人啊!就算他不方便告诉警察,不方便当面对当事人说,那他也可以用写匿名信的方式通知当事人嘛!

总之,这封信写有许多矛盾之处,所以金田一耕助刚开始原本打算对这封信一笑置之,然而信中有一段内容却引起他的注意。那就是——

如果任事态继续发展下去的话……

(也就是说,这件怪异的事件现在已经发生了。)

另一个让金田一耕助在意的原因是,写这封信的人是个在律师事务所工作的人。

一般来说,在律师事务所里工作的人通常都是律师,而如果对方是律师的话,或许就真有可能知道别人的家庭秘密,或是探知这个杀人计划。

金田一耕助因此反复研读这封信,同时也试着看随信附寄的“犬神佐兵卫传”。当他从书中了解到犬神家复杂的家族状况时,立刻对本次事件产生极大的兴趣。

而佐兵卫的遗嘱必须等他孙子回家才能公开这件事,也让金田一耕助越来越感好奇,因此他匆忙处理好手边的事情之后,便提着一只皮箱来到那须市。

金田一耕助把信和书放在膝盖上,专注地思考这件事情,这时,刚才那位女服务生正好为他端来一杯茶。

“啊!请等一下。”

金田一耕助连忙叫住即将离去的女服务生。

“请问犬神家位在那须的哪里?”

“犬神家就是对面那栋建筑物呀!”

金田一耕助顺着女服务生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湖畔的对面,见到一栋漂亮的rǔ白色公馆。

看来,犬神家的后院直接面对湖水,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很大的水闸和湖水相通。

“那真是一栋宏伟的建筑呢!可惜佐兵卫先生的长孙还没回来,因此那栋房子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唉!他的孙子到现在还没有音讯吗?”

“佐清先生前几天捎来消息说,他现在巳到博多,他母亲知道后,非常高兴地前去准备接他回家。我想,他们大概这两、三天就会回到这里了。”

“哦,他回来了啊!”

金田一耕助一边说,一边感到胸口一阵悸动,第六感觉告诉他,似乎有事要发生了。

这时,犬神家的水闸缓缓升起,没一会儿工夫,就有一艘小船从犬神家驶出来。

只见小船上坐着一位年轻女子,一个男人则来到水闸外的堤岸边,不知对船上的女子说了些什么。

小船上的女子和堤岸边的男人交谈了两三句之后,便挥一挥手,以熟练的技巧操控船桨,轻快地将小船划向湖面。

“那名女子是犬神家的人吗?”

“她是珠世小姐,虽然不是犬神家的人,不过她和佐兵卫先生的关系却非常深厚;而且她长得十分标致,人家都说,这么漂亮的姑娘,当今日本恐怕找不出第二位了。”

“哦,这么说,她是个绝世美女喽?嗯,有机会真想见见她呢!”

对于女服务生如此夸张的说法,金田一耕助并不以为然,不过他还是从皮箱时取出一副望远镜,把焦距瞄准小船上的珠世。

当他看见镜片那头珠世的那张脸庞时,一股说不出的悸动立刻贯穿他的背脊。

原来女服务生说的一点也不夸张,金田一耕助本人直到现在也从没见过如此漂亮的绝世美女。

镜头中的珠世脸部微扬,轻松地操控船桨,那份柔美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为的感觉。

金田一耕助又把镜头稍微拉长,以便看得更清楚些。

果然,珠世那卷曲的秀发、丰润的双颊、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以及令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的性感双chún随即映入金田一耕助的眼帘,此外,她那柔软、充满弹性的身体,以及玲珑的曲线更是美得叫人屏息。

金田一耕助忘情地凝望着珠世的身影;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珠世的表情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她操控船将的手蓦地停了,接着便大叫起来。

她这一叫,原来握住船桨的双手也跟着松开,小船开始重心不稳,倾向一边。

珠世眼中充满恐惧的神色,并发疯似的挥动双手。

眼看着小船要沉入水中,金田一耕助赶忙从藤椅上一跃而起!

意外

金田一耕助并没有忘记将有客人来访的事,只是他总不能眼睁睁见死不救,所以他一跳出房间,便立刻冲下楼。

事后金田一耕助回想起来,发现这次冲动的行为竟使得自己在调查犬神家事件时陷入僵局。

如果当时珠世并未遇到危险,而金田一耕助也没有冲出去的话,或许发生在犬神的事件早就解决了。

不过话说回来,当金田一耕助冲下楼时,紧跟在后的女服务生也跑来对他说:

“金田一先生,这边……”

女服务生说完,立刻带头朝后门跑去。

金田一耕助跟着她跑,两人一推开后门,外面即是一片湖水,小小的码头下还停了两三艘小船。

那些船是那须社准备提供给客人游湖用的。

“金田一先生,你会划船吗?”

