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第08章 照片的秘密

作者:横沟正史

血腥的延续

“海伦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海伦、海伦,你在哪里?”

古坂史郎一边环顾四周,一边叫喊,但是都没听见根岸蝶子的回应声。

“奇怪!她到底跑到哪儿去了?”

他找遍屋里每一个房间后,仍然看不到根岸蝶子的踪影。

古坂史郎神色不安地说:

“姊姊,你在这里稍等一会儿,我再去找找看。”

语毕,他留我一人在客厅,走向浴室一探究竟。

“海伦,我要进去浴室喽,真是的,也不把门关上,这女人一点警觉心都没有。”

我听着古坂史郎抱怨的话语,顺手打开玻璃窗,突然涌起一股想从三楼跳下去的冲动。

我正俯视着漆黑的街道时,古坂史郎慌忙回到客厅。

“姊姊,这么冷的天气为什么把窗户打开?”

“哦!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有点闷。”

“那就不要关上喽!姊姊,你可不要有从窗户跳下去的念头哟!”

古坂史郎不怀好意地笑着,并从酒柜拿出两、三瓶洋酒,开始用调酒罐调酒。

我不露痕迹地环视四周,房内的摆设和我上次来时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角落多了一只中型的手提箱。我看见箱子侧面印有大写的“s·f”英文字母时,就知道这只手提箱是古坂史郎的。

古坂史郎将鸡尾酒倒入两个酒杯中。

“姊姊,你品尝看看,这是我在‘bon·bon’学的,是我最拿手的鸡尾酒。”

“不,我不要喝。”

“没关系,喝一点嘛!它只含一点点酒精。”

“我真的不要喝。”

“多少喝一点嘛……”

我推开古坂史郎的手,向他哀求道:

“我真的不要喝,求求你。”

冷不防地,古坂史郎手上的酒杯迎面飞来!酒泼洒在我的脸上。

“你这不知好歹的畜生!”

他的脸色铁青,方才百般讨好的嘴脸霎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残暴的表情。

“没关系,不喝就不喝嘛!”

古坂史郎的口气突然又变了,他从梳妆台的抽屉里取出闪闪发亮西式刮胡刀。

“我原本不想动怒,只想好好跟你说话……你要听话,乖一点,锐利的剃刀是不长眼睛的。”

“只要女人喝了这杯酒之后,都会主动投怀送抱,被男人紧紧地抱住不放,到时后,我就可以尽情地爱抚你那诱人的胴体。我为了达到目的,才用这种方法。”

“好啦!姊姊,你过来我这边,对不起,我不应该用剃刀威胁你,快过来跟我一起睡。”

古坂史郎故意用左手在我面前试探剃刀刀锋的锐利程度,嘴角浮现一抹阴冷的笑意,瞳孔闪烁着凶残的目光。

想不到他年纪轻轻,又拥有像女人一般清秀面孔,却做出如此恶毒的行径。他这般残酷的手段,除了大恶魔之外,实在无人能出其右。

“小郎,请你饶了我吧!”

“现在求饶不嫌太晚了吗?哈哈……你也许会问:‘要是海伦回来了该怎么办?’那我可以告诉你,海伦不会在意这种事的,她和玛丽都被志贺雷藏左拥右抱,共度欢乐春宵的。”

“她若知道有了新搭档,一定高兴得很!快来呀!姊姊,我的好姊姊,赶快过来哟!难道你还是处女吗?”

古坂史郎手里拿着剃刀,一步步地靠近我,脸上还露出婬秽的笑容。

我已经退到窗户边,坐在窗边的椅子上,一只脚挂在窗棂上。

这时,古坂史郎发现我穿着紧身衣。

“哟!姊姊,你怎么穿这么性感的衣服?紧身衣耶!”

他走到我身旁,冷不防地抓住我的脚。

“啊!小郎,不要……”

古坂史郎毫不客气地掀起我的裙子。

“哇哈哈……真是太可笑了!姊姊,你怎么这样穿衣服呢?哈哈!你是不是想万一情况不对,可以马上变装成一名黑衣女贼?”

