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与黑》

第05章 现场搜证

作者:横沟正史

蒲公英洋裁店

“蒲公英洋裁店”所在的商店街,位于社区的西侧。

金田一耕助后来得知,这条商店街是聪明的地主知道附近要盖新社区,因此在“日出社区”的旁边兴建了四栋狭长的两层楼建筑。

这四栋两层楼建筑面对社区排成一列,“满公英洋裁衣”位于商店街最里面,隔壁那间店正在装修中,再过去则是理发店。

警察从第二十号大楼的屋顶走下来后,转往商店街勘查。他们一到现场,“蒲公英”的店门前已经挤满了人。

“蒲公英”的橱窗内陈列着今年秋天流行的布料和装饰品,但是店里的布料种类不多,玻璃柜摆放的珍珠链、耳环、胸针等装饰品也嫌少的,看起来这家店开张没多久。

店里有一个角落用帘幕将三面围成一间设计室,从帘幕的空隙可以看见里面有一个很大的穿衣镜。

“喂!其他的人呢?”

“在二楼,二楼好像有问题呢?”

“这样啊!”

店里还有工作室,工作室前面有一座通往二楼的楼梯,办案人员在登上楼梯前,不约而同往工作室看了一眼,只见里面有两个女人全身僵硬地坐在那里,她们是户田京美和帮佣河村松江。

一行人在工作室前面脱下鞋子,山川警官、等等力警官和金田一耕助等按顺序登上狭窄的楼梯,就这时,金田一耕助感觉到京美在背后投来尖锐的视线,令他感到有些刺痛。

“江马,有发现什么吗?”

山川警官一边拉开二楼的拉门,一边问道。

“啊!主任,小心脚下,别踩那边!”

江马刑警尖声喊道。

山川警官一听,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二楼这间六叠大的房间看起来像是片桐恒子的起居室兼寝室,榻榻米上铺了地毯,放着床和衣橱,小小的三面镜将房间挤得更为狭窄。

在拉门边内侧的地毯上面,有个小小的咖啡色圆印子。

“江马,地毯上的痕迹是什么?”

“好像是一滴血迹,说不定这里是凶杀案的第一现场……啊!警官,请你过来这边。”

山川警官、等等力警官和金田一耕助三人小心地走着,弯腰检视地毯上的圆印子。这个圆印子看起来确实很像血迹,而且好像在还没干涸的时候,就被人从上面踩过去似的。

“只找到这点血迹吗?”

“是的,目前只找到这一处。”

“警官,如果这里是杀人现场的话,事情就复杂了。为什么凶手要把尸体搬到垃圾场那边去呢?”

“就是啊!所以我认为有必要进人这个房间检查、搜证。”

江马刑警十分尽责地督促部下采集指纹。

“除了老板娘之外,还有别人住在这里吗?”

“没有,只有老板娘片桐恒子一个人住在这里,另外有个帮佣早上来工作,晚上八点就回去了,就是在下面工作室里那位年约五十岁的妇人。”

“这下麻烦了!”

金田一耕助怕影响到警方的调查工作,十分客气地站在拉门边张望着。

从地毯到床、衣橱和三面镜,在此都显示出老板娘的偏好与风格。不过引起金田一耕助注意的是,房里每样东西都是新的,看不见任何一样旧东西。后来,他才知道这一点在这个案子里具有重大的意义。

暗藏玄机

金田一耕助站在拉门边观望房里的设备,他的视线落在床边的小桌子上。小桌子上有台灯、内插一朵玫瑰花的小花瓶、一个外形漂亮的闹钟,还有五、六本外国杂志。

“要不要拍一些照片存证?”

金田一耕助向江马刑警询问。

“刚才已经拍过,还画了结构图。”

“那我可以进去吗?”

“可以,请进。”

金田一耕助看到床上铺着一袭华丽的锻子被,丝毫没有凌乱的痕迹。

(不能就此断定这张床昨晚没有被使用过,如果这里是第一命案现场的话,或许凶手将尸体背出去的时候,已经整理过床铺了……)

“江马,这杂志上的指纹……”

“我们已经采集过了。”

“那我可以碰罗?”

