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岛》

第26章 与恶魔斗智

作者:横沟正史

雌性蜘蛛

昭和四十二年七月九日凌晨一点半左右开始挖掘坟墓,差不多在凌晨两点多的时候结束。

挖掘这两个不大的坟墓会耗掉半个钟头,主要是因为天空不断下着大雨。也由于这场大雨下个不停,到处都传出灾情,刑部岛的锯子山山麓、隐亡谷的溪边都发生好几处坍方。

要在这样的豪雨中挖掘坟墓,实在相当困难,挖好的坑洞一下子就积满雨水,光是清除积水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再加上从坑洞里挖掘出来的土堆很快又在大雨的冲刷下掉入洞穴里,挖掘工人必须不断重复挖掘、清除积水,因此耗费了不少时间。

大约经过半个钟头,这两副棺木终于从墓穴中挖掘出来。由于当时在这两副棺上钉上钉子的是吉太郎,因此拔除钉子的工作还是请吉太郎来进行。

吉太郎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根一根地拔掉棺木上的钉子,警方特别下令将夜间照明的灯光全部集中在这两具棺木上。

吉太郎首先掀开刑部守卫的棺木,然而里面依然只躺着他的遗体,跟昨天下葬的情形没有两样。

“广濑主任,你看清楚了,这里面并没有异状,真帆也不在这里。”

面对村长一脸怒容的样子,广濑警官只是淡淡他说:

“吉太郎,对不起,麻烦你把守卫先生的遗体移到外面来,真帆说不定就在遗体的下面。”

“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事!”

村长这下子是真的发火了。

吉太郎则依言抱起刑部守卫的遗体,一语不发地将遗体移到棺木外面。

可是棺木里只有一大堆花束,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藤田,看仔细了,是你提议要挖开坟墓的。”

站在广濑警官身后的腾田刑警闻言,立刻吐着热气道:

“嗯……是我提议的,可是这场赌局现在还不算失败,因为还有一副棺木没打开。”

他依旧相当坚持自己的看法。

于是广濑警官顺着藤田刑警的说词接着说:

“既然这样,吉太郎,麻烦你再打开片帆的棺木。”

广濑警官一面下达命令,一面偷偷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希望能尽量拖延一点时间。

吉太郎斜眼看了广濑警官一眼,才把抱在手上的遗体放进棺木中。由于棺盖还没有盖上,浸泡在雨水中的遗体不断地被雨水淋着。

“吉太郎,快点盖上棺盖!就算是再怎么十恶不赦的人,死后也不该被人这样糟蹋。唉!他实在是太可怜了。”

这是刑部大膳头一次指责刑部守卫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人,大概是因为他对刑部守卫生前胡作非为,死后还留下一堆烂摊子感到大伤脑筋吧!

此刻,澄子和玉江的脸上除了露出害怕的神情之外,实在看不出一丝哀痛之情,即使她们看见刑部守卫的遗体被人像扔行李似地装进棺木中,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等到刑部守卫的棺盖盖上后,吉太郎便站在片帆的棺木旁把钉子一根一根地拔起,然后掀开棺盖。

当棺盖被掀起的那一刹那,在场三位女性全部把脸转开,因为棺木里的那具遗体早已被破坏得惨不忍睹了。

这次不等广濑警官下达命令,吉太郎逞自拨开鲜花,把手伸进棺木中将片帆的遗体抱出棺木。

棺木里面只有许多散落的花瓣,并没有任何可疑之处。

“怎么样?广濑主任,现在所有的疑虑都澄清了吧!那么这个责王应该由谁来负呢?”

村长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可是广濑警官的表情却出乎意料也平静。

“我是这个事件的负责人,当然由我来负责,对了,吉太郎,辛苦尔了,麻烦你把这副棺木葬回原来的墓穴里。”

“可是……”

藤田刑警还是不死心。

“我认为真帆的尸体就埋在棺木里,或者跟着棺木一起被埋葬在墓穴中。”

藤田刑警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他说完这句话后,两眼盯着已经挖开的两个墓穴看了许久,只苦于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警察大哥,你是不是在想应该把墓穴再挖深一点呢?哼!傻事做一次就够了,难道还需要一做再做吗?”

在村长一番奚落之后,刑部大膳也开口说:

“广濑主任,金田一先生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见他的人影呢?”

