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宠儿》

第12章 瓶子与瓶塞

作者:横沟正史

1 夺命电话

这里是爱的花束会馆三楼大厅的某个房间,它原本是给今晚做余兴表演的艺人化妆、休息用的。

负责侦讯工作的是警政署的等等力警官和辖区警局的搜查主任——坂崎警官,另外还有两名刑警坐在桌子前记录,金田一耕助则坐在角落的椅子上,无所事事地翘着二郎腿。

等等力警官从金田一耕助那儿听取大致的情况,待初步验尸结束后,便将这个房间当作临时调查总部,随即展开侦讯工作。

首先被传唤的是被害人保坂君代的阿姨——南贞子。

“你说今天早上十点左右,有个自称是保坂君代代理人的男子打电话来这里?”

“是……”

南贞子含着眼泪说:“那个男人说他会立刻把箱子送过来,希望我们将箱子放在舞台上面当装饰,还说君代今天晚上七点半以前一定会回到这里,万一赶不及的话,他会先把钥匙交给某个人,到时候就请风间先生开箱,让客人看看箱子里面的东西,这就是那个男人在电话里交代的事情。”

“原来如此,箱子是什么时候送到的?”

辖区警局的搜查主任——坂崎警官问道。

“差不多挂上电话后三十分钟,箱子就送到了,所以应该是十点半左右的事情。”

“送箱子过来的是什么人?”

“是普通的送货人员,那人骑着一辆三轮摩托车,交给我传票和收据之后就回去了。”

“当时你有没有发觉这个箱子有些奇怪?”

“我那时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可是保坂君代昨天晚上没有回来,难道你不担心吗?”

“我当然担心了啊!可是这种事……她已经不是小孩了,所以我……”

“对了,关于今天早上打电话来这里的男子,你还有没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给我们警方做参考。”

“这个嘛……我觉得电话里那个男子的声音很小,他说的话都要再听上一遍才听得懂。现在回想起来,他好像是故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含糊不清的。”

关于这一点,南贞和保坂君代的学生——上田敏子的说法一致。

“你说那个故意让声音听起来含糊不清,那么打电话的男人会不会是你所识的人呢?”

“凶手会做出如此残酷的事情,一定是很怨恨君代,或是对照顾君代的风间先生有所不满,所以我猜想凶手会不会是风间先生认识的人?”

“你知道可能是什么人吗?”

“不,我不知道。”

坂崎警官和等等力警官、金田一耕助商量了一会儿,对南贞子说:“今天暂时侦讯到这里,你若是想起有关的线索,麻烦你立刻通知我们。接下来,麻烦你请石川早苗小姐进来一下。”

“是。”

早苗和南贞子擦身走进来,只见她两眼无神,一脸惨白的憔悴样。

在警方的询问下,早苗将先前那名奇怪男子交给她一串钥匙的事情,一字不漏地说出来。

“那个穿雨衣的男人自称是雨男?”

“是的,所以汤浅小姐还笑着说只要是下雨天,所有男人不都叫做雨男吗?”

“汤浅小姐?”

一旁说话的是金田一耕助。

“你说的汤浅小姐是指汤浅朱实吗?”

“是的。”

“这么说,当那个自称是雨男的男人把钥匙交给你的时候,汤浅朱实也在场喽?”

“她本来说要先走一步,后来觉得那个男人很奇怪,所以便站在一旁听我们两人说话。啊!对了……”

“你想起什么事了吗?”

“当时汤浅小姐还说那个会不会是从会馆后门出来的。”

“汤浅朱实还在这里吗?”

等等力警官忽然问道。

“不,汤浅小姐已经回去了。她是利用东洋剧场中场休息的时候赶来这里表演,刚才一位姓有岛的人送她回去了。”

“哦,对了。”

金田一耕助补充说明:“警官,汤浅朱实是个有名的艺人,任何时候都可以找得到她……石川小姐。”

“是。”

“你说汤浅朱实曾经说过那个会不会是从会馆后门出来的?”

“是的。”

“你对于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你也认为那个男人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吗?”

“经汤浅小姐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好像是这样。”

“好的,坂崎主任,不好意思,请你继续发问。”

“嗯……”

坂崎警官重新询问早苗那位自称雨男的男人长什么模样及多大年纪,可是早苗对这些问题都回答得十分模糊。

“那个人戴着雨帽,鼻子以下围着护颈布,脸上还戴了一副大眼镜,我完全看不出那个人长什么样子。而且当时下着雨,我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因此就没有多加留意他的长相。”

早苗对于自己没能看清对方的长相,感到十分过意不去。

坂崎警官认为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转而和金田一耕助、等等力警官商量。

“嗯,今天就先问到这里,麻烦你出去的时候,请黑田龟吉先生进来一下。”

“好的。”

早苗如释重负地站起来。

但是接下来与她擦身而过的不是黑田龟吉,而是验尸完毕的五岛法医。

2 验尸报告

“唉!这又是一件棘手的命案。”

验尸经验丰富的五岛法医也觉得这件命案相当棘手,只见他光秃、宽阔的额头因汗水而显得油亮亮的。

“法医,死因是……”

坂崎警官看着五岛法医,声音沙哑地问道。

“死因是勒毙,凶手可能是用绳子勒死被害人,详细情形必须等解剖结果出来之后才能确定。凶手行凶的时间是昨天晚上深夜,差不多是十二点左右。”

“法医,被害人是否受到侵犯?”

