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与黑》

第17章 魔爪再现

作者:横沟正史

红衣女孩

由起子已经四天没去上学了,她的父亲在十月三十一日星期一晚上被逮捕,十一月一日的早报刊登根津伍市是“日出社区”双重杀人案的凶手。

夏本谦作的母亲——民子收留由起子,安慰她受伤的心灵。

星期二晚上,夏本谦作带着一个女人回来,由起子一看到对方觉得十分惊讶,因为她就是十月十日案发当天晚上来拜访父亲的女人。

那天晚上根津伍市带着女人走出公寓时,由起子从拉门缝隙里看到女人的侧面,当时她觉得这个人女人好漂亮,之后,由起子等父亲等到十二点左右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她以为父亲会跟她说些什么,没想到父亲一句话也没说,而由起子也不敢问。

由起子在那个女人的注视下,感觉心跳加速,那个女人的眼中好象有泪水;后来夏本谦作叫由起子去买香烟,等她急急忙忙买了香烟回来,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而民子和夏本谦作也没说什么。

十一月二日下午,伊丹大辅因涉嫌“日出社区”的命案遭到逮捕,由起子原以为这下子父亲的冤情洗清、可以回家了,但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

十一月三日,她看到早报上写着凶手可能是伊丹大辅,不过处理尸体的人是她父亲,由起子真是感到一头雾水。

民子与夏本谦作一如往常,什么事都不跟她说。

十一月四日星期五早上九点左右,由起子到十八号大楼的一八○一室喂乌鸦“乔”,她把钥匙插进一八○一室的铁门,口中发出“嘎恰嘎恰”的声音,屋里的乔听到,也激动得“嘎嘎”叫。

由起子一打开门,乌鸦在笼子里面发疯似的拍动翅膀,发出嘎嘎的声音讨食物。

“别吵了!等一下,我必须打开窗户才行,里面太臭了。”

由起子打开窗帘、玻璃门,让十一月早晨的清新空气流进来。

接下来她替乔换水,把鱼干、面包屑放在手掌上,乔先叼了条鱼干,大口地吞下去后,再碰一下面包屑,很不满意地歪着头看由起子。

“呵呵!真奢侈,鱼干比较好吃吗?不过得稍微节省一点……”

她在手掌上放了两、三条鱼干,乔用弯曲的嘴一条条啄起来,根本不理会面包屑;填饱肚子后,它开始啪擦啪擦地喝起水来。

“乔真悠哉!爸爸不在家,你却一点都不觉得寂寞,真不知道感恩。”

由起子坐在一张圆椅上看着乔,泪水渐渐濡涅她的脸颊。

忽然间,乔发出一阵生气的喊叫声,不停地拍打翅膀。

由起子停止哭泣,慢慢擦拭着泪水说:

“不知感恩的家伙!你只想到自己,根本不懂我的心情,好吧!我马上带你出去。”

她打开笼子,乔轻轻地跳上她的肩膀。

由起子最近十分害怕跟人见面,因为她总觉得别人注视她的眼神带着残酷的好奇心。她提心吊胆地打开门,幸好外面没有人,于是赶紧绕过十八号大楼的转角,打算快步通过。

“由起子、由起子!”

背后倏地传来一阵喊叫声,由起子无奈地回过头。

只见姬野三太骑着脚踏车接近她,宫本加奈子则站在十五号大楼转角处。

“由起子,你有没有看到玉树?”

“玉树?”

“昨天晚上你有没有看到到玉树?”

“没有。”

“可恶!”

姬野三太骂了一句,便骑上脚踏车往十五号大楼的方向去了。

“玉树怎么了?”

由起子不解地自言自语着,脑中浮现姬野三大神情焦急的模样。

不过她马上就忘记这件事,带着乔来到太郎池,池边一个人都没有,由起子把乔放了,它嘎嘎地叫着飞向天空。

由起子坐在椎树根部,看着乔的去向,只见它还是像往常一样,飞往第二十号大楼。由起子双手抱膝,将脸埋在手掌心……空虚、孤独正侵蚀着她,就连民子和夏本谦作的体恤也无法拯救她受伤的心灵。

这时候,天空开始下起绵绵细雨,躲在椎木树叶下的由起子不知道是不是没发现到,依旧保持相同的姿势。

过了大约半小时,她突然抬起脸,想起一件事情。

昨晚九点左右,民子突然喊牙痛,当时夏本谦作还没从摄影棚回来,而且社区的商店街没有葯局,于是由起子穿过大马路到另一边去买止痛葯。

回来时,她经过社区的公用电话前面,看到一个穿红色毛衣的女孩正在打电话。

“当时那个人……不就是玉树吗?”

