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第11章 柳暗花明

作者:横沟正史

井底洞天

我和堀井敬三身处的地方是井底的一个窟窿,这个窟窿的形状像碗口一般,形成的原因不明。

幸好有这个窟窿,我们才能逃脱被大石头压死的噩运。

井底是赤褐色的黏土,我们被困期间不断有水滴答滴答地落下,但是井底没有积水,水可能都渗入地底了。

“以前这里真的是一口井,可能是地震导致地层变动,井水枯竭了,我们才得以大难不死。”

堀井敬三一边说,一边咚咚地敲打着黏土墙。

“敬三,你现在在做什么?”

“小说里面不是经常出现这种情节吗?枯竭的井底都会有透着光的小洞穴,只不过……太可恶了!这口井似乎没有安排这种振奋人心的情节。”

我也试着敲打周围的墙壁,然而只有重重的声响回应着我们的敲打,没有任何令我们兴奋的发现。

“好了,音祢,再敲打下去也没有用,这里只是一口干涸的井,我们想活命的通道只有一条,就是我们被推下来的井口。”

堀井敬三走出窟窿,将手电筒往上照,光线无法照到井口的盖子。

“敬三,这口井的深度大约多少?”

“嗯,大概有三十公尺左右吧!我是以刚才掉下时的感觉来预测。”

“所以我们才没有受重伤。”

“嗯;我刚才还有抓到东西……你看这边!”

堀井敬三将手电筒往下照,成堆的大石头像梯子般散落着。仔细一看,果然有一个破旧腐朽的木制梯子。

“这就是我无意中抓到的东西,轻轻一碰便发出嘎吱嘎吱、快要解体的声音。当时我本能地伸手乱抓一通,所以木梯子也跟着飞落下来,我不知道又撞到哪里,肩膀才会受伤。”

堀井敬三将手电筒往上照,离井口大约十公尺左右的侧边,垂吊着木梯子折断的残肢。

(是谁把木梯子放在这里的呢?也许井底的窟窿是为了储藏东西才挖掘的,但是好像很久以前便不再使用,梯子也放着任其腐朽。)

一想到这里,我不禁毛骨悚然。

(要是没有这个木梯子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从井口直线落下的话,体重再怎么轻的人恐怕也无法幸免于难。

堀井敬三如果没有适时将我接住,想必我早已经摔得粉身碎骨、血肉模糊,也许现在正一个人走过奈何桥,前往西方极乐世界的途中呢!

我们用手电筒巡视一遍四周,发现井底离垂落的木梯子下端大约十公尺左右。

即使我们可以抓到木梯子,并且爬上去,但是以我们两个人的身高加在一起,也无法构到井口。

更何况,这个腐朽的木梯子恐怕连一个人的重量都无法负荷。

一想到这儿,我心中更加感到不安和沮丧。

堀井敬三默默地衡量井的直径,由于这口井相当宽广,即使他躺下伸展双手,仍然不及井的直径。

若伸展双手就能触及壁面的话,堀井敬三打算用双手及双脚架成桥梁的形状,将四肢贴在井壁往上攀爬。

眼前没有逃脱出去的一线生机,堀井敬三无奈地耸耸肩,又折回窟窿里坐下来休息。

“音祢,你也来这里坐着,站在那里很危险,不知道上面还会掉下来什么东西呢!”

“嗯,可是亲爱的……”

我挨近他的身旁说道。

“如果没有办法逃出去的话,我们会遭到什么下场呢?”

“不会有事的,我们一定能平安逃出去!你放心,一定会有人来营救我们。”

堀井敬三充满信心地安慰我:

“人不是那么容易说死就死的,你再怎么烦躁、忧虑都无济于事。音祢,你尽量放松心情,什么都不要想。”

“我一点儿也不烦躁,只要能和你死在一起,我心甘情愿。我就是打算这样做,才会跳下来的。”

“音祢,谢谢你。”

堀井敬三感动得将我抱在怀里。

“音祢,我不是故意说这些话安慰你的,我确信一定会有人前来搭救我们。首先,最有可能前来的是‘鹭之汤”的人,因为他们知道我们今天会来‘三首塔’,而我们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去,他们一定会来这里打听我们的下落,还有……”

“还有什么?”