“这是肯定的。”

五岛法医难过地说道:“凶手好像先替被害人注射吗啡之类的禁葯,这一点必须等解剖结果出来才能确定。不过从被害人左手上留有注射针孔的痕迹来看,凶手让被害人昏了以后,先是凌辱被害人,最后才勒死她。以往虽然没有发生过这类的凶杀案,不过那尊蜡像……这的确是一件惨不忍睹的命案。啊!不好意思,现在可不是发表意见的时候。坂崎,验尸报告我随后送到,我先告辞了!”

说完,五岛法医便匆忙离去。

“嗯,那尊蜡像确实是我做的。”

接着进入临时调查总部的是黑田龟吉,他看起来已经比刚才镇定多了。

“师傅。”

金田一耕助从房间角落探身向前问道:“你刚才说是受了雨男的委托才制作这尊蜡像?”

“咦?雨男?”

房里的人闻言全都惊叹了一声,金田一耕助连忙用眼神示意他们安静下来。

“我想请问你这件事情的发生经过,自称雨男的人是自己到你那里订购蜡像吗?”

“没错,就是这样。关于这个人……请你们听我说,他是一个令人感觉很不舒服的人……”

黑田龟吉看了大家一眼,接着说:“这个月的十三日傍晚,也是一个下雨天,自称是雨男的男人来到我的工作室,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就说是雨男。他说因为自己老是在连绵不断的雨夜里出来溜达,所以叫做雨男。我怎么看他都觉得不顺眼,他身上的雨衣滴滴答答地滴着雨水,头上戴着雨帽,鼻子以下用护颈布围着,脸上还戴了一副大墨镜,根本看不出来他长什么样子。而且我问他叫什么名字时,他居然还说自己叫雨男。哼!简真就把人当傻瓜嘛……”

“师傅,雨男向你订制那尊男性蜡像对不对?”

“不,不是这样的。那尊男性蜡像是我一时兴起随手做的,因为光有瓶子却没有瓶塞,不是很不协调吗?”

黑田龟吉说到这里,竟还露齿一笑。

他虽然外貌长得难看,笑起来倒还挺可爱的。

“师傅,你说光有瓶子却没有瓶塞是很不协调的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哎呀!这个月十三日雨男来向我订购一尊女性蜡像,也就是刚才照那个被杀的女人……他给我那个女人四张全躶的照片,以及两张脸部特写的照片,要我做一尊跟那个女人一模一样的蜡像。于是我问他要做成什么样的姿势,他说要做一尊全躶的蜡像,至于姿势……就和刚不被男性蜡像抱住的女尸姿势一模一样。那人还说要做得跟真人一样,因此我很高兴。”

“你高兴什么?”

等等力警官虽然对这个话题十分厌恶,可是也不得不深入调查。

“没什么,因为我知道照片里的女人是谁,她是保坂君代……”

“你为什么会知道?”

“因为保坂君代是风间欣吾的情妇,而老师……我是指望月种子,她是风间欣吾的前妻。老师到现在都还对她的前夫风间欣吾恋恋不舍,所以对于前夫的情妇,她都会收集详细的资料。”

等等力警官一听到望月种子这个名字,不禁张大眼睛。

“你和望月种子又是什么关系?”

“嘿嘿!我们的关系就好比夫妻一样。不过说起来,我只是她的男妾,她可是个相当厉害的女人呢……”

黑田龟吉的舌头变得十分灵活,根本不懂得节制。

3 弄假成真

“请等一等。”

金田一耕助打断他的谈话,问道:“关于这当中的情况,我待会儿再做说明。现在能不能请师傅谈一下蜡像的事情?你刚才提到雨男在这个月十三日到你那儿,向你订购一尊跟保坂君代一模一样的蜡像。”

“没错,我也很高兴地接下这笔生意。”

“这些我刚才都已经知道了。那么你有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望月种子?”

“怎么可能!这可是商业机密,我根本没有跟她提过这件事。直到刚才为止,老师都不知道我制作那些蜡像。”

要是望月种子听到黑田龟吉说的这番话,不知道她心里做何感想。

望月种子将黑田龟吉当作性爱玩具,她一方面以此满足自己的需求,另一方面认为只要满足黑田龟吉异于常人的情慾需求,就可以藉此操控他。

如果她听到黑田龟吉以一副丈夫的语气说出这些话,想必会当场气疯吧!

“这件事暂且不提。你知道吗?当我在制作这尊蜡像的时候,突然有一种奇妙的想法。”

“什么奇妙的想法?”

