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与黑》

第02章 怪信事件

作者:横沟正史

告密信函

金田一耕助在“日出社区”下车,看着矗立在眼前的数排五层楼建筑,不禁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绪方顺子说:

“这个社区是什么时候盖好的?”

绪方顺子眼角带着笑意,看着金田一耕助说:

“我们六月的时候搬到这里住,听说有人五月就住进来了。”

“我以前完全不知道这里盖了一栋这样的社区。”

“金田一先生很少到这里来吗?”

“也不算少,所以才感到惊讶啊!我有个朋友s就住在另一边,我常常坐车走这条路。不过话说回来,我这一年不常到s这里走动,没想到这么短时间就盖好一个社区了。”

金田一耕助说的朋友“s”,就是在“序曲”出场的“s·y先生”。

“绪方,这里本来是什么地方?”

“管它是什么地方!我们还是快点走吧!不知道是否因为看到你就感到放心的缘故,我突然觉得肚子好饿。”

“我也饿了……现在已经一点钟,绪方,你要请我吃什么好吃的?”

“我会好好展现一下手艺,不过,当然是速食料理啦!金田一先生,别到处张望……啊!”

绪方顺子快速走到金田一耕助身边,附在他耳旁小声说:

“金田一先生,请注意从对面走来的那个女孩。刚才我提到这个社区连续发生的怪异事件中,她也是受害者之一。”

“日出社区”的人口位于北侧,主要通道两侧排列了二十多栋相同规格的建筑物,每栋建筑物都有五层楼,每一栋大概可以容纳五十户。

金田一耕助和绪方顺子停下脚步,面对着迎面走来的少女。他们站的地方大约是主要通道的中段,左边是五号大楼。

“怎么啦?京美,你在想什么?”

“呵呵!”

京美刚才已经注意到绪方顺子,露出诡异的眼神看着金田一耕助。

“没什么。”

“可是我看你好像在发呆呢!”

“我看起来像在发呆吗?”

京美的眼珠骨碌碌地转着,表情十分不自然。

她那紧绷的脸孔长得颇端正,苗条的身材曲线介于大人跟小孩之间,身上穿着红黄相间的横条毛衣和女西装裤。

“你现在要去‘蒲公英’?”

“嗯,我想过去看看,事情有点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

“老板娘一早就不见了。”

“她去哪里?”

“我不知道,不过现在可能回来了。顺子,这位是谁?”

京美看着金田一耕助杂乱的鸟窝头问道。

“到时候我会跟你说。京美,关于那件事情还有后续发展吗?”

“哪件事情?”

“就是‘怪信’的事啊!ladies and gentlemen……”

京美一听,突然很严肃地瞪着顺子的脸说:

“哎呀!那件事情我早就忘了……你别在意那种无聊事,拜拜!”

看着京美耸耸肩离去之后,金田一耕助和绪方顺子继续并排走着。

“金田一先生,你听到京美刚才说的话了吗?”

“听到了,这跟你找我来这里有什么关系吗?”

“是的,这个社区住着各式各样的人,以前从未谋面的人全都聚集在一起,开始一起过生活,会发生各种怪事情也是理所当然。”

“刚才那女孩叫京美吧!她几岁?”

“今年高中刚毕业。”

“她跟父母住在这里?”

“不是的,她跟姨丈住在一起,她姨妈已经去世了,只剩下她和毫无血缘关系的姨丈一起生活,所以……”

“所以怎样?”

“才会让人起疑心啊!”

金田一耕助看着绪方顺子的侧面,只见她的额头宽大,脸蛋颇具知性美;匀称的身材穿着紧身裙和rǔ黄色毛衣,罩着一件淡茶色毛衣外套。

“你刚才跟京美提到怪信,到底什么是‘ladies and gentlemen’?”

金田一耕助今天收到涩谷的百货公司举行旧书展的邀请函,虽然没有特别想看的书,但他还是出门了。

他在会场绕了一圈,没有看到想买的书,一个小时后就离开了;当时正好是午餐时间,因此他走向餐厅,但很不巧的,餐厅刚好客满。

正当他走出百货公司、想去别的地方吃饭之际,正巧遇到绪方顺子。

“咦?你不是金田一先生吗?”

