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魔岛》

第三章 兽人出现

作者:横沟正史

远方的狗吠声

御子柴进已经失踪二十多天了,东京新日报社的同事们担心他的安危,曾分头寻找他的下落,可是都没有他的消息。

他们唯一的线索就是御子柴进从东京车站分别寄给三津木俊助和由纪子的明信片,信上只交代说他准备去旅行。

每天有成千上万的旅客进出东京车站,想在这里打听一个少年的行踪,根本就像是海底捞针嘛!

除了三芳法官一家人外,最担心御子柴进的就属三津木俊助了。

三津木俊助是新日报社的资深记者,同时也是新日报社的一块瑰宝,他曾多次帮助警视厅解决棘手、高难度的离奇案件,而他每一次的合作搭档就是侦探小子——御子柴进。

从种种状况推断,御子柴进行踪不明似乎和尾原一彦的藏身有关。

警视厅动员全国警力搜查,可是完全没有尾原一彦的消息回报,他就像是突然从这个世上消失一样。

(尾原一彦早在鬼头博士的改造下,变成一头人猿了,警方怎么可能找得到他!)

另一边,三津木俊助觉得走一趟三芳法官家,或许可以得到某些讯息,所以他决定今天晚上亲自拜访位在芝公园旁的三芳法官住处。

怎知三芳法官、文江夫人和由纪子也对这件事毫无头绪,最后,三津木俊助只得无奈的离开。

步出三芳法官的住处后,三津木俊助决定穿越芝公园而行。

深夜时分,公园里没有什么人,只有远处不时传来电车奔驰的声音,除此之外,四周安静得犹如深沉的海底。

正当三津木俊助加快脚步来到公园时,公园的出口处突然传来一连串激烈的狗吠声。

那不是一只狗在叫,听起来像是有五只狗在发狂地哀嚎狂吠。

听见如此不寻常的狗叫声,三津木俊助顿时全身起鸡皮疙瘩,他猛然停下脚步,仔细观察公园四周的动静。

狗吠声越来越接近他的方向,其中还夹杂着“畜生!”“滚一边去!”等男性低沉的怒吼声。

三津木俊助立刻躲到树荫后面,下一刻,他看见水银灯附近有五只狗围着一个奇怪的人不停地吠叫。

那人戴着黑色头罩,身上穿着黑色长袍,走路的方式相当奇特,跟一般人不太一样。

他走路的方式很像黑猩猩在走路,当他走到水银灯下看着自己张开双手的手掌时,三津木俊助霎时吓得浑身打颤。

那双露在长袍外的大手,就像是黑猩猩的手掌和手指头,而黑色面罩的两个眼洞也露出一对仿佛野兽的可怕眼睛。

眼前这个东西,让人感觉就像是一头高大壮硕的黑猩猩戴着头罩,身穿长袍走在路上。

(那么刚才大喊滚开的是谁呢?)

这个像人猿的怪物,一边张大眼睛怒视围着他的五只狗,一边挥动双手想赶走它们,还不时地发出骇人的怒吼声。

但他越是生气,狗儿们就越激动,就像是发狂的疯狗一般。

看着这诡异的一幕,三津木俊助全身冷汗直流,没预警地,突然有一只狗扑向前,狠狠地咬住怪物的手臂。

“可恶的家伙!”

怪物抓住紧咬不放的狗尾巴,使劲地在空中甩动。

“呜……呜……”

狗儿痛苦地哀嚎着,没几秒钟,它像是被转晕了,一点声音也没有。

怪物用力地把狗儿扔在地上,一看到这种情景,其余四只狗都害怕得慢慢向后退,但还是发狂似地乱吼乱叫。

怪物黑色头罩下的两个眼睛凶狠地盯着眼前的四条狗。

“你们这些畜生,不怕死的就过来。看我不把你们大卸八块才怪!”

就在怪物张开双手的同时,四只狗突然一起扑到他身上。

“可恶!”怪物也发狂地大吼一声。

“呜……”

其中一只狗惨叫的同时,怪物一拳击中那只狗的下颚,打得那只狗应声掉在地上。

三津木俊助看得全身毛发站立,狗儿们大概也吓到了吧!只见剩下的几只狗全部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这时,从反方向的地方跑过来一个人,那人还叫着说:

“老大、老大,怎么样了?”

