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岛》

第28章 搜索行动

作者:横沟正史

暗中部署

先前广濑警官在金田一耕助的建议下,等到挖坟墓的工作一结束便紧紧跟着吉太郎;藤田刑警则遵从广濑警官的命令暗地跟踪巴御寮人。

另一方面,金田一耕助也请求山崎巡警悄悄把留置在派出所里的三津木五郎和投宿“锚屋”的荒木定吉带到刑部神社。

金田一耕助之所以这么做,是要在今天晚上解决所有事情。

不过想在暗中进行一些事并不是那么容易。

首先是刑部大膳注意到警方的行动,所以立刻去敲住在附近的村长家门,两人一起跟踪巡警和荒木定吉。

另一方面,被带到刑部神社的三津木五郎和荒木定吉虽然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状况,可是两人多少感觉到整个事件大概就要接近尾声,心中不免有几分期待和忐忑。

媒体采访人员起初并不知道警方这一次行动,直到他们得知派出所里的山崎巡警和三津木五郎都不见了,才意识到情况不对。

幸好他们还算有职业道德,一知道警方的所有行动必须秘密进行时,便充分配合他们,他们没有做出任何打草惊蛇的举动,只是默默地集结在刑部神社,没有一个人跑来和三津木五郎、荒木定吉或山崎巡警交谈,也没有人拿着照相机猛拍照。

负责跟踪巴御寮人的藤田刑警原本因为掘坟工作失败而感到意志消沉,可是当他一知道广濑警官指派给他的新任务时,立刻恢复斗志,一路紧跟着巴御寮人。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葯师岩后面,藤田刑警虽然一直偷偷躲藏在葯师岩舞台下面的巨石上暗中观察,但是他对巴御寮人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感到纳闷。

就在这时,他亲眼目睹一件令人心跳加速的事实——

有一盏灯光在锯子山半山腰忽明忽灭地闪动着,而且那盏灯还朝着藤田刑警和巴御寮人这边移动。

尽管灯光忽明忽灭,可是行进的速度却相当快速,藤田刑警判断出来者对这一带的路径相当熟稔,因此更加小心地埋伏着。

不久,藤田刑警看出来人是吉太郎,而且他今天不但全副武装,手中还握着一枝猎枪,一副准备大开杀戒的模样。

巴御寮人先站在原地和吉太郎说话,没多久,两人便一块儿进入参拜的地方,最后再也没有出来了。

时间经过三分钟、五分钟、七分钟……

藤田刑警在原地等候许久,始终不见里面的人有何动静,于是从巨石上站起来,溜进参拜的地方。

结果他发现里面连一个人影也没有,更逞论是巴御寮人或吉太郎了。

(看来除了金田一先生进去的那个洞口之外,这里可能还有一个秘密入口。)

藤田刑警本想逞自进入洞穴中一探究竟,但他左思右想后,认为还是应该等候长官到达之后再做打算。而广濑警官到达葯师岩舞台,只比吉太郎晚了十分钟左右,并没有耽误太多时间。

由于吉太郎的脚程十分快,负责跟踪他的广濑警官又不能明目张胆地使用手电筒,因此他这一路上吃足了苦头,不但身上的衣服勾得破破烂烂,脸颊和手脚也都有擦伤。

不过,广濑警言并没有抱怨,他听了藤田刑警的报告之后,马上说:

“什么?巴御寮人要吉太郎把所有的人都杀光?”

“是的,那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已经接近歇斯底里的状态了。”

“这么说,参拜的地方后面还有另一个入口喽?”

“我是这么认为,因为他们一进去就没有再出来了。”

“好的,大家找找看。”

没一会儿,他们就找到一扇像是入口的石门,广濑警官立刻回头对藤田刑警说:

“不好意思,麻烦你跑一趟刑部神社。”

“为什么?刑部神杜里面有什么东西吗?”

“三津木五郎和荒木定吉应该已经到那儿了,说不定连大膳先生和村长也到了,你把他们全部带到这里来。”

“带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你带他们一起进入洞中,因为金田一先生打算在今晚宣布命案侦破,我也觉得这么做比较好,只是……”

“只是什么?”

“媒体采访人员还在那儿静候我的回复,要把三津木五郎等人偷偷带过来恐怕有点困难,所以你必须跟他们约法三章。”

“约法三章?”