听到有人用充满怀念的声音喊着他,金田一耕助一时想不起是谁,只是呆呆地看着对方的脸。

“哎呀!金田一先生,我有变那么多吗?”

“这……请问你是哪一位?”

“呵呵……你已经把我忘了啊!金田一先生,三年前,你不是跟等等力警官来过西银座的‘3x酒吧’吗?当时我在‘3x酒吧’丁作,化名为‘春美’。”

“啊!是春美啊!”

金田一耕助失控地大喊一声后,慌忙向四周张望一下说.

“抱歉、抱歉。”

绪方顺子眼角含笑说道:

“没关系啦!金田一先生,我刚才一注意到你,简直就像在地狱遇到佛陀一般……金田一先生,请你看在我们过去认识的份上帮帮我”。

“你遇到什么麻烦事吗?”

“嗯,还是个大麻烦呢!金田一先生,你一定会有兴趣的,这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那我们找个地方边吃边聊吧!”

“金田一先生,干脆到我家好了,惹麻烦的东西就在我家,你没看过那件东西就没办法谈,您等一下,我去买点菜。”

绪方顺子说完便跑进百货公司的地下楼。

没多久,她手上拿了一些菜走上来。

“金田一先生,走吧!”

绪方顺子住在“日出社区”的第十八号大楼,这里目前还有两栋建筑物正赶着完工,挖士机也还在工作着。

绪方顺子的公寓是一八二一室,即是指十八号大楼的二十一室。

只见铁门上挂着“须藤”这个名牌,它应该是绪方顺子的夫姓,金田一耕助这才发现她现在改叫“须藤顺子”。

屋里有两间分别是六叠(注:一叠相当于一张榻榻米大小)大和四叠半的房间,客厅连接着厨房,外边南侧有个宽约一公尺的细长阳台。

“金田一先生,请等一下,我先去准备饭菜。”

“好的。不过你丈夫不在,招待我来家里会不会惹人非议?毕竟我也是个男人啊!”

“金田一先生,我丈夫就是那个‘麻烦’啊!”

“你的丈夫?”

“这件事等一下再说吧!”

须藤顺子急忙穿上围裙,消失在隔壁的厨房。

金田一耕助环视屋内的摆设,橱子、梳妆台、矮桌之类的东西都有,很有住在这种社区的年轻夫妻风格,平凡中充满了年轻与温馨。

他走到阳台,看到正赶着完工的二十号大楼北侧,屋顶上有数名男子高声大喊着,煮柏油的强烈味道随风飘送过来。

“金田一先生,让你久等了。”

“哪里,味道很香嘛!”

“因为没空煮新饭,我做一些炒饭……”

须藤顺子擦拭着矮桌,上面整齐排放着鸡丝炒饭和烤鸡腿、蔬菜沙拉和酱菜,这些菜都用漂亮餐具盛着,旁边还体贴地放上一杯水。

“顺子,你从以前就很喜欢照顾人。”

须藤顺子轻笑几声后,眉头却突然皱起来。

“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

“顺子,你说麻烦在于你丈夫,我们饭要吃,但你的事情也赶紧说来听听。”

“好,那我就说了。”

须藤顺子说着从放在旁边的围裙口袋里拿出一封信。

“金田一先生,请你边吃饭边看这封信,这就是那封怪信。”

金田一耕助拿过来一看,只见是一个到处都有得卖的牛皮纸信封,上面写着:

东京都世田苦区日出社区十八号大楼一八二一室

须藤达雄 先生收

字体好像用尺画一般硬直,没有写寄件人姓名,封口是用剪刀剪开的。

“这位须藤达雄就是你丈夫?”

“是的。”

“可以看里面的内容吗?”

