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宠儿》

第24章 风暴过后

作者:横沟正史

1 红颜杀手

夹杂着狂风骤雨的风暴终于过去了。

从七月下旬到九月十八日晚上为止,作恶三个月的恶魔的宠儿——早苗已经自我了断。

早苗的表哥,也是她的情夫——石川宏则被送进精神疗养院。

在石川宏精神状况还算正常的时候,他对负责侦讯的等等力警官说:“早苗真傻!我告诉她要注意金田一耕助,她却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金田一耕助虽然负伤在身,但恐怕会设下陷阱欺骗我们,我告诉她在查明金田一耕助确实的受伤情况之前,绝对不要贸然进行下一步行动。可是汤浅朱实怀孕的事让她无法冷静下来,她真傻……当她知道金田一耕助输血只是个幌子时,的确相当吃惊。没想到她终究还是栽在金田一耕助的手里,她毕竟不是金田一耕助的对手,哈哈哈……”

石川宏巧妙地利用强烈*醉葯物来蒙骗专家,但事实一如专家所鉴定的,他确实是精神异常者。

不知道是先天遗传,还是因为*醉葯物的刺激,导致他精神异常……或是两者都有吧!

这个事件带给水上三太不小的打击,还好他不是个感情细腻的人,他藉着忙碌的工作,让自己走出这段骇人的记忆。

为了处理海外音乐家不断赴日表演的众多新闻,重回文化部上班的水上三太这阵子也够忙的了。

十月下旬,水上三太应风间欣吾的邀请前往q饭店,这场宴席是风间欣吾要犒赏参与调查这次事件的有关人员。

水上三太一直都没有机会请教金田一耕助这件案子的详细情形,因此一听到风间欣吾邀请所有相关人员聚餐时,当天晚上便提前赶到q饭店。

水上三太到达q饭店时,主人还没出现,只看见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两个人在大厅角落交谈。

他一出现,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立刻让出一个空位。

“金田一先生,您来得真早啊!”

由于四周没有其他人,水上三太寒暄几句后,立刻将话题切入重点。

“今天晚上我有件事想请教你。我知道之前你是为了顾及我的感受,所以才没有对我谈起这件事,但是我现在已经从阴影中走出来,不碍事了。”

“你觉得很吃惊吧?”

金田一耕助一如往昔,一边搔着那颗鸟窝头,一边对水上三太露出亲切的笑容。

“说不吃惊是骗人的,因为我曾经有过等这件事告一段落,就要和早苗结婚的念头。”

“那可真危险哪!”

等等力警官喃喃自语着。

“的确如此,这一点我真要好好感谢两位。”

水上三太谦虚地向他们两位低头致谢。

“对了,金田一先生。”

“是。”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那两个人有异样?”

“这个嘛……”

金田一耕助腼腆地抓抓脑袋,然后才开始叙述这桩凶残的案件:“这是因为我在调查风间欣吾的过去时,接触到一位叫做及川澄子的女子之故。那名女子在风间欣吾和望月种子结婚后就被遗弃,没多久便自杀了。她自杀的时间是昭和七年十二月七日,而距她自杀前半年,也就是同年的四月下旬,风间欣吾和望月种子举行婚礼,这点让我觉得十分奇怪。”

“这有什么奇怪的?”

“如果及川澄子自杀的原因是因为被风间欣吾抛弃的话,照理说应该在风间欣吾一结婚就会自杀啊!然而她却到七个月之后才自杀,是不是她当时有什么不能自杀的理由呢?因此,我开始着手调查及川澄子的相关事情。”

“原来如此。”

“据我的了解,及川澄子有一个姊姊叫房子,房子嫁给一名叫石川亘的男子,当时住在横滨,夫妻俩育有一个名叫石川宏的儿子。可是,石川宏的生日是昭和七年十二月一日,当月五日,也就是及川澄子自杀的前两天才正式报户口。”

“哦……”

“最令人感兴趣的是,石川宏的父亲石川亘,在昭和六年十二月因恶意诈欺的罪名锒铛入狱,昭和七年十一月才出狱。这么一来,石川宏究竟是谁的儿子就很清楚了。”

“嗯。”

