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宠儿》

第21章 暗藏杀机

作者:横沟正史

1 死亡配对

等等力警官、新井刑警和水上三太犹如被冻僵的冰人,一个个面无表情地看着办案人员进行拍照工作。

在等候的这段时间,等等力警官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水上三太的神情也同样复杂。

这里是赤坂的q饭店,q饭店各个楼层都是从一号开始编号,所以二楼、三楼一样都有七号房。

现在警方所在的位置是三楼的七号房,只见一具全躶的女尸被铁链绑在床边一张大型安乐椅上。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死者惨遭勒毙,而且一如先前被当成玩具的保坂君代、宫武益枝一样,这第三位牺牲者……不,说的更正确一点,应该是继美树子之后的第四位牺牲者,正是卡斯迪洛的老板娘——城妙子。

奇怪的是,凶手似乎对于配对极感兴趣,他总是不忘为这些牺牲者找一些男伴来搭配。

美树子的男伴是石川宏,保坂君代则搭配风间欣吾的蜡像,宫武益枝的男伴是黑田龟吉,而这次城妙子的男伴,竟然是一代浪荡子——有岛忠弘!而且,有岛忠弘这个男主角的姿态还相当诡异。

他同样也是一丝不挂,可是却宛如女王跟前的奴隶一般,伏拜在城妙子的脚下,有岛忠弘全身上下只有一件东西,那就是挂在他脖子上的照相机。

他的姿势就好象在拍摄女王的绝佳丰采,以一副必恭必敬的模样跪倒在城妙子跟前。

“究竟是哪个畜牲干的?”

水上三太一吐心中不悦,大声喊道:“这些姿势是否有什么特别暗示呢?”

“嗯,或许吧!”

等等力警官摇摇头说道:“但也可能什么意思都没有。基本上,凶手的心态就是憎恨他人,并且喜欢羞辱别人,不论死者是男人还是女人,他都一律憎恨,这正是犯下一连串命案的凶手异于常人之处。那条铁链或许根本没有什么特别意思,只不过是一个强调性虐待的工具罢了。照相机的话……就代表性慾吧!你瞧,照相机的镜头对着哪里?”

水上三太当然注意到这件事。

等等力警官将最先到达命案现场的辖区搜查主任——田所警官找来,询问有关命案发现的过程,其中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听说三楼七号房的房客在九月八日晚上住进来,他九日、十日也都投宿在此,今天早上才结帐退房。

当饭店的清洁人员迸房准备清扫的时候,便发现这一幕惨剧,这就是命案被发现的经过。

饭店的旅客住宿登记册上虽然记载着房客的姓名、地址,不过那些当然都是假造的资料,姓名和地址是由客人口述,柜台人员帮忙填写的。由此可见,凶手的心思确实相当缜密。

关于那个房客的长相,柜台人员说他有一头长长的向发,嘴边的胡子也是白色的,同时脸上还挂了一副深度大眼镜,镜片之厚,就好象是装上两片望远镜用的镜片,想必这是凶手为了掩饰自己的长相才做的装扮。

旅客住宿登记册的职业栏上登记的职业是作家,听说外貌看起来倒有几分像。

但是在登记册上登记白崎信吾的这名男子,是不是从八日晚上住进饭店后,到今天早上退房这段期间都一直住在这里,这一点就不得而知了。

此外,也没有访客前来拜访过三楼七号房的客人,可是在九日、十日这两天晚上,饭店大厅举行一场会议,如果凶手存心想混进那些客人之中,倒也不是件难事。

“警官,看来有岛忠弘在九日晚上八点,真的依约前来这家饭店喽?”

“我也这么认为。可是根据风间欣吾所言,他们约定的见面地点是二楼的七号房。”

“风间先生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话没说完,水上三太连忙捂住嘴,他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再这样说下去。

“警官,有件事很离谱……”

辖区里的一名刑警笑得十分诡异,来到他们两人身边。

“这是我们从男性死者的西装上衣口袋里找到的。”

也难怪那名刑警会忍不会窃笑起来。

只见他手上拿着风间欣吾和汤浅朱实在房里被人偷拍的鱼水之欢的照片,另外还有一卷底片。

2 勒索

命案现场的存证照片拍好之后,法医正准备验尸时,风间欣吾出现在命案现场。

虽然他刚才输过血,但气色看起来还不错。

话说回来,若是输血者健康情况不佳,医生也不会让他输血的。然而这位年过五十的男子依旧拥有这么充沛的体力,就连水上三太这位年轻人也未必比他强。

水上三太一看到风间欣吾便有一股受挫的感觉,然而他的眼睛依然情不自禁地寻找早苗的身影。

在确定风间欣吾是独自一人来这里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现在的他不想和早苗碰面。

风间欣吾照例张大双眼看着凶手丑陋的逞凶暴行,随后转头看向等等力警官说:“等等力警官,这种事,究竟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不但脸上没有表情,就连说话的语气也是出奇的冷淡,或许他对凶手残酷的杀人方式已经麻木了!

