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岛》

第04章 女巫之女

作者:横沟正史

命案的发现者

“啊!天色都这么晚了,我得赶紧去仓敷才行。哈哈……”

山下龟吉笑几声后,随即离开海运公司的招待所,留下金田一耕助和矶川警官满脸错愕地呆愣在原地。

直到七点钟左右,金田一耕助才在矶川警官的建议下,从吹上来到下津井。当时天色还算明亮,整个下津并的风光一览无遗。

金田一耕助对下津井的第一印象是——道路非常狭窄,主要干线只能勉强让一辆车子通行,要是对面开来另一辆车的话,其中一辆车势必得先后退,让另一辆车先通过才行。

更糟糕的是,这条窄路非常崎岖,几乎没有一处是笔直的。

尽管这条窄路已经铺上柏油,可是道路两旁杂然而立的屋舍,反而让车辆更加不易通行。

“金田一先生,你看那个。”

矶川警官指着一栋三层楼建筑物说道。

这栋三层楼建筑物虽然外墙都已剥落,斑驳的墙壁下露出一截截交织编成的竹条,却不难看出它曾经是一栋华丽的豪宅。

在鹫羽山山顶的时候,矶川警官曾经告诉金田一耕助关于下津井的历史背景——

“原来这一带在江户时代早期,都属于池巴藩的领地,他不但致力于填湖拓土,并鼓励人民在新开垦出来的土地上种植棉、蓝草(可做染料的植物)及烟草。

由于农作物需要肥料灌溉,因此他们尝试用关东的沙丁鱼做肥料,后来因为捕不到鱼,只好改用北海道的鲱鱼替代,北前船也因此开始活跃起来。

对了,金田一先生,你听过北前船吗?”

“嗯,我曾经在书上看过这样的名称,是指行驶于里日本的船只,据说那种船所到之处,可以引发商机,让贸易活动热络起来……”

“没错,北前船的船东都是北陆人,他们利用这些有三十五支橹的船,从北海道运鲱鱼或米糠到下津井港。”

“这么说来,这个港口以前还相当繁荣、热闹呢!”

“嗯。那些船只在下津井港卸下鲱鱼或米糠之后,会再进一些木棉或其他日用品,运回北海道的松前。所以每次只要船只一到下津井港,附近的批发商就可以大赚一笔,替附近带来旺盛的商机。

但这也是一桩搏命的生意,因为北前船一驶离松前,就会来到日本海最危险的海域,运气不佳的船只甚至会因此解体,被大海吞噬;因此只要能平安无事地抵达目的地,船上的人都会有历劫归来的感受。

特别是年轻力壮的男子,在经历一段长久、艰辛的海上生活之后,最想得到的解脱方式便是找个女人发泄一下;当北前船抛下锚时,镇上店家的招牌就会不约而同地明亮起来,所以港口附近才会有那么多的青楼与商店。”

矶川警官口沫横飞他说着。

现汪已经是几万吨、几十万吨的巨轮航行七大洋的时代。

听说水岛也有承受巨型油轮的设备,相形之下,下津井港的规模就显得小多了。三十五支橹或千石船都属于木造船,可以想见其船只的大小。

不过,在这些木造船执日本海运之牛耳的时代,下津井港的确是一处天然良港。

“那么,这个港口从什么时候开始走下坡?”

金田一耕助好奇地问。

“大约在明治二十年,这个港口开始慢慢走下坡,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蒸气船的发明;蒸汽船比原来的木造船安全,而且在运输量方面,北前船根本不是蒸气船的对手,因此所有的货物运输全给蒸汽船抢走,这么一来,只能容纳木造船的下津井港自然愈来愈没有地位。

其次,铁路网的完成也影响下津井港的盛衰。但白说,下津井港以前之所以如此炙手可热,主要是因为它处于交通要塞,如今铁路铺设完成,连接日本全国的主要都市,商人就不太依赖船只来运输货物,下津井港因此走入历史……”

矶川警官感慨万分他说着。

现在,他们两人走在下津井的狭窄街道上,矶川警官又详细地介绍下津井沿岸一带的情况。

最后,他一边叹息,一边总结道:

“每当我看到这些历史遗迹,总觉得很伤感……唉!原来繁华起落之间,不过就是这么一回事。”

“对了,警官,你为什么对下津井的一切如此了解?”

