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岛》

第02章 搜集情报

作者:横沟正史

意外收获

六月二十三日晚上,矶川警官依约赶到仓敷的旅馆和金田一耕助会面。

两人阔别已久,一见面自然就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过了好一阵子,矶川警官突然想起一件事,瞪大眼睛看着金田一耕助说:

“金田一先生,你绝不会是来这里观光旅行的吧?老实说,你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这里?”

金田一耕助只得老实地告诉矶川警官:

“听说水岛附近海域上有一座刑部岛,我想去那儿……”

金田一耕助还来不及说完,矶川警官已经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抢着说道:

“你、你怎么会知道那座岛?刑部岛并不是一座有名的小岛,而且……嗯,我应该说,那座小岛现在正好发生一件事,治安不太好,你现在过去,莫非是想……”

看到矶川警官一脸严肃的表情,金田一耕助急忙问道:

“警官,你说那座小岛最近发生了一件事,究竟是什么事?警方是不是遇到什么棘手的案子啦?”

“这件事我们一会儿再谈。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会想去那座小岛?”

“其实也没什么啦!只是有人委托我到那里去一趟,喏,就是这个。”

金田一耕助说完,从一个破旧的旅行袋里取出一张名片,名片正面用钢笔写着:

刑部大膳先生

金田一耕助先生亲访

背面则印着东京一家著名饭店的名字,同时还用钢笔写着:

越智龙平

金田一耕助一边观察矶川警官脸上的表情,一边说:

“警官,你知道这两个人是谁吗?”

“嗯,我知道他们,特别是这个叫‘刑部大膳’的老先生,我最近才见过他;他应该有八十岁了,目前是那座小岛上权力最高的人。至于‘越智龙平’,虽然我没见过他,不过目前这一带正流传一些有关他的传言。”

“哦?是什么样的传言?”

“听说他是从美国回来的亿万富翁,而且……金田一先生,你还记得吗?”

“记得什么事?”

“昭和二十九年,一位从美国回来的大富翁在濑户内海某座岛上建造一座美仑美奂的大宅第,不料却树大招风,不但他的年轻太太遭人杀害,就连那个大富翁也被凶手设计陷害……后来好不容易被你解救出来,才能安全返回美国……你还记得这个人吗?”

金田一耕助听了,不禁莞尔。

“你说的是志贺泰三先生嘛!我怎么可能忘记他。警官,事实上,我的介绍人——越智先生与志贺先生也互相认识呢!”

“真的吗?”

“嗯,越智先生也是在美国投资致富,大约在三年前才慢慢将名下的产业转移到日本,几年下来,他的生意愈做愈大,成为商业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前年他突然跑来找我,还带了一封志贺先生的介绍信,以及他送给我的礼物,而我也因此增加一位新客户。哈哈……”

金田一耕助调皮地笑着说:

“我听越智先生说,志贺先生回到美国便和一位日裔美国妇人结婚,婚姻生活相当美满。对了,警官,你刚才为什么会突然提到志贺先生的事情呢?”

“这个嘛……”

矶川警官不知所措地抓着他那头斑白的头发,过了一会儿才往前挪动一步说道:

“金田一先生,我虽然不知道越智先生和志贺先生之间的关系如何,不过我想,在海外赚了大钱再回到日本的人或许都差不多吧!听说越智先生出身刑部岛,他买下小岛一半以上的土地并且大兴土木,前几天我去那座岛上看过,真让人大吃一惊!”

“哦?”

“怎么?金田一先生,您不知道这件事吗?”

