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与黑》

第10章 陷入漩涡

作者:横沟正史

秘密约会

池袋的s百货公司拥挤不堪,每个卖场都挤满了蚂蚁般的人潮。

密密麻麻的人潮在狭窄的通道上擦肩而过,有个男子夹杂在拥挤的人群里,从国铁池袋车站往这间百货公司走来。

他差不多有一百七十五公分高,头部在人群中露出来,因此不管人群多么拥挤,还是可以一眼看到他。

这个男子的左脚微破,手里拄着一支拐杖,他就是最近经常上报的“日出社区”第五区的管理员——根津伍市。

由他端正、挺直的姿势、眼睛直视正前方等习惯,不难猜出他过去的职业是军人。

他今天没有穿平常的工作服,反而换上一袭略皱的西装,领带有点歪斜;他那有棱有角的轮廓,给人一种冰冷的孤独感。

今天是十月二十九日星期六,根津伍市叫由起子看家,独自外出。

下午四点正是百货公司人潮最多的时刻,在正面入口附近有个舶来品卖场,金属制的圆环上挂着许多领带。

根津伍市站在那个卖场前面看着领带,销售小姐此刻正忙着招呼其他客人,没空理会他。

这对根津伍市来说反而比较好,他悠哉地在一大堆领带里东看看、西看看。不过只要仔细留意他的眼神,就可察觉出他不是来买领带的。

他站在玻璃柜镜子的前面,佯装若无其事地注视着映照在背后镜子里的拥挤人群。

根津伍市发现人群里面有个似曾相识的女人,当他发现那个女人是须藤顺子时,眼里瞬间闪现一抹异样的光芒。

须藤顺子今天和涩谷金王町queen制葯公司的常务董事日疋恭助,约在他公司附近一家咖啡厅见面。

“日出社区”出现一封未署名的怪信,它揭发了日正恭助与须藤顺子之间的关系;凶杀案发生之后,不少警察人员去拜访日疋恭助,给他造成不少麻烦。

不过当须藤顺子提到要去找他,他竟然十分愉快地答应了。

此时,他们两人面对面坐在咖啡厅的包厢里。

日疋恭助神色温和,眼角露出鱼尾纹,笑着说:

“你瘦了。”

“因为晚上都睡不太好。”

须藤顺子故意说得十分冷淡,其实她心里很依赖日疋恭助。

“那怎么行!是因为警察在监视你吗?”

“是的。我已经习惯了,只是他们很啰嗦……”

事实上,从案发到现在这二十天里面,须藤顺子被卷进这个莫名的漩涡中,每天的生活乱成一团。

警方每天都来询问须藤达雄的行踪,弄得她疲惫不堪。须藤顺子让金田一耕助牵扯上这个案子,大家都认为她这么做是故意要引人注意。

现在,不仅传播媒体追着她跑,就连社区的居民也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她,她已经快崩溃了。

“还没有你先生的消息吗?”

“嗯……”

她回答之后,突然又心灰意冷地说:

“搞不好他已经死了。”

最近的报纸开始朝须藤达雄已经死亡这个方向揣测,因此日疋恭助也知道警方持有这样的怀疑。

“春美!”

日疋恭助突然用须藤顺子在酒吧时的化名叫她。

每当日正恭助叫“春美”的时候,总带着一种特别的含义。两人处于暧昧的关系时,日疋恭助就会这样叫她。

须藤达雄出现时,他们俩正处于这种关系,因此须藤达雄也知道有日疋恭助这号人物存在,但他还是继续追求须藤顺子。

须藤顺子曾经为此烦恼不已,最后正如怪信上所说的,她断绝与中年男子的黄昏之爱,选择身材健美的年轻男性。

日疋恭助当时给了须藤顺子很多分手费,充分展现他的气度。

后来须藤达雄被流氓刺杀,受重伤垂死之际,须藤顺子一时之间筹不到钱,唯一能找的人就只有日疋正恭助了。日疋恭助要求须藤顺子用身体来偿还,她也以解救丈夫生命的名义让自己的良心沉睡。

