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第10章 井底的告白

作者:横沟正史

真假丈夫

当我发现堀井敬三的左手臂上刻着“音祢、俊作”的名字时,心中的震撼自是不在话下。

在国际饭店被杀身亡的那名男子,他的左手臂上也有相同的刺青。

同样的刺青为什么会在堀井敬三的身上出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啊!我明白了,说不定堀井敬三是被杀身亡者的替身,打算和我结婚之后,再来侵吞巨额的遗产。

不!不!这是不可能的事!

黑川律师也知道高头俊作被杀的事,没有道理现在才跑出个替身来,更何况堀井敬三的眼神是那么温柔……

我真是困惑极了,来回看着刺青又看着堀井敬三的脸,一颗脑袋纷乱不已。

“亲爱的。”

我深呼吸一下,才开口问道:

“这个刺青是怎么回事?”

堀井敬三还没来得及回答,便大叫一声:

“危险!”

瞬间,他用强壮的手臂将我抱到旁边,下一秒钟,一颗大石头掉落在我的后方,发出震耳慾聋的声响。

“音祢,关掉手电筒。”

(原来他们籍着手电筒发出的光亮,对准目标投掷石头。)

我急忙关掉手电筒,在黑暗中朝堀井敬三的怀里猛扑过去。

大石头接二连三地掉落下来,所幸井底的一边有个窟窿,刚才堀井敬三把我拉到窟窿里,我才没有被落下的石头压扁。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只听到石头与石头碰撞的声音,我的背脊不由得隐隐作痛,倒在堀井敬三怀里的身体不断地冒出冷汗。

连续落下三、四个大石头之后,碰撞声便停止了。接着,上头传来盖上盖子的声音,可能是那些坏蛋把井口封住了。

堀井敬三抱着我挪动身躯,望着井口的方向。

“音祢,已经没事了,快来帮我包扎伤口。”

“亲爱的,现在可不可以打开手电筒?”

“当然可以。”

一打开手电筒,就看见地上有五、六个滚落的大石头。

“刚刚真是太危险了!”

堀井敬三在千钧一发之际,竟然还能露出雪白的牙齿微笑着。我对他的依靠和信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强烈过。

我动作敏捷地包扎伤口,并抬起头来问道:

“亲爱的,这个刺青是怎么回事?”

“我正想告诉你……等伤口包扎好之后,你先把手电筒关掉,我在黑暗中比较说得出口;而且目前最重要的是必须节省电池。过来这里,让我抱着你。”

“嗯。”

他将我抱在膝盖上,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

“音祢,你到现在还没发觉吗?”

“发觉什么事?”

“我才是真正的高头俊作。”

虽然他以平淡无奇的口吻叙述着,但是开头的这句话宛如平地响起一声雷,十分具有震撼性;我因为惊吓过度,久久无法开口说话。

“音祢、音祢。”

堀井敬三紧紧地抱住我。

“你为什么沉默不语?”

“亲爱的……”

我现在正陷入一团混乱中,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那么,在国际饭店被杀的人又是谁呢?”

“他是我的堂弟高头五郎,狡猾的叔叔在我小时候,将我的名字和身分与堂弟对调,这件事的详细情形等一下再告诉你。”

“在此之前,我有一件事情一定要让你知道。你相信我所说的话吗?”

“我相信。”

我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澎湃、起伏的情绪。

“谢谢你!其实我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恶徒,由于我从事地下买卖,而且事业范围很广泛,因此在各个业界的人脉很丰沛、吃得开。还有一点,音祢……”

“什么事?”

“在你之前我没有认识其他的女人,你是我第一个女人,也是最后一个,你一定要相信我!”

“亲爱的……”

不知不觉间,我的泪水已经湿透衣襟。

“照你这么说来,赤坂的百合和鹤卷食堂的富子……你对她们又作何解释?”