“嗯,我第一次听说。这样吧!我先将自己所知有关越智先生的事说给你听,一会儿你再告诉我刑部岛的事情。”

金田一耕助见矶川警官一脸认真地点点头,才继续说:

“越智先生曾经告诉过我,他在大战结束后的昭和二十二年从美国回到日本,当时他虚岁二十五岁,现在已经四十四岁了。听说他家原本很有钱,代代都是岛上的大船主,可是在战后的大改革影响下,船主很快就会变得一文不名,越智先生觉得继续待在岛上没前途,所以便立下志愿,赤手空拳地跑到美国闯天下。

当时他一个人远在异乡,没有朋友帮忙;再加上年纪轻,没有拟定周详的打拚计画.刚开始只能打些零工,赚取微薄的工资,勉强可以糊口;他自己也说那时候的日子过得非常艰苦。就在他快撑不下去的时候,竟然遇见一位贵人,那个人就是志贺泰三先生。

越智先生说遇见志贺先生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转折点。由于两人都是濑户内海岛上的人,竟巧合地在异地相遇,浓厚的乡情使他们备感亲切。

在志贺先生的帮助下,越智先生很快地脱离贫困日子,并在美国的商业界崭露头角。听说志贺先生从事的是精密机械进口的生意,有时也提供一些零件给水岛联合企业。”

“水岛联合企业?”

矶川警官突然两眼发亮地冒出这一句话。

金田一耕助狐疑地蹙起眉头说:

“水岛联合企业怎么了?”

“没什么,金田一先生,您所知道的就是这些吗?是否还知道其他的事情?”

“不,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虽然我曾经跟越智先生见过面,但我们之间毕竟还不是很熟悉,人家可是经常往返美国和日本的大忙人哩!哪有时间和我闲聊太多?警官,接下来请说说你知道的事情吧!”

“好的。

矶川警官清了清喉咙,才说:

“事情的起源就在水岛。自从水岛联合企业在那里进行填海作业之后,附近海域都被污染了,如今污染的情形越来越严重,这一带几乎已经捕不到鱼;就算能捕到,也是一些鱼尾、鱼鳍少了一半的畸形鱼,你说,这样的鱼怎么能吃呢?渔民们为了这件事不断地抗议,最近的新闻也都在报导这件事。金田一先生,这件事情你多少知道一点吧?”

矶川警官说的这件事情闹得很大,曾经轰动一时,金田一耕助当然也略有所闻,因此他沉着脸点了点头。

昭和四十二年,正是日本经济高度成长的时代。经济成长可以提高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准,然而在它背后所付出的代价,便是自然环境的污染、破坏,因此成为社会大众攻讦的重心。

“位在水岛附近的刑部岛,在毫无选择的情况下,只能将水岛工业区制造出来的‘公害’照单全收,岛上的渔民们捕不到鱼,无法维生,最后不得不转行,一个个离开刑部岛。由于人口严重外流,当地的生产力不足,最后水岛联合企业便以很低的价钱买下这座岛。

对于刑部岛上某些人——甚至是你准备去拜访的刑部大膳先生来说,水岛联合企业是他们的公敌;他们从小在刑部岛长大,如今刑部岛变成这样,实在令人感到心痛。除此之外,这些人和水岛联合企业之间还牵扯着一个珍珠养殖的问题……”

“啊!之前我在报纸上看到濑户内海的某座小岛上有人已经成功地养殖出珍珠,难道就是指那座小岛上的人吗?”

“是的,大膳先生从战前就开始经营珍珠养殖的生意,他不但亲自带人去志摩学习,还从志摩聘请专业人才来这里工作。战争期间,由于人手不足,他的事业曾经中断过一阵子,不过战后又重新开始经营。

不久前,听说他找到一批品质非常好的珍珠,但由于水岛附近的海域被污染,使得珍珠养殖事业再度走下坡,因为可以生出珍珠的蚌类对水质非常挑剔……对了,越智龙平委托你来这里,是不是和水岛联合企业有关?”

矶川警官话一说完,却见金田一耕助一副慾言又止的样子。

于是他只好再清清喉咙说:

“金田一先生,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是搭明天的船去吗?”

“呃……其实也没有那么急啦!越智先生担心我过度疲劳,才建议我到那座小岛去静养一阵子,正好他又有朋友在那儿,因此替我写了一封介绍信,要他的朋友多关照我罢了。”

听完金田一耕助这种牵强的说词,矶川警官不禁觉得好笑,但他仍故作镇定地说:

“既然这样,你就去那里好好静养一阵子。对了,你到那边之后,记得跟我联络,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的。好啦!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这……听说刑部岛上有一座刑部神社?”