等到须藤达雄的身体复元,可以工作的时候,照理说须藤顺子应该跟日疋恭助分手。然而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感情,可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须藤达雄虽然年轻勇猛,可是另一方面,须藤顺子却嫌他不够温柔,不知不觉间,她发现自己喜欢沉浸在日疋恭助熟练的爱抚中。

日疋恭助对于在酒吧工作过,却没有沾染不良习性的须藤顺子怀有一种特别的情愫。

因此,他们两人在须藤达雄的身体恢复健康后依旧藕断丝连。

“春美……”

日疋恭助像以前那般唤着须藤顺子,并伸手压在她的手上。

“抱歉。”

“什么事?”

“早知如此,我就不会把那个老板娘的事情告诉你先生,可是……”

“可是什么?”

“你丈夫还没到那封信以前,好象就怀疑……我们之间的关系又死灰复燃了。”

“啊!”

“你没察觉到吗?”

“一点都没有。”

“是吗?哈哈哈!那是你先生擅长演戏?还是你的感觉太迟钝?他似乎很怕把事情闹大会失去你……”

听日疋恭助这么一说,须藤顺子觉得有些地方确实怪怪的,她忽然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以前她因为须藤达雄的懦弱性格,对他总会产生一股母性情怀。

现在,她可不想因此而感谢丈夫的宽宏大量,反而还有点生气呢!

“他有威胁你吗?”

“没有,他不是那种凶悍的男人。”

“说的也是。”

须藤顺子发觉自己话说得太刻薄,觉得有些对不起须藤达雄,又急忙问道:

“我听说他去找你的时候,讲话的语气很凶呢!”

“那是因为他的情绪很激动吧!他好像还喝了一点酒……不过,他对我们的事情并不怎么生气,反而为了自己的懦弱而感到很羞耻,他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希望以后我们能够收敛一点,接着还低声下气要我别把你从他身边抢走,看他那个样子,我反而感到不好意思。”

须藤顺子听了,又开始气她丈夫的窝囊。

“那你怎么回答?”

“他都这么说了,我总不能说我们以后还要保持联系吧!我当然是小心地赔不是,并答应他以后绝对不跟你来往。不过,我是无法保证自己会不会遵守这个约定啦!”

须藤顺子满脸通红,看着日疋恭助露出温和的微笑。

尽管她在心中骂自己不知廉耻,但日疋恭助最后说的那句话却让她的虚荣心蠢蠢慾动。

“爸爸,你刚刚有提到老板娘……”

须藤顺子撒娇地问道。

“对了,你丈夫生气的对象不是我们,而是那封怪信的发信者。他不愿意面对自己厌恶的事情,甚至感到很害怕……所以他一直忍耐着,希望我们自己能悔悟。可是,当那封怪信揭开我们的关系之后,逼得他无法不面对这些事情。

他应该很气那封信的发信者逼他去面对这件事情,却又不想跟你摊牌。其实他不是不愿意,而是觉得害怕,因此才来找我,并问我还有谁知道我们的关系。”

“于是你就提到老板娘了?”

“嗯,当时我想起在横滨的旅馆里你曾经对我说过的事情,所以……结果你丈夫想了一下,就说一定是这样……现在想来,我其实没必要讲出那件事情,真是抱歉。”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先前也怀疑过那封怪信是老板娘寄的。对了,爸爸,你把横滨旅馆的事情跟警察说过了吗?”

“当然说了,但他们还是查不出老板娘的身分。老板娘与她身边的男人都使用假名,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

“警察也常常问我这个问题,当时我一心一意注意着老板娘,只看到男人的背影。”

“总之,问题就在于那个男人,不管老板娘是他的情妇或女朋友,既然她已经被杀了,那个男人是不可能出面的。”

“我也这么觉得。可是,阿达为什么要躲起来呢?我觉得他可能已经死了。”

“被身分不明的男人杀死吗?”

“我认为他不可能自杀,更不可能去杀死老板娘。”

“说的也是,就算他不小心把老板娘杀了,也没道理用那种奇怪的方式把老板娘的脸弄得模糊难辨。”

日疋恭助发现须藤顺子的脸色不对,于是转移话题说:

“不要谈这件事情了。嗯……‘每朝日报’不是有提到怪信的事情吗?”