“哎呀!他这个人啊……”

广濑警官若无其事他说:

“昨天深夜他突然说肚子痛,加上雨势又这么大,所以他干脆把一切交给我处理,先回地藏平越智先生的家了。”

“哼!真是个没有责任感的家伙!”

村长愤愤不平地说。

“今晚这事他应该负起一部分责任,况且,大家在这里顶着风雨就是为了找寻真帆的下落,结果他却闹肚子疼。”

“不,他其实不需要负任何责任的,因为金田一先生对挖坟这件事也表现得不怎么积极。”

广濑警官说完,回头对着媒体采访人员说:

“各位,一如你们刚才所看到的,这次挖坟并没有任何收获,不过请各位放心,只要是有可能的地方,我们搜查小组一定会全力以赴去搜寻。那么,今天晚上的行动就到此为止,目前没有其他消息可以跟大家报告。”

尽管媒体采访人员满腹牢騒,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打道回府了。

此时豪雨已经移向山的另一头,雨势减缓许多,吉太郎和几名工人一起把两具棺木放进墓穴里,再把土覆盖在棺本上,将尸体重新下葬。

原先看热闹的人群见到这样的结果便一哄而散,各自回家去。

等人群纷纷离去后,广濑警官立刻召集手下的六名员警。

“各位,辛苦了,今天晚上我们的任务算是彻底失败。不过,在搜查的过程中本来就经常会遇见这类状况,请各位千万不要灰心,继续努力。对了,藤田,今天晚上你跟我就睡在刑部神社吧!”

说完,广濑警官便带着员警离去。

“‘锚屋’的叔公,还有新在家大哥……”

巴御寮人叫唤着刑部大膳和村长。

“你们请回吧!顺便把这两位御寮人一块儿带回去。”

“两位御寮人也跟我们一块儿回去?御寮人,难道你不走吗?”

“这两天我想了很多,尤其是刚才看见神主的遗体,更让我觉得罪孽深重。叔公,你说的对,人都死了,不应该让他泡在水里,而我也不该在神主一过世,就为了争财产的事和大家反目。总之,今天晚上我要一个人好好地想一想,所以叔公,麻烦你带她们两位回新在家住一晚吧!”

“好吧!关于分家产的事情,你再仔细想想也好。”

村长赶紧表示意见,因为他已经快被这三个争夺财产的女人烦死了。

事实上,他之所以能坐上村长的宝座完全是刑部大膳在他背后撑腰。如今刑部大膳的财产都快被刑部守卫败光了,他当然不愿见到刑部大膳再为守卫浪费一分钱。

“是的,新在家大哥,刚才我就已经觉悟了,关于我自己的行为,我感到非常羞愧,况且神主生前受到澄子和玉江不少照顾,我分一些家产给她们也是应该的。对了,我突然有个想法……”

“御寮人,你有什么样的想法?”

“就是那把神箭啊!”

“神箭?你是指黄金神箭吗?”

刑部大膳插嘴说道。

“是的,叔公,那把黄金神箭虽然目前被警方扣押,但是等一切调查清楚后,警方就会把神箭还给我们。”

“嗯,那毕竟是你名下的财产……”

“我不想再见到那把夺走神主性命的神箭,因此,我想把它送给澄子和玉江。”

澄子和玉江都知道黄金神箭的价值不菲,因此一听到巴御寮人这么说,立刻点头答应。

“那么,今天晚上你们就去‘锚屋’休息一晚吧!”

“好的,谢谢你。”

澄子和玉江点着头说。

“可是……御寮人,你一个人没有间题吗?”

“我怎么会是一个人?我还有真帆啊!那个孩子说不定已经回家了,再说刑警们也在神社里,我没什么好害怕的。对了,阿吉……”

巴御寮人叫唤在墓穴那边填土的吉太郎。

“御寮人,什么事?”

由于巴御寮人很少在外人面前叫吉太郎,因此吉太郎显得有些吃惊。

但是御寮人不以为意,继续说:

“你今天晚上有何打算?要回神社吗?”

