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与黑》

第11章 疑云四起

作者:横沟正史

夫妻失和

早上七点到八点的这一段时间,“日出社区”的主要通道上熙来攘往,通勤的人潮络绎不绝。

其中有一些人挺直胸膛迎接崭新的一天,但是大部分人都是一副睡眼惺松、委靡不振的模样。

到了星期天,整个景况且为之一变。早上七点左右,“日出社区”的男人们大都还沉醉在美梦中。

不过也有例外的,像宫本玉树的父亲——宫本寅吉负责经堂某家电影院,星期天早上反而比平常更早去上班。

“混蛋!一点都不了解丈夫的辛苦……”

宫本寅吉从刚才就一面叨念,一面在阴暗的厨房里准备早餐。

在大阪出生的宫本寅吉对“吃”很讲究,一大早如果没有吃到热腾腾的米饭,就会觉得没吃过早餐一样。

最近他们夫妻俩吵架,妻子加奈子就算醒了,也会故意闹别扭,不起床当服务生,她不太会做菜,近来还用速食料理“敷衍了事”,宫本寅吉为此感到愤愤不平。

他是个喜欢美食的男人,站在厨房拿菜刀的情形愈来愈多见。冬天的时候,宫本寅吉会买河豚回来打打牙祭,他对吃河豚至今还没中过毒感到很自豪,但是加奈子与官本玉树连碰都不敢碰。

除了食物之外,宫本寅吉对其他方面都很节俭;他连灯都舍不得开,就这么站在阴暗的厨房里准备自己的早餐。

他的身高不到一百六十公分,体重却超过六十公斤,有个外号叫“屏风”。

尽管宫本寅吉不是很讲究穿着,但他在厨房工作时会在浴衣上面加一件黄八丈的棉袍,看起来十分干净清爽,只是……左颊有可疑的血肿抓痕。

“玉树、玉树,快点起床!你要睡到什么时候?”

他嘴里发着牢騒,却不是真心要叫宫本玉树起床帮忙。

宫本寅吉喜爱拈花惹草,才会让人从上野贬到经堂来,自此之后,他身为丈夫与父亲的权威一落千丈。

他们夫妻之间的冷战愈演愈烈,这都是被那封内容阴毒的怪信所害。

宫本寅吉上个星期二(十月二十五日)收到怪信,收信者是经堂电影院,可见寄信人十分小心,不想让加奈子发现这封信并将它撕毁。

这封怪信后来交由警方调查,信封上寄出的日期是十月十四日,虽然同在世田谷区,可是却花了十几天的时间才收到,好象是因为邮差延误的缘故。

“日出社区”在十月十日晚上发生杀人案件,第二天(十月十一日)老板娘的尸体才被发现。几天后,一封充满恶意的怪信再次射向好色却个性善良的电影院经理——宫本寅吉。

十月二十五日早上十一点左右,宫本寅吉在极乐电影院办公室毫不在意地剪开信封,当他看到里面是一封贴满印刷字体的信时,不禁讶异地瞪大眼睛。

信封里的信纸皱皱的,或贴在纸上的印刷字体大小不·,让人看得很吃力。官本寅吉看完整封信的内容之后,整张脸都胀红了。

他急忙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塑胶容器,从中取出一颗银色葯丸放进嘴里;他一直是清凉剂的爱用者,清凉剂可以让他的心情恢复平静。

宫本寅吉再看一次怪信的内容,越看越生气,一股怒气如火如荼地在肚子里翻腾。他把怪信放进口袋里,二话不说就冲出极乐电影院,拦了一辆计程车回家。

当时“日出社区”第十五号大楼一五一八室的厨房里,加奈子和宫本玉树两人一起坐在早餐桌上。

加奈子看见丈夫怒气冲冲地回家,感到相当惊讶,她一站起来,宫本寅吉立刻一巴掌甩在她脸上。

这对夫妻一激动就会用大阪腔说话,听起来较夸张、震撼人心,使他们激烈的争吵增加一种意外的趣味性。

“你莫名其妙地打我干什么?”

“混蛋!你竟然丢我的脸!”

“你在讲什么?我怎么丢你的脸了?”