堀井敬三温柔地抚弄着我的发丝,沉默不语。

“喔;我了解了,玩弄她们的人是你的堂弟。”

“音祢,你终于明白了。我堂弟是个大坏蛋,他平时自称为高头俊作,只有使坏的时候才使用自己的本名——高头五郎,所以都是我在替他背黑锅、做善后的工作。”

“亲爱的,对不起。为什么我一直都没有察觉到呢?”

我的眼泪像水龙头般哗啦哗啦不停流出,冲走我内心长久以来的歉疚及芥蒂。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实情?”

“对不起,音祢,你也不希望再看到有人被杀害吧?”

“还会有人被杀害吗?”

“是啊!你看我堂弟只说自己是高头俊作,立刻就引来杀机、一命呜呼;而且幕后主使者一个晚上就以三名男女做为代罪羔羊,手段残忍又不留痕迹。”

“高头俊作活着的事已经让凶手觉得很不爽,那么正牌的高头俊作若以莫名出现,必定成为凶手狙杀的目标。虽然我不是懦弱、胆怯的人,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目前不知道凶手是谁,根本无从防范起。”

“因此,我当下决定隐姓埋名,当一个不相干的第三者。尽管如此,我最放心不下、最担心的还是你的安危。音祢,你明白吗?你能体会我的用心良苦吗?”

愉悦的真相

听到堀井敬三真心告白,我感觉全身的血脉沸腾,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我依偎在他的怀里,全身酥麻、通体舒畅。

(大好了!他真的不是坏人。)

黑川律师曾经拿一张照片给我看,当时让我心头小虎乱撞的少年就是我眼前的堀井敬三。为什么我以前都没有发现呢?

我是女人……女人的心思不是比较敏感吗?

或许长久以来,我一面陶醉在幸福的国度里,一面假装不知道实情。

“你说明白……是指明白什么事?”

“啊哈哈!你这个狡猾的小妮子,你明明知道的。”

堀井敬三紧抱着我,用他的脸颊贴着我的脸。

“我在国际饭店的走廊遇见你时,立刻就认出你,因为我先前在黑川律师的事务所工作时就知道你了。那天晚上,你的美艳使我意乱情迷,深深爱恋着;最令我沾沾自喜的是,当时你还目送我的背影离去。”

音祢,黑川律师应该有拿我小时候的照片给你看过吧!你用那张照片来对照,难道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吗?”

啊!是这样没错。

我当时的伪装,如今看来还是一项令人心神荡漾的美丽错误呢!

我在堀井敬三的怀里点头回答。

“那件事……我指的是你目送我离去的事,当时有一股奇怪的感觉在我心头撩拨,之后我又发现一件事。”

“什么事?”

“就是高头俊作死亡的事。被当成是高头俊作的男子一死,你便从即将和那名男子结婚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尽管高头俊作已死,但我不知道遗书的内容将如何更动;何况你已经自学校毕业,正值适婚年龄,又长得如此美丽动人,绝对不可能没有人来提亲,我只要一想到这里,便心如刀割。”

“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把你从我的手中抢走!我早已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人,因此我才会使出‘非常手段’。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我不知道。”

我把脸埋在他的怀里乱钻,摇着头对他撒娇,全身逐渐地发热,越想要遏止却越加兴奋起来。

“你当时已经原谅我了,对不对?”

“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好坏哟!”

我握着拳头在堀井敬三的胸膛上乱打一通,全身洋溢着难以言喻的幸福感。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选择了自己该选的男人。)

“那么你当时的气也该消了吧!”

“亲爱的,我很高兴,也很快乐。”

“谢谢你,音祢。”

堀井敬三拨开我额头上的发丝,拭去汗水,轻轻地在我的chún上印下一个吻。

“虽然我们结合的方式与众不同,但是,我深信我们将来会有美好的结局。”

“亲爱的……”

“什么事?”

“我好幸福哦!百合和富子真的跟你一点瓜葛都没有?”