“当然也有可能是在先生入狱期间,太太和别的男人偷情生下孩子。但是石川宏在报户口的时候,石川亘已经出狱,所以应该是在石川亘的同意下申报户口的。石川亘出狱之后,他们夫妻俩的感情并未破裂,因此才会在昭和九年生下石川早苗。所以,我们可以大胆断定石川宏并不是石川亘夫妇的孩子,而是及川澄子所生的。及川澄子会不会是为了这个孩子而延迟自杀时间,等到这孩子入了姊姊的户籍才自杀?而风间欣吾知不知道自己有孩子的事呢?想到这里,自然不难理解恶魔的宠儿在杀人的时候,为什么会有羞辱被害人和憎恨、蔑视别人的心理反应了。”

水上三太思索一会儿说道:“换句话说,这位和母亲同样被父亲遗弃的男人,产生一种亲母反父的情结?”

“自己父亲为了想出人头地而遗弃、害死母亲,于是他要把父亲身边的女人一个个地抢过来,然后加以杀害,这是他有亲母反父心理的一个因素。”

“还有一点,石川宏和早苗也受到生长环境的影响。”

等等力警官在一旁补充说明:“石川亘在昭和十七年战死后,房子和横滨港的一位领港员在一起。因为在战争期间,领港员又有老婆和孩子,所以两人并没有正式结婚,房子就像那个领港员的小老婆一般,而石川宏和早苗的处境就像是小老婆的孩子……战后,那个领港员走私禁葯,房子也从旁协助。昭和二十三年,房子撒手人寰后,石川宏和早苗便成了孤儿。不过房子在过世前,一定有告诉石川宏关于他的身世。昭和二十三年……风间欣吾那桩丑闻已经出现在报上了。”

“是的。说不定在此之前,房子已经告诉石川宏他的身世,就算房子一直隐瞒这件事,到了那个时代也应该会告诉他。”

2 私生子复仇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彼此吐出的烟圈仿佛一幅奇怪的拼图,往天花板袅袅飞升。

今天这个大厅大概没进行什么活动吧!整间饭店显得十分冷清,偶尔会有人穿过大厅。不过,在这间进出都是高水准客人的q饭店里,没有会制造吵杂声响的客人。

“风间先生……”

许久,金田一耕助才开口说道:“如果他不是拥有那么多财产的话,石川宏也许就不会变得这么凶狠,说不定根本就不会现身。”

“金田一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金田一耕助神情黯然地回答水上三太的问题。

“风间欣吾在战后拥有庞大的财产,就血缘上来说,石川宏应该是唯一的继承人,因为风间没有其他子嗣……不,应该说风间当时并没有子嗣。”

金田一耕助连忙更正自己的说法,露出一抹苦笑。

“但石川宏并没有这项继承杈,当时的证人全都死光了,他没有办法证明自己就是风间欣吾的孩子。我在想,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才造成石川宏愤世嫉俗的心理,让他变得如此凶残?”

“阿宏之所以会这么凶狠……”

水上三太语带哽咽地说着:“会不会是早苗在一旁煽风点火?”

直到现在,水上三太的眼底还留着那管可怕注射器的影子,每当他想到这里,就禁不住打个冷颤。

“嗯,有可能是这样。”

金田一耕助的目光自水上三太脸上移开,继续说道:“早苗也有私心,她想打倒所有竞争者,取代美树子在风间家的地位。因此汤浅朱实怀孕的事实,等于宣布她所有的计划前功尽弃。”

“金田一先生,这件事与其说是早苗的意思,倒不如说是阿宏在一旁唆使……”

水上三太说完这句话,不禁羞红了脸。

因为他替一个不需要辩解的女人辩解,会引起别人的误会。

金田一耕助当下就回答水上三太的问题。

“当然是这样的。水上,石川宏告诉早苗有这个诱饵的存在,他耍手段的目的,只是想使风间欣吾的财产给自己的情妇早苗继承,这样一来,他也能分一杯羹不是吗?”

“这么说,他们的最终目的是要杀死风间欣吾喽?”

“大概是这样吧!这可说是一种亲母反父的变态心理。”

过了一会儿,水上三太又提出问题:“金田一先生,早苗从什么时候开始和风间欣吾发生关系?”

“水上,最接近事情真相的人应该是你。”

“什么?”

“因为你一开始就注意到殉情明信片只用了五张。”

“啊!”