“嗯,没问题。”

金田一耕助踏进小船,女服务立刻为他解开紧住船尾的绳索。

“金田一先生,你自己也要小心哦!”

“嗯,我会的,放心吧!”

金田一耕助说着,便手握船桨,使出全身力气划向湖心。

他朝湖心看去,发现珠世所乘坐的小船已经入水里一半以上了,而珠世正发狂地高声求救。

虽然那须湖不是座很深的湖,却仍具有危险性。因为生长在湖底的水草犹如女人的长发般盘根错节地纠杂在水中,若是被水草卷住的话,即使是水中蛟龙也不免有灭顶之虞,而且一旦溺毙,尸体也不易浮出湖面。

不知道不是不因为珠世的求救声惊动了大家,只见两三艘小船也分别从四面八方朝珠世划去,而金田一耕助身边也传来那须旅社老板和男客们大声呼喊及划桨的声音。

不过,他们的动作仍比金田一耕助稍晚一步。

此时,刚才那个男人忽然脱去上衣、长裤,扑通一声跳进湖水,朝逐渐沉的小船游去。

男人的两只手臂如水车般快速摆着。

结果,这个男人最早游到珠世的身边。

当金田一耕助好不容易划到珠世身边时,珠世的小船已经只剩下船舷了,而水中的珠世则被那个男人紧紧抱住。

“真是太可怕了,小姐,快点上船吧!”

金田一耕助赶忙招呼道。

“先生,谢谢你。那么,我家小姐就麻烦你了,我帮你压住小船。”

“谢谢。”

珠世抓住金田一耕助的手臂,吃力地爬上小船。

“嗯,你也上船吧!”

“嗯,谢谢你。那么我就不客气了……麻烦你先压住船的这一边……”

男人说着,便轻巧地爬上小船,这时金田一耕助才有机会看清这人的正面。

原来这个男人长得十分酷似猿猴,不但额头狭小、眼眶凹陷,连脸颊也长得异于常人,不过却是个老实人。

只见男人以略带责怪的语气对珠世说:

“小姐,不是我说你,我一直提醒你,凡事要小心、要小心……喏,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第三次”这三个字清清楚楚传到金田一耕助的耳中,他不禁好奇地看着已经松了一口气的珠世。

此时,珠世就像个被人发现恶作剧的小孩子一样,苦笑着说:

“猿藏,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我根本不知道船底有个破洞呀!”

“你说船底有个破洞?”

金田一耕助忍不住转眼珠,重新打量珠世的脸。

“嗯,破掉的地方好像原本用某种东西塞住了,可是后来塞住的东西被拿掉所以……”

这时,旅社老板、租船的客人也纷纷划过来了。金田一耕助想了一会儿才对老板说:

“老板,对不起,请你想个法子别让那艘船沉下去,并帮我把它拖回岸边好吗?待会儿我想检查一下……”

“哦!”

老板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不过金田一耕助并没有理会,只是转头对着珠世说:

“小姐,我先送你回家吧!回家之后立刻洗个热水澡,暖暖身子;否则会感冒哟!”

“嗯,谢谢你。”

于是金田一耕助缓缓划着小船离去,留下旅社老板和赶来看热闹的人在现场收拾善后。

坐在船上的珠世这时似乎巳平静下来,她默默把头靠在猿藏宽广的胸前。

猿藏虽然长得其貌不扬,但体格却十分壮硕。瞧珠世依偎在他胸前的模样,宛如娇柔的藤蔓爬上一棵老松树似的。

金田一耕助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看着珠世,深深觉得她的脸蛋美得没话说,而她那吹弹即破、红润光泽的肌肤,更令从未因女色而动心过的金田一耕助也不由得胸口碰碰直跳。

他楞楞地凝望着珠世的脸庞,而珠世一察觉到金田一耕助的眼神,脸上蓦地染上一抹红晕。

金田一耕助见状,慌忙咽了口口水,不好意思地面向猿藏说:

“刚才你说这已经是第三次了,难道这种事经常发生吗?”

猿藏闻言,不禁张大了那双原本就不算大的眼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绝世美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犬神家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