“音祢,我以人格向你保证,要我对天发誓也可以,我除了你之外,不曾认识别的女人。可是音祢,你没有问题吗?”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志贺雷藏和古坂史郎把你带走……”

“不知道。”

我闹起别扭,想抽身离去,却被堀井敬三更紧地抱住不放。

“对不起、对不起嘛!音祢,自从我在那次宴会上不见你的踪影之后,有好长一段日子,我仿佛活在生不如死的地狱之中,独自品尝着相思的苦果……”

“亲爱的,你要相信我,我绝对没有让那两个坏蛋碰我一根汗毛,否则我现在不可能如此愉悦地被你抱在怀里。”

话一说完,我们俩热切、激烈地拥吻着。

过了好一阵子,我娇声问道:

“那么你……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让我知道你就是高头俊作呢?我又不会跟其他的人说!”

“音祢,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没有人能够证明我就是高头俊作,叔叔早已察觉我将来会继承巨额的遗产,于是在自己的亲生儿子——五郎的左手臂刺上与我相同的刺青,非常巧妙地将我和五郎的身分互换。”

“我从小就失去双亲,一直接受叔叔的照顾,只要是叔叔的命令,我都必须遵从。叔叔抱着我和五郎两个人,从出生的故乡仓敷搬到大版来定居之后,我就变成‘高头五郎’,而堂弟就是‘高头俊作’。”

“所以,根本没有人能够证明我才是真正的高头俊作,除了仅有的一项证据……”

“仅有的一项证据?”

“就是掌印跟指纹啊!音祢,前些日子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高头俊作也被带到‘三首塔’留下掌印和指纹。”

“啊!敬三,那么你也……”

“对,我一定是在你之后被带到这座塔来,就像你曾经对我说过的情形一样,我也是只要一闭上眼睛,便能浮现当时的情景。”

“那时候的玄藏老人已经将近八十岁了,留着长长的白发,须髯垂胸,穿着西装,屈膝端正地坐着。当时我大概是十岁或十一岁的小学生,他在我们两个人的面前摊开一卷锦缎,上面有两个状似枫叶般可爱的掌印,在掌印的周围分别按压着十枚指纹。”

“玄藏老人叫我在原有的掌印及指纹后面按下我的掌印及指纹,而且还拿一张幼稚园的可爱小女孩的照片给我看。”

“他还告诉我:‘如果在锦缎上按下掌印和指纹的话,将来这个小女孩就是你的新娘子,你们两个人就能成为大富翁。’”

“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有没有财产都无所谓,但是照片中的小女孩可爱得不得了,我心里真的期望能娶到这么可爱的新娘子,所以就兴高采烈地按下掌印和指纹。”

“当时我有问玄藏老人这个小女孩的名字,他告诉我,小女孩的名字叫宫本音祢。”

堀井敬三吸了一口气,接着又说:

“尽管如此,我一直都不知道‘三首塔’是什么样子,因为我从仓敷被带到这里来的一路上,眼睛始终被蒙着,什么都看不见。想必玄藏老人对我叔叔早已有所防范。”

证据

“敬三,那卷锦缎在这座塔里吗?”

“嗯,应该在才对。当时玄藏老人说:‘这卷锦缎非常重要,我会把它好好地藏在这座塔里,将来对你应该会有很大的帮助。’他当时就已经料到会有冒牌者出现。”

“所以只要有那卷锦缎,就能够证明你是高头俊作。”

“没错,玄藏老人在锦缎上面写着:‘高头俊作的掌印和手纹’,而且,在同一卷锦缎上也有你的掌印、指纹,难道这还不足以作为证明身分的证据吗?”

