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岛》

第08章 黄金神箭

作者:横沟正史

神主的隐忧

“金田一先生,你知道谣曲里有一首名为‘藤户’的作品吗?”

“不好意思,我对这方面没什么研究。”

“那么,你读过《平家物语》吗?”

“嗯,年轻的时候曾经读过,卷头是‘只园精舍的钟声,诉说诸事无常;娑罗双树的花色,阐明盛者必衰。’到现在我只记得这四句,其余的都还给书本了。”

“哈哈哈,这几句正是重点所在。《平家物语》十三卷里面有一首诗歌叫‘藤户’,其实藤户是儿岛半岛的一个地名,源氏当时在藤户布下兵马,他手下有一名年轻将领名叫源范赖;平家为了严防源氏的攻击,便在儿岛部署军力,并在藤户南岸配置了五百艘军船,命令他们严密防守,当时的大将军是平行盛。

对于以屋岛为据点的平家来说,儿岛宛如是他们的前哨基地;而源氏一直想攻下儿岛,以便向前进军,但当时海角深及内陆,从藤户到儿岛还隔有一道相距五百公尺左右的海峡,源氏的军船根本无法通过这道海峡,双方的战争就这么拖了好几年。

有一天,佐佐木三郎盛纲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从当地人浦男口中得知这道海峡中间有一处可乘马通行的浅滩,因此他立刻杀了浦男,以防他将这件事泄露给其他武将知道。”

刑部大膳说到这儿,稍微喘了一日气,把烟管放在火炉边敲了敲,接着说。

“佐佐木三郎盛纲在知道这个重要的情报后,并没有立刻发难,反而选在寿永三年的十二月七日,带着七名家仆一起跳海。大将军三河守范赖面对这样的情况,大惊失色地叫道:‘快制止他们!快制止他们!’于是身为土肥的次郎实平急忙挥鞭紧追在后。可是这个时候的佐佐木已经发狂了,对于大将军的命令根本充耳不闻,硬是带着他的手下渡海而去。大将军见到这般情形,开始怀疑事出必有因,于是立刻下令渡海追赶,三万大骑就这样人海迫赶佐佐木……”

刑部大膳愈说情绪愈激动,有时得停下来喘一口气,才能继续说下去。

“怎么样?金田一先生,你记起这段历史了吗?”

“这是《平家物语》十三卷的‘藤户’里面的一节吗?”

“嗯,不过这只是其中一小部份而已,还不算完整。由于这是一场跟我们祖先有深厚关系的战争,所以我从小便在父亲的要求下,硬是将它背了下来。”

“您的祖先……这么说,常时的战役是……”

“你继续听我说吧!当时平家根本不知道海峡中间有一处浅滩,所以完全没有料到源家会出船攻打过来;等到源氏的三万大军朝这边逼近时,平家车才急急忙忙地派船出去迎战,源氏的武士们受到鼓舞,披了战甲便冲上平家的船,展开一场厮杀。

双方大战了一天一夜,最后,平家的兵力终于不敌源氏的三万大军,只好舍弃儿岛,撤退到屋岛,而趁乱逃走的平刑部幸盛便带着六名家臣躲在这座小岛上。”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们祖先的由来?”

“嗯,事情就是这样发展下来的。刚开始西国的人对平家还不错,可是到了第二年,也就是文治元年三月二十四日,发生了坛浦之战,平家就此被彻底歼灭。

后来镰仓的人士召开一场定夺罪状的会议,会议结果甚至波及到躲藏在这座小岛上的七个人;平刑部幸盛为了不连累别人,只好带着六位家臣从千叠敷跳水自杀,他们跳水的地方就是你昨天采访过的“落难渊”。

那件事发生在文治元年的七月七日,文治元年是西元一一八五年,已经是距今七百八十二年前的事了。唉!真抱歉,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往事,你一定觉得十分烦闷……”

“不,我倒觉得挺有趣的。对了,在这七个人躲避仇家追杀的日子里,他们有和岛上的姑娘结婚,并育有后代吗?”

