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与黑》

第13章 漂亮出击

作者:横沟正史

打捞工作

在当天傍晚,警方已准备好搜索太郎池的工作,由于事出突然,即使只向多摩川借一艘船,也要花费很多人力与时间。另一方面,帝都电影公司当晚要使用太郎池的一部分场地拍夜景,而且有个演员突然不能演出,他的部分进度延后,因此他们没办法配合打捞工作。

几经协调后,双方达成以下协议:警方尽量让他们顺利拍摄,相对的,他们拍夜景用的照明设备也必须借给警方使用。

今晚参加拍摄的演员有女主角叮田容子、夏本谦作和姬野三太,在摄影小组进行拍摄前的准备工作时,警方的打捞工作也陆续展开。

下午六点左右,从多摩川借来的船已经运到太郎池上。

眼看天色渐暗,水池边不仅挤满围观的人潮,媒体工作人员也跟着摄影师一起等待拍片时间到来,现场的气氛既紧张又不安。

这个时间,伊丹大辅也跑来现场观望;他早上外出办事,一回来就听说这件事情,连饭都没吃就冲过来了。

他焦急地拨开拥挤的人群时发现到须藤顺子的身影,停下脚步问道:

“须藤太太!到底发生什么事,这里怎么会这么热闹?”

须藤顺子一看到伊丹大辅,立即面如死灰。

“还问怎么回事?自己看不就知道了。”

一旁的宫本玉树代替须藤顺子回答,霸道的口气不输给伊丹大辅。

“警察要搜查池底。”

“这我刚才听说了,可是他们搜查池底干什么?里面有什么东西吗?”

“伊丹先生,你好象很不希望警察搜查水池,是不是这样一来会对你不利呢?”

“对我会有什么不利?”

“因为警方认为池底有顺子她先生的尸体……”

“玉树!”

加奈子随即失声制止道:

“还不确定的事情,不要讲得那么斩钉截铁。须藤太太,请原谅她,这个小女孩太轻浮了,真是坏习惯。”

“太郎池里会有尸体?”

伊丹大辅的脸色瞬间暗沉下来。

他很清楚自己在这个案子的立场,之前须藤达雄失踪这个事实一直保护着他。现在,如果这个事实消失的话……

“目前还不确定。有人写信暗示尸体在池底,警方才会展开搜查行动,但我还是不太相信……”

京美喃喃自语着,眼神茫然地望向池面。

这座水池是由于地壳下陷形成大洞,自然积水而成地,从多摩川借来的三艘船跟一艘马达船,在下午六点钟放到池面上,另外,池上还有帝都电影公司的两艘道具船。

等等力警官和金田一耕助坐在马达船上,山川警官则搭另一艘船担任指挥。尽管池面只有三百坪大小,可是要仔细搜寻每个角落也不是那么简单。

坐在船上的警官或消防队员在长满水草的水面上努力搜寻着,有时候会突然传出一声叫喊,但没一会儿又静下来;挤在池边围观的人都非常紧张地等候搜查结果,每个人的手心都握出汗水来。

七点钟一到,当光亮如白昼的灯光照亮整个池面的时候,池畔的群众不由得发出欢呼声。

寻找尸体的工作继续进行着,而安田导演“波涛的决斗”的拍摄工作也正式展开了。

这场戏中,一些临时演员与饰演流氓的姬野三太把女主角町田容子拉出来,这时夏本谦作出现,把姬野三太打进水池里面,拯救女主角。

在探照灯打开之前,宫本玉树早就拉着京美往那边移动,此刻她在意的不是尸体,而是姬野三太的演出。

安田导演很严格,特别是夏本谅作把姬野三太从悬崖边推落水池的那一幕,他一直很不满意姬野三大的表现,不断地喊ng。

须藤顺子收到的那封怪信,虽然姬野三太有不在场证明,可是警方对于夏本谦作的解释不太苟同,因此他感到很不安。

“喂!姬野,你到底怎么了?昨天不是演得很好吗?”

