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岛》

第12章 奇妙之旅

作者:横沟正史

出海

昭和四十二年七月六日,也就是刑部神社宵宫当天的午后,金田一耕助在刑部大膳的带领下,由越智龙平的堂弟——吉太郎负责划船,绕刑部岛一周。

最近越智龙平的声势如日中天,就连附近的乡镇也对越智龙平的传奇事迹津津乐道。

诸如此类的情况看在吉太郎眼里,当然很不是滋味,但是他并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将烦躁、不安的情绪表现在脸上,教人完全摸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金田一耕助一面看着吉太郎划船的身影,一面试图揣测他的心意。

不过,更教金田一耕助困惑的是,刑部大膳约他出来究竟有什么目的?

刚才金田一耕助正和矶川警官一起享用丰盛的午餐时,刑部大膳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金田一先生、矶川警官,你们住得还习惯吗!”

“当然,这里实在太棒了。老实说,楼下那间十叠大的房间对我们来说实在太大了,住起来反而有空旷的感觉。警官,你说是不是啊?”

“金田一先生说的没错。大膳先生,你不用担心我们会住不习惯,这间房间住起来真的很舒适。”

金田一耕助和矶川警官绝不是说客套话,他们是真心觉得这个房间很不错,只要一打开北面的雨窗就能将儿岛半岛、鹫羽山尽收眼底,景观之好,绝不是楼下那间十叠大的房间所能比的。

“听到你们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过,由于神乐大夫们人数众多,如果有疏忽两位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哪里、哪里。对了,神乐太夫一行人现在怎么样?”

“他们正在休息。对了,金田一先生……”

“什么事?”

“你不是说过想逛逛这座小岛吗?我现在陪你去如何?”

金田一耕助闻言,不禁吃惊地望着刑部大膳。

“大膳先生,这时候不是你店里最忙碌的时刻吗?怎么好意思……”

“别担心,有关祭典的事情,交给村长去处理就行了,我这把老骨头硬要插手的话,只会带给大家不便。反正这只是一座小岛,绕一圈也花不了多少时间,我们只要赶在傍晚前回来就可以了。”

刑部大膳如此热心,反倒让金田一耕助担心起来。

(大膳先生为什么选在岛上最忙的时候,硬要带我去逛刑部岛呢?难道他有什么阴谋?)

可是当时的情况实在不容许他拒绝刑部大膳的邀请,因此金田一耕助只好勉强笑着说:

“啊!那就麻烦您了,对了,我们一定可以赶在傍晚以前回来吗?”

金田一耕助特别加重语气问道。

“放心吧!差不多五、六点左右就可以回来了。矶川警官,你也一块儿去好吗?”

“不,谢谢您的好意,我对抬神轿的表演比较感兴趣。”

尽管矶川警官口头上这么说,但他留下来的目的,是想跟神乐大夫们多聊聊,看是否能汇集到有用的资料。

“好,那我就不勉强了。金田一先生,我们这就出发吧!”

金田一耕助无可奈何,只得跟着刑部大膳离去。

矶川警官看着金田一耕助沮丧的模样,脸上不禁露出同情的表情。

两人下了楼梯后,刑部大膳带头走向柜台北侧的庭园,沿着脚踏石走到面向大海的厨房后门,这时阿岛已经站在那里等候多时。

“咦!为什么从这里走?”

金田一耕助茫然地停下脚步。

“哈哈!我觉得这种走法要比搭乘机械动力船来得潇洒多了。来,往这儿走。”

刑部大膳说完,又继续往前走,金田一耕助只好跟在他身边前进。

他一脸无奈地边走边回头张望,却发现楼下那间十叠大房间的窗户正好敞开着,里面的七位神乐大夫一看到金田一耕助他们,全都停下手中的动作,目送他们离去。

金田一耕助见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还好有那么多人看见我跟大膳先生一起朝海边走去,他应该不敢趁机害我。)

可是接下来金田一耕助看见刑部大膳打开厨房后门的一瞬间,不禁再度感到十分疑惑。

没想到在厨房后门待命的,竟是这座岛上仅剩的一艘机动船,而手里握着桨的人正是吉太郎!

“大膳先生,我们就坐这艘船绕刑部岛一周吗?”

金田一耕助不敢置信地问。

“是啊!这样比较潇洒、惬意嘛!”

