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宠儿》

第10章 现代春宫图

作者:横沟正史

1 失踪

爱的花束以最现代化的美容设备,堂堂进军丸内,并举办鸡尾酒会招待各界名流。

开幕酒会的时间订在七月二十五日晚上六点起,地点设在保坂君代亲自命为美的殿堂——爱的花束会馆三楼大厅。

爱的花束会馆是日比谷公园旁新建的三层楼建筑物,原本是一间电影院,因为经营不善,由风间欣吾替保坂君代出钱买下该建筑物。

野心勃勃的保坂君代想以此为跳板,她不只希望在东京都内发展,更想在全国各地开设爱的花束连锁店,同时,她还想把这里改建为七层楼的大厦,让爱美的的女士从头美到脚,这就是长远的计划。

风间欣吾就是喜欢这样的女人,凡是纸上谈兵或缺乏远大梦想的女人最好靠边站,拥有灵活的脑筋,并且具备执行的胆识与手腕的女性,才是风间欣吾的最爱。

让风间欣吾打开钱包是件困难的事,他虽然精力充沛,却绝对不是个宠坏女人的男人。

若想让他慷慨解囊,就必须提出周详的计划,只要他认同你的提案,并且可以预期回收资金的话,他就会是一个非常有度量的资助者。

女人——特别是有事业企图心的女强人,最喜欢在她们遇到困难时能适时伸出援手的男人。

风间欣吾和情妇之间的关系十分复杂,他们因情色、爱慾、金钱、名利而聚在一起,即使她们知道风间欣吾另有情妇也不会吃醋。

话说爱的花束会馆举行开幕鸡尾酒会那天夜晚,十分凑巧的,又是个下雨天。

当天晚上,爱的花束会馆正门口霓虹灯初次点亮,多彩的霓虹灯仿佛是一簇簇花束,映在被雨水淋湿的人行道上,令人目眩神迷。

到了六点半左右,许多车子缓缓停在爱的花束会馆前面,从车子下来的乘客男女各半。

事实上,爱的花束订于八月一日开始营业,今天晚上举行开幕酒会的主要目的是在宣传,被邀请的客人原本是以将来有可能成为固定客人的女性为主。

不过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保坂君代想藉这次鸡尾酒会告知大家有她这号人物存在,所以各界名流都出现在被邀请的名单之中,由这一点也可以看出保坂君代未来事业的动向。

各界赠送的花圈和花篮从一楼排放到二楼,客人们参观过一、二楼的现代化美容设备之后,就被带领到三楼的大厅。

各楼层间有升降电梯联系,保坂君代打算将来把三楼规划成以中产阶级为对象的结婚广场。

直到晚上七点,大厅里已经聚集三百多位客人,场面十分盛大。

由于是鸡尾酒会,会场内没有摆设特定的席位,来宾可以随心所慾地站着聊天、寒暄。

大厅一隅设置一座简单的舞台,舞台上正演奏着爵士乐,舞台前面几乎没多少客人,大家都三五成群地站着聊天。

保坂君代即将在七点半向各位来宾致词,但是此刻会场内却一直不见她的踪影。

这里是位于爱的花柬会馆一楼的办公室,办公室内除了水上三太和上田敏子之外,风间欣吾也坐在舒适的靠椅上,不过他的双眼已经失去昔日的光彩。

从刚才开始,会馆内部的工作人员一直处在沉闷、凝重的气氛中。

“老板娘今天早上有打电话来吗?”

水上三太一副追问的口气。

“老板娘并不是自己打来,而是一位自己称老板娘的代理人打来的,而且那个人是男性。”

这位嘴chún发白、回答水上三太问题的,正是昨天晚上担任保坂君代的助手,前往明治纪念馆参加喜宴的上田敏子。

“打电话来的男人说今天晚上一点半以前,老板娘一定会来这里?”

“是的,那个人说老板娘要他代为转告一声,因为昨天晚上还有一些准备工作没有结束,无法赶回来。他叫我们不用担心,今天晚上七点半左右,老板娘一定会赶到会场。”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早上十点左右。”

“那个男人是从哪里打来的?从家里还是涩谷的店里?”