第三次拍摄结束,安田导演还是不满意,他坐在伸往池面的起重机上,焦躁不安地怒吼着。

拍摄时,姬野三太只穿一条裤子,他冷得嘴chún都变色了,现在已经十月底,连续浸水三次,也难怪他会身心俱“冷”。

“导演,对不起,这次一定可以。”

“你好象情况不太好,先抽根烟吧!夏本。”

“是。”

“你跟姬野好好谈谈,他的情绪很不稳定,你想想办法。”

“好的。”

工作人员在稍远处生起一堆火,姬野三太正靠在火堆边取暖。

“夏本,对不起,我这次一定会演好。”

“三太,你真是胆小!你在担心那边的事情吗?”

“我……”

“笨蛋!就算真的捞到尸体,有谁会认为是你干的呢!你别杞人忧天了!竟然为了这些无聊事而心情不定,可能是当配角太悠闲了。”

“如果池里真的有尸体,你还会这样讲吗?”

“就算我不是这样讲,大家也都知道你不会做那种杀人勾当。”

“我的确太在意周围人的感觉,如果被人家说,‘是你干的,是你干!’一时之间就会觉得真的是自己干的了。”

“哈哈!三太,我不知道你竟然有被害妄想症,你未免太胆小了吧!”

“没错,我可能患有恐惧症。我之前看过一本悬疑小说,里面的主角让自己成为嫌疑犯,然后逃过警察的调查,我还真觉得……”

夏本谦作笑着说:

“三太,你看太多推理小说了!幻想过度才会得恐惧症。”

“嗯,都是我弟弟一直去租推理小说,我才会跟着他一起看。”

“好啦!你看,京美和玉树很担心你,一直在那边注意你的状况呢!”

“京美是在看你啦!”

“看谁都好,她们若听说你可能是凶手的话,一定会捧腹大笑。”

“夏本,你怎么能这么冷静?”

“三太,这场戏可是我们俩的好机会啊!”

“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演的。”

“那就好了,导演,可以了。”

“好,那么再排练一次。”

结果这次排练一会儿就ok了。

“别忘了正式开始拍时也要这样喔!现在去补个妆。”

到了正式拍摄时,姬野三太被夏本谦作从悬崖推落水池,头上沾满水草,他今晚的戏份到此结束。

安田导演坐在起重机上,十分满意地说:

“ok!等一下好好洗个澡,赶快将身体擦干净,这次你可不能再倒下去……咦?”

姬野三太不知为何又钻进水池里。

“三太,怎么啦?”

夏本谦作惊讶地趴在悬崖上大喊。

“喂!你是不是发现尸体了?”

安山导演从起重机上探身出去时,姬野三太正好浮出水面,只见他的手中握着一张纸片。

“姬野,那是什么?”

“导演,有一捆外国杂志沉在水底,这是不是流行杂志呢?玉树……”

他把手上的纸片高举出水面,往玉树、京美的方向游去。

“你看过这本叫‘fancy ball’的杂志吗?”

“老板娘那里有很多‘fancy ball’杂志,怎么了?”

“没什么,我发现有五、六本这种杂志用带子绑着沉在池底。京美,这和凶杀案有关吗?”

“对了,警官好象有问过我那本杂志的事情。”

宫本玉树大声说道。

“警官、金田一先生,请你们来这里,发现奇怪的东西了。”

“京美,你拿着这个,我冷得要命,想先去换一下衣服。”

姬野三太往火堆走过去之后,接着有一艘马达船驶过来。

“刚才是玉树在喊吗?你说找到奇怪东西,是什么呢?”

“京美,你来说。”

宫本玉树在闹别扭,她不高兴姬野三太把东西交给京美处理。

“刚才三太跳进水池里,他说看到好几本外国杂志用带子绑着,沉在水底,他撕了一片封面上来,就是这个。”

船上的山川警官接过那张纸片看了一眼,便对着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大喊:

“警官、金田一先生,他们发现‘fancy ball’杂志的封面了。”

姬野三太撕下来的封面好象泡在水里很久了,不过封面上有一层胶质,因此仍保持原来的样子。

案后发,警方曾经调查过“蒲公英”里面只有五本这种杂志,可是每一本的“ladies and centlemen”都没有被剪掉。去“丸善”调查的结果,发现最近进了很多这种杂志,有人向“丸善”订购,直接由美国寄来;也有人等“丸善”进货后,每个月去购买。

