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第02章 杀人进行曲

作者:横沟正史

笠原姊妹

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时心中涌现的那份恐惧感。

那两名纠缠在一起的舞者,其中一位的口中竟然流出鲜红的血……血沿着她的脸颊流下来,经过架在自己脖子上的脚踝,顺流而下滴落在舞台上。

舞者全身*挛,痛苦地抽搐着。

面对这一幕血淋淋的场面,起先我还以为是两位舞者的表演项目之一,故意在奇特的舞蹈之外,加上诡异的趣味性,而且,不只我一个人有这种想法,那一晚在座的大部分来宾一定也是这么想。

但是就在下一刻,众人心中的谜团终于被打破了!

交缠在共演者腰部的舞者,如同闪电般一闪而过,她*挛一下之后力气全失,像破布一样瘫在舞台上……

只见她的身体微微抽动一下,便一动也不动了。另一名舞者登时吓了一跳,跪在地上把她的搭档抱起来。

“哇啊!”

她尖叫一声后,语无伦次地说:

“快叫人来!叫医生……叫医生……”

舞者的尖叫声将这个充满欢喜气氛的生日晚宴推向喧闹、混乱的噩梦漩涡中,众人注意到舞台上的騒动,大约有十个人马上冲向舞台。

首先到达舞台的是建彦舅舅,他立刻将吐血身亡的舞者抱起来,其他的人也随即将他们团团围住,遮住我的视线。还搞不清楚情况的上杉姨丈,只是愣愣地站在座位旁,目瞪口呆地看着舞台上神情慌乱的人们。

我快步走到上杉姨丈身边,很显然的,他也因这场意外而受到不小的惊吓。

“姨丈。”

“音祢,你刚才去哪里?”

“我觉得有点不舒服,所以四处闲逛了一下。姨丈,那个舞者到底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建彦、建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姊夫。”

建彦舅舅从围在舞台上边的人群里探出头来,两眼射出凶恶的光芒。

“姊夫,这个跳舞的女孩吐血身亡了。”

“吐血身亡。”

上杉姨丈听了,不禁瞪大双眼,大声说道:

“她没救了吗?”

“是的,上杉先生,已经无法抢救了。”

从舞台上回过头来应话的是我很熟悉的井上博士,他是很有名的内科医生。

“这个女孩……生病了吗?是胸腔有毛病,还是其他部分有问题?”

“她没有病!她才没有病……阿操根本没有病,她刚才还那么有精神……阿操,振作起来!阿操,你振作……”

人群里传出另一名舞者哀痛的悲呜,她那呼天抢地的哭喊声宛如倾泻而出的洪水般滚滚而来。

就在这时,我注意到舞台旁边挂着一块板子,上头写着:

特技表演。”南茜·笠原 卡洛琳·笠原

(这应该是艺名吧!死去舞者的真名好象叫做阿操……)

“井上先生,我怀疑这是毒杀,一定是毒杀!”

建彦舅舅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个嘛……这个问题必须等到解剖的报告出来,我才能给你正确的回答。你认为这女孩会不会是自杀?”

“阿操不会自杀!她不会做这种事……她应该是被毒杀的,到底是谁想要毒死阿操呢?”

“嗯,如果先把这些猜测摆在一边,假设她是遭人毒杀的话,你是否有留意到什么可疑人物?”

“啊!”

在一旁泣不成声的舞者一听,忽然迸出一句:

“一定是那个人!就是他!一定是他毒死阿操的。”

“阿薰,你知道是谁下的毒手吗?”

建彦舅舅激动地间道,听他的口气好象跟这位舞者相当熟稔,我和上杉姨文禁不住对望一眼。

“不,佐竹先生,我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在上台表演之前,我看见阿操的嘴巴里嚼着东西。我问她在吃什么,她回答我说,我刚才有一位客人拿巧克力给她吃,所以我想一定是有人在巧克力里面下了毒。”

“阿薰,振作一点!你妹妹被人毒杀了,现在不是哭泣的时候……那么给阿操巧克力的男人……不,他到底是男是女?你知道对方是长得怎么样的一个人吗?”