“应该是从涩谷的店里打来的。”

“当时你有没有问对方老板娘在什么地方?”

“我当然问过啦!可是对方却笑着说现在不能告诉我,那个人还说到时候我们就会知道了。对了,后来那个还说了一件奇怪的事。”

“什么奇怪的事?”

“他说老板娘准备以充满戏剧效果的方式出场,到时候一定会让在场的来宾大吃一惊,因为老板本身的戏剧细胞非常发达。那个人说完之后便哈哈大笑,我也被他吓了一跳。”

“风间先生,今天早上田小姐向你报告过这些事情了吗?”

“是的,她在电话里说过。”

“关于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我一点头绪也没有。水上兄,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完全没有办法思考这件事。”

“老板娘将以充满戏剧效果的方式出场,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这一点我也不知道。”

“你认为打电话来的男人会是谁?”

“大概是你昨天晚上去明治纪念馆查到的那个穿着雨衣、戴雨帽的男人……”

昨天晚上,水上三太赶到明治纪念馆后得到的情报是:带信给保坂君代的人是个身穿雨衣、围着护颈布,并且戴了一副大型黑色眼镜的男人,而且保坂君代乘坐那名男子开来的车走了,之后就一直没有她的消息。

水上三太获知的情报只有这么多,可是光是这样就足够让风间欣吾陷入莫名的不安和恐惧之中。

“老师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上田敏子知道的事情有限,就只知道这两个男人从昨天晚上开始精神就一直处于亢奋中。

然而在今天这么重要的时刻,竟然还没有老板娘的消息,不禁让她也跟着紧张起来。

水上三太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直接向风间欣吾问道:“风间先生,这件事……”

他顾虑到上田敏子也在场,于是立刻改口:“你跟那个提过了吗?”

“当然提过了,我打过两次电话给你……”

说到这里,风间欣吾的视线突然望向不远处。

水上三太顺着风间欣吾的视线回头看去,手掌心不禁冒出冷汗。

(现在站在柜台签名的人,不就是望月种子和她的情人——猿丸猿太夫,也就是黑田龟吉吗)

2 “贵客”光临

在这么热的天气里,望月种子依然穿着丧服般的黑色洋装,胸前别着一只胸针。

水上三太倏地想起,那只胸针曾经救过他一命呢!

望月种子别在胸前的是一种夜光型胸针,水上三太悄悄潜入望月蜡像馆,差点成为望月种子的枪下亡魂时有人(三太一直到昨天晚上才知道那个人就是金田一耕助)关掉墙上的开关。

当时望月种子的夜光胸针让水上三太清楚知道她的位置,并且引导他顺利逃出一片漆黑的望月蜡像馆。

站在望月种子身后的黑田龟吉穿着一袭燕尾服,额头上不断冒出汗水。

他刚从外面进来,身上的体温还没有降下来,因此爱的花束会馆里不断送出的冷气,根本对他发挥不了效用。

黑田龟吉身上那套小一号燕尾服可能是借来的吧!穿在他身上,说有多奇怪就有多奇怪。

那天晚上,水上三太从望月蜡像馆的大厅跑到玄关处用三夹板隔成的房间时,在黑暗中被黑田龟吉抱个正着。因为身在黑暗中,彼此都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从对方毛茸茸的肌肤触感来判断,的确很像是黑猩猩。

当时黑田龟吉身穿一件没有系腰带的睡袍,前胸躶露在外。他大概在躶睡时听到枪声,慌忙之中套上睡袍,来不及系腰带吧!

水上三太被黑田龟吉从正面紧紧抱住,一阵死命的挣扎后,右手正巧抓到一个柔柔软软的东西,于是他用力一掐,黑田龟吉应声倒地,水上三太也因此从虎口脱险而出。

望月种子签完名后,张大眼睛向四周梭巡一遍后,便带着黑田龟吉进入一楼的会场。

黑田龟吉意识到今天的场合非比寻常,他一边留意周遭人们的视线,一边紧紧跟在望月种子身后,他们俩并没有看到风间欣吾和水上三太。

当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会场时里时,水上三太一回头,便看见风间欣吾整个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水。

(难道……这个人称战后怪物的男人如此害怕看到被自己弃如敝屣的前妻吗)

他原本想开口说些话,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吞了回去,接着他便离开这间办公室。

他到柜台看了一下签名薄,望月种子是用本名签到,黑田龟吉则签下猿丸猿太夫这个名字。

他大概同时使用这两个名字,扮演两个不同的角色吧!