“你还敢说!你说过:‘我跟水岛老师只是画迷与画家的关系,因为我从少女时代就是他的画迷,我们之间的交往仅只于此,没有什么引人非议的关系,两人的交往非常清白……’”

“我是说过这种话,有什么不对吗?”

“你还敢说!好,我跟你拼了!”

“哇啊!杀人啦!”

夫妇吵架的时候,如果将丈夫比喻为狼,那么妻子就是猫了。狼有利牙,但猫除了利牙之外,还有利爪这项武器。

“你……”

他把加奈子压倒在餐桌上,用力拉扯着头发。

突然间,宫本寅吉的左颊感到一阵灼热的刺痛,个禁往后一退,只见左颊立刻渗出血丝。

“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容忍,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宫本寅吉左手按压住流血的脸颊,布满血丝的双眼往厨房的方向张望;厨房里面当然有刀,只见宫本寅吉冲过去抓起切生鱼片的菜刀。

“老公,你真的要杀我?”

“当然要杀,我不能让你这贱女人活在世上!”

“啊……救命啊!”

“爸爸,住手啦!你这样太过分了!”

原本跑到阳台避难的官本玉树,此刻也发现父亲的脸色和平常不同。

“警察先生,快来!我爸爸要杀我妈妈……”

自从发生凶杀案之后,“日出社区”四处都有警察严密地监视。

志村刑警听到官本玉树的求救声,立刻冲过来担任和事佬。

一场激烈的战斗结束后,宫本寅吉和加奈子还是瞪着对方。

“打得很精彩嘛!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爸爸,你别乱动,我帮你涂红葯水。”

志村刑警的出现让它本玉树放心不少,她从阳台上奔进来帮父亲上葯。

“不用、不用啦!”

“不行,万一细菌从伤口跑进去怎么办?”

“没错!你还是照王树说的去做,要是细菌跑进去就完啦!对了,夫人。”

“什么事?”

加奈子垂头丧气地站在厨房一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哪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回来二话不说就打我,简直像个疯子!”

“你这臭婆娘在胡说什么?”

“好啦!你不可以使用暴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还问我怎么回事!警察先生,任何人收到这种信都会生气的。”

志村刑警看到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眼睛立刻闪闪发亮。

这已经是志村刑警第四次(其中一次只看到一小张纸片)看到怪信,信的内容如下:

东西、东西……

街上只有这个做丈夫的不知道这件事情!其实住在本社区第十五号大楼宫本寅吉的夫人,也就是加奈子这位肉弹美女,从年轻的时候就是画家水岛港三的画迷,如今两人能够住在同一社区里,真是如了她的心愿。

如果加奈子像一般画迷称呼水岛港三“老师”倒还好,可是她却叫他“亲爱的”。水岛浩三这个人从以前就是出了名的色魔,老是爱占画迷便宜,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她。

于是,水岛浩三借口要她当模特儿,两人关在同一个房间,上演着赤躶、养眼的场面;这个月十日的晚上,他们甚至在某个地方发生关系,两人之间进出火辣辣的热情。他们两人到底在哪里见面呢?这个问题还是去问他们俩吧!

志村刑警看完信,检查信封上的邮戳后,蹙起眉头问:

“你什么时候收到这封信?”

“就是今天啊!刚刚才收到。”

“别开玩笑了,信封上的邮戳证明这封信是十四日投递的,今天是二十五日,难道这封信花了十多天才寄到?”

宫本寅吉一听,马上看看邮戳说:

“真奇怪!警察先生,这封信确实是今天才收到的,不然你可以去问我们电影院的事务员。”

“是因为最近邮件经常延迟的缘故吗?你太太知道这封信的事情吗?”

“我还没跟她说,因为我气得不得了……”

“你连理由都不说就打人啊!这就是你不对了,被你太太抓得伤痕累累也是自作自受了。夫人,请你看看这封信。”

大块头的加条子从志村刑警的手上接过信,默默地看着。

过了一会儿,她抬起眼睛尖声叫道:

“老公!这么荒唐的事你也相信?”

“难道这上面的事情都是假的吗?”

“没错,信上说的根本就是谎话!”

加奈子又看了一眼怪信,说:

“这个月十日,也就是‘蒲公英’老板娘被杀的那天晚上,我和阿峰去了新桥舞蹈场不是吗?”