(啊!如果堀井敬三就是高头俊作的话,他应该没有理由去杀人吧!他只要拿到玄藏老人藏起来的那卷锦缎,证明自己就是高头俊作之后便能和我结婚,也可以继承玄藏老人的巨额遗产。到时候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去除堀井敬三是凶手的可能性,这是让我最感放心的事。

截至目前为止,我已经历过好几次的血腥杀人事件,最后终能劫后重生。但不知怎么搞的,我有时仍会对堀井敬三产生怀疑。

我的身体趴在堀井敬三的膝盖上,犹如躺在摇篮般舒服。

突然间,一股惶恐不安的情绪自心底油然而生。

“亲爱的,假如那卷锦缎落在古坂史郎的手里,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才好?”

“我也料到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我认为古坂史郎应该不知道锦缎的事,那家伙有可能是武内大贰的……”

“嗯,一定是他的孙子!刚才看到武内大贰的木雕人头像时,我发现古坂史郎跟他长得很像,他应该是武内润伍的儿子。”

“据说武内润伍曾被玄藏老人带去美国,打算由他来继承遗产。”

“应该不会错的。黑川律师曾经说过:‘玄藏老人为了赎罪,想让诈骗、盗取自己财产的骗子的后代子孙继承遗产;后来因为武内润伍是一个很有心机的人物,于是玄藏老人给了他一笔钱,将他赶回日本。’”

“听说这件事发生在昭和五年(西元1930年),假使武内润伍回到日本后立刻结婚生子,孩子的年龄差不多跟古坂史郎一样大。但是玄藏老人要我们留下掌印、指纹的时间是昭和十二年(西元1937年)的事,当时玄藏老人和武内润伍已经绝交七年之久。”

“况且他绝对不可能将这天大的事情告诉武内润伍;武内润伍都不知道的事情,他儿子更不可能会知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

听到这里,我总算可以松了一口气。

“但是,从古坂史郎握有‘三首塔’的照片来看,那张照片应该是他父亲武内润伍所拍摄的。可能是武内润伍知道玄藏老人回来日本之后,建造了这座供养塔;又或者他巧遇玄藏老人,顺便打听继承遗产的问题……”

“他的儿子古坂史郎为了完成父亲的遗志,所以才频频与佐竹家的后代子孙接触。古坂史郎的父亲也许是基于复仇的心理,但他却是为了色慾而不择手段。”

“那么武内润伍这个人……”

“不是已经死了吗?我们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见到这号人物,他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

听说大约在三年前,他寄了一封恐吓信给玄藏老人,至于武内润伍是死于恐吓信之后,或是那封信是他儿子以父亲的名义所写的,这都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即使武内润伍已死,但武内润伍的意志会在古坂史郎的体内重生,他的手段比他父亲武内润伍更加凶狠残忍、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于堀井敬三的话,我也深有同感。

当我被困在江户川公寓时,古扳史郎拿着剃刀步步逼近、威胁我,他当时的神情简直就像野兽一般狰狞。

“敬三,如此看来,这一连串的杀人事件都是古坂史郎所干下的喽?”

“有些地方还有疑问,因此不能断言所有杀人事件都是他干的,这些案件相当棘手。”

“那些人难道不是古坂史郎杀的吗?”

“古坂史郎为人心狠手辣,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就连杀人的事都下得了手,但是偏偏他都有不在场证明。”

“杀人事件接连不断地发生,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一连串有计划的谋杀行动,而且凶手一定是经历过大风大浪、见过世面的大人物。”

我重新思考一下自己身边的人,似乎没有这一号的大人物。

(他所说的“大人物”会是指建彦舅舅吗?)

“敬三,你说的‘大人物’到底是指……”

“哎呀!我还没有开始调查,就碰到这种不幸的遭遇,不如我们在井底探险吧!音祢,你站起来。”

(他为什么对这个问题含糊其词、避而不答呢?)

堀井敬三这般泰然自若的态度让我感到安心,只要和他在一起,我绝对可以化险为夷。

我义无反顾地全心信任他,再加上听到他这一番真心的告白,不禁高兴得忘记自身的处境。

但是,当堀井敬三打开手电筒,再次查看周围情况时,我突然惊觉心中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沮丧和不安。

(我们俩能再度活着离开这里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