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宠儿》

第13章 谜样的证词

作者:横沟正史

1 托梦

翌日,也就七月二十六日,东都日报刊登一则震惊全国的头条新闻,街头小贩到处抢着叫卖,东都日报当天报纸的发行量随即创下最高纪录。

这也难怪啦!正当其他报社只报导爱的花束会馆事件时,东都日报已经追溯到该事件的起始原因

该报从风间欣吾的妻子——美树子和石川宏殉情的事件,美树子的尸体离奇失踪,一直到最近发生的一连串诡异事件都详加报导,所以才会出出一股抢购东都日报的騒动。

水上三太自然也因此而受到瞩目,他受命由文化部调到社会部执笔,专门负责报导这个案件。

不知道这样的安排是否真的为他带来好运。无论如何,他往后得花更多的时间与心思在这个案件上。

自从美树子和石川宏殉情,到她尸体下落不明的事情曝光后,始终隐瞒这年事的风间欣吾自然成为众人怀疑的焦点,而警方另一个要追查的对象则是石川宏。

在笔者叙述这件事之前,先叙述一下爱的花束会馆之后的侦讯经过。

继黑田龟吉(猿丸猿太夫)之后,进入临时侦讯室的是望月种子。

望月种子身穿黑色洋装,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怪异的气息,仿佛有一阵黑色气团从她身后冒出来。

她集中所有的注意力应对。不用说,这当然是她对风间欣吾的憎恨和专情所造成的。

这份异于常人的执着和她丑陋的容貌相融的结果,形成一种严肃的神秘性,这倒是有助于她在使用扑克牌为人占卜时,增加一些恐怖的气氛。

望月种子一走房里,即以那双狡猾的眼睛不屑地看了大家一眼,然后一语不发地坐在坂崎警官指定的椅子上。

从她有如螃蟹般有棱有角的下巴和紧闭的嘴chún来看,她的确像一个常人无法比拟的斗士。

警方在询问过姓名等个人基本资料后,便进入主题。

“夫人……”

坂崎警官话都还没说完,望月种子立刻提出严厉的抗议:“不!我不是夫人!”

坂崎警官重新审视望月种子的脸。当他们两人四目交接时,由于望月种子的气焰非常高涨,坂崎警官不禁耸耸肩,藉此缓和一下自己的情绪。

“对不起,那么我应该怎么称呼你比较好呢?”

“我的名字是望月种子……就叫我望月吧!”

“好的。那么望月女士,我想请问你与先前在这里接受询问的黑田龟吉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男佣。”

望月种子表情冷冰冰地回答坂崎警官。

“原来如此,所以你们住在一起。”

“是的。”

“宴会中出现的那尊可怕的蜡像,我想你应该看到吧!”“是的,我看到了。”

望月种子的薄chún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那尊蜡像是黑田龟吉制作的,你知道这件事吗?”

“不,我不知道。”

“可是你不是和黑田龟吉住在一起吗?”

不知道是不是“住在一起”这些字眼惹火了望月种子,只见一道青筋浮现在她的额头上。

接着,她一字一句用力回答:“没错,我们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他的工作室在另一栋建筑物里,要是没有特别事情,我根本不会到他的工作室去。”

“这样啊……你的意思是最近都没有什么事喽。”

“是的。”

“请等一等……”

突然间,金田一耕助在一旁插嘴道:“望月女士,我想请教你一件事。”

望月种子惊讶地看了金田一耕助一眼,眼光犹如老鹰一般锐利。

“这个人是……”

“哦,这位是金田一先生,我们请他担任调查顾问。”

不待坂崎警官发言,等等力警官便抢先回答望月种子。

如果说出金田一耕助是风间欣吾委托的私家侦探,望月种子一定会气得当场跳脚。

“那么……”

“黑田龟吉是不是也兼做望月蜡像馆以外的工作?”

“是的。但如果不是他喜欢的工作,他是不会做的。”

“这么说,只要是跟蜡像有关的工作,他都会喜欢喽?”坂崎警官直截了当地问。

望月种子语气平淡地回答:“是的。”

“为什么你会这么说?”