“是的。”

刑部大膳在火炉的对面点点头说:

“当时这座小岛叫‘妻恋岛’,神社也叫做‘妻恋神社’,所祭拜的神抵是在出云国击退八歧大蛇的素养鸣尊,歌颂神抵的曲词有‘发迹入云,出云八重垣,偕妻建八重垣,建八重垣’等句子,从这些曲词中可以知道神社名称的由来。

根据史料上的记载,当时宫司的女儿叫日奈子,长得美若天仙,她不但和刑部幸盛结为夫妻,两人还育有一子;而其他六位家臣也纷纷在这座小岛上找到要好的女伴,一起过着夫妻生活。

总之,这七个人都在岛上留下自己的骨肉,然而他们认为自己的骨肉与岛上的居民有别,却又苦于无法光明正大地拥有平家的姓氏,只好将平刑部的平去掉,以刑部作为他们的姓氏。

原本这座小岛上的岛民都姓‘越智’,日奈子又是宫司的独生女,但是她和刑部幸盛结婚,所生之子改姓刑部,并继续担任神职。从此,落难到这座小岛上的七个人的后裔,竟成为岛上重要的族群,真可谓‘喧宾夺主’啊!”

(由这番话听来,大膳先生应该是个非常明事理的人。那么在昭和十九年越智龙平和巴御寮人私奔的时候,他为什么会极力反对呢?)

尽管金田一耕助满怀疑问,但他并不急着触及这个问题,转而问道:

“那么,神社的名称从什么时候改成‘刑部神社’?而岛名又是什么时候改的?”

“这个嘛……根据江户时代中期的纪录,神社和小岛应该是从享保时代改名的。当时传说神主家中有位美若天仙的女儿,消息传到领主的耳里之后,他立刻将神主的女儿召入宫中,那时候她才十六岁。

领主不但把她留在宫中,还非常宠爱她,而她也为领主生下一名世子;为了表示对她的恩宠,领主一声令下,将神社和小岛全部改名为刑部。自从神社和小岛改名之后,刑部家族和越智家族之间便存有芥蒂,一直到今天,芥蒂仍旧存在。”

金田一耕助对这些谈话内容根本不感兴趣,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假装若无其事地问道:

“原来这座小岛还有这么一段历史。那么,这些古老的记载有保存下来吗?”

“不,那些记载早在我小时候就已经流失了。”

“怎么会这样?是因为发生火灾的缘故?还是……”

“起因于一场强烈的暴风雨……那是明治二十六年的事情,当时我才七岁,什么都不懂,不过我记得《都洼郡志》里面有这么一段记载——那一年的十月十四日,日本遭受强烈台风的袭击,冈山县的损失相当严重,而刑部岛也在那次台风中遭遇莫大的打击。

金田一先生,你应该知道刑部神社建在刑部岛南端的悬崖上,由于二十六年十月十四日的大台风造成整座山崖崩塌,刑部神社被埋在山崖下面,神社里所有的宝藏因此都埋在地底下。”

金田一耕助一听到“明治二十六年”从刑部大膳的嘴里说出来,双眼不禁为之一亮。

他倏地想起从浅井春住处发现的古钱,不就是因为长期埋在土里而生锈的吗?而且当时广濑警官还问金田一耕助一个颇难回答的问题:

“这些铜市都是明治二十六年以前制造的,没有一枚是明治二十六年以后制造的,不知道您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金田一耕助本想趁此机会问刑部大膳:

“既然明治二十六年发生大台风的时候,整座神社因此被埋在地底下,那么奉献箱到哪里去了?”

只可惜他还来不及提出这个问题,便有两个人从二楼正面的楼梯上咚咚地走下来。

这两人是三津木五郎和荒木定吉。

由于他们两人的房间都在二楼,而且又住在隔壁,所以两人从昨天晚上便聊得十分起劲,到了早上,他们甚至相约出去玩。

“晦!你们早!”

三津木五郎一见到刑部大膳和金田一耕助在柜台里,随即一脸开朗地出声打招呼。

然而,荒木定吉就没有这么“活泼”了,只见他瑟缩地站在一旁,一副不想跟金田一耕助有任何瓜葛的模样。

“啊!你们准备上哪儿去?”

“昨天我拿一卷底片去前面那家卖风景明信片的商店冲洗,这会儿应该已经冲洗好了;如果洗好的话,我想拿去给巴御寮人看看。”

“这样啊!那么,荒木先生准备去哪里?”

