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与黑》

第15章 逮捕疑凶

作者:横沟正史

认罪

金田一耕助和日疋恭助分手后,搭计程车到涩谷,来到靠近恋文横町附近一家餐厅用餐,吃完晚餐后,他借用餐厅的电话打到“每朝新闻社”,这次终于找到宇津木慎策。

“金田一先生!您现在在哪里?刚才我打过电话到绿丘公寓。”

“是吗?有什么事?”

“没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宇津木慎策似乎有些慾言又止。

“听说您今天白天有打电话来。”

“是这样的,我有点事情想拜托你。”

“什么事情?”

“这个……在电话里不方便谈。”

“您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您。”

“谢谢,可是今晚不行,我现在要出去。”

“是吗?你有插手‘日出社区’的凶杀案吧?”

“是的。”

“关于这个案子,我希望今天晚上可以跟您碰个面。”

“有什么事吗?”

“咦!您还不知道吗?”

“什么事?”

“听说刚才已经抓到凶手了。”

金田一耕助握着话筒沉默半晌,感到全身的血液急速冰冷下来。

“金田一先生!”

“啊!抱歉,我正在听你讲,那么……”

金田一耕助边说边注意四周的动静。

“凶手是谁?”

“听说是管理员根津伍市,您认识他吗?”

“我认识。”

(终于逮捕他了……)

此刻金田一耕助的心情十分沉重,警方在这时候逮捕根津伍市,令人感到一抹不安。

“刚刚才收到消息,听说是手套露出破绽……您不知道吗?”

“大致情形我听说过,所以正要赶过去那边。关于这个案子,我也想跟你见个面,拜托你一些事情。”

“好的,那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明天中午在老地方见面怎么样?”

“好的。”

“到时候边吃饭边谈,而且……”

金田一耕助向四周张望,压低声音说:

“要绝对保密哦!”

“没问题,看样子是一份大礼呢!”

“视情况而定。不过,我话先说在前头,你不可以抢在我前面。”

“当然,这是君子协定。”

“听你这样讲我就放心了,明天见。”

金田一耕助挂上电话,立即冲出餐厅,叫了辆计程车赶到s警局。

当金田一耕助抵达s警局已经八点了,只见警局前面挤满黑压压的人群。他一下车,就有一个人小跑步过来喊他:

“金田一先生。”

这个人是夏本谦作,由起子在他旁边。

“夏本,这里没办法谈话。”

“金田一先生,不是的,我想请您转告根津叔叔一些话。”

“什么话?”

“请你告诉他,由起子交给我妈妈和我照顾,请他不用担心。”

“好,我会告诉他。”

s警局内外都被媒体记者挤得满满的,金田一耕助穿过人群,看到志村刑警匆忙走过来。

“啊!金田一先生,你来得正好。”

“志村,现在怎么样了?”

“我们正要开始侦讯,这边请。”

志村刑警挤开媒体记者,拉着金田一耕助来到侦讯室,里面只有夏本谦作一个人。

一看到金田一耕助,等等力警官僵硬的脸才稍微有点笑容。

“金田一先生,谢谢你先前的提醒。”

“现在怎么样了?有搜查他的房子吗?”

“正如你所预料,这个保险箱藏在房间的橱子里,你打开来看看。”

金田一耕助注意到放在桌子上的铁制手提保险箱,保险箱里有一个小小的塑胶容器,里面装着白粉。

等等力警官探身出来说:

“金田一先生,这会不会就是所谓的‘白与黑’?‘白’是这个,‘黑’是鸦片?”

金田一耕助歪着头说:

“如果是这样,‘蒲公英’的老板娘也是个吸毒者喽?”

尸体的解剖报告中没有提到这一点,而且警方曾严密搜查过“蒲公英”内部,并没有发现毒品之类的东西。

“根津伍市呢?”

“他来这里没多久毒瘾就发作了,所以我们找医生来帮他打镇静剂,等一下就会过来这里。”

“他被逮捕时的状况如何?”

“实在是出乎意料之外,我们一拿手套质问他,他就很干脆承认是他的东西,然后我们出示搜索证,在他住的地方找到这个。”

“他曾看到你们从池底打捞出尸体,应该也会看到勾在水泥块上面的手套,所以他早料到自己会被逮捕。”

“如果人真是他杀的,那他可真是敢做敢当的凶手!”

