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与黑》

第01章 序曲

作者:横沟正史

一九六○年,日本球季第一场比赛在川崎球场正式开打的当天——昭和三十五年十月十一日早上十一点半左右,诗人s·y先生在散步途中,天际出现令他惊奇的东西,只见他僵立在当场,半晌说不出话来。

某报社曾经委托s·y先生写球季第一场比赛的观赛报导,但由于他近来健康不佳,也觉得写报导太麻烦,所以二话不说就拒绝了。

与其专程赶到满布尘埃的球场,坐在让屁股发痛的硬椅上,拘谨地看球赛,还不如坐在家里舒服的扶手椅上,翘着二郎腿看电视转播来得轻松。

这种怕麻烦的想法支配着s·y先生最近的一切行动。

不过,s·y先生拒绝去看日本球赛后又觉得有点可惜,因为他很久没有到球场亲身体验球赛的热烈与兴奋,因此不禁有些后悔。

所以那天早上s·y先生醒来,最在意的便是天空的情况。

他拉开防雨窗,秋天和煦的阳光“啪”地照射进来,可是不到一个小时,天空的颜色开始变得昏暗。

由于之前曾下过一场大雨,因此这时候只要天色阴暗,球场的能见度不佳,比赛就有可能取消。

如此一来,s·y先生连坐在电视前观战的乐趣也没了。

s·y先生的住宅位于小田急沿线的k台地,走到远离台地的空地上,就可以清楚看到川崎的天空。

早上十一点多,s·y先生带着爱犬——卡比出去散步。不一会儿,卡比突然对着东方的天空猛吠,s·y先生毫不在意地回头望去,不料竟看到“现代的海市蜃楼”,顿时一脸茫然地僵立在原地。

s·y先生从七月初到九月中旬都在信州避暑,从信州回来之后,东京的气候又突然转热,使得身体状况不佳的s·y先生一直躺到两、三天前才能起床走动。

所以,s·y先生将近有三个月没在这附近散步了,就在这三个月之间,现代化奇迹突然出现在东方的天空。

事实上,就是在这个怕麻烦的s·y先生毫无察觉时,那里已经悄悄盖好一个社区。而s·y先生是一位诗人,诗人经常会对一些平凡事物产生莫名而深刻的感动。

他观望着几栋建筑物矗立的社区,心中十分感动。那个质朴的社区拒绝所有的装饰或媚俗,对于维持旧式生活方式的s·y先生而言,看起来别有一份严肃与庄严。

(那几栋建筑物什么时候盖好的?似乎已经有人住进去了。)

在s·y先生站立的k台地与那座社区中间,架设着帝都电影公司的摄影棚,摄影棚的另一边也打上地基、架好鹰架,先前在他们灌水泥的时候,s·y先生时常在散步的途中观望一下,粗心大意的s·y先生当时以为那是帝都电影公司的户外布景。

其实那个“日出社区”早在s·y先生去信州避暑以前,也就是六月中旬就开始上演各种不同的人生了。

突然间,卡比又大声吠叫起来。

s·y先生这时才发现,卡比刚才并非如同他因为感动而吠叫,他和卡比所站的这一带k台地,听说以前是树林。

战后,附近居民砍掉树林,把整片土地开垦成麦田、早稻田或芋田。最近又被某个财阀买走,听说要盖旅馆、学校……真是众说纷云。也因此,附近的农民都将这片耕地放着不管,任由它杂草丛生,变成荒地。

荒地的另一边是一座像杯子倒盖、直径二十公尺左右的圆形山丘;山丘另一边停着一辆汽车,有个手中拿着望远镜的男子站在那边,卡比就是在对那个男人吠叫。

(山丘上的男人拿着望远镜在现党多摩川的河水吗?)

一向粗心大意的s·y先生也觉得这个男子有点奇怪。

那个男子现在背对着s·y先生和卡比,因此卡比看不到望远镜的镜片。如果卡比的敏锐视看到望远镜片发出异样闪光的话,那么奇怪男子应该面对他们才对。

s·y先生刚刚听到卡比的吠叫声而转过来的一刹间,稍微瞥到那名男子慌忙转身的身影。s·y先生也若无其事地回头望向自己背后。

接下来,他顺着那名男子的视线到遥远的另一边,越过帝都电影公司的摄影棚,发现男子的目标是那个社区。

尽管s·y先生有个名侦探的好朋友——金田一耕助,但他自己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粗心人物。他心想自己都会被新社区的突然出现而吓到,现在别人用望远镜在观察社区的景象,当然也不足为奇。

他安抚着吠叫不停的卡比,把解开的皮带扣在它的项圈上。

“卡比,走吧!”

但卡比的四只脚用力踩着,喉咙深处不断发出闷叫声。

s·y先生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他把皮带卷在右手上。

“走了、走了!”

s·y先生走到离山丘大约十公尺左右的地方,背后倏地响起汽车引擎声。他回头一看,停在山丘上的汽车已经穿过脏乱、杂草丛生的荒地,往另一边驶去。坐在驾驶座上握着方向盘的,好象是刚才那个拿着望远镜的男子,车里似乎没有搭载其他人。

s·y先生带着卡比在荒地绕了一圈,当帝都电影公司的摄影棚传出中午休息铃声时,他再度来到那座山丘的山麓。

这次山丘上面没有人,因此s·y先生带着卡比来到山丘上。

山丘上的杂草已经和人的膝盖齐高,s·y先生点上香烟,再度看着东方的天空。

(天空渐渐明亮起来,日本球季的第一场比赛应该会顺利进行吧!)

先前吸引s·y先生视线的新兴社区静静地矗立着,建筑物的窗户很大,外观看起来很干净。窗前还晾着衣服,可见已经有居民住进去了。

这个社区的建筑物一栋接一栋,仿佛无限扩展出去似的。

s·y先生不禁叹了口气,也许是那个新兴社区让过着隐居生活的s·y先生感到有压迫感吧!

s·y先生摇摇头,便跟卡比一起走下山丘;十五分钟后,他回到家、吃乌龙面当午餐。s·y先生害怕会有高血压,所以尽量控制米食的摄取。

吃完面之后是十二点四十五分,s·y先生打开电视,悠闲地坐在扶手椅上。就在这时,他的好朋友金田一耕助正要走进让s·y先生感到压迫,甚至令他喘息的地方——日出社区。

由此开始,一桩奇妙的连续杀人事件正式揭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与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