“我、我……”

荒木定吉说起话来吞吞吐吐的,因此三津木五郎代他回道:

“他想看一看神社,所以我就邀他跟我一块儿去,我想顺便介绍他给巴御寮人、真帆、片帆认识。”

“嗯,麻烦你了。”

刑部大膳吸了一口烟管里的烟丝,苦笑着说。

“那么我们走了。”

三津木五郎说完便催促荒木定吉赶快走,可是他自己却突然想到一件事,回头看着柜台说:

“大叔,今天早上好像又有联络船到了,是不是曾经离开小岛向外发展的岛民们又回来了?”

三津木五郎说完,还朝金田一耕助眨了眨眼,迅即消失在门口。

其实金田一耕助早就注意到联络船抵达码头的事,但听到三津木五郎直接说出来,反而让金田一耕助感到有些尴尬。

“那么……谢谢您的招待,我先告辞了。”

金田一耕助说着便从椅于上站起来。

“金田一先生有急事要办吗?”

“其实也没有什么急事,只是前面街道上挺热闹的,所以我想……”

前面的街道并不是现在才开始这么热闹,打从金田一耕助受邀到柜台和刑部大膳谈话的时候,外面就已经开始传来太鼓和笛子的声音。

(看来是一些提早回到刑部岛的岛民正在进行预演吧!)

金田一耕助一方面想出去看看街上热闹的样子,另一方面,他的怀里还装着写给矶川警官的信,不早一点寄出去不行。

“既然你没有别的事,那就请你多待一会儿吧!因为太夫正好搭乘刚才那艘船回来,我想顺便让你跟他见见面。”

“您说的太夫是指刑部神社的宫司吗?”

“是的,就是巴御寮人的丈夫。我想请你跟他见见面,或许会对你的调查工作有所帮助。”

听到这里,金田一耕助不禁有一种被人看穿的感觉,可是他实在没有理由拒绝刑部大膳的要求,只好勉为其难地坐在位子上。

幸好过了一会儿就有两个西服装扮的男人走了进来。

第一个进来的男人又瘦又高,一张马脸配上络腮胡,不但没有一丝威严,还给人一种滑稽的感觉。

经过刑部大膳的介绍,金田一耕助得知这个人就是巴御寮人的丈夫——刑部守卫。

刑部守卫实际年龄是五十二岁,整整大巴御寮人十三岁之多;再加上巴御寮人长得十分漂亮,因此金田一耕助实在很难将眼前这个男人和巴御寮人联想在一起。

“金田一先生,接下来我要跟你介绍的这一位,就是刑部岛的村长——刑部辰马,他算起来是我内人的侄子。”

第二个进来的男人——刑部辰马的外形与刑部守卫正好相反,肩膀下垂,脖子又粗又短,年龄大约五十五、六岁。

从他们两人对刑部大膳必恭必敬的态度来看,刑部大膳应该是这座岛上的最高主权者,他不仅是巴御寮人的外叔公,也是刑部神社的总代表,因此他在岛上的地位无人能及。

“太夫,这位先生昨天就到我们这儿了,你只要看过这封信,就会知道他是谁。”

刑部大膳从火炉的抽屉里取出越智龙平写给他的介绍信,递给刑部守卫。

刑部守卫一看到寄件人的名字,立刻皱起眉头,一言不发地将信纸抽出来。

信的内容非常短,他很快便看完了,并把介绍信递给村长——刑部辰马。

“昨天晚上我就已经看过这封信了。”

刑部辰马发出干笑声说道。

“哦,是这样啊!”

刑部守卫把信笺放进信封里,递还给刑部大膳,同时转头对刑部辰马说:

“刚才在码头时你说有一位稀客来我们这儿,就是指这位客人吗?”

“嗯,想不到吧!龙平竟然有这么一位特殊的朋友。”

刑部辰马这些话说得相当讽刺,不过刑部守卫似乎没有把它放在心上,他看着金田一耕助说:

“信上说由于你身体欠佳,所以想在岛上静养一阵子?”

“是的,最近我有点疲累的感觉,所以才想……”

金田一耕助还没解释完,刑部守卫已经挥手说:

“没关系,只要你喜欢就尽管留下来。对了,金田一先生,你是什么时候见到越智先生的?是最近吗?”

“嗯,我是在两天前——也就是六月二十九日见到越智先生的。”

“哦?你在什么地方跟他碰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8章 黄金神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灵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