这时,山川警官走在最前面,三浦、江马两位刑警一左一右抓着根津伍市的手,摇摇摆摆地走进来。

“请这边坐。”

江马刑警小心翼翼地让根津伍市坐在等等力警官正面的位置,他趴在桌子上,不停地颤抖着。

“很难受吗?”

等等力警官体谅地问道。

根津伍市咬牙切齿回答说:

“不会,这是我自作自受!”

接着他低下头,费力地从喉咙深处挤出声音:

“对不起,麻烦大家了……”

等等力警官做了个深呼吸,挺直胸膛说:

“根津先生,你这么说,是坦承自己杀死须藤达雄和‘蒲公英’的老板娘吗?”

“不……不是我杀死他们两人的!”

“那么是谁?”

“我也不知道是谁杀死他们。”

等等力警官把沾上柏油和油墨的军用手套推到根津伍市的面前说:

“根津先生!这只手套是你的吗?”

“没错,这的确是我的手套。”

“那么你应该知道这只手套是在哪里发现的吧!它勾在绑住尸体的水泥块上;手套上还有柏油,都已经罪证确凿,你却说人不是你杀的?”

根津伍市忍受着极端的痛苦,好不容易挤出一丝声音说:

“我……我只是搬运尸体而已,当我到‘蒲公英’二楼的时候,他们两人已……已经被人杀死了!”

闻言,等等力警官与山川警官不禁对望着。等等力警官气愤地问道:

“你是说……你把尸体处理掉吗?”

这时候,金田一耕助在旁边插嘴说:

“警官,让他将整件事情按顺序说一遍如何?根津先生,你为什么会去‘蒲公英’二楼?请你从这里开始讲好吗?”

“金田一先生,谢谢,我愿意从头说明……”

“好,那就请你照顺序说吧!”

根津伍市闭一下眼睛,额头上汗如雨下。

“那天晚上,我照例在家油印剧本,由起子已经睡了,在十点五分左右,门铃突然响起,我开门就看到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是谁?事到如今,你说出来也没关系吧?”

不料根津伍市却尖声说道:

“不!警官,请你不要问她是谁,我可以对天发誓,那个女人绝对与这件案子无关。”

等等力警官看着金田一耕助,只见金田一耕助沉默地点点头。

“好吧!那就随便你。”

“谢谢。”

根津伍市的肩膀因喘息而颤抖着,接着说:

“我带那个女人进屋谈了一下,后来怕吵醒由起子,因此就带她到外面去。当时是几点我记不太清楚了,大概是十点半左右,她说有很多话要跟我说,我便决定送她走到s车站,途中有经过‘蒲公英’的后门,可是……”

这时候,根津伍市低下头说:

“很抱歉,之前我说自己专心和别人谈话,所以没发现后门是否有异常状况。事实上,当时我发现‘蒲公英’的后门开了一道大约十五公分宽的缝隙,不过我并没有太在意,只是往二楼看了一眼,注意到窗户内有灯光,但那时候我自己也有事情要办,便直接经过那里,之后我回来时,又经过后门……”

“怎么样?”

“木门还是开着,我再看看二楼,窗户内也亮着灯光,情况都跟我十点三十分左右经过的时候一样。这时我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凌晨一点四十分,面对这种情况,我想任何人都会觉得奇怪吧?”

“没错,然后你怎么做呢?”

“我往屋内喊了几声,可是没有人回答。我心里开始感到不安,老板娘是自己一个人住,我担心是不是有小偷闯进去。于是我一边大声叫喊,一边走进屋里,当时楼下一片漆黑,我就着二楼的灯光爬上楼,结果……”

根津伍市说到这儿,脸孔痛苦地扭曲着,汗水滴落在桌上。

“有个男人倒在楼梯上,上半身在房间里面,下半身在狭窄的走廊上。因此拉门是开着的,我可以一眼就看到房间里面。”

他或许不只承受着肉体上的痛苦,当时房间内部的情景一定震撼、刺痛着他的心。

“然后呢?”

在等等力警官的催促下,根津伍市继续说:

“那个女人……老板娘倒在床上。”

根津伍市说完这句话后,似乎再也讲不下去了。

金田一耕助在旁边对他说:

“根津先生,请你详细说明老板娘当时的样子好吗?这点对我们来说很重要,老板娘是以什么姿态倒在床上?”