“姊姊,我看你也不是省油的灯嘛!作风果然不同凡响。”

他那一双惨白的手掌像极了令人作呕的毛毛虫,在我的双腿上到处爬行,而且还不停地往上推移。

我望向窗外,心想若是从窗户跳下去,就算不死恐怕也只剩半条命。

受伤也就罢了,最怕的是被带回警察局。

我绝望地梭巡屋内的事物时,突然看到一幕骇人的景象。

“咿……呀……”

“姊姊,你为什么要叫呢?”

古坂史郎一脸好笑地问道,他察觉到我的眼光正盯着屋内的某处,不由得回过头一看。

只见衣柜门下方的缝隙汩汩地流出鲜血……

刹那间,古坂史郎整个人呆若木鸡,愣在当场。

他大步来到衣柜前,握住衣柜的门把,然后猛然打开衣柜门。

接着只听到“咕咚”一声,衣柜里滚出一具胸前插着短刀的尸体。

这具死尸正是海伦根岸,也就是根岸蝶子。

求救电话

死尸从衣柜滚出来受到冲撞,身上的伤口更加扩大、加深,鲜血不断涌出,四处扩散渲染,形成一幅可怕的景象。

“畜生!”

古坂史郎弯下腰,仔细地看了看尸体,然后转过头来,看我的双眼燃烧着熊熊的怒火。”

“是被勒毙的。你看,凶手用双手……掐住海伦的脖子……但是凶手为了不留下活口,又补上致命一刀,畜生、畜生!真不是人!”

古坂史郎时而抱头抓狂,气喘吁吁地喊叫;时而无奈地伸伸舌头,在屋内来回不停地走着。

我觉得他这般异常的行为很变态,比海伦的死相还要吓人。

突然间,古坂史郎停在死尸的跟前。

“对了,就是那家伙,一定是他!刚才在门口撞见的家伙,就是他把海伦杀死的!”

我点点头,不料竟与古坂史郎四目交接。

若他的猜测无误,那么施暴的凶手一定是刚才那个人,我们俩没看清楚对方的面貌,只能约略描述他的外形、轮廓而已。

古坂史郎似乎在盘算什么,用力啃咬自己的指甲,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我,嘴角突然不经意露出冷笑,一个箭步跃过尸体,跳到我的眼前。

“小郎,你想做什么?”

“不要怕、不要怕,姊姊,我再坏也不会在一具尸体面前做出侵犯你的举动。我想拜托你帮我看家,你最好不要有逃走的念头。”

古坂史郎的外形看起来十分纤弱,他不知哪来的一股强而有劲的力量,紧紧地将我抱住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脱下我的外套,接着剥下我的衣服。

“小郎,我求你放过我吧!”

“别怕,我没有要对你怎样,只是要把你的衣服脱到只剩下一件紧身衣而已。”

我和他在拉扯、争吵的同时,紧身衣也被撕破了,身上只剩下这件破烂的紧身衣蔽体。

“哇哈哈哈,我倒要看看以你这身穿着、打扮能逃到哪儿去。姊姊,你帮我看一下家,好好地替我守着这具尸体。”

他把手上的衣服卷成一团,丢进衣柜里,接着又从隔壁卧室拿出根岸蝶子生前所穿的衣服,把它们丢入衣柜,然后关上柜子门并上锁。

“姊姊,这样一来,你根本无法走出这间屋子一步。我出去一下,你乖乖在这里替我看家。”

“你要去……去哪里?”

“这还用问,当然是找我的伙伴来呀!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搞得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脑子里一片空白。现在我要去把我的死党找来,大家商量善后对策。”

“姊姊,你可要安份地替我看家,不要搞一些小动作,事情闹大了对你对我都不好。”

说完之后,古坂史郎神色匆忙地离开,并且将大门上了大锁。

在这间没有暖气的屋子里,我全身只穿着一件破烂的紧身衣,冷的不只是身体而已,连心头都是一片凄寒。

我先到隔壁房间拿来一条毛毯裹住身体,然后一头栽进安乐椅上。

死状凄惨的海伦就在眼前,我愈不想看,目光却愈不听使唤地望过去。

根岸蝶子死不瞑目,像玻璃珠一般毫无光彩的眼睛由下往上瞪视着我;微张的嘴chún内,隐约可窥见发黑的舌头;然而最可怕的是,她美丽的颈部留着拇指的掐痕。

即使日后想起这桩杀人事件,以及凶手混灭人性的残酷手段,我还是会感到全身发冷。

突然间,隔壁房间响起了尖锐的铃声。这突兀的声响,吓得我不自觉放声尖叫起来。当我发觉那是电话铃声时,内心顿时狂喜不已。电话装设在这间房间和厨房之间的窄缝中,当我冲过去正要拿起话筒时,立刻惊觉地将手收回。