“哈!老实说,这些是我前不久补习来的。下津井有一位角田直一先生多年来一直研究乡土史料,还撰写成书,而我就是从那些书中得知相关的历史背景。”

矶川警官停顿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一件事说:

“金田一先生,事实上……这个小镇的某个角落最近发生了一件事,我希望你在前往刑部岛之前能对这件事先了解一下,所以今天才特地带你到这里来看看。”

“哦?是什么事呢?”

“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总之,你先跟我到那里去一趟就会知道了。”

于是,金田一耕助继续和矶川警官并肩走在这个充满悲情的小镇上。

两人走了一会儿,金田一耕助打破沉默问道:

“警官,我很好奇,这个小镇里的居民究竟靠什么为生?”

“一般来说,住在港口附近的大都是出海捕鱼的渔民,不过现在的海洋因为受到污染,渔民们都已经捕不到鱼了。

年轻人面临这种情况,只好舍弃捕鱼的行业,纷纷去水岛谋生;而且不只是这里如此,仓敷市内最近也一样,刑部岛更是不例外,女孩子都跑到儿岛的制衣工厂上班了。”

听矶川警官这么一说,金田一耕助才想起刚才仿佛听见两旁住家传来缝纫机发出的声音。

“啊!就是这里,金田一先生,你来这边看一下。”

矶川警官停下脚步,站在一个外侧横钉着细条木板、简陋的二楼房舍前面。

房舍的正面玻璃拉门上垂着及腰的窗帘,玻璃窗旁边的柱子上则挂着一块用大楷毛笔书写胸门牌——

儿岛警察局 下津井派出所

“矶川警官,这里是儿岛的管区吗?”

“不只是这里,刑部岛也是。”

矶川警官一打开垂着及腰窗帘的玻璃拉门,便看见灯光微暗的派出所里有一位穿着警察制服的年轻男子正在打电话。

年轻警察一看到矶川警官,立刻兴奋地对着话筒喊道:

“啊!他们来了,他的朋友也到了。”

他朝矶川警官他们挥挥手,继续和电话那头的人交谈着:

“是,知道了,我立刻带他们两位去现场……是的,广濑警官目前还在现场。”

年轻警察对着话筒又是鞠躬、又是哈腰的,直到挂上电话后,他才目光犀利地打量着矶川警官和金田一耕助。

“你们来晚了,是不是途中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不好意思,我们在前往这儿的途中遇见一位熟人,稍微和他聊了一会儿。对了,原田,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我们在现场找到一件奇怪的东西,所以县警局要广濑主任先到现场处理一下,我则在这里等候两位。”

年轻的原田巡警挺起胸膛向矶川警官报告,表情看起来有些兴奋。

“你说奇怪的东西是什么?”

“哦!是……”

原田巡警说到一半,又突然改变心意道。

“我想,还是劳驾警官亲自去看一下吧!这样您就会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嗯,那我们还是早一点去现场。原田,请你转告广濑主任一声,我将带一位来自东京的朋友一块儿去,这位朋友目前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会在途中告诉他一些相关事情。对了,你说的‘奇怪的东西’会不会躲起来啊?”

“当然不会。事实上,我一发现那件东西就立刻跟所里联络,广濑警官赶到那里看见那个东西时,还不断地摇头,直叹不可思议呢!”

“很好,做的不错,我真希望能赶快见到你说的那个‘奇怪东西’。现在,请你带路吧!”

于是原田巡警快步走出派出所,矶川警官和金田一耕助则紧跟在后。

他们两人先是沉默地并肩走着,不久,矶川警官开口说:

“金田一先生,你是东北人,可曾听说过南部恐山的女巫?”