根津伍市看了一眼金田一耕助,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庞登时染上一抹红晕,好象有什么事情让他感到羞耻。

在场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他的脸。

“老板娘一丝不挂地仰躺在床上,头上缠着尼龙鞋带,两腿张开……”

根津伍市这时羞红着脸,停顿下来。

“老板娘的两腿张开……这是怎么回事?”

等等力警官着急地问。

“老板娘……老板娘的下体好象残留着一点点欢爱后湿润的痕迹。”

“也就是说,老板娘有跟男人上床的迹象?”

“这点我就不知道了,因为那里没有看到男人的……精液。”

解剖报告上有提到老板娘被杀害前,并没有被男人侵犯的迹象,可是子宫却有点充血。

“你觉得那是怎样的情况?你说她双腿张开,从那个姿势来判断,是不是跟某人上床过?”

金田一耕助提出这个问题。

“我想自己一个人睡觉,应该不会脱光衣服……从她的姿势看起来,好象正在跟某人做爱,而且是正在欢爱的时候被勒死。”

金田一耕助点点头,等等力警官接着发问:

“然后你怎么做?”

“我摸一下老板娘的脉搏,确定她已经死了,接着把男人的身体抱起来,这时我才发现他是须藤先生,而且心脏部位插着一支锥子,已经没救了……为了不让血流出来,我让尸体仰躺着,然后解开他裤子的钮扣,检查他的下体。”

此刻,大家屏气凝神地看着根津伍市。

“不管老板娘跟谁上床,都不可能是须藤先生。”

“然后你怎么做?”

“当时我马上走出那里,回到公寓,当时由起子仍然睡得很熟,因此我就抽了根毒品烟,脑中突然涌现奇妙的幻想。”

“奇妙的幻想?”

“我想用奇特的方式来处理那两具尸体,啊哈哈!”

根津伍市从喉咙深处发出诡异的笑声。

“你所谓‘奇特的方式’,就是让老板娘的尸体躺在垃圾桶下方,将柏油锅凿穿,把老板娘的脸弄得一团乱……然后,再把须藤先生的尸体丢进水池吗?”

等等力警官语气十分不友善地说:

“根津先生!你曾经是帝国陆军中佐,就算被毒品折磨,也不可能毫无理由做出那种事!你为什么要将老板娘的脸弄得无法辨识?”

根津伍市没有回答。

“你是不是认识‘蒲公英’的老板娘?所以不希望她的脸出现在报纸上,让大家知道老板娘的来历,因此才会搞这些小伎俩,把老板娘的脸弄得无法辨识?”

等等力警官继续逼问道。

根津伍市一张脸扭曲着,依旧保持缄默。

“根津先生,请你回答好吗?”

“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不过金田一先生,我可以老实回答当天晚上我做的事情。”

“好!”

“由于我意志薄弱,无法抵挡毒品的诱惑……如果被警方抓到,我会被关进监狱吧!唯有这样我才能脱离毒品。”

根津伍市的双眼流下串串热泪。

(这个男人似乎已经做好进监狱的心理准备……但是,他是否想以毁损尸体来掩盖杀人的罪嫌呢?)

等等力警官从桌子上探出身来,却被金田一耕助用眼神制止。

“警官,等一下再问根津先生是出于什么动机去做那些事情。我们先顺序排出当晚事情发生的经过,这样比较节省时间。”

等等力警官点头同意,于是根津伍市开始述说当天晚上可怕的经验:

“我想把老板娘弄成被过路杀人魔勒死的样子,我一边吸毒品烟,一边想着,因为觉得很热,我就把阳台的门打开,结果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柏油的气味,现在想来,我也搞不清究竟当时真的闻到柏油味?还是占据我脑中的毒品让我闻到的?反正我刚好闻到柏油味,脑中自动浮现一个异想天开的方法……

这个社区还在兴建时,我经常从帝都电影公司的摄影棚观看它的建造过程。不晓得是第几号大楼在使用柏油粉刷屋顶的过程中,曾发生锅底漏洞、柏油流进垃圾箱的事件……那天傍晚,我看到柏油锅被搬到第二十号大楼的屋顶,心想干脆就用这种方法吧!