“哦,是小弟啊!”怪物喘息地应了一声。

“啊,老大……”

小弟看到地上两只死状甚惨的狗儿,顿时全身直打哆嗦。

“你把这两只狗都摆平啦!”

“嗯,谁叫它们冲着我乱吼乱叫。”

“这也得要有很强的力量才办得到呀!对了,老大,你有没有受伤?”

“只是手臂被咬了一下。”

说完,怪物卷起长袍的衣袖,露出一截毛茸茸的手臂。

三津木俊助一看到那只手臂,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黑猩猩会说话……我是在作梦吗?)

“老大,今天晚上我们还是先回去好了。刚才这些狗叫得那么大声,说不定已经惊动附近的居民,我们下次再报仇吧!”

一听到一报仇一两个字,三津木俊助当下又是一愣。

“不行!我今天就是特地到这里来报仇的。”

“不可以、不可以!今天晚上不适合行动。老大你要是受伤的话,谁来带领骸骨团呢?走吧,我们先回车上包扎伤口。”

“等一下!我们先把狗的尸体收拾一下,要是被人看见了,他们一定会觉得很奇怪,说不定还会报警处理。”

三津木俊助趁他们清理狗尸体的空当,悄悄地来到公园入口处,看见那里停了一辆车子。

还好里面没有任何人,三津木俊助打开车子行李厢的盖子,确定四周没有人看见后,马上跳进行李厢里。

三津木俊助这么做,当然是想跟在这个怪物后面一探究竟。

处理好尸体后,怪物和小弟从公园里走出来,一上车便扬长而去。

此时,躲在行李厢里的三津木俊助,根本不知道他们要去什么地方。

半个钟头之后,车子大概是到达目的地了,三津木俊助听到怪物和小弟下车,还谈了一会儿才离开。

三津木俊助小心翼翼地打开行李厢,当他确定四下没人,准备跳出车外之际,突然有人用布袋罩住他。

“嘻嘻嘻!这就叫做飞蛾扑火!终于掉入陷阱了吧!”

(糟糕!上当了!)

三津木俊助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硬生生地从行李厢拖出来。

“你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三津木俊助从头到脚被包在布袋里,横躺在地上。

这是一间十五坪大的水泥房间,正面有一段高起的地方,怪物就坐在那块隆起的位置上,而站在他两旁的是大个子船长和小矮子小弟。

三津木俊助像待宰的羔羊般躺在地上,有三十几个和怪物穿着相同服饰的人或坐或站地围着他。

他们每个人衣服的胸前都绣有骷髅头的标志,衣服上也编有号码。

“你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对着布袋里的三津木俊助大声吼叫的人,就是心地邪恶的小弟。

三津木俊助心里正盘算要不要回答问题,接着小弟发出残忍的笑声说:

“七号,你过去教教他怎么回答问题?”

小弟命令站在三津木俊助旁边的一名男子。

“是!”

七号恭敬地应了一声,随即从腰间拿出一把锥子。

“喂!识相的话就快点回答,要是闷声不响的话……”

话声甫落,七号猛然将锥子往布袋刺下去,锥子的尖端正好不偏不倚地抵住三津木俊助的咽喉。

“啊,等、等一下!”三津木俊助连忙回答。

“原来你会说话呀!”对方故意嘲弄地说。

“会、会!我、我说……”

“嗯,很好!”

小弟点点头,发出阴森的笑声问道:

“说,你究竟是谁?”

“我是一名新闻记者。”

“什么?新闻记者!”

闻言,怪物、大个子船长和小个子小弟都诧异地互视对方。

“你是哪里的新闻记者?”

小弟接着又问。

“新日报社……”

“什么?新日报社!”

怪物慌张地打断三津木俊助的话,身子还不自觉地向前挪动一下。

“我问你,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御子柴进的少年?”小弟又开口说。

“你说御子柴进……侦探小子他在哪里?”

“哦!原来那个小子还有一个响亮的绰号叫侦探小子啊!”

小弟微微扯动嘴角,挪揄地说。

“喂,你们把侦探小子怎么了?”

