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宠儿》

第14章 猎杀情人

作者:横沟正史

1 突发状况

这个杀人事件中,扮演着奇怪角色的无名画家——石川宏在r大附属医院做过好几次精神鉴定,最后的诊断结果是一串很长的名称——偶发性精神分裂症之突发性自我丧失症。

这种病患本身不具攻击性,不用担心病患在病发的时候会变得凶暴,并且危及他人的生命安全

但是病患本身却有危险性。例如:病患病情发作时,精神状况不佳的状况下很容易发生车祸。

再往更深远一点考虑的话,病患有可能会被歹徒利用从事犯罪活动,因此这一类病患必须受到严密的保护。

风间家可说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是早苗有时不在石川宏身边,必须找一个值得信赖的人照顾他,这一点风间欣吾也非常赞同。

至于风间欣吾本人因为涉及妻子——美树子离奇失踪案件,自然成为警方严密注意的对象,但基于美树子至今生死未卜,这个部分还存有疑点,警方当然也没有理由羁押他。

事实上,丈夫对妻子的生死感到疑惑,进而隐瞒妻子失踪事情的作法并没有抵触法律。只不过如此一来,警方当然会加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昭和三十三年八月十五日,是石川宏在r大附属医院最后一次做精神鉴定的日子,这天照例也是个滴滴答答的下雨天。

然而不管这一天天气如何,医院接待室里依旧被媒体从业人员挤得水泄不通,大家都知道鉴定主任——石垣博士要在今天发表鉴定结果,纷纷闻讯赶来,希望取得第一手消息。

在媒体记者争相访问的攻击下,石川宏受到很大的影响,因此他决定在鉴定结果发表的同时办理出院手续,回到风间家休养。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发表鉴定结果的时间之所以订在这么晚,其实是警方和医院方面特地安排的,最主要的目的是不希望石川宏在媒体记者的追问下,身心超过负荷,影响病情。

因此警方和医院方面都希望利用古垣博士发表结果的时候,悄悄把石川宏送出医院。

此时,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

石川宏的病房周边一律不准闲杂人等接近,所以从石川宏的病房一直到医院后门的走廊为止,完全看不到一个人影。

秉着知道的人越少,隐密性就越高的信念,医院内部许多工作人员都不知道石川宏要出院的事。

八点零五分,当石川宏病房的门一打开,率先走出来的是穿着便服的坂崎警官。

他迅速环视一遍走廊上的动静,然后举起一只手打暗号。

接着,在坂崎警官后身出来的是由早苗搀扶的石川宏,他们兄妹俩将雨衣领竖起来,低着头走茌走廊上。

紧跟在两人身后出来的人,不用说,正是等等力警官和金田一耕助,等等力警官也是身着便装。

这一路走到医院后门都没有遇到任何人,因为新闻媒体的采访记者现在都待在对面的接待室里,认真地记录古垣博士发表的鉴定结果。

一行人从医院后门向外走,只见两辆车子已经在那里等候。

“早苗,快一点、快一点!”

坂畸警官打开前面那辆车的车门低声说着。

早苗却睁着一双大眼,不停地看着四周。

“怎么啦?早苗,动作快一点!”

“可是……”

早苗一边看着烟雨朦朦的四周,一边像要哭出来一般说:“水上先生……”

“水上先生?啊!是新闻记者水上三太,那个人怎么了?”

“他应该在这里等我们,跟我们一块儿走……”

“他或许有什么事耽搁了。没关系,我们先上车,要是被新闻记者发现可就麻烦了。你哥哥也已经上车了啊!”

坂崎警官赶紧把早苗推上车,从外面把车门关上。

“司机,那就麻烦你了。”

早苗一坐在哥哥的身旁,便焦虑不安地对司机说:“麻烦你开到芝公园附近。”

当车子缓缓启动的时候,她还不死心地把头伸到车窗外找寻水上三太的踪影。

可是,车子从医院大楼之间穿过,一直到驶离西门之前,始终不见水上三太的踪影。

早苗兄妹乘坐的这辆车上没有半个警察人员陪同,这种情形日后招致社会大众的非议。

事后回想起来,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对那位恶魔的宠儿也实在是太大意了。

当载着早苗和石川宏的车子启动之后,金田一耕助、等等力警官和坂崎警官三人也坐上另外一辆车子。

然而车子始终停在原地不动,只有引擎在空转。

“喂,怎么回事?快点开车啊!”