“嗯,我曾经听说过这个名字,她好像可以召唤死者的灵魂,并让死者的灵魂附在自己身上,代替死者传话。”

“是的,我忘记是式亭三马的‘浮世床’还是‘浮世风吕’……总之那里面好像有一幕女巫招魂的场景。”

矶川警官再度显露出他的博学多闻。

“对了,在下津井这个小镇上,女巫都是一个人住,而且通常被人们叫做女巫的人都会弹奏梓弓之弦召唤死者的灵魂,死者的灵魂就会附在她的身上说话。

可是住在这个镇上的女巫——浅井春(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本名)的招魂方式有点奇怪,她将竹筒里的铜板撒在榻榻米上,然后不断变换铜板的排列方式,一边招魂,一边让死者的灵魂附在她身上说话,所以这一带的人都叫她‘钱卦婆婆’或‘降魔女巫’。

浅井春在这里还不算是最有名的女巫,所以在她被杀之前,我甚至不知道下津井有住着这么一号人物。”

“什么?她被杀了……”

矶川警官指着门前挂着一块招牌的房舍说。

金田一耕助特别停下脚步看看,只见屋主在四扇及腰的玻璃拉门外的屋檐前端,挂着两块奇怪的招牌,这两块招牌都是宽四十公分,长一百二十公分的木制招牌,其中一块上面刻着“舌出丸”,另一块则刻着“奇妙丸”字样。

比较特别的是,刻着“舌出丸”的那块招牌在文字上面还另外刻了一个“慈姑头”(意指医生的险),这个“慈姑头”做张嘴吐舌状,涂在舌头上的红漆已斑驳了。

金田一耕助看到这两块奇怪的招牌,不由得张大眼睛说:

“这是什么东西?”

“啊!那是古时候卖葯的招牌,刚才忘了告诉你,浅井春除了是个女巫之外,另外还兼做卖葯生意。冈山县有一家叫‘总社’的葯店,虽然没有越中富山那般有规模,不过却有先用葯后付款的观念。浅井春就是从那里批发葯材,将房子的前半部充当葯房来做生意。”

金田一耕助闻言,重新看了一下房子的四周,发现房子两边破损的墙壁下杂草丛生,呈现一片荒凉的景象。而且,先前他们从派出所走到这儿,一路上竟然都没有遇见半个人影,他着实感到不解。

“这栋房子的四周都没有其他人家吗?”

“是的,浅井春并没有邻居,她从事的是招魂的工作,因此才会选在阴气较重的地方居住,没想到这么一来,刚好提供歹徒一个最佳的行凶场所。”

矶川警官说着,又打开四扇及腰玻璃拉门中的一扇门。

门一打开,金田一耕助便看见从后屋透出的灯光。

矶川警官回头看着刚才走来的那条窄路,本想再说话,但就在这时……

“警官,请。”

屋后突然传来洪亮的招呼声,矶川警官只得赶紧应一声。

“好的,我这就进来。”

于是两人跨进及腰的玻璃拉门里面,走到一个半叠大、没有铺地板的玄关,玄关的对面是地板高起的六叠(注:一叠相当于一张榻榻米大小)大房间,里头有一个附了许多抽屉的古朴葯柜。至于大梁上则挂了一顶女人的假发,教人看了头皮发麻。

店面的后方是用三尺宽的纸窗拉门隔开成一个不到四叠半大的房间,里面放着几个简陋的座垫,看上去像是一问候诊室。此外,位在角落的衣帽架上挂着一件用粗纱制成的武士便服——狩衣。

金田一耕助发现这件狩衣的一个肩头上有撕裂的痕迹,但是他并没有告诉矶川警官,只是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候诊室的后面是用四扇拉门隔成的八叠大房间。金田一耕助一踏进这个房间就吓了一大跳。

只见一个古老的祭坛上放了五、六尊高十公分的雕塑品。奇怪的是,这些雕塑品看不出来是佛像还是神像,祭坛上面的墙壁还挂了一幅刻有七福神脸谱的匾额,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这里应该就是浅井春为人招魂的地方吧!)

金田一耕助苦笑地想着。

除了雕塑品之外,祭坛上面还放了一个读经用的小桌子。

金田一耕助看见小桌子附近的榻榻米上,有一个翻倒的小型竹筒,穿孔的文久钱(江户幕府文久三牟铸造的铜钱)散落在破旧的榻榻米上。

他蹲下身子,数一数地上的钱币,一共是三十二枚。

至于钱币的旁边则散着两个脏兮兮的座垫,其中一个座垫上面还残留着黑红色的血迹。

“金田一先生!”

矶川警官突然开口叫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4章 女巫之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灵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