金田一耕助不答反问。

“是啊!岛上的居民都传说那座神社是小岛的守护神,对它相信得不得了呢!”

“听说那座神社的祭典时间是七月七日,而且越智先生会在祭典举行之前赶回刑部岛,所以我想先去那座神社看看。”

“金田一先生,你知不知道刑部神社是越智先生出钱改建的?”

“真的吗?我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件事。”

“刑部神社虽然不大,但是对那样的小岛来说,已经算是非常壮观的建筑物了。越智先生在岛上兴建的不只是刑部神社,他还为自己盖了一栋有如皇宫般的新家,更打算将刑部岛建设成濑户内海的观光胜地,日前岛上的饭店、高尔夫球场和一些休闲设施都在兴建当中。

总之,越智先生在刑部岛上大兴土木,盖了一大堆建筑物,在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眼中看来,他的脑筋真的有问题,岛上的驻守人员也怀疑其中是不是另有内幕。”

“内幕?”

“金田一先生,您还记得‘狱门岛’的杀人事件吧!这一带的小岛以前都是海盗的根据地,早期的海盗中,以藤原纯友最有名,近期则是村上水军的名声最响亮。除了狱门岛以外的坞饱诸岛,几乎都是村上水军的根据地,这件事你知道吗?”

“是的,我听说过。”

一想到“狱门岛”,金田一耕助的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

事实上,他一直挂心早苗的生活情况。

(早苗家从事捕鱼工作,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她们一家不知道是否也面临跟弄部岛同样的问题呢”)

矶川警官明白金田一耕助的心事,却佯装不懂,自顾自地说着:

“以前的刑部岛比较单纯,岛上只住着越智家族,所有人都姓越智,平日以捕鱼为业,日子过得平凡顺当。没想到不久之后,他们竟然全都变成海盗,整座小岛的景观跟着变了模样。

到了源平时代,平家一族中有七名逃难到屋岛的武士辗转来到刑部岛,那个时候,刑部岛还叫作‘妻恋岛’,神社的名字也叫‘妻恋神社’。七名武士在岛上住了一阵子,后来因为镰仓那边的搜索行动越来越严密,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七名武士竟跳海自杀了,人们因此称他们跳海的地方为‘落难渊’。”

矶川警官说话一向注重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只要一开口,就会将前因后果交代得清清楚楚。

“落难的七名武士在跳海自杀前,已经和岛上的女孩结婚,并生下自己的后代;特别是那七个人当中的老大和神社神主的女儿结婚,两人还育有一个男孩。

这个男孩长大之后继承神主的职位,因此落难者的子嗣后来反而成为岛上的统治阶级;加上那七个武士当初为了要让自己与岛上的海盗们有所区别,便将后代子孙的姓氏全都改为‘刑部’。只要你去过刑部岛,就会发现‘刑部’和‘越智’这两大家族世世代代都在争夺统治权。

刑部岛上的驻守人员——山崎宇一说,越智龙平这次在岛上重建神社,并且盖一栋宛如皇宫般的新家就是冲着刑部家来的;由于这些建筑物实在盖得太过富丽堂皇,山崎不禁开始为越智龙平的作法担心起来。”

说到这里,矶川警官突然停顿下来,叹了一口气才说:

“唉!我的老毛病又犯了,话匣子一开就说个没完没了,金田一先生,还请你多多包涵。”

“哪儿的话,我听得津津有味呢!我本来就希望能在前往刑部岛之前先认识一下那座小岛,现在能听到你说明,真是太好了。”

矶川警官闻言,一边抬头打量金田一耕助,一边说:

“对了,金田一先生,你刚才说来这里是为了静养,可是之前又说越智先生有事情拜托你,到底是什么事呢?如果是业务机密,我就不再多问。”

“不,关于这件事,请你听我说一下,说不定到时候我还得借助您的力量呢!事实上,我这次主要是来这里找一个人……”

“找人?”

“是的,那个人今年五月来到刑部岛,如今却下落不明。他是越智先生的左右手,不过我从未见过那个人。”

看到矾川警官脸色变得很难看,金田一耕助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2章 搜集情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灵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