“是的。你跟他们说等事件一结束,我一定会立刻发表事情的真相,必要时还可以让他们拍照,但是他们绝对不可以妨碍警方今天晚上的行动,希望他们务必做到这一点。”

“是。”

等藤田刑警带着一行人回来时,那扇石门已经打开,可是大批的媒体人员也都闻风而来。

广濑警官只好再次告诉媒体人员,希望他们能信守承诺;接着命令两名刑警负责看守住洞口,并让三津木五郎、荒木定吉和刑部大膳、村长一起进入洞中。

事后回想起来,广濑警官当时的决定相当正确,因为吉太郎死前所说的话,全都一字不漏地传进三津木五郎、荒木定吉、刑部大膳和村长的耳里。这比事后再多费chún舌来解释更有效。

残酷的真相

等吉太郎被击毙,一切残酷至极的连续杀人事件都画上休止符之后,一行人便在警方的允许之下绕过凹槽,进入地底宫殿。

在众多手电筒和大型蜡烛的照射下,地底宫殿顿时间变得非常明亮。

首先是荒木定吉站在父亲的遗骸旁边痛哭失声,接着阿诚、阿勇也有相同的情绪反应,开始在戴着素戋鸣面具的父亲遗骸前放声大哭。

至于三津木五郎则是一副神情呆滞的样子。

吉太郎先前那令人憎恨的声音不断在三津木五郎的耳中索绕不去。

(既然昭和二十年六月二十八日从巴御寮人肚子里生出的孩子是安置在地底宫殿祭拜的“暹罗胎”,那么是谁生下我呢?我的父亲又是谁?)

三津木五郎根本无法相信自己一直深信不疑的绝世美女,最后竟是一代魔女!

这个事实同样令刑部大膳和村长震惊不已,他们都料想不到自己从小看到大的乖乖女,竟会是连续杀人事件中的真凶,因此两人的良心备受苛责。

尤其是刑部大膳,在有生之年还听到这么残酷无情的事实,他所受到的打击更是强烈,实在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

“村长,快带我离开这里!我无法再待在这个地方,也不想再见到御寮人了。”

身为刑部岛领导人的老人在经历这些曲折离奇的事件后,立场变得十分尴尬。他生平最感骄做的自尊一下子跌到谷底,整个人显得摇摇慾坠,连站都站不稳。

村长见状,只好尽快搀扶他走出充满血腥的地底宫殿。

他们离开之后,大伙的话题立刻转到巴御寮人的身上。

巴御寮人现在人在何处?

这是大家心中共同的疑惑。

于是警方再度出动大批警力在红莲洞内部仔细搜寻,可是到头来还是没有发现巴御寮人的行踪。

因此,那天早上的搜寻行动就这样不了了之。

另一方面,大批的媒体采访人员早已经将入口处挤得水泄不通。刚才他们也听见来自洞穴里数发手枪和散弹枪的枪声,所以每个人的神情都显得相当激动,很想冲进去采访。

可是守在入口处的两名刑警在没有获得长官的指示前,绝不可能让他们进入洞内,大家只好捺着性子等候。

还好当枪声响起三十分钟之后,刑部大膳便在村长的搀扶下步出洞口。

媒体采访人员见状,立刻上前包围住刑部大膳和村长,可是他们哪里还有心情接受采访呢?

“今天发生的事情确实相当恐怖……或许这座岛真的被恶灵附身了。”

听了村长神情呆滞的低语,以及见到刑部大膳举步艰难地离开红莲洞之后,媒体采访人员的好奇心已经达到顶点。

三十分钟之后,广濑警官也走出洞外,在他身后的则是金田一耕助、越智龙平、真帆和七位神乐太夫。

广濑警官立刻对媒体人员宣布顺利侦破,借此牵制住蠢蠢慾动的媒体采访人员。

“现在时间是六点钟,八点的时候我们将会在刑部神社举行记者会。在这之前,请大家先用早餐吧!或者你们可以拍摄洞里的一切,不过我们得事先说明游戏规则,你们千万不要乱跑,因为这个洞穴相当大,路径也十分复杂,若是迷路了就会非常危险,希望你们谨记在心。”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媒体采访人员都乖乖地依约行事。