“不,我打算等这里的事情处理好就回小矶休息。”

“嗯,这样也好。”

“那么我们先走了,御寮人,你自己要留意一点。”

刑部大膳挥挥手说道。

“是,我立刻就回神社。”

于是刑部大膳和村长带着澄子、玉江走下地藏扳,而巴御寮人则一个人爬土地藏岭回刑部神社,只剩下吉太郎和数名工作人员在填埋棺木。

雨已经渐渐停歇,天气也开始好转,不过等两座坟墓完全修复时,已经是九日凌晨三点钟。

“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嗯,你也早点休息。”

当三架夜间照明设备关掉电源后,漆黑的墓园里只看得见几个发光的手电筒。

吉太郎出了墓园,往下走到通往地藏平的岔路时,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再度爬上地藏坂。

他一边用手电筒照向自己的脚下,一边朝隐亡谷的方向走去。

平日几乎没什么流水的隐亡谷;今天由于下过一场大雨,倒是可以听见淙淙的流水声。

吉太郎听着左边传来的流水声,快步跑向谷底。

尽管一路上都发生坍方,可是吉太郎并不在意,他毫不犹豫地跨过坍方的土石堆,继续朝下游奔驰。

“哼!龙平这家伙……”

他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几个字,心中宛如正在淌血一般。

(胜利者究竟是谁?)

他经常这样问自己。

不过通常吉太郎会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胜利者,因为他已经抱着美丽的巴御寮人二十几个年头了。

(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一团黑色的疑惑开始在他的脑海中凝聚。

(我会不会只是龙平的替身?)

这样的疑惑压得吉太郎喘不过气来,也带给他极度强烈的挫折感。

虽然他从小就觉得自己不如越智龙平,但这份挫折感并不全然来自几时的记忆。

每当他和巴御寮人翻云覆雨、亢奋不已的那一瞬间,巴御寮人总会脱口喊出“龙平”的名字,顿时让吉太郎像是泄了气的汽球一般。

可是他不会因此就放弃,巴御寮人越是叫着越智龙平的名字,他就越把巴御寮人紧紧拥在怀中,直到她改口叫:“阿吉、阿吉……”

不知道是不是吉太郎的作法奏效,巴御寮人已经有好一阵子不再喊越智龙平的名字。不过最近越智龙平的名字频频出现在刑部岛上,就像是岛上的救世主一般,这使得巴御寮人又故态复萌了。

吉人郎因此又开始产生严重的挫折感。

(我究竟是不是龙平的替代品?)

虽然吉太郎和越智龙平的面貌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但无论是宽厚的肩膀、结实的胸膛或弹性极佳的腰力,吉太郎几乎都跟越智龙平不分轩侄。因此,只要巴御寮人闭上眼睛抱着吉太郎,借由肌肤与肌肤的触感来感受他,根本无法辨别她抱着的究竟是越智龙平还是吉太郎。

至于神乐太夫松若、收葯钱的荒木清吉,还有来自淡路的玩偶师傅都一样,他们每个人都有一副宽厚的肩膀、结实的胸膛和弹性极佳的腰力,当他们发出男性亢奋的吼叫声时,就会让巴御寮人亢奋不已。

她像雌性蜘蛛一般啃食着男人,并在极度兴奋的那一瞬间咬断他们的舌头,送他们上西天。

(哼!每个男人都是在红莲洞里结束他们宝贵的性命,而且总是由我负责善后……就连今年春天才造访刑部岛的男人——青木也遭遇相同的命运。)

当时巴御寮人不但在本家命名的“星光大殿”里和青木翻云覆雨,事后还带他到神圣的祭坛,把过去的种种罪孽全部告诉他。

青木本来因为害怕而想逃走,没想到却遇上吉太郎从暗处跳出来,抓了一块岩石朝他的后脑部猛击,等他失去知觉后,又把他从红莲洞拖到千叠敷,往落难渊扔下去。

(原本我以为这样是最佳的作法,没想到却惹来御寮人一顿数落。她一直责问我,为什么不留下那个男人的尸骨来祭拜太郎丸和吹郎丸?

是的,太郎丸、吹郎丸……

所有罪孽都起因于这对身体相连的双胞胎。

自从御寮人生下这对世上最畸形的双胞胎,并用枕头闷死他们之后,她的行为举止就逐渐偏离常轨,不但将原本应该葬在逃难地的婴儿骨骸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6章 与恶魔斗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灵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