我戴上军用手套,走出房间,那时由起子睡得很熟,我准备好钢钻和用来当栓子的破布后,爬上二十号大楼屋顶。煮柏油的锅子正好在垃圾箱旁边,只要稍微搬动一下就行了;我在那个锅子下面钻个洞,塞上破布,再用锅底剩下的柏油稍微掩饰一下,然后便来到‘蒲公英’。”

根津伍市擦一下汗水后,继续述说可怕的经过。

露出破绽

“因为我戴了军用手套,不用担心会留下指纹。不过,我担心上一次来的时候留下指纹,因此一边擦拭可能留下的指纹,一边往二楼前进。我帮老板娘穿上洋装……金田一先生,听说我的穿法有误?”

“是的,你把她的内裤前后穿反了。”

“真是个致命的失误!”

“帮她穿上洋装之后呢?”

夏本谦作穷追不舍地问道。

“我把尸体搬到垃圾箱那里,先让头部进去……那个垃圾箱在须藤家前面,碰巧煮柏油的锅子就在那上面,各位不用想太多,我不是故意要把罪赖在须藤先生身上。”

根律伍市又停下来喘口气,才继续说:

“然后我想把须藤先生的尸体丢进水池里,于是先去找几块水泥块,结果还发现了独轮手推车。”

这时,金田一耕助打断他的话,问道:

“等一下!你为什么要让须藤先生的尸体沉在水池里?”

“当然是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蒲公英’的二楼是命案现场,我是想弄成老板娘被过路杀人魔杀死的样子,而不是要借着藏匿须藤先生的尸体,将罪嫌转嫁到他身上。金田一先生,我真的没有这样想……被毒品控制的脑袋是不可能设想得到那么周密的。现在想来,我真的很对不起须藤太太。”

“你找到独轮手推车之后呢?”

等等力警官催促他赶紧往下说。

“我用独轮手推车载了两块水泥块到池边,又去工寮拿一条电线,那里也有剪电线的剪刀,我将所有东西放在池边准备好,就推着手推车去搬运须藤先生的尸体。我想手推车若在‘蒲公英’的旁边留下痕迹就糟了,于是我把手推车到二十号大楼南侧,然后再前往‘蒲公英’。

我知道如果把锥子拔起来,鲜血会大量流出,因此我直接把尸体搬到手推车那边。这一趟费尽我的力气,须藤先生非常重,与老板娘不同。”

根津伍市边说边露出苦涩的笑容,他喘了一口气,继续说:

“幸好那支锥子插得很深,我才能不留痕迹地将尸体搬到手推车上,再把尸体推到池边。接下来就像你们看到的,由于我行动不便,一只手套被电线勾住,一起被拉进水池里……

接下来,我将手推车清理好,剪刀拿回去工寮放好之后,再回到‘蒲公英’,把紊乱的床铺整理好,不想留下任何证据,没想到却被地毯骗了,没注意到地上有一滴血迹。”

根津伍市说完,镇静剂的葯效也渐渐消失,他又开始*挛了。

等等力警官看着根津伍市发抖的肩膀,掩不住激动地说:

“根津先生,当时你是否在房里找到一封用印刷字体粘贴的怪信?”

根津伍市疑惑地抬起脸说:

“怪信……那里也有怪信吗?”

“你不知道吗?”

“我真的不知道。如果有人撕毁怪信的话,应该是凶手吧!可是……上面到底写些什么呢?是有关老板娘的秘密吗?”

所有怪信都以揭发别人的隐私为目的,老板娘如果也收到怪信,那么一定是有人发现老板娘的秘密,这一点使根津伍市感到十分震惊。

金田一耕助接着发问:

“根津先生,‘白与黑’能否让你联想到有关老板娘的事情?”

“白与黑?”

看他睁大眼睛的疑惑表情,应该对这几个字没什么联想。

“如果没想到什么就算了。”

不知怎么搞的,金田一耕助一直非常在意“白与黑”这几个字。

(怪信总是用下流的言词揭发对方的秘密,像逼使京美自杀的那句“检查处女膜看看!”就是其一;而“蒲公英”老板娘的“白与黑”这几个字,应该也有某种特殊的含义。)

等等力警官眼神锐利地注视着根津伍市说:

“根津先生,你在袒护什么人吗?可否请你把那个人讲出来?”

只见根津伍市一边痛苦地扭动身体,一边斩钉截铁地说:

“警官,如果你以为我是在袒护这件案子的凶手,那你就错了!我可以很肯定地回答你,自己也不知道是谁杀了那两个人,除此之外,无论你怎么问,我都不会说……”

根津伍市的毒瘾又发作了,警方无法继续侦讯下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与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