当他制作望月蜡像馆蜡像的时候,他是蜡像名人——黑田龟吉,而扮演扑克牌占卜女巫——望月种子的随从时,他便用猿丸猿太夫这个名字。

“三少、三少!”

水上三太听到有人在叫他,回头一看,原来是卡斯迪洛的女服务生们。

“咦?阿京、夏子、曲纪子,你们也来了呀!那么今天晚上卡斯迪洛……”

“今天休息一天,老板娘叫我们来这里帮忙。”

“不论是谁,大家都是我们的老板娘,哈哈哈!”

“早苗呢?”

“早苗去接人了。”

“接人?她去接谁?”

“好像是去东洋剧场接汤浅朱实……”

水上三太吃惊地看着这三个女人。

“汤浅朱实要来这里?”

“哎呀!三少,你怎么一听到汤浅朱实的名字,脸色就变了。”

“哦!我要把这件事告诉早苗哟!”

“别开玩笑了!就算汤浅朱实要来,也不需要派人去接她吧!”

“咦?三少,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什么?”

“汤浅小姐今天晚上不是要来这里献唱吗?她是利用东洋剧场中场休息的时间过来这里的。”

“她现在可是红透半边天的大明星呢!刚才汤浅小姐打电话来说希望有人去接她,于是早苗就立刻去接她了。”

水上三太拿起望月种子刚才放下的邀请函,它与水上三太收到的邀请函一模一样,也是一张假的邀请函。

真正的邀请函上,收件人的名字是用毛笔写的,假的邀请函则是用打字机打的。

“阿京,今天晚上余兴节目的表演名单里面,并没有汤浅朱实的名字啊!”

“那么一定是临时决定的。”

“可能是爱的花束老板想给现场佳宾一个惊喜吧!”

水上三太检查一下堆放在柜台的邀请涵,发现其中还有两张假的邀请函。这两张邀请函的收件人分别是金田一耕助和有岛忠弘,收件人的名字也都是用打字机打的。

“阿京,这三张邀请函借我一下。”

“三少,这些邀请函有问题吗?”

水上三太没理会阿京的叫唤,直接回到先前的办公室,可是已经不见上田敏子的人影,只看见风间欣吾两手背在身后,就像困在笼里的猛兽一般来回地踱步。

“风间先生,你看!”

水上三太把望月种子的邀请函拿起给风间欣吾看,只见风间欣吾眉头深锁,却没有对这件事表示意见。

当他看见望月种子出现在柜台的那一瞬间,可能已经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了!

“风间先生,金田一先生也来了。”

“啊!这件事我知道。”

“金田一先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他总是穿着和服,个头不高,比中等身材稍微矮一点、瘦一点,顶着一头像鸟巢般的乱发。”

“这样的话,今晚我就可以跟我的对手直接面对面了。”

“对手?”

风间欣吾的脸上露出微微一笑。

“风间先生,这个人好像也来了。”

风间欣吾看到水上三太递给他的邀请函上的收件人名字——有岛忠弘时,立刻冻结脸上的笑容。

“那家伙究竟来这里做什么?”

“可能有什么企图吧!听说汤浅朱实也要来。”

“朱实?”

“嗯,但她不是以客人的身份参加,而是来这里唱歌的,我还听说早苗已经去接她了。”

风间欣吾默默地看着水上三太,一抹怀疑的神色在他的脸上游走。

“水上兄,你该不会就是这些恶作剧的幕后主使者吧!”

风间欣吾冷冷地说出这句话。

“你别开玩笑了!”

水上三太嗤之以鼻地说:“我还想问你这出戏是不是你自编自导的呢!”

“你说什么?”

令人窒息的气氛霎时充塞在大眼瞪小眼的两人之间,忽然间,门外响起两个年轻女人的声音,适时化解这股紧张的气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现代春宫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宠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