由起子想起当时看到的人确实是宫本玉树没错,她胖胖的身材遗传自妈妈,身上穿的红色毛衣则是她最喜欢的衣服。

由起子抬眼看着水池另一边的杂木林,乔不知何时从第二十号大楼转移地点,飞到杂木林里啼叫着。

雨越下越大,冰冷的雨滴打在由起子的脸颊,并滑落到衣服的领口,可是由起子还是不想动,她希望保持这个姿势,然后渐渐变成像种子一样小的东西,最后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突然间,由起子听到一阵脚步声和说话声越来越近,于是抬起头来。

她看到走在最面的人是金田一耕助,旁边则是推着辆脚踏车的姬野三太,还有官本加奈子、京美、须藤顺子,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对劲。

由起子不禁有些胆怯。

京美第一个跑下坡,厉声说道:

“由起子,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上次这里不是捞起尸体吗?”

由起子不理会京美,对着站在后面的姬野三太说:

“姬野,我昨天晚上有看到玉树。”

“在哪里?”

抢先发出吼叫声的不是姬野三太,而是京美。

宫本加奈子闻言,立刻撑着雨伞跑到前面来。

“由起子,你在哪里看到玉树?”

于是由起子把刚才想到的事情说给大家听。

“那是几点的事情?”

“九点十五分或二十分左右吧?”

加奈子发出鼻塞似的声音说:

“金田一先生,玉树是去打电话给你,她说她找到某种证据了。”

须藤顺子也一脸恐惧地说:

“由起子,当时电话亭旁边还有其他人在吗?有没有可疑的人影?”

由起子看见大家如此严肃,不禁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顺子,不要问了!”

金田一耕助立刻打断她们的对话,说:

“由起子,就算你知道什么,也不可以在这里回答。”

由起子害怕地说:

“姬野,玉树到底怎么了?”

“她昨天晚上九点左右说要去打电话,离开公寓之后就没有回来过。”

姬野三太说话的声音像是快哭出来似的。

“我们怀疑她是不是被杀了,然后丢进水池里……”

京美的瞳孔映着池水暗沉的颜色,看起来非常忧郁。

这时,加奈子歇斯底里地摇晃由起子的肩膀说:

“由起子,玉树是不是真的出事?你知不知道玉树离开电话亭之后往哪里走?”

“夫人,你别这样,我们现在还不确定玉树是不是已经遇害了。”

“金田一先生,那玉树为什么没回来?为什么她去打电话给你……”

金田一耕助没有回答,只是一脸担心地看着远方的天空;绵绵不绝的细雨淋湿所有人的身体,在天空中飞翔的乔发出不祥的叫声。

姬野三大随着金田一耕助的视线,握着车把的手越来越紧。

“金田一先生……”

须藤顺子的声音卡在喉咙里,她也注意到乌鸦持续在天空绕圆圈的举动。接着,她发出喘息似的声音叫唤加奈子:

“夫人……”

加奈子与京美这时才发现情况有异,纷纷回头看向杂木林的方向。由起子趁机从加奈子的手中“脱身”,一边搓揉肩膀,一边看向水池的另一边。

现在不过早上十点,四周居然一片昏天暗地……

嘎、嘎……乔的每一声不祥的叫声,都教人胆战心惊。

“金田一先生……”

加奈子的脸色惨白,好象快哭出来似的。

乔突然往杂木林里飞去,在大家的视线范围内消失了。

“金田一先生,我去看看。”

姬野三太蹬上脚踏车,往水池另一边骑去。

下一秒钟,京美仿佛下定决心似地喊道:

“三太,等等我,我也去!”

“京美我也……”

加亲子正想跟过去,却被金田一耕助拉了回来。

“夫人,你在这里等。顺子,请你小心照顾夫人。”

“好的。”

“金田一先生,乔怎么了?”

由起子眨着天真的眼睛问道。

看她露出不安的眼神,应该知道乔异常的原因吧!

姬野三太骑踏车来到池边的沼泽区,这边的路况不能骑脚踏车,于是他下车和京美一道走过水门,消失在水池另一边的杂木林里。

刹那间,嘎、嘎……乔一边激烈地叫着,一边从杂木林飞出来。

经过片刻的安静后,树木里传出姬野三太激动的叫喊声。

“金田一先生,快过来!玉树……玉树她……”

只见宫本玉树仰卧在杂木林的草丛里,她身上的红色毛衣刺痛大家的心,那正是由起子昨天晚上在电话停里看到的服装。

她可能被绳子勒死,喉咙四周有一道明显的紫色痕迹。

此外,她的额头肿得像石榴般大,上头流出可怕的东西……旁边有一颗手掌般大的水泥块,水泥块上有血迹和两、三根头发,其中还掺杂着粘糊糊的东西。现场看起来应该没有经过打斗,凶手用水泥块用力敲打宫本玉树的头,这一点在解剖后证实无误。