“对!”

须藤顺子想到一件事,接着说:

“这件事情警方也问过我,我想……可能又会给你带来麻烦。”

“没关系啦!我早有心理准备了。”

日疋恭助微笑地说着。

queen制葯公司是战后兴起的企业,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变成日本屈指可数的大公司,光是半年的宣传费用就高达数十亿。

虽然社长是一名女性,实际的执政者却是日疋恭助。

“报上说那封用报章杂志的印刷字体剪贴成的怪信,现在正在社区里横行。‘每朝日报’说的怪信是你收到的那封?还是你上次提过要自杀的那个女孩——京美收到的那封怪信?”

“不是,那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好像是某个地方又出现怪信,被每朝日报的记者发现了,不过……”

“不过什么?”

“如果大家都知道怪信和老板娘这件凶杀案有关,可能也会发现到揭发爸爸和我有来往的这封怪信。”

“有这个可能。然后呢?”

“如果我们的关系曝光,新闻记者就会跑来找你……”

“应该会吧!”

“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很严重吗?居然还能这么冷静!”

“他们要来就来,我只要坦白说出事实就好啦!”

“可是这么一来,我们之间的事情也会被你的社长知道,到时候你要怎么办?”

须藤顺子听说公司的女社长和日疋恭助之间似乎有特别的关系,她红着脸说出自己的猜想,只见日疋恭助带着恶作剧的眼神笑着。

须藤顺子感到一阵屈辱,全身热得好像要烧起来似的。

对日疋恭助来说,须藤顺子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

他有自信就算他们俩的关系被世人知道,或者传入女社长的耳中,以他目前的身分、地位,应该不会有丝毫的影响。

须藤顺子看着日疋恭助,一方面为之前的想法感到很不好意思,另一方面又想着:

(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阿达身上的话,他会有何反应?他是否也能像日疋恭助这般冷静?)

此时,她再度感受到日疋恭助的魅力。

“对了,你刚才提到那位叫金田一耕助的私家侦探,他可不可靠?”

“你为什么这么问?”

“如果他值得信赖,我想由我出面去委托他,毕竟你也没办法给他多少谢礼吧!”

“啊!爸爸……”

“我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你,另一方面你先生若一直行踪不明,这个案子就永远无法解决,你的心情也无法平静下来。不过,我的目的不只是这些。”

“那你还有什么目的?”

“这也是为了我自己。虽然我刚才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事实上,我也不希望媒体记者找上我;另外,警察也很烦人……”

“什么意思?”

“他们来调查我的不在场证明,一直追问我十日那天晚上的行踪。”

“调查你的行踪?”

须藤顺子神情激动地看着日疋恭助说:

“可是你跟这件案子……还有‘蒲公英’老板娘没有关系啊!”

“警察可不这么想,如果我无法提出不在场证明……”

“你无法提出不在场证明吗?”

“没办法,为了某种因素……”

须藤顺子注视着日疋恭助的脸,脸颊不禁又红起来了。

与日疋恭助有绯闻的女社长是个有夫之妇,她先生在战前某财团中具有重要地位,后来在战后大清算中被牵累,受到打击而病倒,之后半身不遂,卧病在床。

虽然女社长的先生长年卧病在床,但是与有夫之妇发生大系,还是停留在“谣言”的阶段比较好;一旦被旁人清楚举证两人之间的暧昧关系,岂不是变得很尴尬?

“爸爸,这样的话,你就去拜托金田一先生吧!至少他是个没有贪念的人,我认为可以信任他。”

须藤顺子也同意日正恭助的提议。

“我听说过他,而且他跟警察的关系不错。”

“嗯,他和搜查一课的等等力警官交情很好。”

“可是,他调查到的线索必须跟等等力警官他们报告吧!他会替我保守秘密吗?”

须藤顺子笃定地回道:

“当然会!金田一先生虽然和警察的关系良好,却也谨守职业道德。爸爸,我今天回家就顺道去找他。”

“好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陷入漩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与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