确认身分

当天十一点左右,矶川警官回到刑部岛。

他在新在家附近的派出所里听广濑警官述说昨天深夜的冒险行动时,当场脸色大变,并对金田一耕助在地底下九死一生的冒险经过,以及存放在地底宫殿里的几具白骨感到十分惊讶。

事实上,矶川警官这次回冈山有两件重要的任务,一件是调查刑部大膳的财产,一件是查访淡路玩偶师傅的身分背景。

从这次的调查中,他发现刑部大膳以前在冈山市内和仓敷一带的确拥有庞大的地产,可是这二十几年来已相继变卖,到了现在,几乎濒临破产的地步。导致他破产的原因除了遭受浅井春的威胁之外,刑部守卫挥霍无度的恶习更是一大主因。

至于淡路玩偶师傅的本名叫山城太市,他“蒸发”的时间是昭和三十六年,当时年约三十六岁,身高大约一百六十八公分,体重七十五公斤,体型十分壮硕,所以深受巴御寮人的青睐。

总之,矶川警官把调查到的资料跟金田一耕助讨论之后,当天正午,刑部大膳便派人来找金田一耕助,希望他能带着三津木五郎去一趟。

得到矶川警官和广濑警官的谅解后,金田一耕助便带着三津木五郎一同前往“锚屋”。

此刻的刑部大膳已经不再像以前那般趾高气昂,经过这一连串事件的打击,他变成一个毫不起眼、境遇悲惨的迟暮老人。

“金田一先生……”

刑部大膳神情难过他说:

“我想你大概已经猜到我要说什么话了。”

“我想我应该知道,而三津木五郎同样也知道你将要告诉他的事情,毕竟只有你知道谁是三津木五郎真正的亲生父母。所以,现在就请你亲口告诉他这件事吧!三津木五郎也非常想知道自己的身世。”

三津木五郎一句话也没说,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改变。

这位年轻人开始自我封闭,似乎已经决定不相信任何人的说法了。

可是刑部大膳并没有发现三津木五郎的转变。

“三津木五郎,当你初次来‘锚屋’投宿的时候就想套我的话,可是那时候碍于很多因素,我无法多说……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事情的真相吧!

你的养父母由于结婚十几年都没有生下一儿半女,但是他们又非常渴望能有个孩子,因此拜托一位叫‘下妻秋’的产婆帮他们打听看看,若是有人家不要孩子,他们夫妻俩非常愿意收养那个孩子。

巴御寮人正好就在这个时候有了身孕,可是这个孩子对我们刑部家族而言,是个见不得光的孩子,因此我们对产婆下妻秋说明无法养育这个孩子的困境,没想到这正好是下妻秋求之不得的好事。”

刑部大膳靠在枕头上稍微喘口气,然后虚弱地娓娓道出:

“渴望有个孩子的那对夫妻住在播州山崎,于是我假借躲警报之名,带着巴御寮人去山崎附近的生谷川温泉旅社待产;当时我还带了吉太郎一块儿同行,因为要是遇上突发状况,总还有个身强体壮的男人可以保护我们。可是当巴御寮人知道她所生下的孩子竟是一对身体相连的畸形双胞胎时,整个人都快发疯了,她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用枕头闷死了自己的孩子。”

这个部份三津木五郎刚才已经从吉太郎的口中得知,他现在渴望知道的是他的亲生父母究竟是谁,只是他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对了,当时你的养母——三津木贞子已经来到温泉旅社,她一听见孩子呱呱落地的哭声,感到既兴奋又紧张。当时产婆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真相,只好先行告退,去帮另一名待产的孕妇接生;这名孕妇叫做矶川系子,她的先生就是冈山县警局的警官——矶川常次郎。”

听到这儿,三津木五郎不禁睁大双眼,但随即又露出嘲讽的笑容。刑部大膳并没有发现他的转变,仍自顾自他说下去。

“矶川系子几乎在同一时间顺利生下一个男孩,那个男孩就是你——三津木五郎;产婆为了向三津木贞子交差,便趁矶川系子昏睡的时候,把她的孩子交给苦苦等候的三津木贞子。”

刑部大膳一口气说到这里,整个人显得相当疲惫,他把枕头垫在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8章 搜索行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灵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