宫本玉树的外貌并没有像“蒲公英”老板娘一样模糊难辨,可见凶手不打算隐藏被害者的身分。但凶手或许认为光是勒喉咙,宫本玉树有可能会再苏醒过来,所对用水泥块击打她的额头。

她的裙摆紊乱,雪白的腿如罗盘针一般张开,但解剖后证实她并没有被侵犯。宫本玉树身上的毛衣、裙子都没有严重破损或弄脏,可见她是在出其不意状况下被人杀死。

凶手能够从电话停将宫本玉树带来这里,而且出其不意攻击她,可见一定是官本玉树熟识、信任的人。

就这样,“日出社区”再度卷人一场骇人的血腥漩涡中。

船难

“金田一先生,这么一来……”

他们在“蒲公英”的工作室里,志村刑警兴奋地说:

“昨天晚上九点左右,玉树从社区的公用电话打电话给你吗?”

“是的,由起子路过的时候,也有看到玉树在电话亭里面,她大约是在九点十分左右打电话给我,我也问她是从哪里打来的……”

“她打电话跟你说了什么?”

“问题就在这里。她说发现一件和这次命案有关的重要事情,那种年纪的女孩就喜欢卖关子,杂七杂八的说了一大串还说不到重点,所以我就很有耐心地听她说着。现在想起来,我当时真不该那样做。”

看到金田一耕助眉头深锁的样子,等等力警官若有所思地问:

“怎么说?”

“玉树当时好象很兴奋,害我很着急,因此跟她讲了很久的电话,我想可能是这时候被凶手发现了。”

“原来如此。”

志村刑警站在等等力警官身边,满脸焦急地问:

“金田一先生,玉树最后有把那件事情说出来吗?”

“我实在应该叫她长话短说才对,她吊足我的胃口之后,终于说出我上回问她‘白与黑’那几个字,让她想到了一件事。”

“白与黑?”

所有人惊讶地看着金田一耕助的脸。

等等力警官更从裁剪桌上探出身子说;

“金田一先生,‘白与黑’是指……”

不料,金田一耕助搔搔头发,露出烦恼的眼神说:

“这个……她说在电话里面不能说,还说马上说出来太可惜了。看她一直笑嘻嘻的,大概是那句话很有趣,或者她觉得我们竟然不知道其中的意思而感到好笑吧!我觉得两者都有可能……”

“她一直笑嘻嘻的?”

山川警官不解地皱起眉头说:

“她知道凶手的秘密,难道不会感到害怕吗?”

“我在电话中听不太清楚,不过,她可能认为‘白与黑’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情,从头到尾一直笑个不停。”

山川警官焦急地问道:

“‘白与黑’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说的‘黑与白’就是指有嫌疑或是清白,下围棋就是白子跟黑子,我只想得到这些。”

“我从水岛浩三那边来推敲,只能想到黑白画。”

山川警官苦笑着说。

“金田一先生,那通电话后来怎么样?”

“她说不能在电话里面讲,想跟我见个面,于是我问她今晚马上过去可以吗?她说明天也可以。从这一点看来,她说的事情应该不是很迫切。我正想问她在哪里打电话时,她却已经挂断电话,我们大约谈了十分钟之久,足以让凶手发现了。”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吹着“老黑爵”的口哨声,金田一耕助发现宇津木慎策已经来了。

法医和救护车也到达“日出社区”,由于今天是上班日,现场没有像星期天发现须藤达雄的尸体时聚集那么多人,不过社区居民受到的震撼仍不比那时候小。

直到昨天晚上九点为止,宫本玉树一直活生生地在“日出社区”里走动,如今却发现她死状凄惨的尸体,这表示凶手还躲在社区附近。

凶手不是根津伍市,也不是伊丹大辅,因为他们两人目前都在s警官的拘留所里。

等等力警官此刻正和法医冒雨前往命案现场的路上,他正想回头说话时,却没看到金田一耕助。

“喂!金田一先生呢?”

“金田一先生刚才被记者抓去了,大概正在接受‘拷问’吧?”

山川警官似乎也有点不安。

“这样啊……”

等等力警官厌恶地说着,然后绕过水池,进入杂木林。

同一时间,金田一耕助在距离社区稍远的工寮内躲雨,他跟“每朝新闻”的宇津木慎策面对面坐着。金田一耕助为了避人耳目,整个身子躲在木材堆后面,仔细看着宇津木慎策交给他有关一柳忠彦议员的调查资料。

“看来一柳忠彦在战争结束时也在中国中部。”

“是的,而且这里也提到当时的部队长就是根津伍市中佐。”

“他跟女人的关系呢?”

