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与黑》

第14章 秘密证人

作者:横沟正史

吸毒者

十月三十一日星期一晚上,案情有了令人惊讶的发展。

这天晚上,金田一耕助跟日疋恭助见面了。

须藤顺子将日疋恭助的话转金田一耕助之后,那天下午他打电话到位于金王町的queen制葯公司。金田一耕助原以为很难跟他联络上,没想到对方竟回答想在今晚见一面,可能是因为须藤达雄的死亡的缘故吧!

虽然日疋恭助答应与金田一耕助见面,却希望金田一耕助保守秘密,不要让警方知道他们见面的事情;他还进一步要求金田一耕助不管听到什么秘密,都必须在他许可之下才能告诉别人。

日疋恭助如此要求,使得金田一耕助对他要谈的事更感兴趣。

老实说,当须藤顺子来传话的时候,金田一耕助对这位“好色绅士”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后来两人通过电话,他不禁升起强烈的好奇心。

金田一耕助答应严守秘密后,日正恭助便指定晚上六点在赤坂山王町的夜间俱乐部“pon nuhu”见面,而且叫他到店后面工作人员的出入口,只要报上他的名字就可以进去了。

金田一耕助挂上电话,马上查阅日疋恭助的相关记录。但是从日疋恭助过去的经历来看,找不出他与这次事件有强烈的关联性。

如果他跟这个案子有关,应该也是从须藤顺子那里牵扯出来的。

(他到底知道些什么呢?)

金田一耕助突然想到一件事,立即打了通电话去“每朝新闻社”,他和社会部的宇津木慎策交情很好,常常提供“特别的消息”给他。相对的,金田一耕助也时常借用新闻社的资料。

不料,宇津木慎策正好不在,因此他又打电话去s警局询问解剖结果。

等等力警官正好在s警局,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寻常。

“金田一先生,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绿丘公寓,我想问一下解剖的结果。”

“喔!那要到今晚十点才会知道。”

“那……还有别的发现吗?”

“虽然解剖结果还没出来,不过我们发现到一件很有趣的事,你现在可以马上赶来这里吗?”

金田一耕助看了一下手表。

现在时间是四点,他跟日疋恭助约定六点见面,现在赶去s警局,若是拖延一下,就会赶不上约定的时间。

“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现在正要出门,不过我今晚八点也许可以过去……”

“金田一先生,你那边也有事情吗?”

等等力警官严肃地问道。

“没有啦!跟这次的案子一点关系都没有……”

为了遵守与日疋恭助之间的约定,金田一耕助不得不说谎。

“我总觉得对你不能太大意。”

“是真的啦!警官,我要是只管这件事情的话,就没办法生活了,我又不能跟‘春美’收钱……”

“啊哈哈!没错。”

“对了,警官,你刚才说‘有趣的事’是指什么?”

“你太姦诈了!不给我们看你查到的东西,却老是要看我们查到的。”

“警官,你的心情似乎很好,看来一定是很重大的发现哦!”

“果然不能对你太大意,哈哈!算了,告诉你,就是那个军用手套。”

“昨天在池底发现的军用手套吗?”

“是的。手套上面不是沾着黑色的斑点吗?我们从那些斑点发现到很奇怪的东西。”

“什么奇怪的东西?”

“那些斑点里混有油印用的油墨。”

金田一耕助静静地握着话筒,半晌说不出话来。

“金田一先生,金田一先生!”

等等力警官在电话另一端喊着。

“啊!抱歉……已经确认手套的主人是谁了吗?”

“还没有,目前正沿着这条线索追查,我希望今天可以查出来。”

“全部都是油印的油墨吗?”

“不是,里面还混着一些柏油,因此才更有趣。”

“‘那个男人’不是有不在场证明吗?”

“那也只是‘那个男人’单方面的说法,如果他提到的‘那个女人’可以出面说明就另当别论了。”

“‘那个女人’确实存在,有两名年轻人目击到她……”

“是的,所以这次一定要他坦白说出来。‘那个男人’既然有重大嫌疑,应该会急着洗刷冤情才对。”

“请您慎重处理。”

“金田一先生对‘那个男人’有什么看法?”

