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与黑》

第19章 最后一击

作者:横沟正史

早夭的恋情

在发现宫本玉树尸体的杂木林里,有些被砍断的树根之间放着小石头作墓标,那里是宫本玉树躺卧的地方。

宫本加奈子在石头上放一个玻璃杯,杯中插了两、三朵野菊花,细雨自树缝间落下,洒在石头和野菊花上。

从发现宫本玉树尸体的星期五那天开始,雨一直没停过。姬野三太坐在墓标前的树根上,双手抱头,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换过姿势。

姬野三太参加演出的“波涛的决斗”,今天(星期天)正式杀青。他的演技不俗,导演一直赞不绝口,制作人也肯定他的演技,前途相当看好,可是姬野三太却没有一丝喜悦的感觉。

树缝间落下的雨丝淋湿他的衣服,他吸着鼻子说:

“玉树,你为什么要死掉?到底是谁杀了你?”

姬野三太不断在心里重复呐喊着。

突然间,他听到一阵踩着落叶的脚步声,猛然抬起头来。

姬野三太慌忙擦干眼泪,回头看着脚步声的来处。

只见夏本谦作没拿伞走进杂木林里,他穿着长长的风衣,散乱的头发上沾满水滴,闪闪发亮,他直接走到姬野三太身边,对着小墓标默祷,然后俯视姬野三太说:

“三大,你跟玉树之间……是不是有过什么?”

姬野三大的情绪像决堤的河水,心烦意乱地回答道:

“夏本,那天晚上我第一次跟女孩发生关系,我跟玉树发生关系……”

“那是几点的事?”

“那天晚上玉树跟我在一起半小时后就被杀了!”

姬野三太说完又呜咽出声。

夏本谦作坐在他对面的树根上说:

“三太!你把那件事情讲详细点好吗?星期四晚上你有见过玉树吧!你们在哪里见面?”

“我去玉树家找她……夏本,你听我说。”

姬野三太擦干眼泪、擤了擤鼻涕,将视线从夏本谦作脸上移开,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

“那天是三日,我的角色在五点左右就没戏了,而且导演很称赞我,我感到很兴奋,于是我一回到社区就云找玉树,那时候大概是七点左右吧!当时玉树在睡觉,我兴奋地坐在她床边一直讲话,玉树的表情却越来越无聊,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她想去死……”

“玉树说她想死?”

“嗯,她说因为最近她爸妈大要好了,经过怪信那件事情之后,玉树的爸妈突然对彼此很好,两人要好得让人看不下去,而且她爸妈好象都不懂得拿捏分寸,像玉树这种正值青春期的女孩子就很难受他们的行为,因此玉树才说她想要死。不知怎么搞的,我觉得玉树好可怜,一时冲动就向她求婚;结果……”

“结果怎样?”

“玉树突然精神百倍,并提议一起去洗澡,我问她‘可以吗?万一你妈妈回来怎么办?’她说:‘不要紧,妈妈去电影院帮爸爸忙,而且她每次去帮忙之后都会一起去别的地方,最快也要到九点才会回来。’因此,我们就一起去洗澡,两人越洗越兴奋,然后抱在一起……”

“你们在浴室里?”

等等力警官希望从官本玉树被杀害前和她在一起的姬野三太口中找出杀人动机和线索。

“没办法啊!我们在浴室里就兴奋起来了。”

“然后呢?”

“我们俩就赤躶地钻进玉树的被子里,一起梦想着快乐、美丽的未来。我虽然不像你已经当上主角,但我有自信可以扮演一个成功的配角,玉树也说我一定会成功。我……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跟女孩子上床,玉树也是第一次,我们说着说着又兴奋了……夏本,你跟女孩上过床吗?”

面对姬野三太突如其来的问题,夏本谦作毫不惊慌地说:

“别管这个问题了,然后呢?”

“夏本,别瞒我,你跟京美之间有发生过什么吧?”