“另外一个人应该也知道‘三首塔’的所在地。”

“是谁?难道是金田一耕助?”

“不,不是金田一耕助。”

“那么会是谁?难道会是……”

“就是杀死根岸蝶子的凶手。”

我一听,不由得睁大眼睛问:

“为什么是他?”

“你先前明明已经说过了呀!你不是说古坂史郎的手提箱锁头早就坏掉了吗?”

“啊!”

“没错吧!无论是古坂史郎或是其他人,都不可能将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锁头坏掉的手提箱里,所以一定有人比你早一步破坏锁头,查看手提箱内的东西,而且这个人可能就是杀害根岸蝶子的凶手,我觉得这样的推理方式挺符合逻辑的。”

(这么说……我记得当时看到的那个信封被撕得破烂不堪,难道这也是凶手所为?)

“敬三,那个……凶手为什么不拿走照片?”

“那是他比你聪明的地方。凶手是个老谋深算的人,只要锁头一坏掉,古板史郎和他的同党一定会检查手提箱内的东西。”

“敬三,对不起,我不应该把照片带出来的。”

“没关系,你是因为想让我看那三颗木雕人头的面貌,所以才把照片拿走的。也许古坂史郎还没发现你把照片带走,以及凶手也看到照片的事实。”

“敬三……”

我靠在堀井敬三的胸膛,呼吸变得十分急促。

“你的意思是凶手会来这里把我们两个杀掉?”

他静静地抚摸着我的背脊,不一会儿,声音沙哑地回答:

“音祢,在东京那种纷乱纠葛的大都会中,反而可以不动声色地调查凶手是谁,之前我就是运用这种方法进行调查工作。可是一旦离开东京,来到穷乡僻壤的乡村,反倒容易引人注意。”

“也许其他人还没有发觉,但是应该有一个人会察觉才对。”

“谁?难道是……”

“金田一耕助。”

我抬起头看着堀井敬三,他露出微笑,并且亲吻我的脸颊。

“人世间的事情真是讽刺啊!昨天是敌人,今天却是朋友,说不定金田一耕助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啊哈哈!”

原先我视为眼中钉的金田一耕助,顿时摇身一变,变成伟大、崇高的救世主。

同性恋

虽然如此,我依旧无法完全消除心中的不安。

“敬三,法然师父在这次事件中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他为什么突然间变成敌人?”

“我也不知道。我从刚才便一直思索着这个问题,会不会是古坂史郎或佐竹由香利在场的关系?”

“可是鬼头庄七也在啊!”

“鬼头庄七?他们两个为什么把鬼头庄七带到这里来?”

“敬三,难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佐竹由香利已经有了古坂史郎这位固定的伴侣,鬼头庄七应该是没有用处了。既然没有利用价值,就没必要把他带来。”

“敬三,也许他就是武内润伍,他们父子俩分别藉机接近佐竹家族的成员。”

“啊哈哈……”

堀井敬三忽然发出一阵狂笑。

“音祢,你的想法实在是既罗曼蒂克又幽默。事情不是如你所想的那样,你要弄清楚每个关系人物的出身、来历。

鬼头庄七自始至终就是鬼头庄七,那家伙虽然面目狰狞、体形魁梧,但却是个胆小的男人,充其量只不过是个被佐竹由香利这种小女生玩弄、摆布的傀儡。”

“他和佐竹由香利是什么关系?”

“佐竹由香利的母亲在她的父亲死后,便带着佐竹由香利再婚,当她母亲过世后,佐竹由香利便和鬼头庄七搞在一起。”

我不想再听到后续的发展,那晚佐竹由香利下流的脱衣舞表演一浮现脑海,恶心的感觉便涌上胸口。

“无论是古坂史郎或佐竹由香利,似乎都没必要将鬼头庄七带来此地。然而,最奇怪的应该是法然师父。

我事先在这附近打听过,他并不是那么坏的人,为什么他会跟古坂史郎、佐竹由香利他们有牵连呢?”