我任由电话铃声响个不停,刺耳的电话铃声在有死尸的寂静楼层中响彻云宵,无情地恫吓着我。

好不容易对方终于放弃,铃声总算停歇。

我压抑住浮躁的情绪,过了一会儿,才拿起电话筒。

“喂,请接外线。”

“怎么回事?根岸小姐,原来你在呀!刚刚有电话进来。”

“对不起,刚才我不方便接……”

一转接到外线,我立刻以颤抖的手指拨着电话号码。

堀井敬三的三个藏身处所,其中有一处是位于早稻田的鹤卷町。我的脑海里清晰地烙记着那里的电话号码,以及他在那里使用的化名。

不一会儿,电话的另一端传来女子的声音。

“喂,是鹤卷食堂吗?请问平林启吉先生在吗?”

我的心跳早已像警铃作响般激烈地鼓动着,整颗心脏都快从喉咙蹦跳出来,因为我的命运完全寄托在这通电话上。

“请问您贵姓……”

“我叫音祢……请告诉他我是音祢。”

“啊!”

接电话的女子大叫一声之后,声音急促地说:

“请稍等,我立刻为您转接。”

(他竟然在那!堀井敬三……)

当我的眼泪即将夺眶而出之际,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名男子几尽疯狂的呼喊声。

“音祢!音祢!”

刹那间,我对他的牵挂、爱恋之情,一古脑儿全部涌上心头,顿时激动得无法言语。

“音祢、音祢!你现在在哪里?你知不知道我多么担心你的安危!我……我……”

堀井敬三控制不住亢奋的情绪,反倒是我先平静下来。

“亲爱的,请你冷静一下,这样才能仔细听我讲话。我现在人在江户川的公寓内,被困在根岸蝶子的家里。大门已经被人上锁,还有我身上只穿着一件紧身衣,根本无法出去,屋内还有根岸蝶子的……”

“还有根岸蝶子的什么?”

“根岸蝶子的尸体……”

“根岸蝶子的尸体!你不要怕、不要怕,详细的情形待会儿你再告诉我。”

“古坂史郎把我关在这里,他出去召集同党。在他回来之前,你赶快来救我!”

“好!我知道了……你只穿着一件紧身衣吗?”

“是的。”

“大门也被锁着吗?”

“嗯,我觉得这很棘手……”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小事一桩,不要担心。音祢,我现在马上赶过去,你振作一点,我献上爱的飞吻。”

听见这深情的吻声后,电话喀嗦一声挂断了,我不禁泫然而泣。

意外的内幕

我和堀井敬三联络上,听见他的声音之后,体内绝望的细胞顿时活了过来,全身再度充满旺盛的生命力。

(难道要这样一直发呆地等待他前来营救我吗?不、不行,我若是不做点事的话,就会开始胡思乱想,陷入极度的恐惧与不安中。

再说,万一古坂史郎和他的狐群狗党比堀井敬三早到的话

我必须做一些事情来赶走我的不安和忧虑。)

就在这时,我不经意地瞥见房间角落里放着一只古坂史郎的中型手提箱。

(好吧!我就来瞧瞧里面装些什么东西。这样一来,或许可以查出古坂史郎的底细。)

我在打开手提箱的同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手提箱上面的锁坏了,我轻而易举便打开破旧的箱盖。

手提箱内没什么值钱东西,他的换洗衣物可能都收放在根岸蝶子的衣橱里。另外有个破烂的纸箱塞满包装毒品的空盒子,其他东西是旧围巾、用过的手提纸袋,还有一个相当高级的照相机。

为了慎重起见,我再次仔细地检查手提箱的内部,发现盖子上层的夹袋内有一个牛皮信封袋。信封袋被撕得破烂不堪,里面好像放着照片。

此时罪恶感自我的心头涌现,但转瞬间又消失无踪。

当我从信封里面抽出照片时,顿时遭受青天霹雳般的打击。

(这……这不是三首塔的照片吗?)

这张照片和堀井敬三以前拿给我看的不一样,但是,照片中的塔楼确实是“三首塔”没错。

古坂史郎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照片的秘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