“刚才我已经听说他做了那个男性蜡像,我想他的用意大概是想对我表示忠诚吧!也就是说要讨我欢心。”

“这个部分是不是能请你再说得清楚一些?”

“我对蜡像主人恨之入骨,恨不得能将他大卸八块,以消我心中的怨气,这件事情猿丸也非常清楚,所以我才会认为他做那个蜡像只是为了羞辱那个男人,换句话说,他想藉此蠃得我的欢心,才做出那尊蜡像。”

“黑田先生事前就料到他做的蜡像会被别人当作杀人的陪衬物品吗?”

“这怎么可能!”

望月种子冷笑道:“他不过是受人之托制作那个男人情妇的蜡像,对方还指定摆出猥亵的姿势。他之所以又做了一尊那个男人的蜡像,并和女蜡像凑成一对,应该只是为了羞辱那个男人吧!”

“黑田先生这么做正好和凶手的用意不谋而合喽!”

“不,与其说和凶手的用意不谋而合,不如说他出于本能察觉到凶手的动机,因为他是个直觉非常敏锐的男人。”

“请问你对凶的身份有没有什么线索”

“没有,不过……”

“不过什么?”

“因为有太多人憎恨那个男人,当我知道在憎恨那个男人的许多人之中,已经有人将憎恨和诅咒化为实际行动的时候,我自然感到非常满足。”

望月种子说出这句话时,不经意地斜睨在场的办案人员一眼,同时脸上还露出邪恶的笑容。

大家一看到她丑陋的面貌、邪恶的笑容时,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望月女士。”

不一会儿,金田一耕助再度插话进来。

“我还有件事情想请教你。”

望月种子冷冷地看着金田一耕助,显然对这个拥有一头乱发的男人怀有戒心。

“事实上,我得到一个奇特的情报。”

“奇特的情报?”

“听说望月蜡像馆里面有风间欣吾的妻子和另外四位情妇的蜡像。最不可思议的是,在这些情妇中,只有一位是除了当事人之外,别人应该都不知道她真实身份的女性,而你又为什么会知道这个秘密呢?”

听金田一耕助这么一说,等等力警官和坂崎警官不禁瞪大眼睛,注意着望月种子的脸部表情。

“这是……”

望月种子咬牙切齿地瞪视金田一耕助,从喉咙底部发出沙哑的声音说:“这是神托梦告诉我的。”

“神托梦告诉你的?”

“是的。我对那个男人的憎恨不时在我心头燃烧,所以从很久以前,我就虔诚地向神祷告,诅咒那个男人早日死去……当我在祷告时,我的灵魂便脱离肉体,进入虚无的境界中。这时,我可以清楚地知道和那个男人有关的一切事物,也可以看到那男人和女人相拥、调戏的情景。”

望月种子的眼中浮现黑色的烈焰,仿佛她现在已经进入灵魂出窍的状态中。

2 雨衣里的细绳

七月二十五日晚上的侦讯情形大致如前所述。

关于望月种子的部分,警方从风间欣吾那边着手,但是并没有获得更进一步的资料,所以警方决定放弃这个部分。

至于从那件雨衣口袋里取出的细绳,笔者现在就把之后所了解的情形记述如下

风间欣吾并不清楚这条细绳的事,不过警方稍后将这条细绳拿给美树子的随身女佣看,女佣证实那的确是美树子的东西。

由上可以确定六月二十八日,美树子去欣赏歌舞伎表演的时候,一定是系着那条细绳。但是当天晚上,风间欣吾他们在石川兄妹经堂赤堤的家中,并未发现石种宏和美树子身边有这么一条细绳。

难道真如早苗当时所说,美树子是在别的地方解开细绳,遭人杀害后才被凶手带回赤堤?而美树子遗留在命案现场的细绳,凶手这次再度把它拿来当作杀人的凶器?