水上三太一听,不禁叫出声来。

“那么早苗也是收信人之一?”

“其余四个人……三位老板娘和汤浅朱实都收到了,如果早苗没收到的话,风间欣吾一定会觉得很奇怪。另外,迪斯迪洛的老板娘也不知道早苗的事。因为你对早苗颇有好感,她便善加利用这份感情来部署一切。风间欣吾也没将早苗的事告诉你。既然他没有告诉你,当然也没有告诉我,这么一来正合凶手的心意。”

水上三太想平抚一下自己的情绪,但似乎有些困难。他一直以为早苗和风间欣吾之间有暧昧关系,是从她搬到风间家才开始的。

“对了,望月种子好象也不知道早苗的事。”

沉吟许久,金田一耕助才神色黯然地回答水上三太的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就得考虑一下望月种子的角色了。石川宏在决定报复风间欣吾的时候,一定详细调查过风间欣吾的过去,那么他第一个想到的对象便是望月种子,因为她一直对风间欣吾怀有强烈的报复心理。因此,石川宏便想到利用望月种子的复仇心理,他们俩从未在望月种子面前现身,只是透过电话交代她一些事,这就是望月种子所谓神明的指示。当两人都不方便出面的时候,他们就会打电话指示望月种子去做。”

“这么说来……”

水上三太突然觉得喉咙好象被东西卡住似的。

“在美树子尸体被盗的晚上,因为阿宏一直昏睡,所以便由早苗打电话通知望月种子?”

“应该是这样。她留下你和石川宏在房里,独自前去叫医生的时候,便去打公用电话告诉望月种子。石川宏和早苗计划利用望月种子去盗尸,就算望月种子不答应,他们也有其他应变的方法,比方说,美树子的死是因为风间欣吾树敌太多的关系……但望月种子答应帮他们盗尸,所以这个智慧型罪犯才能完全躲在烟幕之中。”

水上三太叹了一口气,接着说:“保坂君代在明治纪念馆被雨男诱拐的那个晚上,我在同一时刻看见阿宏在风间家附近摇摇晃晃地走着,这么说……将保坂君代带走的人就是早苗喽?”

“嗯,雨男的装扮经过他们精心设计,那双长雨靴是高跟雨靴,可以让人增高两、一寸,因此由男女二人共同扮演同一个角色,当然就不是什么难事。”

“那么早苗又是用什么借口诱骗保坂君代呢?”

“大概是利用美树子的名义吧!在美树子生死未卜的情况下,对保坂君代而言,这可是她最关心的事。”

此时,那管可怕的针筒再度闪过水上三太的脑际。

“这两个恶魔的宠儿命令望月种子去绑架阿宏?”

“是的,因为他们处在世人注目的焦点下,比较不方便行动。也因为这样,水上……”

“是。”

“你在望月蜡像馆的地下室发现石川宏那件事,都是石川宏自己制造出来的假象,他虽然被关在地下室,却是处在更自由的状态下。换句话说,就是拜神明指示所赐。”

“我明白了,在望月种子的燕麦粥里下毒的人是早苗!早苗当时说要回家去拿阿宏的换洗衣物,她藉此离开病房便可以自由行动。”

三人又陷入一阵沉默,后来还是水上三太开口问道:“关于0型的血型,也是凶手的障眼法吧?”

“现在是人工授精的时代,凶手想出这个障眼法,虽说是科技下的产物,但是也太可怕了。”

“我明白了!”

水上三太这下子终于挥去停留在脑海里的噩梦,也微微低头致谢之后,不自禁叹息道:“不管怎么说,金田一先生、警官……”

“是。”

“我对风间欣吾这个……该怎么形容好呢?我越来越佩服这个怪物了,即使他得知万恶不赦的恶魔是自己儿子时,却一点也不感到吃惊。至少我就觉得十分震惊……”

“说不定就因为他是恶魔的宠儿的父亲……哈哈!说曹操,曹操就到!瞧他现在满面春风的样子。”

三人不约而同站起身,望着前方的来者。

只见恶魔的宠儿的亲生父亲——风间欣吾正牵着大腹便便的新夫人——梅子的手,两人喜气洋洋地朝金田一耕助他们走来。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恶魔的宠儿》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横沟正史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横沟正史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