“这个……实在是……关于这件事,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你。”

“你问吧!”

“这里有没有安静的房间?”

“我们到楼下去,那里有我的专属房间。”

“好,那我们就到楼下。”

“哦!对了……”

风间欣吾步出房门后,回头对水上三太说:“水上,你也一起来吧!我们约定要将所有的情报提供给你……等等力警官,可以吗?”

“没问题,水上的角色已经不只是新闻记者了,他同时还是这件命案的关系人之一。”

水上三太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地跟在两人身后下楼。新井刑警也随后跟着。

风间欣吾位于楼下的专属房间布置得相当豪华,与其说是办公室,倒不如说是客厅来得更贴切。光是装饰在壁炉上的水壶就大有来头,挂在墙上的那幅油画也是出自名家之手。

才刚坐下,等等力警官就把尸体发现的经过告诉风间欣吾,然后提出疑问:“风间先生,你跟有岛先生约定见面的地点确实是二楼的七号房吗?”

“是的。”

“可是发现有岛先生尸体的地方,却是你刚才所见到的三楼七号房,难道是有岛先生弄错了?”

“不,应该不会这样。因为忠弘也确认过,他说是二楼七号房。”

“风间先生。”

一旁说话的是新井刑警。

“你有这么一间豪华的办公室,为什么不干脆约在这里见面呢?”

“新井兄,这样就不符合忠弘的要求,他要求我们要在极为秘密的情况下见面。”

“原来如此……”

等等力警官再度提出问题。

“你们之间的交谈都是在电话里进行的吗?”

“我把这件事情再详细说一遍好了。我不知道事情会演变成这种局面,所以今天早上只是大略说了一下。”

风间欣吾缓缓从雪茄盒里取出一支雪茄。

“忠弘是在七日下午打电话给我,讨论有关四日那天发生的事……对了,水上,关于四日那天我和朱实被偷拍的事,你知道吗?”

“这件事我刚才有跟他提过了。那卷底片也在这里,等会儿再拿给你看。”

等等力警官对风间欣吾说道。

“是吗?”

风间欣吾的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

“我想那件事如果是忠弘做的话,他迟早会跟我联络。因此七日下午两点左右,忠弘打电话到丸内的办公室给我,说是有东西要卖给我。我立刻就知道他指的是哪件事,但我故意装蒜,忠弘才把这件事说出来。他说昭和二十二年的时候,我们之间曾经有一笔重大的交易,现在想不想再做一次买卖呢?你们应该知道他的意思吧?”

“昭和二十二年的交易是指已故的风间夫人吗?”

“大概是指这件事吧!”

“那么有岛先生说再做一次买卖,就是打算把汤浅朱实卖掉喽?”

“应该是这个意思没错,而我也想要回那些照片。”

“所以你就答应跟他见面。”

“是的,我希望这件事越快解决越好。自从美树子那件交易之后,我就知道那个男人是可以用钱打发的。”

“请你把当时你们在电话里的谈话说得更详尽一些好吗?”

“他要求我指定见面的地点和时间,还说因为这是一件极不光彩的事,所以一定要在非常秘密的情况下见面。于是我立刻想到这家饭店,不过这间办公室并不符合他非常秘密的标准。后来我决定在九日晚上八点跟他见面,可是见面地点得和饭店商量一下,所以我说我会再打电话给他,但忠弘似乎不想让我知道他当时的地方的电话号码,他说当天晚上会再打电话给我,所以我们就挂上电话了。”

“当天晚上,他再打电话给你,是打到你家吗?”

“是的。在此之前,他打电话给这里的柜台,说要预订九日晚上二楼的七号房。当天晚上在二楼大厅有n报社的创立纪念酒会,与会的来宾多达五、六百人,我把这件事告诉忠弘,并告诉他可以混在来宾中进入二楼的七号房。”

“风间先生。”

等等力警官神情严肃地说:“有岛先生第二次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记不记得有谁听到这件事了!”

“我不记得。他打到我办公室的时候,秘书也在旁边,可是在忠弘的要求下,我叫秘书出去,他打到我家时……事实上是打到我的卧房,你们也知道现在我已经是孤家寡人了。”

“风间先生。”

等等力警官把身子向前捱近说道:“一定有人知道这件事,而且还在八日或九日傍晚前告诉有岛忠弘,把见面的地点改在三楼的七号房,于是那个人就以白崎信吾这个名字住进饭店,张着网等待有岛忠弘掉进陷阱。”

(难道这个化名为白崎信吾的男子就是风间欣吾本人?)

水上三太一直努力克制自己不要乱说话,他想等等力警官不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宠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