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第06章 堕落的天使

作者:横沟正史

痴情泥沼

经过缠绵的鱼水交欢之后,紧闭的房间内洋溢着激情芳香,我浑身感到慵懒无力。

好不容易,我的神智清醒一些,堀井敬三在我耳边轻声呢喃道:

“音祢,你可以把今晚发生的事告诉我了吧!”

他的手臂环绕我的背部,我把脸颊贴在他宽厚的胸膛,躺在他的怀里,开始叙述今晚发生的杀人事件,细数所有来龙去脉。

他要我别漏掉任何细节,一五一十地照实说来。

当我说到志贺雷藏露出轻佻举动的部分时……

“哼!那家伙果然想侵犯你!”

“嗯,如果没有那些有毒的巧克力,我现在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或许我真的没有脸再活下去……”

“可是音祢,你却能够原谅我,没有寻死。”

“你还说!”

“音祢,你听好,我不是在寻你开心,也不是故意嘲弄你。我晓得你若是被志贺雷藏那种男人侵犯了,铁定不会苟且偷生。”

“但是我要让你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你早已经爱上了我,就在国际饭店走廊上的初次邂逅,你我彼此就一见钟情了。难道你不承认吗?”

堀井敬三难得露出如此认真的表情。

(这样说来,我心中从那时候开始涌现的莫名騒动、不安……难道都来自于对他的情感吗?)

“音祢,今后你一定要小心点。对男人而言,你就好比是麻葯一样,每个站在你面前的男人,都会无法自制地出卖自己的灵魂。”

“我只要想到有任何一个男人碰你一下,就会感到一段痛彻心扉的愤怒自心底升起!音祢,我绝对不会放你走的,任何人都别想拥有你!”

他突然狂乱地搂住我,一阵像雨点般的亲吻落在我身上。

“呵呵……”

堀井敬三从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笑声。

“你继续说下去吧!我不会再打断你的话了。”

在他的催促下,我又继续描述那段恐怖的经历。

当我说完自己的经历之后,掘井敬三陷入沉思中。

他沉默地思考了好一会儿才说:

“音祢,这么说来,根岸花子今天因为罹患感冒而在家休息,没有出去表演。然后她误吃了有毒的巧克力,痛苦不堪地想到厨房倒水喝,不料却死在那里。

志贺雷藏毫不知情,还以为花子和蝶子在一起,两人都在‘红蔷薇’表演,才把你带到她们的公寓。就在他一边吃巧克力,一边说服你的时候,竟然毒发身亡了。这样没错了吧?”

“是的。”

“而后,当你准备逃离那里的时候,根岸蝶子和古坂史郎却一起回到公寓。”

“对。”

“这么说来,古坂史郎已经和根岸蝶子扯上关系喽!”

“我不太清楚,可是整个情况看起来好像是这样……”

“音祢,你一定要特别小心那个古坂史郎,他虽然看起来只是个小混混,不过对女人很有一套。”

“你这么不信任我吗?”

“音祢,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像古坂史郎这种靠女人吃饭的瘪三,他不可能没有注意到你的美貌。原先由于你是大家闺秀,所以他无从对你下手。

如今你离家出走,陷入危机的境地,他一定会试图去找到你,并且和你接触。你千万不能上他的当!”

我很想对堀井敬三表明我不是那种随便跟别人走的女孩,可是要我说出这种话,无疑又是一种侮辱。

因此,我沉默不语地玩弄着他的脖子。

过了一会儿,我才开口说:

“你今晚为什么会到上杉家呢?真的是黑川先生叫你来办事的吗?”

“是啊!不过,那件事并非一定要今天讨论。”

“你是为了救我才出现的吧!但是,你为什么会知道我有危险?”

“音祢,我不能说,因为这是我工作上的机密。”

“你一定是派间谍潜人警政署……”

堀井敬三没有回答我的问话,他只是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

“我偷跑出来之后,姨丈他们怎么了?”

