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岛》

第14章 神主遇刺事件

作者:横沟正史

一阵騒动

金田一耕助坐上前来迎接他的车子,当车子从地藏平转向地藏坂的转角时,竟然遇见刑部大膳。

刑部大膳一只手拿着长长的木杖,一只手提着灯笼,步履看起来有些瞒珊。

金田一耕助见状,立刻叫车子停下来。

“大膳先生,快上车吧!这段坡路实在不太好走。”

“啊!原来是金田一先生……你正要出去吗?龙平呢?”

刑部大膳一说完便看见车子后面跟着好几名男子,不禁吃惊地看着金田一耕助。

这些跟在车后的人全是在松藏的带头之下,特地回刑部岛参加祭典的越智家族。

以前刑部大膳掌理岛上的大权时,越智家族的人都曾受过刑部大膳的欺凌,如今他们看见刑部大膳居然一个人踉踉跄跄地爬上地藏坂,每个人的眼中都露出激怒和憎恨的眼神,难怪刑部大膳会心生恐惧。

“金田一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有些复杂,您先上车再说吧!”

金田一耕助说着便打开车门,请刑部大膳上车,刑部大膳则吹熄手上的灯笼,慌慌张张地坐进车子里。

司机——松本克子等刑部大膳坐定,随即猛踩油门,朝刑部神社前进。

“金田一先生,究竟发生什么事情?是不是失火了?刚才我爬上地藏坂的时候,看见神社那一带天空有火焰窜升……”

“目前的情况我也不清楚,只听见一大群人高声叫喊,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对了,松本小姐,刚才是你送越智先生到神社的吧!神社那边失火了吗?”

“是的,不过那只是一场小火灾,我送社长到神社的时候,火势就已经扑灭了。”

“然后呢?”

“我送社长到神社的石阶之后,本来打算立刻回去,因为社长说一会儿会打电话给我,要我到时候再来接他,可是那个地方很不方便回转,我费了一番功夫才将车子调转头。

等我把车头调转好,已经过了五分钟,这时候矶川警官突然从石阶上冲下来,对着我高喊:‘出人命了!快点把金田一先生接来这里!’当时我感到非常吃惊,还来不及有所反感,就有另一批人跟在他身后奔下石阶,嘴里还拼命喊着:‘陷阱、陷阱!这是‘锚屋’老板和村长设下的陷饼,目的是为了诬陷咱们本家!’

金田一先生,要是是真的发生这种事,请您无论如何一定要帮助我们社长,您一定要帮助我们社长啊!”

从事秘书工作的人必须随时保持冷静,而且必须具备精确的判断能力,松本克子平常绝对是个十分优秀的秘书,可是一旦遇上杀人事件,她平时培养出来的专业态度全都不见了,只剩下满脸的慌张与担心。

“什么?他们说我和辰马陷害龙平?这怎么可能!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说有人被杀,究竟是谁被杀?到底是谁杀了谁?”

“是神主……”

“什么?守卫把谁杀了?”

“不,被杀的是神主。”

“你说神主被杀了?那么杀他的人是……”

金田一耕助听了,心跳随即跟着加速。

“听说是社长。”

“是谁这么说的。”

“是村长。”

由松本克子断断续续的陈述中,金田一耕助拼凑出整件事情的大概——

正当越智龙平和矶川警官凝视被黄金神箭刺死的刑部守卫时,村长刑部辰马正好闯进命案现场,刚开始他并不知道这是一桩杀人事件,只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走到他们身边,循着两人的目光看去。

尽管他很快便判断出内阵里面的人是刑部守卫,可是,他不明白越智龙平和矶川警官为什么会如此沉默不语地看着刑部守卫。

等到刑部辰马的眼睛慢慢适应室内微暗的光线时,终于明了待在内阵里的刑部守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紧接着,他瞪大眼睛看着越智龙平,尖声喊道。

“龙平,人是你杀的吧!哼!你竟然这么狠心地刺杀太夫……”

刑部辰马的声音中充满憎恨与嘲讽。

越智龙平一听到刑部辰马说出这番无中生有的话,不禁怒视着他说:

“不!人不是我杀的,我一到这儿就看见他已经被人杀死了。”

说完,他又回头问矶川警官:

“警官,您可以帮我找金田一耕助过来一趟吗!”