“既然已经做了瓶子,总不能没有瓶塞啊!所以我就顺便做了一个瓶塞,那就是跟风间欣吾一模一样的蜡像。”

“哦,原来瓶子和瓶塞是这个意思……”

金田一耕助这才明白黑田龟吉的幽默,可是他的幽默未免也太低级了,因此没有人对此发出会心的一笑。

“还好之前我已做过不少风间欣吾的人头,那是老师跟我订做的,我只要从这些蜡像里面挑出一个比较适当的人头即可,接下来就只剩下身体的部分,但是这个部分并不会花费我太多时间。不过,有一点我得事先声明一下,我做这个男性蜡像并没有打算要卖给雨男。这个月二十日同样也是下着雨,雨男依约到我那里取货……”

“嗯,然后呢?”

“如果我当时不那么做就好了……我把男性蜡像拿出来给雨男看,当时男性蜡像还没完成,不过是和女性蜡像抱在一起。雨男看了之后非常高兴,他要我把男性蜡像一并卖给他,还要求在二十三日晚上以前交货。而且他说要把蜡像当做礼物送到某处,所以叫我顺便为他做个大箱子。”

“原来如此。那个箱子也是你做的。”

“没错。我一直赶到昨晚以前交货,昨天傍晚雨男来的时候同样下着雨,我把抱在一起的男女蜡像装箱,雨男也在箱子四边上了四道锁,还交代我明天早上十点左右帮他把这个箱子迭到什么地方去,并付给我一大笔运送费用。因此,今天早上我十点左右,我就找了个送货员按照雨男所说的地址送过去,可是我不知道那尊女蜡像什么时候被调换成真人的。”

“原来如此。”

金田一耕助点头说道:“这么说,从昨天晚上雨男离去之后,到今天早上你找送货员为止的这段时间,有人偷偷潜入你工作的场所,将蜡像和真人相互对调喽?”

“对对对,就是这样,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可能性了。”

“那四把钥匙是被雨男带走的。”

“当然啦!”

“在你工作的场所,就算夜晚有人把尸体抬进去,是不是也不会有人发现?”

“这个嘛……我的工作室位在莺谷望月蜡像馆的后面,我晚上则住在蜡像馆里!我当然会把工作室的门窗都关好,再说那种工作室也不会有小偷光顾,所以只是象征性的锁锁门口。因此若有人存心要潜人的话并不困难。今天早上,我发现旁边的窗子没有关上,起初还觉得很奇怪,后来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

“师傅,这么说来……”

坂崎警官的神情很凝重,他的身子向前倾斜问道:“如果昨晚雨男真的潜入你的工作室,把真人和蜡像对调,那你的工作室里应该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才对。”

“刚才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想立刻回我的工作室察看一下。如果警官要一起回去的话,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不过,等一等……”

“怎么了?”

“如果雨男把女性蜡像一起带走的话……”

“雨男带来的照片是不是还留在你那里?”

“嗯。警官,关于杀人的事情,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当时我只认为雨男这家伙怨恨保坂君代和风间欣吾,所以想制作这么一尊蜡像,好让这两个人当众丢脸。”

金田一耕助暗自在心里想着:

(就算事实真是这样,但不知道雨男真实的计划是什么……他制作保坂君代的蜡像究竟想拿来做什么呢?雨男原本大概有别的计划,后来一定是因为黑暗中突发奇想,才会变更计划。难道变更过的计划实行起来,会比他最初的构想要好吗?)

“师傅,最后我想再问你一个问题。望月种子真的不知道你制作蜡像的事吗?”

“嗯,她一定不知道。”

黑田龟吉虽然回答得十分笃定,却又露出不安的神色说:“但如那个老太婆的话……”

此时,一位刑警慌慌张张地走进来。

在场的人定睛一看,只见刑警手上挂着一件湿答答的雨衣。

“警官、主任,石川早苗小姐希望大家看一看这件雨衣。”

“什么?早苗……”

坂崎警官伸手拿过雨衣,顺势将雨衣整个摊开,发现雨衣上连着雨帽,以及护颈布。

“山本,这件雨衣是在什么地方发现的?”

“这件雨衣就挂在后门的衣帽架上,而且没有人承认这件雨衣是他们的。主任,雨衣左边的口袋里有个奇怪的东西。”

“奇怪的东西?”

坂崎警官把手伸进口袋里摸索。

当金田一耕助看到坂崎警官手上拿的东西时,不禁面露惊讶的神色。

(那……不就是女人和服腰带上的细绳吗?而且看起来很像是中年妇人使用的高级品。)

金田一耕助猛然想起风间欣吾曾经告诉过他一件事。

风间欣吾在石川兄妹位于经堂赤堤的家中发现妻子美树子的尸体时,美树子的身上并没有系着细绳……

然而现在却从这件雨衣口袋里取出一条细绳,上面还沾了斑斑血迹……

(难道凶手昨天晚上就是用这条细绳勒死保坂君代的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宠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