“糟透了!警察纷纷从窗户跳出来,我也装成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过了一阵子,门上的扣环才被打开,接下来便开始调查到底是谁把电灯的开关关掉。”

“我是第一次到那里,根本不知道开关在哪里。而且,我一直站在门口等候,因此女佣阿茂也有嫌疑。”

“但是根据附近的人说,那时候有一名可疑男子在后门探头探脑;阿茂也有注意到他,她还以为是警方的人员呢!”

“他们最后的推论是:你安排一名同党在后门见机行事,后来发现情势不对,才把总开关切掉,因为总开关正好在距离后门入口处不远的地方。”

“音祢,当时我也吓了一大跳,我当时一点准备也没有,而你之后又没到新桥赴约。原先我叫百合在那里等你,却不见你的踪影……真是急死人了,我从来没有那么担心过一个人。”

“那是谁把电源关掉?”

“阿茂。”

“什么!”

“你不用那么惊讶。”

“你说……是阿茂自己把电源关掉的?”

“当然不是,她是受我所托。我写了一张纸条给她,告诉她你有危险,叫她在我的示意下关掉电源。”

“阿茂还真听话。”

“当然是我给了她一份价值相等的谢礼喽!”

“什么谢礼?”

“我亲她一下,并且拥抱她。哈哈!”

我吃惊地瞪着堀井敬三,不自禁地动手将他推开。

堀井敬三反而紧紧地抱着我说:

“怎么了?音祢,你吃醋啦!哈哈!我又没亲她的嘴,只是在她的脸颊上亲一下而已,那都是为了救你,情势所逼嘛!只是轻轻啄一下而已,有什么关系嘛!”

“黑川先生真的这么信任你吗?”

“没错,他很信任我。”

这是我对他所抱的唯一期望。

我曾经试着询问上杉姨丈关于黑川律师的为人如何,上杉姨丈说他是个很有职业道德的律师,待人彬彬有礼。象他这么出色的律师,会如此信任堀井敬三,想必这个男人一定有其过人之处吧!

“黑川先生知道你从事不法勾当吗?”

“他应该略有所知,但是俗话说:‘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毒葯只要使用得当,也可以成为救人良葯。”

“你是‘毒葯’吗?”

“你不就是这么想吗?你是麻葯,而我是毒葯……来,再靠过来一点,这样子……还不错吧!”

我禁不住他的柔情攻势,再度陷入激情的风暴中。

百合的告白

我从一阵混乱中偷偷跑出上杉姨丈家之后,便投靠了掘井敬三,展开一段见不得光的地下生活。

由于堀井敬三禁止我看报纸,我不晓得经过那阵騒动,事情究竟如何进展,更别说是详细情形了。

我只能从每晚都来的堀井敬三口中得知大概,事情的后续发展是——

根岸花子和志贺雷藏的尸体被甫从“红蔷薇”返家的根岸蝶子发现,但古坂史郎好像没有曝光。大概是古板史郎不想被卷入这次的杀人事件中,因此说服根岸蝶子别供出他也在场。

从这一点看来,堀井敬三怀疑古坂史郎一定隐藏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并且在暗地里划阴谋。

根岸花子和志贺雷藏都是因氰酸钾中毒而死。正如我先前猜测的,氰酸钾是藏在仰慕者送的巧克力里面。

警方调查的结果,发现根岸花子和志贺雷藏两人的死亡时间相差三个小时。

根岸花子的死亡时间大约在傍晚五点左右。当他们发现并检验志贺雷藏的尸体时,得知他死亡的时间在半个小时前。

这宗凶杀案有一名目击证人,他就是我在二楼碰见的中年男子。

根据那个中年男子所描述的长相、模样来研判,我——宫本音祢再度和这件案子扯上关系。

另外,在阿茂和上杉姨丈家附近的邻居们确认过志贺雷藏的尸体之后,证实那一晚在后门徘徊的男人正是志贺雷藏。

因此警方推测关掉电源,帮助宫本音祢逃走的人也是志贺雷藏。

事情演变至此,警方怀疑和宫本音祢一起到“bon·bon”酒吧的不法份子——“木下先生”,可能就是志贺雷藏的化名。

所以,他们将志贺雷藏的尸体给“bon·bon”酒吧的女服务生辨认,结果发现死者和“木下先生”并非同一人,志贺雷藏反而是岛原明美被杀之前同床共眠的枕边人。

这个发现让办案人员感到非常震惊。

如此一来,又衍生出一大堆疑问。

到底志贺雷藏和宫本音祢之间有什么关系?而宫本音祢的身边到底有多少男人……等等。

“音祢,你不要太在意。”