“咦?金田一先生没有跟你一起儿来这儿吗?”

“没有,他在我家,刚才他说觉得有些疲劳,所以我便一个人过来神杜这边。”

“原来如此,那么我立刻请他赶过来。对了,在法医还没验尸之前,任何人都不准靠近命案现场,你们也不要把消息传出去,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可是村长刑部辰马根本不听矶川警官的话,他仍自顾自地离开拜殿,朝外面的人群高声叫道:

“喂!大家听我说,巴御寮人、真帆,你们也听我说。”

前来刑部神社参加祭典的民众一听到刑部辰马嘶力竭的叫喊声,立刻峰拥到殿前,等待他即将发布的消息。

刑部辰马见大家都安静下来之后,一脸得意地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大家不要惊慌,注意听我说,巴御寮人的丈夫刚刚被人杀死了,而且就死在拜殿的内阵里。”

刑部辰马说到这儿,故意停顿一会儿,看看现场所有人的反应。

结果现场正如他所料,顿时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火葯味。

“是谁杀死神主的?”

“对啊!是谁杀死神主的?”

松藏放声嘶吼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颤抖。

刑部辰马叹了一口气,回答松藏说:

“你们认为是谁杀死神主的?让我告诉你们吧!杀人凶手就是你们最信服的越智本家——龙平!”

“啊!他怎么可以乱说话呢?警官,请你快点制止他,否则事情会越演越糟。”

龙平抓着矶川警官的手臂,焦急地喊着。

这时,人群中又响起松藏的声音:

“你别胡!龙平先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如果神主真的被人杀死的话,那一定是你下的毒手!”

“是啊、是啊!凶手说不定就是‘锚屋’的老板。”

大家齐声攻讦刑部辰马,纷纷替越智龙平打抱不平。

矶川警官了解当时现场的气氛十分危急,若不小心说错话,可能会引起不可收拾的后果。

于是他摇摇头,对越智龙平说:

“走吧!我们先到外面去。”

两人并肩走到外面时,包围村长刑部辰马的岛民已经开始高声叫骂,眼看着就要围殴村长了,矶川警官赶紧出声制止大家。

“慢着,各位请听我说一句话。”

大伙闻言,立刻安静下来。

这时,松藏从人群中走出来说:

“警官,刚才村长说了一些令人惊讶的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说‘令人惊讶的话’是指……”

“就是神主被杀的事情。”

“哦,关于这件事,村长说的是真的。”

松藏再度出声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杀害神主的凶手就是本家——龙平先生喽?”

“不,这个部分警方目前还没有调查清楚。对了,村长,在事情没有查明之前,请你不要妄下断言。别忘了,你可是一村之长,千万不要引起岛民无谓的恐慌。”

一时之间,矶川警官的话堵住刑部长辰马的嘴,也安抚了群众的怒气。

接下来,他命令山崎巡警站在拜殿入口处的阶梯把关,不准任何人进入命案现场。

站在阶梯下的阿诚和阿勇见状,先是彼此互看一眼,然后两人硬生生地吞了一口口水。

站在另一侧的巴御寮人则气喘吁吁地催促着三津木五郎说:

“五郎,你去问问看,神主……他真的被人杀死了吗?”

她一面说,一面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看越智龙平;而龙平也刻意回避与她面对面的尴尬。

“好的。”

于是三津木五郎赶紧跑到矶川警官面前问道:

“警官,巴御寮人想知道神主目前的情况究竟怎么样。”

“唉!很抱歉,神主已经当场死亡了。”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巴御寮人不由得以手覆额,差一点昏倒在地;还好真帆和荒木定吉从旁挽扶着,她才不至于整个人跪在地上。

真帆的脸色跟她的母亲一样惨白,不过她并没有失去理智,只是流露出非常害怕的神色。

“那么……”

三津木五郎舔子舔干涩的嘴chún说:

“凶手究竟是谁?”

“这个部分目前还没有调查清楚。”

“您的意思是说,现场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凶手?”