“对了,本来法然师父不打算将我推下去,是佐竹由香利对他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之后……但是我不明白她的意思。”

“是什么奇怪的话?”

“你对这个女人也有‘性趣’吗?”

我还记得当时抱住我的法然和尚一听到这句话,身体便激烈地颤抖着。

“佐竹由香利说的那个女人是指你,而古坂史郎也在场吗?”

“在啊!”

“古坂史郎本来想要如何处置你?他是不是想要救你?”

“嗯,所以佐竹由香利才会那么说。敬三,她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堀井敬三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一边拨弄着我的头发,一边以低沉的声音说着:

“音祢,对不起,由于我的不小心,才使你遭遇危险的困境,我应该更早发现这种情况才对啊!”

“你千万不要这样说,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只要能和你死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了。对了,你说的‘这种情况’是指什么事?”

“音祢,我一直都很注意古坂史郎的一举一动,如果他发现照片被你拿走的话,一定会先到这里做一些安排、布下陷阱;再说这里是乡下地方,外地人来到这里一定会特别引人注目。”

“嗯,然后呢?”

“之前我们都没听到古坂史郎的消息,让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了,因为古坂史郎那家伙被法然师父藏起来了。”

“古坂史郎和法然师父之间有什么关系?”

“音祢,‘鹭之汤’的清子曾经说过,大约一年前,‘三首塔’里面除了法然师父以外,还有一名年轻的弟子。”

“是啊!”

“后来这名弟子不见了,法然师父就变得非常乖戾、暴躁。”

“嗯,然后呢?”

“古坂史郎手上那两张照片,其中有一张是‘三首塔’的全景,我也有一张,但这张照片看起来年代已久,而三颗首级的照片却还很新。你不是说古坂史郎的手提箱里有一台照相机,看来他早在一年前就已经在这里了,而年轻的弟子是……”

“是古坂史郎吗?”

“你会联想到那名年轻弟子是古坂史郎,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假设武内润伍三年前寄出恐吓信后没多久便过世,当时他可能毫不隐瞒地告诉古坂史郎大部份的事情;而古坂史郎第一次听闻这个错综复杂的事件,或许还有很多问题他弄不清楚。”

“于是他就先来到‘三首塔’,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奉承法然师父,成为他的弟子……这个假设会很牵强吗?”

“不,不会。”

不知怎地,我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当时古坂史郎便拍摄了三颗首级的照片。”

“没错,但事实不仅如此,当时史郎……史郎……”

堀井敬三似乎慾言又止。

“乐爱的……”

我凝视着他的脸,将手环绕在他的脖子上。

“当时古坂史郎发生什么事?敬三,你发现了什么?我想知道所有的事情,才能死得瞑目,你说话吞吞吐吐的真是急死人了。”

“音祢,你不要一直说死死死的,我们即使到最后关头仍必须抱持一线希望!”

堀井敬三亲吻我的耳际,低声地说:

“音祢,假如法然师父和其他男人一样,爱上像古坂史郎这种俊美的少年,这种事情你听过吗?而且彼此之间还有肌肤之亲……”

瞬间,一股冰冷的寒气流窜我的全身,接着伴随而来的是前所未有的愤怒和恶心感。

我成长于二次大战后的社会,即使是单纯如一张白纸的大家闺秀,也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同性恋的事。

在战后混乱的社会里,男女的性观念开放、道德沦丧,听说有不少人成为违反生物自然法则、败坏社会善良秩序的同性恋者。

然而,这种伤风败俗的行为并非今天才开始的。

旧约圣经也记载着相关的事情,这种事情在日本战国时代的武将或僧侣之间,被视为理所当然的事。

这一刻,我终于明了佐竹由香利话中的含义。

“老和尚,难道你也对这个女人有‘性趣’吗?”

虽然这次事件的关系人都被贴上污秽、龌龊的标签,但是堀井敬三刚才所说的话更加引发我的嫌恶感。

我把头埋在堀井敬三的胸膛,不愿去想像这个丑陋的事实。

“唉……你终于明白了吧!”

堀井敬三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柳暗花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