“蒲公英”的老板娘属于后者,她是搬来这里住之后才开始去买。

警方调查过“丸善”和其他外文书店后,获得一些直接向美国订购,以及每月固定读者的名单,其中除了片桐恒子之外,其他人都与“日出社区”无关。至于那些不定期到书店购买的顾客,根本无从调查起。

原先这本杂志的调查工作已经碰到瓶颈,如今却有一部分杂志突然在水池底出现,难怪金田一耕助、等等力警官和山川警官三个人会如此兴奋。

等等力警官严肃地说:

“京美,这是在悬崖下哪个地方发现的?”

“刚才夏本站的悬崖正下方,导演的起重机不是从悬崖伸出去吗?就在那个起重机下面,玉树,你说对不对?”

“我不太记得……三太,过来这里!”

姬野三太脱下湿的衣服,赤躶的身体上绑着绳子。

“警官,这些杂志有参考价值吗?”

“岂止是参考!三太,这些杂志将被当作重要证物,杂志沉在哪里?”

“警官,请上船,反正我衣服都湿了,再下水一次也没关系,但是不能干扰摄影工作,请你们先跟导演交涉。”

姬野三太兴奋地说着。

结果,等等力警官和安田导演交涉后,立刻获得首肯。

姬野三太从船上仰望悬崖说:

“夏本,我刚才是从这附近浮上来的吗?”

“应该是吧!三太,你说下面有外国杂志?”

“嗯,好象是很重要的证据。”

姬野三太一松开绳子,身上只剩下一条裤子。

“有人有刀子吗?如果不把带子割掉,可能拿不上来。”

“这里有刀子。”

山川警官立刻拿出一把摺叠小刀递给姬野三太。

“警官,我也一起下去看看,说不定还有别的东西。”

和山川警官同坐一艘船的年轻警官说完便脱掉制服,跟在姬野三太之后下水。

“喂,把灯光照向水面!”

在安田导演的命令下,灯光师调整了角度,把水面照得好象白昼一般明亮。

“太好了。”

金田一耕助从马达船的船舷探身往明亮的水面看去,只见蓝黑色、摇晃不定的水草深处有两具白色的人体在浮动,时而出现在视线范围内,时而消失无踪。

过了半晌,姬野三太首先浮出水面。

“警官,找到了。”

他啪地一声打开小刀。

“三太,割断的带子也一起拿上来。”

“好的。”

姬野三太潜入水中后,年轻警官才露出头来。

“发现东西了!”

他仰头呼了一口气,又跟着姬野三太潜进水里。

不久,姬野三太与年轻警官抱着六本“fancy ball”杂志浮出水面,将杂志丢进水池里的人深怕杂志封面的颜色太过明亮,还用蓝黑色塑胶大方巾包起来,并用带子固定住。

姬野三太在排练时掉进水里好几次,发现有大方巾缠在水草的根部。等到正式拍摄ok时,他再度潜入水底解开方巾,看到里面的东西似乎是外国杂志。

凶手如果希望这些杂志早点在池底腐烂的话,就不应该用塑胶方巾把杂志包起来。

杂志的封面、封底都上了一层胶膜,内页也使用高级纸印制,因此寻获这六本“fancy ball”杂志破损情况并不是很严重。即使如此,当等等力警官拿起湿淋淋,内页通通粘在一起的杂志时,仍紧张得喘个不停。

金田一耕助小心翼翼地翻着,山川警官也拿起一本杂志帮忙翻阅。

顷刻间,金田一耕助发出低吟声:

“警官这……”

等等力警官回头一看,发现金田一耕助手上翻开的那一页,被人用锐利的刀子割掉一小片。

“是‘ladies and gentlemen’那一页吗?”

“嗯,我不用看目录也知道,每一期都是放在一八二页。”

“一八二页……”

等等力警官谨慎地寻找着,他这本杂志的一八二页只有三个地方的“ladies and gentlemen”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漂亮出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与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