“没有,我不喜欢那种女孩,她太聪明了。”

姬野三太冷哼了一声,看着夏本谦作的脸说:

“真是这样吗?那么京美失恋了。”

“别管这些啦!接下来怎么样?”

“结果我们又做了一次,然后去洗澡,洗完澡后又做一次,两人都觉得好幸福;不知不觉已经九点了,我们赶紧洗好澡后,我就回家了。”

“三太,我这么问并没有其他意思……你跟玉树上床时,有谈到关于命案的事情吗?”

姬野三太突然想一件事,说:

“对了!玉树问我一个奇怪的问题,那好象是金田一先生问她的。她问我‘白与黑’这三个字会让我联想到什么,这好象跟命案有很重要的关系。然后我就鬼扯一番,玉树忽然笑了。”

“玉树笑什么?”

“人家不是都把女同性恋称为‘白’,男同性恋称为‘黑’吗?”

夏本谦作注视姬野三太的眼神突然变得十分可怕……

曝光

十一月七日下午四点半,阴暗的天空笼罩在“日出社区”上方,细得看不清的雨丝一直落下,教人感到冰冷异常。

由起子穿着塑胶雨衣,躲躲藏藏地走出夏本家。她走到第十七号大楼外面,此刻“日出社区”矗立在雾茫茫的雨景中。看不到对面的景象,她缩着肩膀往第十八号大楼走去。

由起子最近觉得很不自由,因为民子和夏本谦作限制她的行动自由。譬如他们叫她不可以独自外出;一个人看家的时候,就算是认识的人也不可以让他进来……等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此外,还有另一件事困扰着由起子。

星期四晚上,由起子看到官本玉树在申话亭里面,除此之外,她想不起还有看到什么,可是,金田一耕助好象觉得由起子还知道什么似的,一直叫人保护她,避免让她遭受危险。

由起子今年已经十四岁,而且经历过苦难日子,她的反应十分灵敏。她知道那天晚上如果还有看到什么,自己可能会面临危险;她从电影中得知在这种情况下,凶手通常会杀目击者灭口。

(我什么都没看到,不可能会有危险。)

她站在十八号大楼的一八○一室前面,把钥匙插进门里,听见乔在里面激烈地叫着。

“乔,等一下啦!真麻烦。”

由起子打开门,屋里黑漆漆的,她摸黑走进厨房扭开电灯。

“对不起,把你关在这么暗的地方……”

她把笼子的门往上打开,正想从口袋里抓出鱼干时,突然发现背后有人,她回头一看,只见京美一脸微笑地站在那里。

“你来喂乔吗?辛苦了。”

由起子手上抓着鱼干,呆呆地注视着京美。

京美虽然笑着,可是由起子知道她的笑容深处似乎隐藏着企图。

乔焦急地在笼子里面叫着,由起子仍旧看着京美的脸,一动也不动地站着。她抓着鱼干的右手不停地冒冷汗。

“由起子,你怎么了?为什么那样看着我?”

京美的手在身后紧紧握住厨房门把手,她一边放开把手,一边笑着走近由起子,由起子害怕得往后退了两、三步。

“怎么?你怕我吗?”

京美的声音突然变得沙哑。

“你有什么理由怕我呢?”

由起子默默地看着京美的眼睛,四目交接,迸裂出冰冷的火花。

乔啄着由起子放到后面的右手,嘎嘎地叫着。

“啊!乌鸦在催你了,先喂它吃东西吧!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好、好的。”

由起子茫然地回头,弯身看着笼子,京美立即靠到她后面来。

“乌鸦是一种猛禽吧!你竟然能够跟它处得这么好。”