“请”

小桌子上共有五本“fancy ball”英文杂志,那是一本译为‘化妆舞会’的外国杂志,读者不限于妇女,是男女皆读的流行杂志。

金田一耕助拿起最近一期的“fancy ball”,快速找到目录页。

霎时,他皱起眉头,只见杂志上写着——

ladies and gentlemen

“金田一先生,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没什么……我等一下再跟你解释。”

金田一耕助随口回答等等力警官的问题后,又将视线落在手上的杂志。

(“ladies and gentlemen”,作者是“editor”……)

那一栏位于“编辑后记”,是总结全书内容的一页,文章开头写的就是“ladies and gentlemen”,而且是用“italic”字体印刷。

“ladles and gentlemen”这些英文字不仅出现在文章开头,每次换行的时候就会重复使用一次。例如:金田一耕助手上的这一期杂志,就一共用了三次;而且它的字体和金田一耕助怀里那封怪信的字体一模一样。

“警官、山川警官,这里有一个用‘ladies and gentlemen’起头的评论文章,我在想别期杂志可能也有登,可以查一下吗?”

“金田一先生,这里面有问题吗?”

“等一下我再说明,这件事很重要。”

大家分头查看其他四本杂志的内容,结果每一期都有相同形式的评论文章,而且都各使用三次的“ladies and gentlemen”。不过,这几本杂志都没有被剪过的痕迹。

“江马,请你找看看房子里面还有没有这种杂志,如果有的话,请查一查上面的‘ladies and gentlemen’有没有被剪下来。”

所有人对金田一耕助的吩咐大感不解。

“金田一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

“等等力警官、山川警官,请你们到阳台上来一下好吗?”

二楼西侧有个可供晒衣服的阳台,三个人走到这里,立刻看见下面的马路上挤满密密麻麻的人潮。

“警官,你记得银座后面的‘3x酒吧’吗?就是两、三年前你常常带我去的那个地方。”

“记得,有什么问题吗?”

“那里有个叫‘春美’的女孩,本名叫绪方顺子,她经常在很晚的时候还请警官和我吃茶泡饭。”

“对!她是个身材苗条、颇具姿色的女孩。”

“那个女孩已经结婚,改姓须藤,并住在这个社区里。带我到这里,以及向警方报案说被害者可能是这里老板娘的人,就是这位须藤顺子。”

等等力警官看着金田一耕助的脸说:

“她找你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件要委托你调查?”

“不,我们是碰巧在涩谷遇到,然后她提到这个社区最近发生一些怪事,她说我一定会有兴趣的,因此半强迫地把我拉来这里。”

“怪事?”

“是的。在我说明之前,我希望你们能答应保守秘密,我已经取得须藤顺子的同意,只要你们肯保密,就可以将这件事情告诉你们。”

“好的,是什么秘密呢?”

“就是这个。”

金田一耕助说着从怀里拿出资料夹,然后打开资料夹取出那封怪信。

等等力警官接过信封,并看着它说:

“这位须藤达雄就是须藤顺子……也就是以前那个‘春美’的丈夫?”

“是的,请看里面。”

等等力警官拿出信封里的便条纸,将它打开来看。

霎时,他和山川警官不由得惊叫出声、等等力警官反复看了两、三次后,默默地将便条纸拿给山川警官;他等山川警官看完后才说:

“金田一先生,这封怪信开头的‘ladies and gentlemen’的印刷字体,跟刚才那本‘fancy ball’杂志上的字体很像。”

“我觉得这是从杂志上剪下来的,请你仔细比对一下。”

“金田一先生,这封怪信的发信人就是‘蒲公英’的老板娘罗?”

山川警官兴奋地说。

“这样断言还稍嫌太早。‘丸善’也有卖那种杂志,我曾经在‘丸善’的西洋书籍部有看过,不过并不是每个家庭都会有。”

“好,我们把每一期杂志都找出来,说不定可以找到剪下‘ladies and gentlemen’的杂志。”

“金田一先生,你认为这封怪信跟这次凶杀案有关系吗?”

“还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前天须藤顺子的丈夫去上班后,她就发现那封信,她说信是贴在镜子上可以明显看到的地方,结果那天晚上,她丈夫就没有回来了。她犯下这种错误,却好像没有什么罪恶感。”

“那么信里面写的都是事实罗?”