“没什么。”

金田一耕助慌忙否认道:

“对了,伊丹大辅那方面怎么样?”

“我本来今天要传唤他来这里,可是还没传唤他来,就出现军用手套这条线索,所以还是从管理员这边先着手吧!”

“原来如此……那位画家怎么样?他回社区了吗?”

“还没有,我原本想去他的房间调查一下,但如果只是为了怪信一事,理由似乎太过薄弱,如果他有威胁、恐吓、诈骗钱财的嫌疑,自然就得去查一下……”

“可是,他到现在还没回‘日出社区’,应该可以视为逃亡了吧!”

等等力警官因为找到军用手套这条线索,因此没有把水岛浩三逃亡一事看得很严重。不过,金田一耕助却很在意这件事情。

“是的,我已经派大家分头去处理。金田一先生,从怪信暗示尸体所在这一点来看,怪信与这次的案子应该有某种关联性。如果怪信是水岛浩三寄的,他最后怎么会寄那种信给顺子呢?他寄出怪信让警方去搜查水池,然后自己开始逃亡……我觉得这一点很矛盾。”

“我们需要将那七封怪信好好比较一番。”

“你认为可能从怪信里查到什么吗?”

“这只是我的猜测,不过,我认为怪信中可能还会出现新的线索。”

“跟这桩凶杀案有关吗?”

“是的,我觉得在某些地方有关联。白井寿美子的哥哥白井直也收到怪信,并且拜托a报社的佐佐照久去调查,你们跟他接触了没?”

“已经去找他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金田一耕助犹豫了一下,接着说:

“总之,我八点左右应该可以过去你那里,我想提醒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须藤顺子昨天说出她跟踪根津伍市的理由,她觉得疑惑的是:为什么根津伍市不在房里直接把害京美自杀的怪信交给她,而是后来才请由起子送去‘蒲公英’?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疑问。”

“什么疑问?”

“我想根津伍市当时可能为了某种原因不能在顺子面前,或者不只是顺子……可能有不能在某人面前拿出怪信的理由。”

“你的意思是……”

“我想根津伍市的房里可能有一个秘密隐藏所,也就是类似隐藏式保险箱,而怪信就放在那里面,因此他不能在须藤顺子面前拿出怪信。”

等等力警官在电话被端兴奋地问:

“金田一先生,为什么你会这样想?有什么根据吗?”

金田一耕助不好意思地回道:

“警官,你看过根津伍市抽烟的样子吗?”

“没有,怎么样?”

“我看过两次,他总是把香烟立得像烟囱一般吸着,一看到我就马上改变姿势。”

“你的意思是说……他是吸毒者?”

“嗯,很有可能,而且可能是海洛因。一般来说,吸食海洛因的人常把海洛因放在香烟上,用那种姿势吸烟,我以前也看过……警官!”

“怎么样?”

“我想夏本可能也发现到,所以他才会那么害怕……”

“金田一先生,你是说这件案子有可能是吸毒后产生幻觉所犯下的罪行?”

“这只是我的猜测,多少有这种可能。”

“金田一先生,他的经济来源呢?如果一次的使用量是0.02公克的话,现在的市价大约六百元至一千元之间。”

“这方面也请你追查看看,池袋那边不是有秘密销售者吗?”

“嗯。他不想让他女儿由起子看到,所以房间里面应该有秘密隐藏所。金田一先生,谢谢你,还有别的线索吗?”

“只有这样,我们待会儿见了。”

金田一耕助挂断电话后,眼神一片茫然,胸口感到一阵莫名的疼痛……

神秘人物

“好久不见!”

“啊哈哈!好久不见!”

六点正,在赤坂的夜间俱乐部“pon nuhu”二楼的特别室里面,金田一耕助跟日正恭助面对面坐着。

日疋恭助的表情温和,微笑的眼角皱起鱼尾纹。

“金田一先生还是一点都没变。”

“啊!你说我没变?”