“我们让他待在距离这里非常远、非常远的一座无人岛上,那里有一个堆满尸骨的洞穴,这会儿,我想他大概也差不多断气了吧!”

“什么?侦探小子死了——”

“是的,事情就是这样。喂!你叫什么名字?”

“三津木俊助……”

“嗯,很好!”

小弟别有深意地看了看大家一眼后,冷笑地说:

“各位,这位三津木记者先生,今天晚上暗中跟踪我们,凡是知道我们秘密的人,我们要怎么惩罚他呢?”

小弟一说完话,全身穿着黑衣、头戴黑色面罩的手下们齐声应道:

“死刑!死刑!死刑!死刑……”

水葬礼

隅田川下游横跨小田原町和佃岛之间,有一座桥叫做凯旋桥。

深夜两点多,桥上没有半个人影,隅田川的两岸和东京湾四周,到处都是下锚汽船映在江面上的倒影。

天上没有星星,也看不到月亮,只听见波涛的声音越来越大。

噗噗噗……东京湾浅水域那头不断传来汽艇的引擎声,引擎声消失后,浪涛冲击桥墩的巨大声响随之响起。

这时候,有一辆车子从佃岛方向驶进凯旋桥,打破趋于平静的静溢。

桥的护栏处装置有明亮的街灯,可是车子刻意停在桥中间,仿佛是要避开被街灯照到。

前座车门一打开,一个戴着黑色头罩的男子探出头看了看桥上的动静,接着低声说:

“七号,一切都没问题。”

“都这个时候了,我想应该是没问题。”

答话的是坐在驾驶座上、手握方向盘的男子。

这个男子也是戴着黑色头罩,只有眼睛的部位露出来,一双眼睛快速地转动着。

“好,那就速战速决,七号,快来帮忙。”

“没问题!十八号,快点从行李厢中把东西搬出来。”

七号边说边从驾驶座跳下来,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一眼。

“好的!”

答话的十八号也从车上跳下来,他一边环顾四周,一边从行李厢拖出一个麻布袋。

“七号,可以了吗?”

“放心,放心!趁现在没有人,快点把他丢下去。”

“好,那么你抬头,我抬脚。”

“没问题!”

十八号和七号分别抱着麻布袋的头部和脚部,从车子旁边走向桥的护栏处。

“喂,三津木俊助,这就是你的死期,赶快求菩萨保佑你吧!”

三津木俊助大概是昏过去了,他既没开口说话,也没有挣扎。

“你就对菩萨说,是两个无恶不作之徒把你逼进地狱里的。哈哈哈!”

“十八号,数到三就扔下去,来,一、二、三!”

七号一数到三,两个大坏蛋使劲地将麻布袋扔进隅田川。

“啊啊啊——”

麻布袋越过护栏的当儿,袋子里的三津木俊助突然放声大叫,“噗咚”一声,桥下传来重物落水的声响,麻布袋也迅速沉入水底。

“这就叫做干净俐落、不留痕迹!”

“是啊、是啊!这个叫什么三津木俊助的家伙,管他是新闻记者,还是名侦探,阻碍我们的人就是这种下场!”

“你说的一点也没错!趁现在没人,我们赶紧回去向老大交差。”

七号、十八号两名作恶多端的歹徒跳进车里,车子一过桥,转入小田原町后便消失无踪。

这辆车子消失后,随后又有一辆车子停在同样的地方,车上跳下一位戴着鸭舌帽,大墨镜的青年,他爬上护栏眺望漆黑的河面。

“御子柴进,你确定那两个人就是在这个位置把东西扔进河里吗?”

“是的,没错!里见大哥。”

御子柴进一边回答,一边走到里见一郎身边,和他一样低头看着河面。

“我看见那个布袋很大。”

“是啊!他们把布袋扔下去的时候,我还听见有人叫喊的声音。”

“里见大哥,那个布袋里的人会不会就是三津木先生?”

御子柴进语气颤抖地说。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里见一郎低声说着,并且迅速脱去外衣,此举使得御子柴进吃惊问道:

“里见大哥,你有什么打算?”

“不管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人,他都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御子柴进,你帮我看好这些衣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兽人出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兽人魔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