“可以,我丈夫将这封信贴在镜子上就离家出走了。”

金田一耕助从信封里抽出一张便条纸,一看之下,不禁瞪大双眼。

难怪他先前摸起来觉得奇怪,因为整张便条纸都用报纸、杂志上剪下来的印刷字体剪贴。金田一耕助看着这封怪信,一开头便是:

ladies and gentlemen:

整条街就只有先生你不知道,“日出社区”第十八号大楼一八二一室,须藤达雄的太太——顺子,她本来以“春美”这个花名在银座后面的“3x酒吧”工作,当时q制葯公司有个高级干部,叫k·h的中年人把她包下来,她总是撒娇地喊他爸爸、爸爸的。

可是中年人无法满足她的性生活,因此她想到体格健美的须藤达雄。男人比黄金更好呢!于是她跟中年人切断关系,和须藤达雄住进前面提到的“日出社区”,共筑爱之巢。

如果只是这样还好,但这个女人天生水性杨花,不知何时又跟中年人重修旧好,两人亲密地手牵着手,今天到旅馆,明天到温泉乡,只有须藤达雄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这件事情该如何解决呢?敬请期待下一封信。

纸上的印刷字体大小不一,整张便条纸扭曲得像波浪似的。

金田一耕助再度拿起信封,重新察看邮戮,上面隐约可见“日出”的字体,可见这封怪信是从“日出社区”发出的,也就是说,社区里隐藏着制作这种怪信的人。

“难得你请我吃饭……我们就先吃吧!”

不消一会儿功夫,金田一耕助便将饭菜吃个精光。

“吃饱了。”

“金田一先生,我去泡茶。”

偷情

金田一耕助喝着充满香气的茶时,须藤顺子也收拾好矮桌,重新落坐。

“金田一先生,别客气,您想问什么就尽管问。”

须藤顺子的眼睛闪闪发亮,带点恶作剧的神色。不过看到她眼眶红红的,金田一耕助反而胆怯了。

“这里面写的是真的吗?”

“是的……”

须藤顺子小声回答后,突然又滔滔不绝地说:

“我也没办法啊!阿雄他……说人才没人才,又老爱跟流氓打架,常常惹麻烦。他大学时代虽然是橄榄球队,可是也没能当上正式队员,他就是这种懦弱的人,只是空有一副大块头来吓人罢了。

流氓来找碴,他只要低头赔不是就好了,却老爱跟人打架,结果被人盖布袋打个半死。有一次严重到我真以为他就要死了,闹得天翻地覆,最后住了一个月的医院。你看我们家这么穷,钱一下子就给他花光了。

阿雄的亲戚们多少给我们一些金钱资助,可是他们原先就反对我们在一起……一个女人在这种时候还能有什么办法?最后只好出卖肉体啦!”

须藤顺子刚开始一副满不在乎的口气,可是越讲越激动,觉得自己很可怜,不禁用手指按了一下眼角,阻止泪水流出。

接下来,她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我再怎么辩解也没有用。金田一先生,这封怪信上说的都是真的。”

“你所说的阿雄应该就是你丈夫吧!请问他从事什么工作?”

“他是保险公司的业务员,虽然个性懦弱,不过还满有人缘的,做得不错。可是做得不错也没用,因为他领的是固定薪水……其实我们根本没钱可以住进这里,而是用了点手段才住进来的。”

“他今年几岁?”

“比我小两岁,所以他的亲戚才会反对。我的过去也是他们反对的因素之一……”

“抱歉,请问你今年几岁?”

“我已经三十三岁了,所以才会急啊!金田一先生,你已知道我这个人不适合做夜晚的蝴蝶,刚好阿雄那么纯情,我也想要当个好太太……不过看来还是不行。”

“为了预防万一,我想请问信中提及q制葯公司的高级干部——k·h先生,是不是指日疋恭助?”

“啊!金田一先生,你认识日疋先生吗?”

“是的,我跟等等力警官去‘3x酒吧’时,曾见过他两、三次,那时你的朋友们都说他包下‘春美’……”

信上写着“春美”被中年人包月,一般人大都会以为那是个胖得像猪的老男人。

可是在金田一耕助的记忆中,那个k·h先生大约五十岁左右,长相不错,打扮也很得体,身边总是围绕着三、四个女人,满有内涵的。与其说他去酒吧玩女人,还不如说他是去让那些女人玩弄。

金田一耕助当时还很佩服他这种态度。

“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照顾’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怪信事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与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