“还是这身打扮啊!和服配上和式裤裙……听说金田一先生在美国占领期间为了反抗占领军,决定永远穿和服……”

“怎么可能!不知道是谁乱讲,那是虚构的啦!”

一说出“虚构”这两个字,金田一耕助立即想起昨天姬野三太拼命强调他的推理纯属虚构的表情,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你也一点都没有变。”

“没想到金田一先生还记得我……以前我包下春美,常常去‘3x酒吧’……”

“那时我只知道有你这个人,不晓得你生来那么照顾她。这次和我顺子久别重逢,听她谈起一些事,我才知道……”

“你一定很惊讶,还会笑我这么老了还做出这种事。”

“怎么会呢?我想很羡慕你这么有精力。”

“抽一根吧!”

“谢谢。”

金田一耕助伸手拿了一根日疋恭助递过来的外国烟,日疋恭助用打火机帮他点火;接着他自己也拿出一根烟点上,表情慎重地说:

“金田一先生,关于这次的案子,我有件事情一定要跟你说。你愿意接受这份工作吗?”

“先听听再说。”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在这个案子里做了任何违法的事情,你就不能随便接下工作对不对?”

“是的,我必须协助警方调查,假设你能够提出有关这件案子的有利证据,而你却要我把证据毁掉,那可不行!”

日疋恭助听了,点点头说:

“金田一先生,请你别误会,我并不是要你为我现在要讲的事情保密。其实我不太清楚这件事情和命案是否有关,如果无关,我不想造成别人的困扰;可是如果有关的话,你去报警也没关系。

我想麻烦你调查一下,如果这件事与命案没有关系,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我很希望可以这样……因此一直没提起这件事情,还有,我绝对和这件案子无关,只是跟春美有关系。”

金田一耕助坦率地点点头说:

“我知道,那……请说吧!”

日疋恭助从沙发上略微起身,缓缓说道:

“金田一先生,当案子一发生、警官来找我时,我拒绝提供自己在十日晚上,也就是案发当天晚上的不在场证明,警方对此有何看法?”

“警方已经调查过你的不在场证明,十日晚上你从八点到十一点都在日比谷三光大楼的俱乐部组织。”

“俱乐部组织”是一种社交团体,主要由战后派的政治家、企业家、财经人士组成,总部设在日比谷的三光大楼里面。

“原来警方已经调查过俱乐部了。可是,金田一先生……对于这种警方一查就知道的事情,我没讲出来,警方有什么看法?”

“他们认为你可能因为业务机密,跟某个秘密人物见面……”

只见日疋恭助嘴角含笑说:

“金田一先生,那天晚上我没有跟任何人见面,我只在走廊翻阅杂志,然后去酒吧喝杯鸡尾酒,到处闹晃,打发时间。”

金田一耕助惊讶地看着日疋恭助的脸,沉默了好半晌。

“那么你是在监视某人喽?而且你怀疑那个人可能跟命案有关系?”

“金田一先生,在这种情况下,你会怎么做?”

“调查当天晚上进出俱乐部的人……那里都有传票,只要查看传票就知道当天晚上的人是谁,然后找出与这个案子有关的人就好了。”

“原来如此。”

“可是,如果你现在可以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以及你为什么会怀疑他的原因,可以省下我不少时间。”

金田一耕助冷淡地回答。

日疋恭助低头说:

“抱歉,我用这种吊胃口的方式跟你谈,请你别见怪。金田一先生,这个世界真的有很多奇特的巧合。”

“你的意思是……”

“你有听说十月三日我带春美去横滨某家旅馆的事情吧!当时春美看到‘蒲公英’的老板娘跟一个男人在一起,当时她只注意到老板娘,没有看到男人的脸,不过就算有看到,她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可是……”

“可是什么?”

金田一耕助眯起眼睛,看着日疋恭助问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秘密证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与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