告诉我这些事情的时候,一边抚摸着我的头发,一边柔声安慰道。

“虽然你的朋友和品子阿姨一直为你的清白辩护,但是还有许多人认为你是人尽可夫的荡妇。”

这些谣言早在我的意料之中,因此我还承受得住。可是,我只要一想到品子阿姨和上杉姨丈,胸中便会涌现一股想哭的冲动。

命运的捉弄,让我再也无法离开堀井敬三。他是那么的坚强、温柔、聪明,还教我许多男欢女爱的乐趣。

我时常倚靠在他的臂弯中忘了自我,兴奋且满足地沉浸在他永不干涸的爱之泉当中。

每当他强而有力的臂膀紧紧拥住我的时候,我多么希望时间就此停住,若是这样死去,我也无悔无憾。

堀井敬三几乎每晚都会来看我,有时候因为有事走不开,也会打电话来交代他不能过来。

没有他的夜晚,我心中的寂寞与孤独是文字、言语将无法形容的。我想念他男性肌肤的触摸,这常使我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我的脑中常会浮现一个疑问:他会不会正和另一个女人沉醉在温柔乡?

每每想到这里,胸口涌出的强烈嫉妒几乎令我疯狂。

直到有一天,百合告诉我一件让我十分沮丧的事情……

我的生活起居都由百合一手包办,她比以前更加细心地照顾我,并常常鼓励、安慰我的不安。

让我百思不解的是,她为何要将自己的青春、忠诚,像个奴隶般全部奉献给不法分子——山口明呢?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我开口问了百合。

她叹了一口气,告诉我其中的缘由。

“不管我再怎么牺牲奉献,尽心尽力地服待山口先生,都报答不了他的恩情,因为我这条命是他救的。”

“他曾经救过你?”

百合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

“我曾经被男人欺骗过,那个男人不仅欺骗我的感情,还榨干我所有的财产,让我人财皆空。”

“那个男人发现我再也拿不出一毛钱的时候,马上弃我而去,我在走头无路之下,只想一死了之。事实上,当时的我除了死以外,也真的是无路可走。就在我绝望的时候,山口先生出现了。他和我素昧平生,却如此好心地鼓励、安慰我,使我重新燃起活下去的希望。”

“不仅如此,山口先生还替我把所有事情都解决掉。这个车库虽然是山口先生经营的,但是他却将大大小小的事交给我全权处理。”

百合平时担任堀井敬三的司机,同时还是这个车库的经理。

我很高兴得知像堀井敬三这种男人,竟然也会有温柔体贴的一面。

不料,百合接下来的话却把我的美梦粉碎得荡然无存。

“欺骗你的人到底是谁?”

百合看了我一眼,嗫嚅地说:

“这个人和太太也有关系。”

“和我有关系……”

“是的,我曾经在报上看过……太太原本是要和高头俊作这个人结婚的吧!欺骗我的人就是那个被杀害的高头俊作的堂弟——高头五郎!”

音祢女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高头五郎”先以原来的身分欺骗百合的感情,直到她山穷水尽、榨不出油水后,再以“山口明”这个身分来拯救她。

可是,难道百合一点都没发觉让她感激得五体投地的“山口明”,竟然就是玩弄他的男人吗?

(啊!我懂了!这也就是堀井敬三为什么不以原来的面目出现在百合和其他车库职员面前的原因。

唉!我愈来愈弄不清楚堀井敬三的真实面目究竟为何了。)

“听你这么说,山口先生很照顾你喽!”

“是的,他是个非常体贴的人。”

看到百合对堀井敬三的全心信任,我的胸口渐渐涌出一阵酸意。

“难不成山口先生一直爱着你?他是否曾经要求你做什么,或是强行亲吻你?”

百合听了我的揣测,惊讶得大叫一声?

“哎哟!太太,你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堕落的天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