“我不知道,阿操只是说一位客人给她巧克力。当时,我以为不过是巧克力而已,所以就没有详细问她。佐竹先生,这事你得要负责!都是你请我们来表演,现在才会发生这种事!”

(啊!原来如此……

这出特技舞蹈表演是建彦舅舅为上杉姨丈准备的“生日贺礼”,由此看来,它也许是建彦舅舅近来十分热衷的事物。)

现在回想起来,那一晚建彦舅舅特地把南茜笠原和卡洛琳笠原(也就是笠原薰和笠原操)两姊姐妹找来,想必其中一定有重大的意义存在。

“我知道、我知道,阿薰,我一定会为你妹妹报仇。”

当我听见建彦舅舅说出这句话时,不知怎么搞的,忽然感觉有一股战栗的感觉自背脊窜上来。

此时的我,万万没有想到后来这件事和我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关系。

桅子花发饰

原本一场盛大、隆重的生日晚宴,却在转眼之间,变成惨不忍睹的杀人现场。

来宾们三三两两地回到原来的座位上,私下交换彼此对现场这桩凶杀案的看法。

一张张充满醉意的脸庞顿时清醒不少,场内充满了不安的气氛,已经见不到任何兴高采烈、把酒言欢的画面。

我和上杉姨丈回到座位上,品子阿姨随即担心地蹙起眉头,迎上前来向我们询问事件发生前后的状况。

上杉姨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叙述一遍,品子阿姨听了之后,更加皱紧眉头说:

“看来今天所有的来宾待会儿都会一一被警察叫去问话。”

品子阿姨担心这样一来会对出席宴会的来宾们太过失礼。

“接下来的事我也无法掌控。更何况,有些客人早就先行离去了。”

“诚也,待会儿可不可以请警察先生别调查女士们?让她们自由离开,这样才不会太失礼。你觉得如何?”

“不行的。姐姐,那个给舞者巧克力的人目前身分不明,根据死者的姐姐所说的话,死者只说是客人给她巧克力,并没有说出对出对方是男是女,如果先让女士们离去,恐怕男士们也会同样要求。”

“这样啊!到底是谁把大家精心安排的生日晚宴弄得一塌糊涂?真是太……”

品子阿姨一边说,一边露出惋惜的表情。

对于品子阿姨这番话,上杉姨丈没有做任何的回答。不过,我想他一定深有同感。因为我也为此感到惋惜不已。

待我回过神,发现上杉姨丈不知何时已将他身上所穿戴的红夹克和帽子……等换成礼服。

附近的丸内警官和警政署派来许多调查人员,开始展开一连串的调查工作。

从我坐的位子这边,可以看到笠原操的尸体还横躺在舞台上;警方派来调查此案的法医,正努力进行验尸工作。

他的检验结果和井上博士一致。

接着,警察上前拍了一些照片之后,有人抬来一个担架,将尸体运往后台。我猜他们可能要解剖尸体。

警方在现场勘验的这段时间内,建彦舅舅一直安抚着大哭大叫的笠原薰。我在一旁观看,只觉得心中兴起一阵阵寒意,傍徨不安的感觉渐渐扩散到全身。

今晚邀请笠原姐妹来表演的人是建彦舅舅,按理来说,建彦舅舅应该负责安抚被害者的姐姐。

但是,从他们俩那种亲密的态度来看,似乎已经超越常规。

当我看到建彦舅舅在众目睽睽之下拥抱那名特技舞者时,不禁觉得相当羞耻,全身顿时感到到火烧般的炽热,恨不得立刻找个洞钻进去。

所以,当笠原薰和建彦舅舅尾随着担架到后台去的时候,我才呼了一口气,放下心中的石头。

尸体被搬走后不久,一位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带着两名便衣刑警,来到我们这一桌前面。

“您是上杉先生吧!这是我的名片,真遗憾,在这个充满欢乐气氛的宴席上,竟然发生这么不幸的事。”

我看了他的名片一眼,才知道眼前这位警察是警政署搜查一课的等等力警官。

“是啊!你们也辛苦了。这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到现在还无法自震惊中恢复呢!”