金田一耕助苦笑着回答:

“嗯,她当然也很后悔……可是,她有自信如果她向须藤达雄道歉,她的丈夫就会原谅她。须藤顺子担心的并不是他们夫妻之间的问题,而是她想找出寄这种怪信,企图拆散他们夫妻的卑鄙人物。在距今一个月或半个月的一名女子差点因此自杀。”

“金田一先生。这种怪信是否已经散布到整个社区了?”

“须藤顺子说,所有收到这种怪信的人,都保密不说。”

“那个差点自杀的女孩是……”

“她叫京美,就是刚才在楼下工作室里的年轻女孩。”

“那女孩受到怪信的恐吓吗?”

“详细内容我还不清楚,不过听说写了很多下流的事情,例如去检查处女膜之类的……”

“检查处女膜……金田一先生,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于是金田一耕助苦笑着从他在涩谷遇到须藤顺子开始说起,一直到发现凶杀案为止。

等等力警官和山川警官听了,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金田一先生,这么看来,这件案子就不可能是过路杀人魔临时起意的杀人事件罗?”

“这个还不清楚,不过,我想你们最好先知道社区里有这种事情发生。啊!须藤顺子来了。”

须藤顺子从第十六号大楼和十八号大楼之间往这边走来,她身边还带了一个好像是刚才待在画家房里那个穿红毛衣的女孩。

“金田一先生,请过来一下。”

他们三人从阳台回到六叠大的房间时,江马刑警叫住金田一耕助。

“你刚才不是要我们查看这些杂志有哪一期的‘ladies and gentlemen’被剪下来吗?”

“是的,怎么了?”

“您认为剪下来的印刷字跟这件案于有关吗?”

“江马,这件事情以后我再慢慢解释,有什么线索吗?”

“是这样的,刚才本间发现这个东西,是在床单下面找到的。我本来觉得不重要,可是刚才你提到‘剪下来的印刷字’,所以……”

江马刑警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牛皮纸信封,用力摇晃一下,便从里面掉出一张破烂的便条纸。

便条纸上贴了整片剪下来的印刷字,金田一耕助他们一看到便皱起眉头。

“我看看。”

等等力警官把便条纸拿来放在手掌上。

“金田一先生,你看!”

金田一耕助和山川警官的额头靠在一起看着这张便条纸,只见金田一耕助抓着杂乱的鸟窝头,嘴chún噘起来,好像要吹口哨似的。

便纸条上的内容如下:

白与黑与

庄旅馆

也在此社区

白吗

光看这些字眼,当然猜不出整篇文章的内容。不过在这里找到剪贴印刷字的信,表示须藤顺子说的话是真的,这种怪信果然普遍散布整个社区。

“江马,这是从床单下面找到的吗?”

“是的。我们发现床单整理得很整齐,觉得很奇怪。既然地毯上有血迹,为了预防万一,我们仔细搜查房里的每个小地方,结果就在床单下……正好是枕头下方的位置找到这个。”

“只找到这些吗?”

“目前只找到这一小片。”

“请你们再仔细一点找,这可能是日后很重要的证物,必须慎重保管,等一下再请山川警官告诉你其中缘由。对了,金田一先生。”

“是。”

“只有这一小片,根本看不出其中含义。‘白与黑’是什么啊?”

“这……”

“会不会是说要将某事分析清楚的意思呢?”

山川警官插嘴说道。

“有关‘庄旅馆’,我猜想会不会是某某‘庄旅馆’?”

“最近市面上多了很多家新旅馆,取名某某‘庄’的旅馆也很多,如果能再多知道一个字就好了。”

等等力警官冷哼一声。

“警官,如果这张纸片是昨天晚上被人放进床单下面的话,那就表示有人整理过这张床。”

“金田一先生,还有其他部份我觉得很有问题。”

江马刑警在旁边说道:

“其中之一是指纹。这个橱子的把手至少应该会有老板娘的指纹吧!可是我们找到的指纹,却只有现在在楼下的帮佣河村松江和缝纫工户回京美两人的;这两个人从一早就为了找老板娘,在这里进进出出好几次。”

“也就是说,老板娘的指纹被擦掉了?”

“有可能是昨天晚上最后离开这里的某人把指纹擦掉了,老板娘自己不可能会做这种事情,可见老板娘离开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随着种种疑点浮出台面,大家愈来愈确定片桐恒子是在这个房间被杀害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与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