“我只是说目前的情况还不清楚,并没有多说别的,请你不要故意曲解我说的话!”

矶川警官平时很少对人大声说话,因此他一吼完,立刻感到有些后悔。

为了平缓一下现场的气氛,他故意看着巴御寮人说:

“夫人,这实在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我知道此刻你一定非常想见神主一面,不过为了避免破坏现场,还是请你暂时忍耐一下,等到法医验完尸后,我们一定会尽快让你见神主的。”

“警官,连进去看一眼都不行吗?还有,神主究竟是怎么死的?他是被利刃杀死的?绳索勒死?还是被凶手用钝器打死……”

三津木五郎一口气问了好多问题,而且每个人问题都是在现场有人最想知道的答案。

“这个嘛……三津木。”

正当矶川警官准备要回答三津木五郎的问题时,站在一旁的刑部辰马突然高声大叫。

“喂!年轻人,这件事就让我来回答你吧!事实上,神主是被人目越智先生奉献给刑部神社的神箭刺死的,那把神箭从背后……”

刑部辰马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后背。

“这样刺进去。”

接着,他还用另一只手在胸前十七、八公分处比划一下说:

“最可怕的是,箭头的部分还露出这么长;如果不是手臂强劲有力的人,绝不可能用神箭刺得这么深。”

刑部辰马说到这里时,只见巴御寮人发出一声呻吟后便昏厥过去。

认尸

刑部守卫被杀事件所引发的騒动发生之后不久,金田一耕助赶到现场。

“这实在是一种非常怪异的杀人方式。”

这不光是金田一耕助个人的感觉,其他人也同样这么觉得。

很明显的,刑部守卫是被杀手用神箭从背后刺死的,可是凶手的行动凶动机究竟是什么呢?

难道他光是杀死刑部守卫还不足以泄恨,非要刺穿他的身体才行吗?果真如此,凶手肯定非常仇恨刑部守卫。

金田一耕助观察刑部守卫的尸体,发现神箭是从他的背上稍高处刺进去,然后从胸部和腹部中间穿出。

箭头是朝下的,而且箭头上沾满血迹,但是刑部守卫背上的白衣服只有一点点血迹,命案现场附近也有没有喷溅的血迹,因此死者的血溅到凶手身上的可能性恐怕相当低。

其次,露在刑部守卫背上的箭尾,正好挂在区隔拜殿和内阵的格子窗上,所以他的身体才没有倒在地上。

不过,围起来的格子窗中间有一扇必须弯腰才进得去格子门,平常这扇格子门都有上锁,如今却半开着。

金田一耕助撩起衣摆,钻过格子门走进内阵,刑部守卫那张可怕的脸立刻映入眼帘。

只见他那张脸孔布满惊骇、错愕的复杂表情,双眼和嘴都张得大大的,发黑的舌头还伸到嘴外,看起来真教人同情。

(刑部守卫应该知道凶手是谁,才会露出这种不敢置信的表情!)

金田一耕助想到这里,不禁叹了一口气。

不知为什么,这桩命案让他联想到发生在“狱门岛”的徘句杀人事件,以及“恶魔的彩球歌”中,鬼首村的彩球歌杀人事件。

前者是从江户时代流传下来的徘句内容,后者则是遵循鬼首村流传下来的歌谣内容。

“难道这座岛上也有与“刺穿尸体”有关联的特殊传说吗?”

金田一耕助一提出这个疑问,矶川警官立刻说道:

“金田一先生,我刚才也想到这个问题,所以问过越智龙平,可是他说他生于岛上、长于岛上,从来没听过有这回事。”

接着,矶川警官又压低声音说:

“而且刚才村长也说过,凶手若不是手臂强劲有力的人,又怎么可能将神箭刺得那么深……看样子,凶手是有意把杀人罪嫌嫁祸给越智先生。”

“可是,这座岛上并不是只有越智先生的手臂强劲有力,村长自己也不长得很强壮吗?”

金田一耕助笑着继续说:

“对了,那扇格子门有没有上锁?”

“没有,因此这不能算是密室杀人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4章 神主遇刺事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灵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