京美说着便举起右手搭在由起子的肩上,由起子吓得发起抖来。

她用细绳子从后面把由起子的脖子缠住,速度快得让由起子连发出声音的时间都没有,而且力量强得令人无法抵抗。

由起子登时感觉全身无力,刹那间,她的意识突然变得十分清晰,由起子想到一件事情——

星期四晚上九点多,她买好葯回到夏本家时,阳台的玻璃门还开着。

她要去关门,不经意地往处一看,结果发现第十七号大楼与第十八号大楼间的道路上,有两个身影正走下坡路,当时她没有很在意,所以很快就忘了。

直到这一瞬间,由起子才想到起那两个人就是京美和宫本玉树。

这是京美第四次杀人,她之前勒死过两个人,另一个是用锥子刺死。

不知不觉间,她对自己的杀人技巧很有自信。杀人后,她并没有特别处理善后,都将尸体直接摆着,不过却有人帮她毁尸灭迹。

就这样,京美一直安然无恙地躲在幕后,酝酿出一种的奇特的自信。

由起子的脖子被细绳勒紧,身体变得像石头一般沉重,京美既熟练又冷酷地享受这种诡异的快感。

京美由过去的杀人经验中,清楚知道人一旦失去抵抗力之后,身体会变得更重。

由起子已经像一团破布似的地瘫在乌鸦的笼子旁边,没有花多少时间,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切都如京美的计划一样完美。

京美跪在地板上,冷静地从由起子的脖子上解开绳子,她把细绳卷成一圈,然后环视厨房内部。

她看到厨房有一把切生鱼片的菜刀,这也是京美一开始就计划好的,因此厨房里当然会有菜刀。

之前,她勒死“蒲公英”的老板娘之后,整晚做着噩梦,害怕老板娘会复活。

这次京美学聪明了,她先从抹布架上拿抹布包住菜刀,小心地不要留下指缝,接着右手握着菜刀,左手将由起子的身体翻过来。

由起子的身上还穿着塑胶雨衣,京美解开雨衣的钮扣,看见里面穿着一件很厚的毛衣。

京美一脸厌恶地咋舌,并把毛衣从下面往上翻开,由起子还没发育完全的rǔ房在内衣下若隐若现,膨起的样子很可爱。

京美摸了一下膨起的地方,发现由起子再度醒来的几率很大。

正当京美重新握紧菜刀,准备往由起子内衣膨起的地方挥刀的那一刹那……

“啊”

京美一边发出尖锐的惨叫声,一边用手按住左眼,鲜血不断从她的指纹间流出来。

乔因为肚子饿,又长时间被关在笼子里,情绪相当不好,自然会攻击手拿利刃的人。

被它尖锐的嘴这么一啄,京美的左眼失明了。但光是这样,它还不满意,只见它气愤得羽毛倒竖,再度猛烈攻击京美的另一只眼睛。

“呀!”

京美以双手遮住脸,趴在地板上哀号。

京美仔细策划要如何封住由起子的嘴,而且这个计划十之八九会成功,没想到她却忽略还有这只乌鸦的存在。

乔锐利的嘴和爪子一直攻击京美的头部、耳朵、脖了,在狭窄的厨房里面,黑色羽毛四处飞散,京美的惨叫也不断响起。

过了一会儿,京美总算恢复冷静,她伸出手去寻找菜刀。

她重新握紧菜刀,愤怒地从地板上爬起来,打算跟这只可恶的猛禽战斗。

乔也不甘示弱,继续攻击京美的右眼。

“哇啊!”

京美好不容易躲开乔的攻击,她沮丧地放掉菜刀,双手紧紧地遮住脸。

“乔,安静!”

霎时,屋里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当京美知道从六叠大房间冲出来的男人是志村刑警时,她立刻用一只手按着左眼跑向玄关。

此际,正好有两个人从外面冲进来。

京美一看到来人是谁,一阵屈辱感顿时自心中升起,全身的力量尽失,当场瘫坐在地上。

夏本谦作背对着外面晦暗的光线,有如巨人一般站在京美的面前。

志村刑警将京美的两手铐起来,夏本谦作与姬野三太看到京美被啄伤的左眼,不禁开始发抖。

最不可思议的是,这时乔竟然安静下来。

“我知道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先躲在这里监视,结果一不小心就在橱子里睡着了。”

志村刑警自言自语着。

谁也没料到京美完美的最后一击竟然会败给一只乌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与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