“可是,这座小岛的外围不是有十四公里吗?”

“放心,吉太郎的臂力很好,只要你愿意,他甚至可以划得像箭一样快呢!吉太郎,是不是啊?”

面对刑部大膳的询问,吉太郎并没有答腔,只是沉默地挥动手上的桨。

吉太郎今天的穿着就像金田一耕助第一次看到他的样子——一件上下连身的黑色软皮工作服和一双及膝的长靴,十分适合划船。

(可是,我这身装扮真的适合乘坐小船吗?)

金田一耕助心虚地看看刑部大膳,又看看自己身上的穿着。

“金田一先生,快上船吧!”

刑部大膳不由分说地拉着金田一耕助,金田一耕助没有办法推辞,只好坐进小船里。

“来,把这个穿在身上,这样就算被水花溅到也没关系。”

刑部大膳一边说,一边从机动船的船腹里拿出两套蓑衣和蓑帽。

“咦?是蓑衣和蓑帽,这些东西现在已经不多见了,对了,刑部神社社务所的玄关机,好象也挂着跟这个一模一样的蓑衣和蓑帽呢!”

“嗯,这虽然是前人的生活智慧,可是在现代仍然很受用。金田一先生,你会介意穿这些蓑衣和蓑帽吗?”

“不,我当然不介意。”

于是,金田一耕助便照着刑部大膳的指示穿上蓑衣。

“蓑帽一会儿才有用,先放在一边。”

金田一耕助点点头,正准备从刑部大膳手中取过蓑帽的时候,突然有人从二楼对他喊道:

“金田一先生,你这身打扮倒是挺滞洒的。”

金田一耕助闻声抬头一看,只见矶川警官从二楼的栏杆后探身出来。

“哈哈!谢谢夸奖。”

一旁的刑部大膳看见矶川警官,立刻笑着说:

“矶川警官,你这位重要的朋友就暂时交给我保管喽!”

“那就麻烦你了,金田一先生,祝你玩得愉快。”

矶川警官说完,便从二楼向金田一耕助一行人挥挥手。

这段谈话虽然简短,却大大地让金田一耕助放下心中的大石。

之前他一直担心刑部大膳和吉太郎对自己没有好感,恐怕会假借带他游岛的名义,存心害他。

如今,不但七位神乐太夫看见他和刑部大膳一道走出来,就连矶川警官也亲眼目睹他们上船的情形,相信刑部大膳再怎么大胆,也不至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对他施以毒手。

想到这里,金田一耕助不禁暗自觉得好笑。

(唉!自己承办过那么多案子,接触到的危险情况也不在少数,怎么今天竟会陷入这种被害狂想症的框框里呢?)

“金田一先生,我们这就出发了。”

“啊!好的。”

金田一耕助大梦初醒般应了一声。

接着,阿岛将船往前推,吉太郎便开始摇橹,机动船就这样慢慢离开“锚屋”厨房的后门。

机动船行驶了一会儿,金田一耕助才发现船上有一座低矮的蓬子,蓬子下面则是一个两叠大的空间,里面还有一张摆满酒菜的小桌子。

由于蓬子的入口处朝向船头,所以坐在外面的人看不到蓬子里的人正在做什么事。

“原来如此,这艘船的设计是为了让来自北国的客人在里面抱着青楼女子喝酒享乐,同时洗净积蓄在体内的污秽吧!”

“哈哈!正是如此,不知金田一先生对金屋藏娇的事感兴趣吗!”

“哎呀!我、我才不是那种人!”

金田一耕助一听到这种露骨的问题,急得连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一双手还不停地搔着头。

刑部大膳见状,便不再说什么,只是在蓬子的入口处铺了一张毯子,要金田一耕助坐下,一起享用阿岛事先为他们准备的酒菜。

就在刑部大膳和金田一耕助品尝小菜、把酒言欢的时候,吉太郎已经不知不觉将机动船从小矶划向大矶了。

此时天空的云层很低,眼看就要飘下雨丝;有时浪花还会飞溅到小船里,金田一耕助不禁佩服刑部大膳事先准备蓑衣、蓑帽的细心。

刑部岛巡礼

机动船行驶过大矶,一座由花岗岩形成的断崖逐渐逼近眼前。

只见断崖愈来愈高,几乎比海平面高出一百公尺,让人觉得刑部岛宛如海中冒出来的一座大山。

由吉太郎负责掌舵的机动船迅速绕过悬崖,经过岛的西侧向南走。

这时,机动船的左侧悬崖上面突然传来一大群乌鸦的啼叫声,金田一耕助吓了一跳。

“啊!我差点忘了刑部岛上空经常有一大群乌鸦盘旋呢!”