坂崎警官焦急地对前面的司机说道。

“对不起,这辆车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司机不停地转动方向盘。

“等一等,引擎好像有点故障,我下车看看。”

司机跳下驾驶座的时候,金田一耕助的脸色突然大变,因为早苗和石川宏乘坐的那辆车子早就不见踪影了。

“司机、司机!”

“是!”

“刚才我们下车之后,你就一直待在车子里面吗?”

“这个……”

“你一直都在车子时面吗?”

“不,我中途曾下车去小解,你们不是说八点多出发吗?所以我就在这附近参观了一下……”

“你大约离开车子多久时间?”

“大概五分钟……或是十分钟吧!”

“请你快点检查引擎,难道是有人故意动手脚……”

“金、金田一先生。”

等等力警官和坂崎警官都将身子往驾驶座方向捱近。

“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有人故意在我们车上动手脚?”

“没什么、没什么,这也许是我多虑了。只是刚才我们只顾着早苗兄妹,忘了注意司机,那个司机好像戴了一副很大的防尘眼镜。”

“可恶!”

这个时候,正在检查引擎的司机突然破口大骂,车上的三个人为之一惊。

“有人把车子的引擎弄坏了!”

金田一耕助听到这儿,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打在梧桐叶上的雨滴越来越猛烈,除了医院之外,四周尽是一片漆黑。

雨夜中,载着早苗和石川宏的车子究竟要开往何处?

2 绑架

从神田到芝区的车程大约是三、四十分钟,现在都已九点半了,却仍然不见载着早苗和石川宏的车子出现,越来越让人觉得事有蹊跷。

“这么说,他们兄妹是遭人绑架喽!”

风间欣吾说话的口气相当可怕,他瞪着一双如铜铃般的大眼,额头上也暴出一条条青筋。

在原属于有岛子爵的风间宅邸中,石川宏住的别馆便是以前管家居住的地方,虽然有些简陋,不过附有办公室和接待室。

这栋别馆位于正馆的后面,以往家丁、女仆大都在此进出。

听说以前门上还挂着有岛家事务所的木牌,现在则换成一块写着石川宏字样的小门牌。

“喂!别那么大声,万一被新闻记者听见,事情可就麻烦了。”

等等力警官面有难色地说着。

办公室和接待室的后面有三间和式房间,现在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风间欣吾所在之处便是后面那间八叠大的房间,坂崎警官则去正馆打电话。

他们三人从早苗、石川宏晚十分钟左右离开r大附属医院,在八点四十五分到达风间家。

结果一如金田一耕助所担心的,早苗兄妹乘坐的车子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在风间家。

风间欣吾雇用的女看护——川崎元子正被数名媒体记者团团围住,结结巴巴地不知该如何回答记者们的问题。

金田一耕助他们甩开媒体记者的包围,迳自来到最后面的房间,等了十到十五分钟,都不见早苗兄妹乘坐的车子回来。

到了九点左右,坂崎警官才过去正馆打电话。

当时风间欣吾在庭院的通道上和坂崎擦身而过,由他身上的西服看来,他似乎刚从外面回来。

风间欣吾一脸不安地听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官说明石川宏和早苗离开医院前后的情形。

没一会儿工夫,发现石川宏兄妹离开医院的媒体记者纷纷蜂拥而至。

雨滴不断地打在庭院的树叶上,响起“滴答、滴答……”的刻板声音。

冒着雨前来采访的媒体记者完全没有离去的意思,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采访到石川宏或是早苗,但却从事先到达的媒体记者口中得到这对兄妹出事情了。

正因为他们察觉事有蹊跷,所以更加坚持要见石川宏或早苗一面。

坂崎警官不停地在正馆和别馆之间奔走。九点半,当他再度回到别馆的时候,两只眼睛都快迷成一条线了。

“警官,振作一点啊!”