“啊哈哈!宫本先生,我们已经调查过水岛先生十日晚上的行动,他绝对不可能跟夫人去幽会。”

“水岛先生那天晚上在哪里?”

宫本玉树一边帮父亲擦葯,一边露出挑衅的眼神看着志村刑警。

“那天晚上水岛先生有个插画家聚会,他在虎之门的红叶馆料理店。”

“警察先生,这是真的吗?”

宫本玉树从母亲手上拿过那封信后,专心看着信的内容。

“玉树,你认为信上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不,水岛老师对‘蒲公英’的老板娘不是很感兴趣吗?我只是在想他的不在场证明是不是真的。”

“我们已经查证过水岛先生的不在场证明。他是某插画家联盟的干事,那天晚上有一个会员出画册,他们在红叶馆举办出版纪念会。

聚会从六点半左右开始,十点结束;然后水岛先生又跟其他三位干事去银座喝酒,大约喝到十二点左右,他从新宿搭小田急线回来,一直到s车站都有人陪着他,而且跟他在一起的人说,水岛先生在s车站下车时大约是十二点五十分。宫本小姐,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

宫本玉树把怪信交还给志村刑警,内心仍觉得不服气,暗自在心里揣想着:

(警方以“蒲公英”老板娘被杀害的时间——十点前后为基准来调查相关人的不在场证明,虽然水岛先生在这段时间内有不在场证明,可是怪信里所指的事倩又如何呢?)

虎之门就在新桥附近,舞蹈场也在新桥,就算他偷溜出来三十分也不会被人发现。而且那晚与加奈子在一起的阿峰,只是个在上野开美容院的女人,并不是加奈子的好朋友。

(那天晚上妈妈确实洗过澡才回来……)

宫本玉树外表看起来善良、单纯,可是一遇到这种事情,她的脑瓜转得特别快。她低头看着地面,没有把这个想法讲出来;而宫本寅吉的个性比宫本玉树还善良的,他完全被加奈子的话骗了。

“加奈子,谁会寄这种信……你有跟人结怨吗?”

“爸爸,这件事没什么了不起啦!”

宫本玉树接着说:

“警察先生,京美和顺子也都有接到这种怪信,对不对?”

破镜重圆

经过一番折腾,宫本寅吉终于将星期天(十月三十日)的早餐煮好了。

他盛满一大碗饭,又装了好几碗味噌汤,开始满足他旺盛的食慾。

放在手边的手表显示现在的时间是八点半。宫本寅吉虽然是电影院的经理,可是他必须在戏院开门前到达。

官本寅吉故意把碗弄得匡啷作响,并发出咳嗽声。尽管他做了许多“小动作”,但室内除了碗筷碰撞声之外,依然一片静寂。

他迅速扒光了三碗饭,将整张餐桌弄得一团乱之后,走进房间叫道:

“加奈子,餐桌让你收拾。”

加奈子把脸埋在棉被里面,没有回答。

在阴暗的房间里,棉被下隐约露出人体的形状,宫本寅吉的情慾突然被挑动起来。

自从他和加奈子接到怪信后,两人就互不理睬。

“笨蛋!”

“好啦、好啦!”

“不要,玉树在隔壁……”

“好嘛!亲一下就好。”

“我一大早有口臭,不要啦!”

“你吃这个!”

宫本寅吉将自己爱用的清凉剂放在加奈子的口中,接着便将被子盖到头上,说话声音也变小了。

突然间,隔壁房间传来有人起床的声响,接着又听到粗鲁的开门声,以及走下水泥楼梯的拖鞋声。

“啊!”

宫本寅吉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整张脸红通通的。

“你看!被玉树听到了吧!”

“没关系啦!她很知趣的。”

加奈子双手环着宫本寅吉的脖子,娇声说道:

“老公,原谅我吧!”

“什么事?”

“你一直欺负我。”

“被欺负的人是我耶!”

“我有件事情要向你道歉。”

“那种事情无所谓啦!再来一下……”

“等一下啦!”

加奈子按住丈夫蠢蠢慾动的双手说:

“有件事情我必须对你坦白,说完我们再开始。”

宫本寅吉惊讶地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疑云四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与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