“当然,您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实在无法想象今天在场的来宾中有哪一位和这位舞者有过节……”

“那位名叫佐竹建彦的先生,看起来好象跟被害者的姐姐很亲近的样子。”

“嗯,这个表演节目是建彦特地安排为我祝寿的。至于他们是什么样交情的朋友,我就一概不知了。”

“他和上杉先生是什么关系?”

“建彦是我去世内人的弟弟,也就是旁边这位宫本音祢的舅舅。”

等等力警官稍微看了我一眼,我仍为建彦舅舅刚才肆无忌惮的行为而羞红着脸。

“请问他从事什么职业?”

“这个嘛……该怎么说呢?他是个生意人,至于做什么生意呢……我并不清楚。”

看着上杉姨丈回答不太出来,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为什么等等力警官如此咄咄逼人地盘问有关建彦舅舅的事情呢?难道他们怀疑建彦舅舅是凶手不成?)

“警官,死因真的是毒杀吗?”

“我要看过解剖报告后,才能明确回答您。不过,初步的检验结果的确是这样没错。”

等等力警官回答上杉姨丈的疑问时,宴会厅外面又开始喧闹起来。

只见一位警察神色慌张地冲过去,从他脸上的表情可以判断出他们似乎发现某些不寻常的事情。

顿时,会场内又布满紧张的气息。

那名便衣刑警手上拿着一样白色的东西,给在场的多数女士们一一看过。

顷刻间,便衣刑警和那些女士们的视线纷纷集中在我身上,我被众人的视线瞧得十分不自在。

便衣刑警穿过一张张桌子向我走来。

当他逐渐靠近我的时候,我终于看清楚他手里的那样东西。

我不自觉地伸手摸摸头发,因为便衣刑警手里所拿的白色东西,竟然是我的发饰——一朵人造的桅子花。

爱的标记

“怎么了?发现什么东西?”

“警官,有事要向您报告。”

便衣刑警僵着一张脸,在等等力警官的耳边窃窃私语。

“什、什么!那、那么还有其他的……”

等等力警官说到这里,猛然将嘴巴闭上。

但是他脸上那一抹惊愕的表情,让我到现在一直无法忘记。

便衣刑警继续附在等等力警官的耳边说着,只见等等力警官一边听着,一边将视线瞟向我,紧紧盯着我不放。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桅子花发饰和凶杀案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会这样……)

便衣刑警报告结束,等等力警官拿着桅子花发饰朝着我走来。

“很抱歉,宫本小姐,这是不是你的发饰?”

“嗯,没错,这是我的发饰。”

刹那间,我感觉会场的视线全部射向我,四周的空气似乎也越来越热。

“宫本小姐,你是否还记得这在哪里掉的吗?”

“我不记得,因为……一直到刚才,我根本没有察觉它掉了。”

“请问你有没有走到宴会厅外面?”

“啊!刚才特技舞者表演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不舒服,于是就到外面走廊上闲晃。”

“很抱歉,宫本小姐,可不可以请你带我们到你刚才走过的地方呢?”

“警官,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个案件和音祢有什么关系?”

上杉姨丈先是一脸不得其解的迷惑表情,接着脸色大变,面带怒容地替我帮腔。

“上杉先生,请容我待会儿再向您解释原因。宫本小姐,请。”

情势所逼,我只好从椅子上站起来。

“诚也,你也跟去看看吧!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让音祢一个人去应付这种情况也太难为她了。”

“嗯,我知道了。警官,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去吗?”

等等力警官稍微犹豫一了下,才说:

“好吧!那么……宫本小姐,请。”

于是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脚步有些虚浮不稳地穿过桌子,和上杉姨丈一同向外面走去。

当我刚要踏出宴会厅时,正好碰上建彦舅舅从外面进来。

“咦?音祢,怎么了?”

“没什么。”

“姐夫,音祢她怎么了?”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一回事。”

“佐竹先生,请你也一起来。”

等等力警官以命令的口吻说着。

就这样,我带着一行人来到先前那个冒失男人站立的那扇门前面。

“我刚才走到这里之后,就折回去了。”

便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杀人进行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