“坂崎,怎么了?”

“刚才r大附属医院的建筑物里发现一名疑似司机的男子昏倒在地。”

“疑似司机的男子?”

坐在风间欣吾对面的等等力警官本能地站了起来,声音颤抖地说:“被、被杀了吗?”

“不,听说没有死,只是后脑被某种钝器打伤而不醒人事。”

“这么说,那个人才是真的司机,刚才开车载走石川宏兄妹的司机是假冒的喽?”

“应该是这样。”

坂崎警官用手背拭去额头上的汗水。

“你们……”

风间欣吾瞪大眼睛,怒叱道:“你们究竟在干什么?这么重要的人证竟然被凶手劫走!”

“风间先生。”

金田一耕助难辞其咎地说:“也难怪你会这么生气,都是我们太粗心大意了。对了,坂崎警官,警方的紧急小组……”

“我马上打电话到警政署请求支援。”

“都什么时候了,哪来得及啊!”

风间欣吾大喝一声,怒气冲冲地说:“现在才找紧急小组有什么用?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抓到凶手吗?那个凶手好比恶魔一样……不!他根本就是恶魔的宠儿!那个人杀了美树子、君代,现在还想杀害石川兄妹,可、可是……你们现在却只能站在这里束手无策。”

风间欣吾怒不可遏,整个人坐立难安,被焦虑的思绪操控着。

“风间先生。”

金田一耕助轻声叫唤风间欣吾,想缓和一下他激动的情绪。

“你说不知道自己何时会成为凶手的下一个目标,而凶手这么做只是为了打击你。没错,从夫人和保坂君代的情形来看,你这么说很合理,可是如果凶手杀了石川兄妹,对你来说会有什么损失吗?”

风间欣吾瞪大眼睛看着金田一耕助说道:“这个……这个……石川宏是这个事件中最重要的证人,凶手绑架证人……而且说不定会杀了他们,绑架最重要的证人或是杀掉证人,都是凶手为了自身的安全才出此下策。但是,还有一点……”

“哪一点?”

“那个恶魔的宠儿说不定在思考下一个目标是谁,在君代牺牲之后,或许凶手准备将触角伸向下一个目标。”

“你发现到什么征兆吗?”

“征兆?”

风间欣吾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看了看金田一耕助,才开口说:“妙子和益枝都担心自己会是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因此两人都准备离开我,她们甚至想跟我分手。这是弱势动物的本能,即将成为牺牲者的人最清楚自身的安危。这个恶魔的宠儿使用最卑劣的手段抢走我身边的女人,他想给我一个迎头痛击!”

等等力警官和坂崎警官互看对方一一眼,然后一起向前捱近风间欣吾。

“风间先生,你有没有怀疑什么人可能是恶魔的宠儿?”

“我不知道,有可能是望月种子,也有可能是有岛忠弘,但是这两个人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不过……”

“不过什么?”

“他们两个人如果联合起来,再加上黑田龟吉这个奇怪的男人,就很难说会不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了,只要他们三人同心的话……”

风间欣吾的眼里流露出一抹不可轻忽的狡猾神色,坂崎警官立刻出口反击道:“嗯,我们会好好研究这个可能性。风间先生,我想请教你一件事,从你外出到回来差不多是九点钟,但是我刚才打电话到丸内总公司的时候,你的职员说你五点半左右就离开了……而且你是徒步离开,不是乘私人轿车。这段时间内,请问你在什么地方?”

一听到这个问题,风间欣吾的表情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我刚才去了趟芝白金的白金会馆。”

“啊!那是汤浅朱实小姐住的公寓。”

金田一耕助在一旁加以解释。

“原来如此。”

“汤浅小姐也跟你在一起吗?”

“朱实没有回来。”

“你说她没有回来是什么意思?”

风间欣吾目光深沉地看着金田一耕助说:“金田一先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4章 猎杀情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宠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