“请看一下这张照片……”

金田一耕助比较着宇津木慎策拿出的三张照片,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照片是一位三十岁妇人的半身照片,发型中规中矩,像是一般良家妇女。这三张都是上半身的照片,无法确知妇人的身材如何,不过有些地方很像水岛浩三画的那幅“蒲公英”老板娘的画像。

不同的是,水岛浩三的肖像是双眼皮,而这张照片里的人是单眼皮。

“这张照片中的人是谁?”

“她是一柳忠彦三年前去世……就当作已经去世的前妻——洋子,我好好不容易才拿到这些照片。”

“你说‘当做去世’是什么意思?”

“你再看一下这个。”

宇津木慎策从公事包里拿出一张旧报纸,社会版有个地方画了一个红色框框,上面写着:

律师夫人游艇遇难!

尸体被大鲨鱼吃掉了吗?

那是昭和三十二年七月二十六日,大阪“每朝新闻”神户版的新闻。

报导内容很简单,写这一则新闻的记者大概做梦都没想到,这件事会在遥远的东京一隅演变成三重杀人事件!

律师一柳忠彦在须磨有栋别墅,昭和三十二年七月二十五日傍晚五点的时候,当时到须磨别墅避暑的一柳夫人——洋子和两位女性友人一起开游艇游玩,游艇突然发生故障,在距离须磨湾很远的地方翻覆。

两位女性友人顺利被救起,洋子却从此下落不明,由于附近海域有很多鲨鱼,因此大家猜测她会不会被鲨鱼吃掉了。

“之后都没有洋子夫人行踪的报导吗?”

“陆续有一些善后情况的新闻,不过并没有什么重大发现,我问过分社的人,他们说游艇故障的原因仍然存疑,怀疑有人故意弄坏游艇,而嫌疑最大的就是一柳忠彦。”

“他们夫妻生活不幸福吗?”

“没有到不和的程度,不过洋子常以健康不佳为由躲在须磨的别墅,夫妻俩分居的时候很多。”

“他们有小孩吗?”

“昭和十七年生了一个女孩,叫胜子,她是独生女。没多久,一柳忠彦就应召入伍,直到战争结束才回来。”

金田一耕助屈指算着:

“昭和十七年出生……今年虚岁十九岁,意外发生的时候十六岁。”

“这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吗?”

“我只是顺便问一下,警方有怀疑过一柳忠彦吗?”

“有。可是一柳忠彦很幸运,因为意外发生前三天,他人已经在东京,而且他在东京的行踪也交代得很清楚,所以最后是以意外事件结案。”

“那么到今年七月二十五日为止,法律上就认定洋子夫人死亡喽?”

“是的,一柳忠彦终于可以解决洋子夫人这方面的问题,他打算今年九月再婚,对象是兵库县的政界大老——握美俊政的女儿繁子。”

金田一耕助知道握美俊政不仅是兵库县的政界大老,他现在等于是执政党背后的黑手,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上次选战中,一柳忠彦虽然是第一次参选,却能够漂亮赢得选战,就是因为握美俊政把地盘让给他的关系,传说从那时候开始,他就跟渥美繁子发生关系了。”

“渥美繁子是第一次结婚吗?”

“是第二次。她的前夫好象是渥美俊政的手下,因为酒癖不好才分开,渥美繁子在担任她父亲的秘书时,开始跟一柳忠彦交往。”

“洋子也是兵库县出身的吗?”

“是的,她是须磨那边大地主的女儿,毕业于神户女校,然后就读东京的m女子专科学校,学生时代曾在东京待过三年。一柳忠彦和洋子在昭和十六年春天结婚,洋子在三月毕业后回神户,四月便结婚了。”

“那么她现在几岁?”

“她在大正八年出生,虚岁四十二……足岁应该是四十岁零几个月。”

“蒲公英”的老板娘大约三十六、七岁,可能因为长得漂亮,因此看起来年轻个四、五岁也很正常。

“金田一先生,一柳洋子一定就是‘蒲公英’的老板娘,不管妆化得多浓,只要让认识的人看这三张照片,一定可以认出来吧?”

“宇津木……”

金田一耕助表情严肃地说:

“这件事情你还没对任何人说吧?”

“当然,可是金田一先生……”

“我知道,我会给你一个‘独家’。”

日疋恭助不想让一柳忠彦曝光的顾虑,最后还是像水泡般一碰就破灭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与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