“是的,由于乌鸦是刑部神社的使者,所以刑部岛上严禁捕捉、杀害乌鸦。”

“嗯,这件事我也听说过,一般人都认为乌鸦的啼叫声很不吉祥,为什么刑部神社偏偏以乌鸦当作使者呢?”

“那是因为以前人们曾在山上布下诱饵诱捕乌鸦,而后岛上便发生许多不祥的事情,所以咱们的老祖宗才会定下这么一个规定,严禁任何人捕捉或杀害乌鸦。”

刑部大膳端起酒杯,若无其事他说着。

金田一耕助从机动船里抬头往向上看,发现群聚在悬崖上的乌鸦就像正在狙击位于下方的目标似的,全都围在同一个地方,呱噪地叫个不停。

“对了,吉太郎!”

刑部大膳突然出声叫道。

“什么事?”

吉太郎无精打采地回应着。

“隐亡谷里面有什么东西?”

吉太郎没有回答,金田一耕助忍不住好奇地询问道:

“这里有一个叫做‘隐亡谷’的地方吗?”

金田一耕助之所以感到好奇,是因为“隐亡谷’这个名字听起来实在很不吉利,难道是那里曾经发生过不幸的事情,所以岛民们才会如此命名?

“嗯,你现在抬头往上看到的那个锯齿状悬崖就叫做锯子山,而锯子山下面的山谷就是隐亡谷。”

“那里为什么会叫做‘隐亡谷’?”

“一般说来,岛上的居民死后都将尸体埋葬在地藏平旁边的那处墓地;至于外地来的人若在岛上过世的话,我们会先将他们的尸体火化,免得等到死者家属前来领取尸体的时候,尸体已经腐臭难闻、无法辨认了。

不过,由于我们没有专用的火葬场,只好将尸体放在隐亡谷的岩石裂缝中,然后在尸体上面放一些木材、浇些油,最后把尸体火化,这是岛上自古就有的习俗。”

刑部大膳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会儿,又补充道:

“火化尸体这个任务就由吉太郎担任。”

一听到这句话,金田一耕助不禁感到头皮发麻。

“最近有尸体在那边火化吗?”

“不,近年来并没有发生大多这种事情。对了,矶川警官不是在调查一位叫青木春雄的人吗?如果那男人死在这岛上的话,就一定会交给吉太郎火花,但由于他在住宿登记簿上的登记的是假名,因此就算火化了,我们可能也无法找到家属来领取骨灰。”

刑部大膳一面说,一面目光锐利地直视着金田一耕助,他仿佛怀疑金田一耕助早就知道青木春雄的真实身分似的。

金田一耕助不愿正面迎战,于是故意将视线投向远方,这时嘎嘎作响的乌鸦群已经渐渐飞向锯子山的后方。

“吉太郎。”

刑部大膳见金田一耕助无意再谈论这个问题,便识趣地转换话题,对吉太郎问道:

“后来你没有再去隐亡谷查看?说不定野狗又叼出什么东西来了。”

“有空的话,我会再去隐亡谷看看的。”

看来吉太郎的确是个不多话的人。

“这座岛上有野狗吗?”

金田一耕助插嘴问道。

“嗯,以前岛上有一户人家养了一只狗,后来这户人家搬离岛上,便任由狗儿在岛上自生自灭。这只被主人遗弃的狗看到谁都不怀好意,因此渐渐变成一只凶猛的野狗,村里的人都非常怕它,吉太郎曾经试图捕杀那只狗,不过它非常聪明,上次的捕杀行动并没有成功。”

“既然那只狗如此凶恶,吉太郎如何捕杀它呢?难道吉太郎有枪?”

“是的,他有枪,在打猎期间,吉太郎到哪儿都带着枪。”

(由大膳先生所说的话来看,吉太郎在刑部岛上好象是个非常“实用”的男人。)

金田一耕助暗自点点头。

“不过最近有好长一阵子没看见那只野狗,不知道它是不是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奇妙之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灵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