稍早时,大家一度质疑美树子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了,因此,当这条细绳被人从雨衣口袋里取出之际,在场众人无不感到惊俱万分。

关于这件有问题的雨衣,早苗和汤浅朱实都没有办法证实是否就是雨男身上所穿的雨衣,她们只说看起来非常像。

如果是雨男所穿的雨衣……不,应该说从美树子的细绳在这个节骨眼出现的情况来看,雨男事后应该有再度回到爱的花束会馆。

难道那幅蜡像和抱在一起的现代春宫图出现在众人面前时,雨男也悄悄地混在宾客当中,露出凶残的笑容吗?

“金田一先生。”

“是。”

“风间欣吾这个人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风间本身有没有嫌疑?刚才他在爱的花束会馆问你一大堆话,看得出他对这件事也十分吃惊,可是他难道没有任何嫌疑吗?一般人对风间有不同的看法,虽然他家有地下道,但是想要把尸体盗出去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活人都不容易应付了,处理尸体不是更麻烦吗?另外,从地下道里面留有足迹这一点,又有谁能证明那不是风间自己故布疑阵呢?”

“嗯,你说的有理。”

金田一耕助点点头说:“这样的怀疑确实合情合理,可是警官……”

“是。”

“在此之前,还有一个更不容易忽视的疑问,那就是美树子是否真的已经死亡?”

“什、什么!”

等等力警官整个人几乎跳起来,他从旁打量着金田一耕助。

现在已经是凌晨十二点,这两人正跟在望月种子和黑田龟吉所搭乘的车子后面,前往们于莺谷的望月蜡像馆的途中。

车子外面仍然下着湿冷的阴雨。

“金田一先生,你认为美树子现在还活在人间?”

“不,只能说有这个可能。”

“关于这一点,风间他本人怎么说?”

“风间坚信他太太已经不在人世。让我们换个角度来思考这件事吧!假若美树子的生死成谜对风间比较有利,然而他却强烈否定美树子尚在人世的说法,认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记者——水上三太似乎对这一点持保留态度,刚才我们也得到验证,他说自己不是医生,只是帮忙把尸体抬到车上,所以他本人也不敢肯定美树子究竟是真的死了,还是呈现假死状态。更何况,美树子也有一段过去……”

“换句话说,因为她曾经背着自己丈夫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所以这次也有可能因为发生意外状况而假死……你是这个意思吗?”

“嗯。当初就因为没有经过医生诊断,才会产生这样的疑问。”

“原来如此。金田一先生,关于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这个嘛……我越来越不明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在这个时候居然又出现一条女人和服上的细绳……啊!我们好像已经抵达蜡像馆了。”

等等力警官他们事先打过电话通知,此刻望月蜡像馆的前面已经有两名辖区刑警站在那里等候,其中一人便是对水上三太煽风点火的上村老刑警。

上村老刑警一看到从车上下来的等等力警官,立刻必恭必敬地走到他的身边。

“啊!警官,这栋蜡像馆里面有什么状况吗?”

“详细情形一会儿再说。黑田先生有东西要让我们看,你们两个也一起来吧!”

望月种子一下车就立刻走进蜡像馆,黑田龟吉则在玄关前面等着。

“警官,这边请。”

一行人绕到望月蜡像馆后面,看见那里有一个写着黑田龟吉蜡像工作室的招牌。

深夜里,在电灯的照射下,这间工作室比白天看起来更加阴森、恐怖。

黑田龟吉走阴森的工作室里四处翻找东西。

“有了、有了,好家伙!竟然藏在这里。”

当黑田龟吉推开一个外形像屏风的东西时,只见后面横躺着一尊以保坂君代为模特儿制作出来的躶体蜡像,而且如同订购的条件一样,连身体的细微部分都做得非常逼真。

大伙儿一看到这尊低级的蜡像时,都不禁皱起眉头。

“黑田,这就是你所谓的瓶子?”

“是啊!这和你们刚才看到的瓶塞正好配一对,嘿嘿嘿……”

黑田龟吉张开嘴得意地笑了起来,一旁的金田一耕助只觉得自己快发狂了。

半个钟头之后,黑田龟吉走进位于蜡像馆后面的寝室,此时望月种子尚未更衣,她脸色凝重地在房里踱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黑田龟吉进门后顺手把门锁上,望月种子一听到门的声音,便回头看着黑田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谜样的证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宠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